那边林冠丁晶带人来到元石堆边上,挥手制止身后看到元石堆躁动的手下。

    其中林冠一脸沉凝的目视全场,然后目光定格在长空山他们身上沉声道:“诸位首领,我家熊老大呢?”

    林冠是一个身高只有一米七左右的中年男子,浑身上下就穿着一条皮裤衩子,一声肌肉简直要爆炸,布满了伤痕显得极其彪悍。

    此时他一脸沉凝的质问,活像一头处于暴怒边缘的狗熊,大宗师之境的气息让人心惊。

    长空山他们显然没有意识到对方一来问的居然是这个,还以为要来分一杯羹呢。

    几人对视,然后还是年长的长空山开口道:“你家熊老大……不在了……”

    “不在了?不在了是什么意思!”林冠眼睛一瞪。

    铁狂直来直往惯了,不耐烦的说道:“不在了的意思是死了,明白了?”

    这句话一出,那边的林冠丁晶表情一滞。

    片刻后丁晶看着这边一脸阴沉道:“林二哥,熊老大和他们几个一起出去办事儿,可现在他们回来了,熊老大却死了,我严重怀疑是他们几个联起手来加害了我家熊老大,不能就这么算了!”

    丁晶看上去只有三十来岁的样子,一米八左右的他身材显得有些瘦弱,下巴尖细双目冰冷,一看就不是好相处的。

    而且此人还给人一种毒蛇般阴冷的气息,也不知道天生性格如此还是修炼的功法所致。

    无论是神道还是武道,不同的功法武技也是能影响到人的心境性格的。

    丁晶这句话一出,这里的气氛为之一凝。

    转而铁狂大怒道:“丁晶,放你娘的狗屁,那雄霸何德何能需要我们几人联手才能杀他?莫说联手,我一个人就能将其杀掉,他……”

    听到铁狂的话边上的白杨差点翻白眼,就你这性格难怪会被血莲教的抓住丢这里,话说你这冲动的性格曾经是怎么当上陈王朝大将军的?

    那边丁晶在铁狂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目光一闪阴沉道:“林二哥,听到了吧,熊老大就是他们杀死的,铁狂都已经承认了!”

    我承认了?我特么承认什么了?

    铁狂冲动的性格这会儿有点转不过弯来,呆愣片刻,性格直率的他压根懒得解释,眯眼看着对面狞声道:“是我宰了雄霸又怎么样?”

    这特么就被带沟里去了,白杨觉得铁狂能活到现在之前的人生一定很坎坷很心酸。

    边上白云青衣长空山不说话,有点搞不懂林冠丁晶到底什么意思。

    话说到这里,气氛已经足够了,一般情况下接下来恐怕就是要动手的节奏,然而那边林冠一挥手阻止了丁晶,看着这边话锋一转,指着一堆元石说:“这些元石是熊老大和你们一起获得的吧?”

    铁狂脑袋一抽下意识回答:“是又怎么样?”

    “既然是这样,我们熊老大不在了,是不是其中也有他的一份?熊老大既然死了,他的一份是不是理应由我们来接管?”林冠第一时间说道,压根不给铁狂考虑的时间。

    “那是当然……不对,你特么给我下套!”下意识回答一句,铁狂反应过来上当,看向林冠咬牙切齿道,拳头捏得嘎巴嘎巴作响,身上气息澎湃,处于暴怒的边缘。

    穷图匕现,原来那哥俩跑来打的是这堆元石的主意!

    林冠丁晶身上气息闪烁,与铁狂对质丝毫不惧,丁晶还一脸奸计得逞的表情说:“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代表熊老大与大家先解决了元石份额的问题,后面再追究熊老大生死的真相!”

    “我们熊老大虽然不在了,但兄弟们也不是吃素的,若是想黑掉熊老大的部分,也要问问我们兄弟答应不答应,纵然不敌,拉个把垫背的估计没问题”林冠开口,肯定了他们的姿态,同时也加重了他们的砝码。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了不起拼命就是了!

    青衣长空山几人对视,一脸蛋疼的表情,好好的为毛被铁狂三言两语搞成这种局面?

    特么又多一个分赃的!

    到手的东西谁都不想分出去,然而话赶话都说到这儿了,他们若是出尔反尔这实在是有点丢脸。

    铁狂自知是自己把事情搞砸了,上前一步看向林冠丁晶沉声道:“雄霸是雄霸,你们是你们,给我滚,想拼命?我奉陪,正好我手底下也有两个兄弟手痒了想找你们探讨探讨!”

    “老大有何差遣只管吩咐,兄弟们好久没活动手脚了,如今修为不受限制,正好活动活动适应一番!”

    铁狂话音落下,有人回应附和,从后面飞速冲出两人处于铁狂身后。

    他俩就是铁狂的属下了,也是大宗师修为。

    当初地下城的五大势力几乎将地下城中所有的大宗师囊括,哪个老大手底下还没有两个能打的?

    那边林冠丁晶丝毫不惧,丁晶微微偏头沉声道:“二哥,这帮人想黑熊老大的东西,真是不要脸了,果然还是需要拳头解决,兄弟们虽然不敌对方人多势众,但拼命还是会的,了不起一死,死也要拉两个垫背的!”

    别怪他俩如此执着,如今修为不受限制,想要恢复最好的办法就是吸收元石内的能量,奈何矿脉中元石虽然不少但想要获得恢复修为的数量那得挖到什么时候去?

    现场就有无数高品质元石,脑袋有病才会不打这堆元石的主意!

    气氛剑拔弩张,双方姿态都很强硬,互不相让,眼看就要干起来了。

    几个大宗师交手,尤其是在修为不受限制的情况下,一旦干起来不知道回造成多大的动静,到时必定死伤无数。

    如此紧张的气氛中,年长的长空山看了看各方,最后居然将目光投向白杨问:“白少,你怎么看?”

    我特么站着看,如果能躺着就更好了……

    心中嘀咕,白杨暗骂老狐狸,想将包袱丢给我门都没有,于是后退一步摇摇头说:“我就看看不说话,你们就当我不存在,我不发表任何意见”

    反正我已经得到自己的一份了,你们爱咋咋地……

    边上青衣和白云神色复杂的看了白杨一眼,暗道白杨这人简直了,拿到自己的一份就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他们相信,若是在之前白杨没有拿到自己一份的时候有人跑来想分一杯羹,第一个忍不住的必定是白杨无疑。

    所以说你的节操呢?

    白杨不管,这会儿他们没办法,眼下的问题还是要解决的,如何解决才能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这个不用考虑,最好的办法就是将林冠丁晶弄死!

    只要白云长空山青衣铁狂四方联手,谁也别想蹦跶。

    几人心照不宣,都差不多已经在心中判定了林冠丁晶的死,这能怪谁,就怪你们不该跳出来自寻死路!

    气氛一下子变得诡异起来,林冠丁晶也感受到了来自各方的杀意,吞了口口水,却依旧寸步不让,目光闪烁,他们在期待着什么。

    铁狂目光一冷,冲着林冠丁晶怒道:“杀!”

    听到这个字出口,林冠丁晶瞳孔一缩有了退意,同时也很不甘。

    然而就在此时,又一个声音响起,瞬间,林冠丁晶表情一松,暗中对视,稳了!

    “呵呵呵,这枯寂的地下城,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一个苍老平静的声音在整个地下城响起,从声音中听不出任何情绪变化,可当这个声音响起,在场的人莫不脸色微变。

    眼看就要干起来的场面又诡异的安定下来了。

    神道真君境界强者,在修为不受限制后,此时忍不住跳出来了!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众人看去,无不瞳孔一缩。

    只见声音传来的方向,一个黑袍老人凌空而立,他平静的站在虚空中,四方天地都好似以他为中心。

    他明明看上去只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可站在那里,却如一枚烈日当空,居然让人有一种浑身灼热的感觉。

    “你是谁!”铁狂冲着那凌空而立的老头沉声道。

    “我是谁?我也快忘了我是谁了,就当我是一个要死不活的糟老头子吧,山中无甲子,我也不知道在这暗无天日的地形苟且偷生了多久,如今总算是盼来了夜尽天明的时刻,修为被压制太久都快废了,正好,老夫也需要一些元石恢复修为,我想各位不会吝啬吧?”

    那老头一脸平静的微笑道,但姿态却是摆得很足。

    老头子我也要来分一杯羹!

    长空山等人一脸凝重,完全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意外,他们几个都是大宗师不假,手底下还有同境界的人也不假,可是在这个世界,任何武者都不敢去忽视一个同境界的神道修士!

    鬼知道他们都有一些什么神秘莫测的手段。

    沉凝的气氛中,那边凌空而立的老人目光闪动,微微转移视线看向另外两个方向。

    与此同时,那两个方向两股气息升空,一个如同狂暴的猛兽霸道无比,另一个如同水流般润物无声却又让人无法忽视。

    又两个真君境界的神道修士出现了!

    白杨不动声色,一脸古怪,这地下城的水果然很深,我不说话静静看着,倒是要看看这堆元石最终你们怎么分。

    反正不管你们最后怎么分我都拿了大头,所以说先下手为强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古人诚不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