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神色复杂的看着白杨,一时不察给他捡了个大便宜,这会儿什么心情都没用,因为东西已经被白杨弄走,他们能怎么办,只能干瞪眼。

    他们倒是可以联起手来强迫白杨交出,不过想想还是算了。

    不说白杨能一手搞掉血莲教两个堂口的本事,单单是他们能不能离开矿洞就得仰仗白杨,无法翻脸也不能翻脸。

    那位前辈留下的东西虽然珍贵,目前来说却也没有自由来得重要不是。

    “白少说得对,眼下我们最主要的是想办法离开矿洞,既然修为已经不受限制,大家先回去想办法恢复修为为离开做准备”

    长空山开口道,并未去纠结那位前辈留下的棺材这件事情。

    “也好,乘着这段时间,就麻烦白少想办法搞来破开血莲教阵法的武器,我想虽然此地的元石都被那位前辈抽干了能量,但挖走的部分应该足够了吧”青衣冲着白杨拱手说。

    “肯定够了,等下回去我就去做这件事情,你们准备好了到时候通知我一声就是”白杨点头说。

    他是不会告诉在场的人破开血莲教阵法的武器此时就在他空间袋中的,而且搞来这些东西没花他一毛钱,所有之前带走的元石都成为了他的私产。

    “那行,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铁狂迫不及待的说道,随着修为的不受限制,他们对于自由的向往越发强烈了。

    接下来一行人快速离开此地,因为修为已经不再受限制,回去的速度比来时要快了太多太多。

    而且,随着众人修为不受控制,矿脉中比之外界澎湃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元气他们已经能清晰感受到,运转功法,吸收元气,一个个的修为都在快速回复之中。

    矿脉中的十多万人出去,那就是一群饿狼,不知道能给血莲教带去什么样的惊喜!

    白杨心中不动声色的想。

    别看矿洞中只有十多万人,可其中大宗师之境修为的就有十好几个,只是以往只有长空山他们五个最为瞩目而已。

    其余的大宗师高手要么处于他们手下,要么自己成为一个中层势力的顶尖老大,而且,矿脉中可不止只有武道修士那么简单,其中不乏神道高手,只是修为被封印了之后,肉身实力对于武道修士来说太过脆弱,一个个平时低调,而如今修为恢复,恐怕比一帮武道修士还可怕!

    这样的一群人离开矿脉出现在血莲教中,到时候白杨就想问问静尘惊喜不惊喜……

    惊喜个毛线啊,静尘人王之境,翻手就能拍死这帮家伙!

    妈的头疼,越想白杨就觉得越郁闷,没有一个足以抗衡静尘的人在一切都是白搭。

    所以说,在这个实力至上的世界,拳头大就是那么不讲道理。

    如此乱七八糟的想着,不久后白杨他们就再次回到了地下城中。

    刚一来到这里,众人脸色微变,却也一副早在预料之中的表情。

    和曾经比起来,原本安宁的地下城此时明显显得无比躁动,各个地方有或是凌厉或是霸道或是铁血或是浑厚的气息在酝酿。

    修为一旦不受限制,原有的秩序必将被打破,人心会出现变化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好在这只是修为刚刚解封之初,人心会变却不彻底,再加上曾经各个势力首领的威名还在,眼下还没有彻底混乱起来。

    来不及顾及这些,白杨他们回到地下城后第一时间出现在了一堆小山般的元石堆边上。

    这些元石是坍塌之后挖穿元石晶壁前往埋葬之处所得,当时可是在元石晶壁上挖穿了一条两米高三米宽数百米长的通道,可想而知获得了多少元石。

    来到元石堆边上,这里元气澎湃得惊人,已经有人忍不住盘腿坐在边上手握元石修行了。

    看到这样的情况,长空山微微皱眉冷哼了一声。

    他冷哼的声音不大,可传递出去之后,元石堆边上手握元石修行的人莫不脸色一变,一个个头晕目眩如遭雷击,有的摇摇欲坠有的脸色苍白口鼻溢血。

    长空山修为虽然没有完全恢复,可大宗师的一些手段却能够施展了,一声冷哼算是给周围的人一个教训。

    他一声冷哼之后,元石堆边上周围的人莫不停下修炼忐忑不安的站了起来,看着这边一脸惊恐绝望。

    虽然他们修为也不受限制了,可在大宗师面前却还根本没有蹦跶的资格。

    此时铁狂看着元石堆边上的一群人狞笑道:“地下城有地下城的规矩,是不是一个个修为不受限制了心就开始变野了?告诉你们,地下城我们几个说了算,任何东西,给你的才是属于你的,不给你的想要伸手就得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以前修为受限是这样,现在修为不受限制依旧是这样,谁有意见,站出来!”

    这个时候没有谁有意见,没有谁站出来,都不是傻逼,才不会这个时候自己找死。

    白杨在边上看得无语,这特么就是一个不讲人权的地方。

    场面被控制住,长空山他们很满意这样的结果,脸上也出现了笑容,就目前来说,这里还是他们说了算的。

    接着,白云看向白杨开口问:“之前白少说换取破开血莲教武器还差多少元石?”

    “目前来说还差七十亿单位的元石”白杨笑道。

    话是这么说,可这会儿他心在滴血,当时说这个数字的时候我特么鬼知道会发现那个地方啊,此时七十亿单位的元石在这一堆面前恐怕连百分之一都不到吧?

    早知道就报一千亿一万亿了,我勒个大艹……

    白云他们不可能记不住这个数字,此时再次提起,白杨已经知道他们打的什么主意了。

    果然,只见白云点点头,伸手冲着那一堆元石凌空一抓,一片氤氲光芒绽放的元石如星辰飞起,最终落到白杨跟前堆成一堆。

    接着白云看向白杨说道:“白少,这里是一百亿单位的元石,其中七十亿用于换取武器,多余的三十亿,白少为我等忙碌,也算我等的一番心意,还请白少务必要收下”

    听了这话,白杨眼睛微米,挥手间将这堆元石收了起来。

    他喵的,这是要卸磨杀驴啊,修为不受限制了就把哥区别在一边了?

    那边长空山人老成精,一眼就看出了白杨心中的不痛快,连忙说道:“白少不要误会,这一百亿是单独的,剩下的元石中,自然有白少的一部分”

    听了这话,白杨一下子舒坦了,就说嘛,如果真的卸磨杀驴的话,那不好意思,想出去哥几哥儿自己想办法吧!

    别怪白杨小心眼,地下城中他也算得上一位大佬了,若是剩下的元石没有他的份这不是逼他搞事儿嘛。

    心中舒坦了,白杨也不吝啬说两句好听的,笑道:“长空前辈说哪里话,这些元石怎么处理,大家商量着来就是了,我没有意见”

    是的,我没有意见,大家商量呗,但我保留带不带你们出去的决定!

    这就好比所谓的‘最终解释权’在他这边是一样一样的……

    其余几人暗中对视,内心苦笑,这个白杨还真不是易于之辈,想算计他估计纯粹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那三十亿元石算是白瞎了。

    接着说正事,青衣开口道:“原本地下城中我们五大势力作为主导,现在要加上一个白少,不过雄霸已经……就不算他了,那么剩下的元石……”

    说道这里,青衣看了白杨一眼,心头无奈,表面不动声色的继续说道:“剩下的元石我们平分五份,五人各取一份如何?”

    没办法,尽管白杨在地下城中手底下只有大猫小猫两三只,可他能带大家出去,凭空就要分一份,谁都不可能将其撇下。

    马蛋简直曰狗,他们四个心头别提多别扭。

    听了这话,白杨心头美滋滋,一脸‘不要意思’的摆手道:“那怎么好意思,你们家大业大,手底下兄弟众多,要恢复修为所用元石的地方很多,我单独占据一份太多了,要不得要不得”

    你大爷,话说得好听,如果我们当真那就是猪。

    老夫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实在是心头膈应,不想和白杨继续这个话题,直来直往的铁狂开口说:“就这么决定了,大家现在分了各自去做准备”

    “好”

    其他三人没有意见。

    接着几人分赃,白杨身份特殊点,大致估摸了下那堆元石的数量,先分了五分之一给白杨??峙碌糜辛角б谧笥业ノ坏脑?。

    这些都是白来的,都是贵重资源都是钱啊。

    然而紧接着却突然出现了意外。

    “慢着!”此时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沉凝的声音。

    白杨眼睛一瞪,特么是谁居然敢打断老子的好事儿,站出来!

    麻溜将属于自己的元石收起,白杨转身一看,声音传来的方向一行上百人蜂拥而至,其中为首的是两个人,虽然他俩修为没有彻底恢复,但从气息上判断,都是拥有大宗师之境修为的,其余的百十号人大多数都展现出了宗师修为的气息。

    这特么又是哪儿冒出来的,看来地下城的水很深??!

    “林冠,丁晶,你们有事儿?”铁狂上前一步看向那边沉声道,目光闪烁一脸冷笑。

    或许是见白杨一脸不解,白云在边上解释道:“他们两个是雄霸的得力手下”

    听了这句解释,白杨恍然,大概猜到他俩带人前来是什么意思了。

    还好老子动作快,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