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葬在此地不知道多少年月的人居然缓缓睁开了眼睛,这一幕太过匪夷所思,以至于在场的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那人金袍人凌空而立,体外的元石消失后才让人看得真切。

    他身上的金色长袍极其威严,有九龙盘绕,恍惚间那衣服上的龙形纹饰仿佛活物一样,观之让人喘不过气来。

    他头发束起,金色龙形发冠固定,齐腰长发无风自动。

    眉目峥嵘的他,哪怕显得无比平静也给人一种威压盖世之感,在场之人此时莫不下意识屏住呼吸,生恐惊扰了他一般。

    那人缓缓睁开眼睛,双目没有丝毫迷茫之态,平静的看着白杨等人,如神祗一般高高在上俯视当场。

    那双眼睛深邃平静的可怕,观之仿佛黑暗冰冷的星空。

    目光闪烁,他缓缓抬起右手从额头摘下一物,握在手中轻轻把玩。

    之前白杨等人被他突然从棺木中出现睁眼的情况所惊,居然下意识忽略了他额头的东西,也是他的动作后白杨等人才发现,他从额头摘下的是一枚寸长的白色玉符。

    “#¥%……&*”

    沉默的气氛中,那人看向白杨他们开口,然而说了一句什么却没有人听得懂,不是这个世界的通用语言天元语,也不是陈王朝的语言。

    白杨等人面面相窥,没懂。

    对方眉头微微一挑,然后抬手凌空一抓,只见雄霸如同木偶般飞向他。

    “你是谁,想干什么!”雄霸惊恐怒吼,想要反抗,奈何只是徒劳。

    别说反抗,对方仿佛因为雄霸开口而不喜一样,轻轻皱眉,雄霸浑身一僵,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雄霸来到那人身前,在他惊恐的目光中,金袍人一指点在了雄霸的眉心上。

    然后让白杨等人惊骇的一幕出现。

    他一指点在雄霸的眉心后,从雄霸脑后出现一丝丝白光,白光如亿万丝线交织,转瞬间化作无数画面闪烁。

    那些画面太快了,仿佛一部电影快进了万倍。

    画面中有山川草木,有四时春秋,有武技动作,有文字书籍……

    对方默默的看着从雄霸脑袋里面钻出来的画面,一分钟不到,他轻轻呼出一口气,点在雄霸眉心的手指移开,轻轻一弹,雄霸的身躯砰一声泯灭消失无踪!

    这一幕看的白杨等人浑身一颤,雄霸啊,纵然修为无故消失,可再怎么说对方曾经也是大宗师之境的修为,那金袍人就轻轻一弹指,雄霸就泯灭了!

    这得可怕到什么地步?

    “沧海桑田,此地已经王朝更替两次,不知昔日的好友可曾有人在世……”

    紧张的气氛中,凌空而立的金袍男子喃喃自语道,那缅怀无奈的语气白杨等人听到都内心莫名伤感。

    这个人太可怕,无意识的一句话都能影响道他人情绪!

    他的这句话白杨等人倒是听懂了,因为对方说的是陈王朝的语言,可明明之前对方说的还是一种白杨等人都听不懂的话。

    在座的都不是笨蛋,联想到他刚才的举动,恐怕是用无上手段抽取雄霸的记忆,将其演化出来,从而了解当下的情况,语言瞬间掌控!

    他是谁,怎会如此强大,这种直接抽取他人记忆演化出来的手段,恐怕人王之境的强者都没有吧?

    也是这个时候白杨才明白了之前的疑惑所在,当雄霸提出打开棺材的时候,白杨感觉他不对劲,此时想来,那根本就是一种生命即将迟暮的死寂感!

    在这里修为消失了,无法使用神道修士的手段,如果修为还在的话,恐怕开启慧眼之前就看到雄霸已经‘印堂发黑到冒烟’了吧。

    这算什么,就因为他提议打开棺材,亵渎这位无上存在,所以遭到了报应?

    “前辈,我等无意冒犯,实在是挖到了这具棺材好奇之下才打开的,还请放我们一马”

    沉默的气氛中,青衣冲着那凌空而立的金袍男子弯腰拱手道,在说话的时候下意识吞口水,显然内心很不安。

    对方太可怕了,弹指就能别了雄霸,杀他们恐怕比捏死一直蚂蚁还容易。

    然而对方根本就不理会,微微眯眼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吸这一口气可不得了,周围无尽的元石绽放氤氲光芒,然后光芒形成一条条灵蛇一样的光带从他口鼻之中钻了进去。

    他这是在吸收元石中的能量!

    画面太震撼,周围无尽的元石在飞速变得暗淡,也就十多秒的时间,所有元石中的能量被抽取一空。

    元石失去了所有能量,剩下的只是脆弱杂质,无法承受白杨等人的重量,他们的身躯飞速下陷。

    白杨眼尖,连忙从边上搞来一块不知道谁带来的木板垫在脚下才避免了陷入流沙一样的粉末之中。

    其他人有样学样,这才避免了尴尬的局面。

    元石被金袍男子抽干能量,这个洞中变得无比暗淡,好在还有一丝光明,还能视物。

    直到此时,那凌空而立的金袍男子这才开始正视白杨等人,平静道:“你等不必惊慌,我并非弑杀之人,之前那雄霸心术不正,被我灭杀也算他罪有应得”

    白杨等人能说什么,你厉害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没有人说话,对方淡淡的笑了笑,旋即眉毛一挑看向白杨。

    面对对方的目光,白杨心中一惊,做好了稍有风吹草动就扯呼跑路的打算。

    那人看向白杨,目光中有莫名神采闪过,对任何事情都古井不波的他居然时而皱眉时而惊讶。

    如此片刻,他轻轻摇头笑道:“看不透,看不穿,有意思,没想到我醒来就能遇到如此有意思的后辈,看来当下世间有意思的事情很多,既然醒来,我自去游历一番……”

    自言自语一番,他说完之后,再度深深的看了白杨一眼,旋即一步踏出,就此凭空消失!

    对方就这么消失了,白杨等人还是不敢轻举妄动,如此过了几分钟,在场的人才渐渐的松了口气。

    “那位前辈走了?”白云不确定的问。

    “应该走了吧……他居然能自由进出这个血莲教矿脉?”长空山脸色一变说。

    “那位前辈强到不可思议,或许是传说中的地皇境强者,能自由进出很奇怪吗?”铁狂沉声道。

    也是,那复活的神秘人如果连这点本事都没有的话才叫奇怪了。

    “雄霸可惜了”青衣叹息道。

    刚刚还好好的一个人,此时却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在这世间。

    随即众人再三确定那个金袍人已经走后,这才发现自己浑身都被汗水打湿,面对那人,压力太大太大。

    “不对!”

    就在众人抹额头冷汗的时候,白云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白云女娃娃你怎么了?一惊一乍的我年纪大了可经不起折腾”长空山无语问。

    深吸口气,白云看着白杨他们问:“你们现在谁还记得刚才那位前辈的样子?”

    啥?

    他这么一说,众人一回忆,却发现脑海中朦胧一片,根本就记不清那个人长什么样,只记得依稀有那么一个人,具体什么样子却如同迷雾包裹一样看不真切。

    “他到底是谁,居然让人无法在心中留下记忆!”白杨惊叹道。

    和其他人一样,白杨仔细回忆了下,对方的印象在脑海里面如同雾里看花,根本就想不起来!

    面面相窥,此时他们对于之前遇到的那个人的可怕程度再度刷新。

    “还好他并未对我们动手,要不然……”长空山感叹。

    要不然没有一个能活的。

    “咦,不对头!”这会儿青衣又一脸惊异的来了这么一句。

    “你又怎么了?”铁狂不解的看着他问。

    青衣此时没有理会众人,缓缓抬起右手,并指如剑,指尖一抹青色锋芒闪烁不定。

    “剑芒,居然是剑芒,你的修为恢复了?”

    看到这一幕,边上的长空山震惊道。

    “不,我们的修为从来都没有失去过,应该说现在能再次使用了而已,不过常年处于矿脉,体内元气无法运转,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好在这是元石矿脉,付出些许元石就能恢复过来”青衣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说道。

    然而此时没有人听他说话,各自实验一番,发现自身被封印的修为已经回来了,只是体内元气枯竭,需要一点时间才能恢复。

    “我明白了,恐怕是之前那位前辈的存在封印了这一片天地,他走了,我们的修为又回来了”白云恍然道。

    除了这个解释之外根本无解。

    白杨也不例外,稍微实验,发现自己修为又回来了,念力散发包围自己凌空飞了起来。

    修为回来的感觉真好,至于什么原因过后再研究,现在嘛……

    白杨动作飞快,乘着其他人不注意,嗖一声飞出,一头扎进了下方的元石残渣中,第一时间找到之前那位前辈离去后却并未带走的棺材。

    空间袋是放不下了,他飞速闪烁了两下直接将其丢到了地球那边去。

    “白少,你……!”

    白杨的举动让其他人一惊,待到反应过来东西已经被白杨弄没了,顿时一个个后悔莫及。

    那位前辈留下的东西岂是等闲?不说其他,单单那龙血棺木就是价值无量的神物,外面两层恐怕是一个级别的存在!

    “咳咳,各位,棺材而已,不祥之物,我代为处理了,现在大家修为都已恢复,是不是商量下如何出去的事情?”白杨从废渣中飞出干咳一声说,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

    先下手为强,到了我手中的东西还想让我吐出来门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