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一有了希望就充满干劲,矿脉中十多万矿奴奔着逃出升天的念头死命的到处挖掘元石,有了白杨提供的工具效率十倍以上提升。

    各处都是轰隆隆的爆炸声,火乍药崩塌岩体,获得海量元石的同时却也将矿脉搞得千疮百孔。

    为了获得更多的元石,人们扛着工具往深处挖掘……

    “白少,还差多少?”铁狂第三百八十一次问白杨这个问题。

    从头一天白杨确切的给出一个数字之后,五个势力的首领就呆在白杨这儿不走了,每送来一批元石他们都要询问白杨一番。

    “还差大概七十亿单位,昨天一天大家够疯狂的,居然将产量比之前最多的时候还提高了一半”白杨嘴角抽搐道。

    他还是低估了人们对自由的向往,疯狂起来他都害怕。

    “还差七十亿啊,如此的话,再有两天多一点我们就可以离开了”雄霸一脸期待道。

    他们被困这矿脉很久,想要离开的心态白杨理解,于是好奇问:“你们出去之后有什么打算?”

    面对这个问题他们一愣沉默了下来,在这之前他们都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沉默中铁狂率先表态,他一脸冰冷的说:“出去后,修为恢复,我必将重返王朝,带领大军前来踏平血莲教!”

    他是大宗师之境的修为,曾经是陈王朝一位大将军,手下原本有数百万军队的,陈王朝刚天下大乱那会儿和血莲教拼杀,不敌被俘虏从而丢这里沦为矿奴。

    “我出去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找血莲教的麻烦,不过血莲教高手众多,尤其是教主拥有人王之境的修为,得好好谋划一番才行”雄霸沉声道。

    “我将游走天下,邀请昔日诸多好友,从外部开始瓦解血莲教势力,直到杀上他的总部最终将其覆灭,有生之年,我与血莲教不死不休!”青衣说的很平静,可在场谁都能感受到他内心的滔天怒火。

    “我要先回归宗门,消失这么久,恐怕父母都急疯了,到时我必定邀请宗门长辈降临血莲教将其从世间除名!”白云云淡风轻的说道。

    可当她这句话一出,在场的人莫不心头一惊。

    众人都知道她来自一个叫做天音宗的门派,可在场的人都没有听过,此番听她的口气,天音宗居然强大到能抹平血莲教的地步?

    “你们别看我,我不知道,这一把年纪了,曾经的宗门也被血莲教毁去,出去后唯一的信念就是找血莲教报仇吧,除此之外,或许还会想办法重建宗门”长空山苦涩道。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打算,对未来都有自己的规划,不过话说回来,搞得他们就一定能出去一样。

    当然,能不能出去,白杨是关键,白杨一定能带他们出去不是吗,毕竟他们除此之外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

    轰隆隆……

    就在此时,整个矿脉都突然剧烈颤抖摇晃起来,岩体在这剧烈的震动中布满裂纹,多处出现崩塌现象。

    这一情况来得太过突然,来得快去得也快,短短半分钟时间摇晃就停止了,不知道这短短半分钟造成了多少伤亡。

    “谁来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雄霸冲出白杨的住所出去一脸难看的咆哮道。

    之前那剧烈的震动真的太吓人了,有一种整个矿脉都要崩塌的感觉。

    其他四人也差不多的表现,纷纷冲出去询问缘由。

    然而这个时候谁都没有发现,他们身后的白杨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我特么……我特么怎么忘了这茬,从米国搞了一百颗大当量的核弹,还有二十颗原子弹,更是有十颗氢弹,绝逼能够炸开血莲教的封印,然而,然而这些东西爆炸的威力得造成多么可怕的震动?到时候整个矿脉崩塌,十多万矿奴别说出去,能有一块完整的身躯留下就不错了……”

    此时白杨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一开始他之所以没有想到这点,是下意识的觉得这些东西爆炸的威力再大又如何,自己可以随时跑路回地球那边,然而此时恐怖的震动却是提醒他,这个矿脉中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另外十多万人!

    这下咋搞?

    白杨直接傻眼了。

    他这边千头万绪没理清思路,出去询问情况的铁狂却是一脸惊喜的跑进来了,看着白杨激动道:“白少,好事儿,好事儿??!”

    将内心的纠结隐藏,白杨不动声色的问:“什么好事儿?”

    “刚刚那场震动,是下面的人挖掘元石挖到矿脉深处,用你提供的东西想要炸塌岩层,结果你猜怎么着?”铁狂说着说着居然卖起了关子。

    “然后引起连锁反应,导致大面积坍塌,结果发现了无数‘露天’元石?”白杨随意来了这么一句。

    跟进来的雄霸他们一脸愕然看着白杨。

    铁狂吞了口口水看着白说:“白少你怎么知道?”

    我特么就随意这么一说好吧,还真有这样的事情?于是好奇道:“发现了多少‘露天’元石?”

    那边青衣深吸口气道:“很多,多到无法估量,单单是展露出来的部分就相当于数十亿单位的元石了,而且其中不乏二品三品以上的高品质元石!”

    “所以说,白少,元石数量快齐活儿了,你只需去带走那些元石就足以换取炸开血莲教封印的武器”白云看着白杨期待道。

    白杨表情有点不自然,心道炸开血莲教封印的武器随时都有,问题是你们还想不想活了?

    在没有想好万全之策前白杨觉得还是别贸然使用那些大家伙的好,于是想了想说:“事出反常必有妖,那个地方出现海量的元石绝非普通事件,我们先去看看情况再说”

    “也对,还是白少想得周到,我们先去看看,说不定那个地方就是导致矿脉中失去修为的关键呢”长空山笑道。

    原本他只是随意这么一说,可听到这句话所以人都变得若有所思起来。

    “你们……不会当真了吧?”长空山愕然道。

    “万一真的是那样呢?”雄霸眯眼道。

    心头一动,白杨觉得,如果那个地方真的是导致修为尽失的关键的话,一旦解决了矿脉中人们修为的问题,自己在引爆那些大家伙,躲远一点搞不好他们还真能保住性命!

    “走,我们去看看”想到这里白杨坐不住了,起身催促道。

    其他人也忍不住要去看看,万一那个地方真的是修为失去的关键,一旦解决了,他们恢复修为,虽然依旧没法破开血莲教的封印,可无疑手段就更多了,即使最终白杨没法带他们出去,他们也能借助元石修炼,万一晋升人王甚至更高层次,搞不好自己都能凭借武力强行出去!

    于是一行人找人带路,风风火火的向着事发地点而去。

    七拐八拐,一路向着地下前进了数万米最终到达了目的地。

    事发地点有上百个矿奴胆战心惊的站在那里,之前的崩塌中至少有三百人死去,由不得他们不惊恐莫名。

    然而来到这里白杨等人却来不及率先关注这些,而是看着前面发呆。

    莹莹白光绽放,将乱七八糟的矿洞照得通明,那前方一整个高十米宽五米的不规则墙体都是元石!

    “这得多少元石?而且这还只是看到的一部分,内部天知道还有多少!”铁狂吞了口口水说。

    看到这样的情况,白杨率先想到的就是发财了,这么多的元石,若是全部弄走,足以支撑到他修炼到极高的境界,具体能修炼到什么地步作为野路子出身的他没有一个具体概念,但那都不重要。

    目光闪烁,他开口道:“安排人手将这些元石开采下来,过后我就拿去换破开血莲教阵法的武器,现在主要的是看看内部到底有什么”

    “对,现在关键的是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快,去安排人手前来开采元石!”雄霸反应过来转身催促道。

    不久后,上千矿奴来到这里,拧起矿锹粗暴的开采元石,一块块敲击下来运到外面地下城中去。

    可越是开采人们越是心惊,元石太多太多了。

    他们从展露出来的部分开始挖掘,深入十米后依旧没有到头,不但没有到头,横向也是这样的元石晶体!

    这得多少?

    “先别管横向和上下,直接往深处开采,挖穿挖空,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白杨开口提醒道。

    然后就挖呗,海量的元石被开采出来运往外面,简直无穷无尽。

    虽说这玩意是好东西,然而在矿脉中无法使用,跟石头没什么区别。

    一路向前挖掘,十米百米千米,整整五百多米后,最前方叮一声,元石层被挖空了!

    “各位老大,挖……挖空了!”

    最前方一个拧着矿锹的人胆战心惊道。

    “前面有什么?”白杨忍不住问。

    那人沿着挖通的地方看了一眼,浑身一抖,然后下意识后退几步胆战心惊道:“前面,前面是一口棺材,一口很大的棺材!”

    “什么!”

    听到这句回答,白杨等人赫然一惊,然后齐齐向前,将前方的矿奴扒拉开快速跑向最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