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荣带人从山洞中拿来了一二十斤散白酒以及一些其他吃食,这边又有人搬来了一些石桌石凳,就在地下城的边缘,白杨和五大势力的首领开始边吃边聊。

    一开始说的都是一些天南海北不着四六的东西,白杨不急,看这几个人能憋到什么时候。

    闲聊之中,白杨暗中观察这五个势力的老大,他们不愧是能在地下城呼风唤雨的角色,纵然吃着地下城不应该拥有的食物和酒,内心震惊脸上却依旧面不改色。

    如此东拉西扯了近半个小时也没有进入主题,白杨不急,他们五个人却是忍不住了。

    其中长空山端着一杯劣质白酒若有所指的感叹道:“不瞒白少,我已经近十元没有喝过酒了,这酒虽然算不上好酒,却也让我沉醉无比,甚至舍不得下咽,倒是让白少见笑了”

    听到这话,白杨心中一动,这就是所谓的抛砖引玉吧。

    话说回来,他们此时喝的散白酒岂止算不上好酒,地球那边也就几块人民币一斤,用来招待这几位大佬……白杨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

    有的喝就不错了,你们还想咋地?

    “几位都是人杰,这等劣酒本应拿不出手,但我也没有更好的了,还请各位不要怪罪才好”白杨摇摇头笑道。

    既然你们要打哈哈,我就和你们瞎扯好了,看谁耗得过谁!

    “要说这酒,当属陈王朝王宫佳酿‘紫雪春’,曾经我有幸喝过一次,至今难以忘怀”铁狂在一边一脸追忆的说。

    “紫雪春虽然好,却也太过稀少,要我说,桃山郡的桃花酿就别有一番滋味”长青在一边摇摇头道,轻轻抿了一口劣质白酒,好像在品桃山郡的桃花酿一般。

    吃了一颗花生,白杨叹息道:“以后恐怕都喝不到桃花酿了”

    “这是为何?”雄霸好奇问。

    看了他们一眼,一个个都是不解的表情,白杨猜测他们恐怕来到这里的时间不短,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

    于是说道:“不久前桃山郡出现了一次很大的变故,那桃花真君冒天下之大不为,布下绝杀大阵坑杀桃山郡所有生灵孕育一枚奇异桃子,想接机晋升天师之境,虽然最后功败垂成,可整个桃山郡却也成为一片死地,如今桃花酿恐怕成为了绝唱”

    “有这样的事情?那桃花真君怎会做出如此天怒人怨的事情,坑害数千万人,和血莲教的一帮邪道妖人有何区别!”白云皱眉说。

    “知人知面不知心,曾经我也和桃花真君把酒言欢过,却没想到他居然做出如此事情来!”青衣叹息道。

    “这件事情就发生在不久前,纵然我等身处这消息闭塞的矿脉,但只要找近段时间进来的人都能清楚始末”白杨笑道,并没有说自己终结了桃花真君的丰功伟绩。

    接下来又是一番闲聊,也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因为在矿脉中憋太久了,一个个都成为了话唠,东拉西扯一大堆,就是没有说到重点。

    白杨不急,你们要扯我就陪你。

    闲聊归闲聊,但白杨还是从闲聊中得知了一些这几个人的过往。

    那长空山来到这矿脉中至少有十元时间,用地球那边的时间计算差不多三十年,他曾经应该是一个宗门掌门,不知为何被血莲教灭门,自身以及门下一些人被抓到这里来成为了矿奴。

    其中铁狂来到这里没多久,顶天也就几个月时间,他曾是陈王朝的一位将领,连同手下一帮军队被抓来了这里。

    还有雄霸,来这里有几年时间了,曾经是一位帮会老大,规模不小的样子,也被血莲教灭了将帮会一干人丢矿洞中来。

    青衣是一位行走天下的侠客,不知为何得罪了血莲教被抓这里来,至于白云,用她的话来说,曾经是一个名为天音宗的长老,被抓到这里有几年时间了。

    总之五个人没有一个简单的,来到这里各自凭借自身手段成为了一方霸主。

    白杨自己本身的情况并没有透露太多,捡能说的说,他们五个人对白杨的印象就是不久前搞掉血莲教两个堂口的丰功伟绩,云里雾绕不明觉厉。

    这种没有营养的闲聊持续了个把小时,性格直爽的铁狂浑身不自在,忍不住了,看向白杨说:“白少,听说你和血莲教教主有一个约定?”

    “约定?”白杨重复了一下,没懂。

    “我听人说,白少和血莲教教主静尘约定好,两会之后他会带你离开这矿脉?”青衣抿了一口酒目光闪烁道。

    白杨恍然道:“倒是有这回事儿”

    说完不解的看着诸位,他是真心没懂这几个人的意思,貌似对于自己和静尘的这个约定他们很上心?

    几人不着痕迹的对视一眼,铁狂看向白杨深吸口气说:“白少,我直说吧,我们被困这里,原本没有了出去的希望,不过白少的到来却是让我们看到了一线曙光,不知道是白少和静尘约定的时间到了,离开的时候能否顺便带我等离开?”

    听到这话,眉毛一挑,原来他们打的是这个主意,难怪会风风火火的跑来找自己。

    话已经说开,几人已经没必要打哈哈了,不等白杨说话,那边雄霸看着白杨认真道:“若是白少能带我们离开的话,此等恩情我等必定铭记于心,有所差遣,风里来雨里去定当不会有半分迟疑”

    “还请白少帮忙,我等被困这里,实在不想未来人生就如此蹉跎,若能离开,此等大恩大德,犹如再生父母”青衣在边上拱手认真道。

    其余三人相继表态,毕竟都是一方霸主级别的人物,若是白杨能带他们离开的话,恩情归恩情,却并未想冯坤那样没有节操的甘愿当小弟。

    明白了他们的目的,白杨沉吟片刻,却并未承诺什么,想了想说道:“届时与静尘约定时期到了,若是能助各位脱困,我自然不会有半分迟疑,只是你们也知道,这种事情我无法给出任何承诺,只能是尽力而为”

    听了这话,几人对视苦笑,他们当然理解白杨的难处,纵然白杨有心帮他们离开又如何,能被抓到这里,哪一个不是和血莲教有着不共戴天之仇?血莲教岂能让他们如此离开?

    沉默的气氛中,心思细腻的白云看着手中的一次性酒杯若有所指道:“白少,这酒……不是矿洞中的产物吧?我听闻,这些东西都是白少不久前从外面带进来的……”

    这句话一出,白杨还没什么感觉,他身后的冯坤却是脸色一变,白杨能带东西进来他也才不久前从疯狗的女人口中得知,知道后就马不停蹄的前来找白杨的,其他人是怎么知道的?

    如此一来,不笨的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自己手底下的人有奸细!

    旋即他苦笑,这几个大佬果然不是易于之辈,恐怕整个地下城都布满了他们的眼线!

    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听了白云的话,白杨若有所思的点头道:“不错,这酒是我不久前带进来的”

    白云目视白杨,一脸认真的说:“这矿脉中存在一种未知的封印,武道真元无法使用,神道修士一切手段沦为摆设,就连空间类法器也失去了效用,除了血莲教的人,没有人能自由进出这里……”

    白杨懂她的意思,想了想说:“我的情况很复杂,这酒的确是我从外面带进来的,你是想问我是否拥有自由进出矿脉的能力吧?这个怎么说呢,可以是可以,但是每一次进出的代价都很大,带一些寻常东西进出还可以,可要说到活物的话,根本不可能!而且哪怕是我自己进出也得小心翼翼,那血莲教教主静尘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我,一旦被发现你们也能猜到后果吧?”

    没办法,白杨能自由进出矿脉倒是不假,只是进出的地方是地球和这边,这种事情他不可能说清楚,可面对这几个人他不吐点干货也不行,是以只能说谎了。

    说谎归说谎,白杨却也埋下了一个伏笔,就等着他们上钩了。

    那边铁狂听了白杨的话,目光灼灼问:“白少说能自由进出矿脉的话可是当真?”

    “这到是真的,没什么好隐瞒的,只是代价太大,而且根本不可能带着活物进出”白杨摇摇头道。

    “不知白少进出需要什么代价?”长空山若有所思的问。

    “元石!”白杨沉声道。

    “元石?”

    几人对视一眼,青衣看着白杨重复确认。

    “不错,元石,我每一次进出,都要消耗海量的元石,实不相瞒,你们或许觉得我能出去应该能脱离血莲教的掌控吧?其实不然,那血莲教静尘在我身上下了禁制,纵然我能进出,却没法长时间脱离矿洞,若是时间久了我也有生命危险”白杨一脸无奈道。

    其实是在尽力忽悠,没办法,他能自由往返于地球和这边的真实情况是不可能说的。

    “哈哈哈,元石的话,小意思,此地乃是一条元石矿脉,白少想要多少有多少,不知白少需要多少元石才能带人离开这里?”雄霸哈哈大笑后目光灼灼的看向白杨。

    很明显他没有相信白杨的忽悠,觉得白杨能离开肯定能带人离开。

    摇摇头,白杨说:“熊老大,我是真的没法带人离开,不止是人,任何拥有生命的生物我都无法带着进出”

    “好吧”雄霸叹息道,内心也不知道到底相信了白杨的说辞没有。

    看着他们,白杨说:“我理解各位想要获得自由的心情,我也很想帮忙,只是暂时无能为力,就目前来说,各位想要离开,唯有两种办法!”

    “哪两种办法?”长空山心头一动问。

    竖起两根手指,又弯下一根,白杨看着他们说:“第一就是当我和静尘约定的时间到了,那个时候我央求静尘放你们离开,只是你们也知道这根本不现实,静尘不会放你们离开,甚至可以说到了那个时候我恐怕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如此一来就只有第二个办法了!”

    众人沉默,被丢到这里来的人都几乎和血莲教不死不休,他们理解白杨,恐怕他和静尘的约定时间到了真的是生命终结的时候。

    沉默中白云看向白杨问:“那么白少所说的第二个办法是……?”

    “第二个办法就是自救了”白杨目光闪烁道。

    “怎么个自救法?”长空山问。

    看着他们,白杨笑道:“我们身处地下这点大家不可否认吧?所有人被丢到这里来,失去了一身修为,又被收走了所有东西,想要逃出升天几乎不可能,可是,只要能付出大量元石的代价,我能从外面弄来一些工具,如此便可借此从下往上挖穿地表逃出升天,大家以为如何?”

    “不行不行,这样是不行的”听了白杨这句话,那边雄霸摇头道。

    “为何不行?”白杨皱眉问。

    长空山接过话茬回答说:“挖穿地表不是没有人想过,甚至很长时间以来矿脉中有人这样做过,长年累月用矿锹向上挖掘想要挖穿离去,可向上数万米后,挖到的不是离开后的外面世界,而是血莲教的封印阵法,那阵法恐怕连人王之境的强者也别想破开!”

    “有人向上挖掘,差点挖穿地表出去,结果却挖到了血莲教的阵法?”白杨眼睛一瞪问。

    “不错,甚至那个洞口还在,白少若不信我们可以带你去看”铁狂肯定道。

    心中一动,白杨没有怀疑这个情况的真实性,心头就琢么开了,是不是意味着破开那个阵法就有希望逃出升天了?

    不过有一点很难搞,那就是血莲教阵法所处的位置距离外面还有多远,若是破坏了阵法还没有到地表的话,一旦惊动了血莲教恐怕这条路就走不通了。

    但这总归是一个希望,白杨不想放弃,于是他看着众人说道:“各位,如果我拥有海量元石的话,就能从外面弄来大威力的武器,或许能破开血莲教的阵法,只是需要付出的元石太多太多了!”

    白杨这句话当然是借口忽悠的说辞,矿脉中被封印了修为,但他能弄来地球那边的大威力武器啊,导弹核弹原子弹氢弹,就不信炸不开血莲教的封??!

    但这种东西他不会轻易拿出来,借机忽悠元石才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