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冯坤带路的那个女人,从来到这里后就处于茫然之中,这会儿总算是反应过来,看向冯坤难以置信道:“冯老大,你答应过我的事情……”

    “臭女人闭嘴,白杨老大也是你能算计的?还好我没像你这么脑残”冯坤看着对方大骂一句,然后看向白杨小心翼翼的笑道:“白老大,这个女人需要怎么发落?”

    好嘛,白杨还没答应收他做小弟,这家伙就以小弟自居了,节操什么的估计早已经喂狗。

    其实这也不怪他,为了离开这该死的矿洞,别冯坤,就是所有地下城的人,只要谁能带他出去的话估计都愿意捡肥皂……

    “白老大,白大爷,我错了,我不该算计你的,我不该教唆冯坤老大来对付你,我不该教唆疯狗背叛你……”冯坤这边的路已经断了,女人转而祈求白杨。

    看着这女人白杨目瞪口呆,我勒个去,合着疯狗背叛是你的杰作?老子没得罪过你吧?

    边上的冯坤很识趣,发现白杨看那女人‘一脸不爽’,上去就是一脚将女人踩死,然后看着白杨说:“清静了,对付这种臭女人哪儿能白老大亲自动手呢”

    可怜的女人,自始至终都是她在自导自演,最后还把自己给玩死了……

    咧了咧嘴,对此白杨没发表任何意见,说到底那女的也活该,我特么招你惹你了?

    看向冯坤,白杨皱眉道:“你等会儿,先不忙叫老大,总之也就是说,你来其实并不是找我麻烦的了?”

    “不存在的不存在的,我来就是想跟你混,白老大你有任何吩咐尽管说,我手底下几百号兄弟包括我从今以后都以你马首是瞻”冯坤继续讨好的看着白杨说。

    这家伙彻底不要脸了,跟狗皮膏药似的贴定了白杨。

    有点牙酸,白杨觉得这家伙彻底没有节操了,说好的老大呢,说好的穷凶极恶呢,原来你是这样的冯坤老大……

    猛然间,白杨赫然抬头,发现远处呼啦啦冲来了一群人,远处更多人向着这边蜂拥而至。

    搞不懂什么情况的白杨心头一凝,将背后一个手下扛着的加特林拧在了手中。

    冯坤这家伙很会来事儿,面对白杨如此举动第一时间大吼道:“不好,大家?;ぐ桌洗?!”

    管他三七二十一,先把姿态摆足争取一个好印象再说,万一白老大一高兴就带我出去了呢……

    “前面可是白杨白大人?”

    人未至声先到,远远的就传来了一声惊喜的叫声,话音落下呼一声一条猛男就出现在了白杨三米外。

    这个人身高两米出头,一声肌肉仿佛钢铁浇筑,不过应该上了点年纪,头发花白,但面孔却极其彪悍,总之看一眼就给人一种霸气侧漏的感觉。

    看到这个人,冯坤浑身一抖,但还是咬牙站在白杨跟前冲着对方咬牙道:“熊老大,休得对白老大不利,除非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这又是玩的哪一出?白杨彻底不懂了。

    “嘿,原来是冯坤你小子,倒是让你先到一步,得,白老大面前我不和你计较,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边上去”

    被冯坤成为熊老大的中年霸气男指了指他摇摇头道,然后蒲扇大的右手一划拉将其扒拉开,熊坤不敢反抗,无奈的站在边上眼巴巴的看着白杨。

    那熊老大站在白杨跟前,很是爽朗的笑道:“可是白老大?鄙人雄霸,蒙大家抬爱,在这地下城中也有一把交椅坐,得见白老大当面甚是欣喜,可否移驾一叙?”

    雄霸?这长相倒是配得上这名字,不过老哥你会三分归元气不?

    看着眼前这家伙白杨心中嘀咕,如此霸气的出场,白杨差不多猜到这家伙应该是地下城五大势力中其中一个的老大了。

    还不等白杨说话,唰一声又一个人出现在跟前。

    来的是一个青衣中年人,身形修长,尽管年近中年依旧是一枚帅大叔,尤其是身上那儒雅之气让人如沐春风。

    她看着白杨一脸和煦的笑容拱手道:“白老大让我好找,鄙人青衣,在这地下城中也有一把交椅,听闻白老大诸多事宜,想请你一叙,可否移驾?”

    “慢来慢来,白老大和你们这帮糙汉子有什么好聊的,与我聊聊人生岂不美滋滋?”

    又一个声音传来,很好听,让人仿佛三伏天吃了冰淇淋一样,话音还未落下,一个白衣曼妙女子出现在白杨跟前。

    此女子看上去也就二八年华,一头青丝齐腰,腰似拂柳臂若白藕,琼鼻桃腮眼若秋水,如画中仙子临尘,来到白杨跟前微微蹲身声音轻柔道:“白老大,小女子白云,你我皆姓白,说不得还是亲戚呢,可否到我之处一叙前尘?”

    “白云女娃娃你不实在,白老大正值青年,你这样说他岂有拒绝的道理,去你那里还不得被你迷得五迷三道,去不得去不得,不如去老头子我那里谈古论今指点江山岂不美哉?”

    又一苍老的声音传来,一黑衣白发老者转瞬即至,立于白杨当前点点头笑道:“鄙人长空山,痴长一番年岁,白少英雄事迹我也有耳闻,不胜向往,恨不能与你把酒言欢,奈何此间简陋,倒是有清水一杯,还望白少移步”

    “你们这些家伙,一点都不爽利,啰啰嗦嗦一大堆也不说重点,没看白老大一脸不解?”

    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传来,又一光头猛男转瞬而来,身高足足比雄霸高了一个头,看着白杨抱拳道:“在下铁狂,有求于白少,还请行个方便到我处聊聊,我不像他们,直来直去惯了希望白少别介意”

    五个人相继出现在白杨跟前,每人来一句白杨都没有说话的机会。

    雄霸霸气无双,青衣儒雅飘逸,白云清丽可人,长空山老而随性,铁狂张狂直接。

    五个人各有特点,一看就是人中龙凤,此番出现在白杨跟前全都一脸殷切的看着他。

    当这五个人出现在白杨跟前,后面赶来的人一脸纠结不敢往上凑,焦急的表情跟便秘差不多。

    心头跟明镜似得,白杨瞬间猜到跟前这五位差不多就是地下城的五个大佬了,也只有他们才能镇得住场子。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情况,白杨反应过来,见他们不像是要对自己不利的样子,不着痕迹的将加特林递给身后的人,冲着他们拱手道:“各位,我正是白杨,不知你们这是……老实说,我有点没懂”

    “哈哈,无妨,白老大请跟我来,我慢慢给你细说你就知道了”雄霸上前一步说道,就要亲切的去拉白杨的手,生怕他跑了那种。

    “哎,熊老大,哪儿有你这么请人的,白少去不去是他的自由,难不成你还想强行带走不成?”青衣上前一步拦住雄霸一脸微笑道。

    边上白云轻轻一缕耳边青丝,冲着白杨眨了眨眼声音轻柔道:“白少就不和我去聊聊人生吗?美滋滋哟……”

    “白云,别人不知道你我们还不清楚你?居然对白少施展美人计,去了你那里还不被你算计得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铁矿瓮声瓮气道,然后看着白杨说:“白少别听他们的,我直说吧,我有求于你,不过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换个地方如何?”

    “你们都别吵了,大家都想请白少去叙话,还是他自己决定的好”长空山在边上开口道。

    然后一个个都不说话了,全都热切的看着白杨等待回答。

    被挤到边上的冯坤急啊,可面对五个大佬又不敢说话,只能可怜巴巴的看着白杨,一副老大你别有了新人忘了我这个忠实小弟的表情。

    目光扫视全场,眼前的后面的还在赶来的,一个个貌似都是冲着自己来的,不像是要对自己不利的样子……

    啧啧,有搞头啊,要是把他们忽悠住,这地下矿脉还不是自己横着走?

    一拍手,吸引众人的注意力,白杨指了指脚下说:“你们都在找我,我估摸着你们要说的都是一个事情吧?要不这样,也别去别处了,就在这里说说话如何?”

    “既然白少都这么说了,我们自当尊崇”青衣第一个表态。

    “也好”雄霸没意见。

    “白少真的就不和我聊聊人生了吗?”白云一脸幽怨的看着白杨说。

    边上铁狂就直接多了,冲着后面大吼道:“兔崽子们都特么给我滚远一点,打扰了我们谈话我一巴掌拍死你们!”

    这句话一出,后面蜂拥而来的一群人呼啦啦后退再后退。

    不管他们再怎么想接近白杨套近乎,面对五个大佬外加一个白杨,借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打扰啊。

    “白老大”边上冯坤可怜兮兮的看着白杨来了一句,他不想走啊,如果走了就没他什么事儿了。

    “你留下吧”白杨看着他点点头道。

    其他人没意见,自然不会做出让白杨不高兴的事情,冯坤大喜,特狗腿的跑白杨身后站着。

    白杨转身对绍荣说:“去拿点酒来,吃的也弄一些来”

    “好的”绍荣点头离去。

    既然要谈事情嘛,当然是吃吃喝喝的才能聊得开心了,干巴巴的说话有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