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冯坤,女人内心很忐忑,对方一句话就能让自己生死不如,但她没办法,自己的靠山疯狗死了,暗中得罪了白杨,早晚会被查出来,为了生存,她孤注一掷前来找到了冯坤。

    带着最后的希望,女人仰头看向冯坤一咬牙说道:“冯坤老大,我知道一个秘密,但在我说出秘密之前,我需要你给我一个承诺!”

    “臭女人,你没有和我讲条件的资格,说出你的秘密,在我耐心消失之前,要不然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残忍!”

    冯坤压根就不吃她这套,看着对方双目冰寒道。

    女人心神颤抖,可心中的秘密是她最后的希望,纵然冯坤根本就没有如同自己预料那样,可她还是想争取一下,忐忑道:“冯坤老大,如果你知道这个秘密的话,对你有天大的好处,甚至成为整个地下城的主宰也不是不可能,所以,我只祈求你给我一个承诺……”

    说完,女人可怜巴巴的看着冯坤。

    心念一动,冯坤看着女人眯眼道:“你应该能想到欺骗我的下场,好自为之吧,你需要什么承诺?”

    心头一松,女人知道自己快要达到目的了,试机提出要求道:“我不敢奢求太多,只希望我在说出秘密之后,冯坤老大能看着秘密的份上,以后给我每天提供食物,保我活下去就足够了,相比起那个秘密而言,冯坤老大你付出的根本微不足道”

    这个女人很有自知之明,自己要容貌没容貌要实力没实力,不敢提太高的要求,每天能有吃的,能活下去,这就足够了。

    “如果你所说的秘密真的有那么重要的话,我承诺以后每天给你吃的,让你不受任何人欺负的活下去”冯坤点头说。

    一句话的事情,对他来说无伤大雅,前提是对方所说的秘密真的那么重要。

    到了这个时候,女人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看着冯坤说:“冯坤老大,这个秘密……”

    说到这里,女人看了看周围的人。

    大手一挥,冯坤说:“无妨,周围都是我死心塌地的兄弟,没有什么他们不可以知道的”

    女人很无奈,只能说道:“这个秘密就是,我们那里来了一个很奇怪的人,他能弄来外面的食物,而且很多很多,还有,他能弄来一些奇怪的武器,很强大,他也正是仗着那些武器才将冯坤老大你的属下轻易杀死的!”

    “真有这样的人?”冯坤心头一惊死死的盯着女人问。

    能弄来外面的食物这证明什么,证明那个人能自由进出矿脉,能弄来强大的武器,就有资格在矿脉中主宰一切!

    这一刻,冯坤心动了,若是能将那个人掌握在手中的话!

    “是的冯坤老大,的确有这么个人,哼,那个叫白杨的家伙,自以为自己了不起,让人叫他白大爷,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身份,竟敢得罪冯坤老大,他的好日子到头了……”

    女人自顾自的说着,可是渐渐的看到冯坤的脸色不对,愕然的看着对方不知所措。

    “你说那个人叫什么名字?”冯坤看着女人目光闪烁不定的问,大有对方敢欺瞒一丝就将其千刀万剐的架势。

    “他叫白杨,和其他人闲聊的时候我听到过他的名字,有什么不对吗?”女人忐忑问,不知为何,此时她感觉很不妙。

    冯坤得到对方的确定,愣神片刻,然后哈哈大笑起来,笑得无比开怀。

    “天助我也,真是天助我也啊,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感慨一番,冯坤转身看着身边的兄弟伙说:“把所有的兄弟都召集回来,等下有行动!”

    “好的老大”周围的人一脸开怀的离去。

    他们作为冯坤的心腹,当然知道最近地下城的中上层都在寻找白杨这件事情,此时白杨居然有下落了,怎能不高兴?

    吩咐完手下,冯坤看着女人笑道:“很好,这个消息对我有大用,等下你就给我带路,不,现在就带我去!”

    “冯坤老大,我能不能不去?”女人迟疑,她刚刚出卖了白杨这就跑去岂不是找死。

    “无妨,有我在,你忘了我对你的承诺了?”冯坤微笑道。

    话是这么说,但女人知道自己不去都不行了,唯一让他稍微安心的是冯坤的承诺还在。

    然而冯坤内心却在冷笑,傻逼女人,你出卖了白杨大人,我正好将你带过去让他发落从而增加我在他心中的好感度!

    不愧是能将血莲教两个堂口搞崩溃的白杨大人,在这矿洞中依旧能自由出入,若是能伺候好了,还愁不能离开这该死的地下?

    事关能否离开该死的地下,冯坤一刻都等不了了,在手下还没有完全回来的时候就迫不及待的让女人带路,风风火火的去白杨所在之处。

    不过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冯坤这边风风火火大张旗鼓引起了某些人的注意,在叫来安插在冯坤手下的小弟一询问……

    好嘛,白杨出现的消息几乎呈爆炸式的速度传播,没多久整个地下城的中上层都知道了,一个个丢下手中的事情赶往白杨所在的地方。

    这会儿白杨刚刚从地球那边返回过来,还没有来得及休息片刻呢,就有一个属下风风火火的跑来焦急汇报道:“白大爷,白大爷,不好了,冯坤来了,他带来了好多人!”

    听到这个消息,白杨眉毛一挑笑道:“哟,动作不慢嘛,而且居然亲自前来了,走走走,叫上兄弟伙带上家伙事,我们去会一会这个冯坤!”

    绍荣罗泾第一时间赶来,端着高机子弹已经上膛,他们知道接下来有一场恶战了……

    这边冯坤带着一群人风风火火的赶来,还不等他们踏上石径,上边白杨就带着一群人出现。

    双方一见面气氛很是古怪,冯坤一边的人看向白杨目光热切无比,就跟看到了失散多年的亲爹一样,白杨的画像他们都是看过的,是以一眼就认出了。

    反观白杨他们这边,一个个如临大敌,就好像干柴上泼了火油,一点火星就能燃烧起来。

    “谁是冯坤?”白杨带人从石径上下来看着下方的人群眯眼问。

    没办法,他没见过冯坤,压根不认识。

    白杨心中想的是等下肯定要干起来,先确认冯坤的身份等下好重点照顾。

    然而冯坤压根不知道白杨的想法,若是知道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哭,这会儿听到白杨问话,他笔直的身躯微微弯了点,特狗腿的站出来带着笑容看着白杨说:“我就是冯坤,请问你是白杨大人吗?”

    打量冯坤,白杨心道这剧情好像有点不对,点点头面无表情道:“我就是白杨,原来是冯坤老大当面,怎么,带人来找场子来了?”

    “在白杨大人面前我岂敢称老大,白杨大人叫我小冯或者阿坤都可以的”冯坤看着白杨舔着脸笑道,显得特小心翼翼生怕白杨生气的样子。

    脑袋有点短路,心中疑惑更多了,不过白杨还是皱眉看着冯坤说:“你想怎么样,是爷们就划下道来,我接着就是!”

    然而冯坤没想那么多,亦或者说他想太多了,将带路的女人向前一推一脚踢趴下,看着白杨邀功一般说的:“白杨大人,这个臭女人对你不利,出卖你,我给你带来了,你看需要怎么处置?”

    看了看冯坤,又看了看地上一脸懵逼的女人,白杨一脑门疑问,指着那女人说说:“你等会儿,我有点没懂,这是几个意思?”

    那女的白杨当然认得,疯狗的女人嘛,她要对我不利?不是,冯坤你带人来搞半天是为了揭发这女人?

    什么乱七八糟的……

    “白杨大人,是这样的,这个女人之前跑去告诉我说你这里有很多好东西,要我对付你,我哪儿能啊,对于这种该死的女人,我原本想帮你解决了免得脏了大人你的手,不过我觉得还是交给大人你亲自发落的好”冯坤指着那女的说。

    挠了挠头,白杨看着疯狂纠结道:“你等等啊,你的意思是说,你带这么多人来,其实不是来给你手下报仇的,而是来向我揭发这个女人的?”

    “对的对的,就是这样的”冯坤一拍巴掌说。

    “不是,为什么???”白杨没懂。

    “什么为什么?”冯坤更没懂。

    白杨无语道:“你的手下之前来找我然后被弄死了,你不想给他们报仇?”

    “白杨大人冤枉啊,我事先不知道是您老人家,要不然借我三个胆我也不敢派人来找你麻烦,他们死有余辜,只要白杨大人高兴就好,给他们报仇?没有的事儿”

    派手下的老六去找人麻烦这件事情冯坤都差点忘了,这会儿听到白杨的话才意识到那个人居然就是白杨,他当即脸色一变忐忑道。

    若是因为之前的事情在白杨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他觉得自己能哭死。

    有点乱,白杨看着冯坤问:“不是,合着你带人来,不为了给你手下报仇,反而揭发这个想要对我不利的女人,你到底想干嘛???”

    搓了搓手,冯坤舔着脸看着白杨说:“那什么,不知者无罪,对于老六他们的事情我赔罪,希望白杨大人不计前嫌,然后……白杨大人还缺小弟不?”

    噗……

    白杨差点喷了,还有主动求成为小弟的?我身上还有王霸之气这种属性?如果帝王龙气也算的话,可我特么还没震呢就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