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间石室中,疯狗背靠石壁仰头看着洞顶发呆。

    说来可笑,身处矿脉中的任何人本应都对未来都失去了希望的,可此时他却感觉到了迷茫,对未来的人生感到迷茫。

    曾经日复一日的压榨下面的人,收取元石去换得食物艰难生活,矿脉中很多人都是这么干的,可是因为白杨的到来他们这里的情况一下子变得不一样了。

    这种不一样居然让疯狗这家伙开始怀疑人生起来……

    脑袋放空不知道过了多久,有脚步声响起,疯狗看了一眼,是自己的那个女人,他并未有其他动作,依旧看着洞顶。

    “狗哥”那女人来到疯狗身边坐下神色复杂的叫了一声。

    之前在回来的时候疯狗可是要把她送给白杨呢,奈何白杨没要她。

    心情说不上是烦躁还是迷茫的疯狗,在听到女人的声音后,一翻身将女人压在身下,三两下将双方都扒拉个精光然后开始啪啪啪……

    突如其来的原始运动让女人很不适应,很痛,但却只能咬牙挺着。

    半晌后,疯狗完事儿,趴她身上直喘气。

    女人苦尽甘来,此时脸颊红润,抚摸疯狗的背部小心翼翼的说:“狗哥是在为那个叫白杨的人烦恼吗?”

    “别给我提他”疯狗沉声道。

    女人浑身一抖,但还是咬牙说道:“狗哥你就甘心这样被对方踩在脚下?”

    原本还想训斥女人两句,可听到这句话疯狗张了张嘴居然不知道怎么开口,曾经他才是这里的老大,白杨来了一切都变了,需要听对方的,自己甘心吗?

    尤其是那么多食物,有酒有肉,就在这个洞中,自己只能看不能动,甘心吗?

    女人眼神一冷,趁热打铁说:“狗哥一定不甘心吧?现在对方得罪了冯坤的人,冯坤必定会派人前来收拾他,狗哥何不抓住这个机会?”

    都说女人是一种奇怪的生物这句话一点都不假。

    原本这个女人和白杨无冤无仇,就因为疯狗要将她送给白杨,原本以为能过更好的日子,然而白杨没看上她,从此她就怀恨在心!

    女人就是这么不可理喻,只是在这之前她不敢表露出来,这会儿嘛,看到疯狗迷茫,又看到白杨得罪了冯坤的人,所以抓住这个机会想阴白杨一把……

    “我不甘心又怎么样?对方的手段你看到了”疯狗沉声道。

    “那不一定,狗哥,这是一次机会,白杨得罪了冯坤的人,若是你联合其他人将其拿下的话,不但能获得他弄来的那些食物,还能以此获得一份功劳乘机走入冯坤的视线,更是能翻身,一举多得何乐不为?”

    这个女人给疯狗出主意,不可谓不毒。

    那些食物对于矿洞中的人来说诱惑力太大了,足以让人疯狂,暂时没人妄动其实都在观望,一旦出现一个诱因就会发生骚乱,女人正是看到了这一点,加上对白杨怀恨在心所以鼓动疯狗。

    疯狗表情阴晴不定,想到自己目前的处境无比尴尬,因为自己的沉默白杨不怎么待见自己,老大的位置也让出去了,以后天知道是什么情况。

    一咬牙,他翻身而起穿衣服,表情有些疯狂的离去,出现在外面的时候却听到了某个关闭的石洞中传来了砰砰砰的声音,皱了皱眉,他毅然离去。

    看到疯狗表情疯狂的离去,床上的女人笑了,笑得很阴冷!

    你看不起我,嫌弃我脏,难道我就活该被疯狗这样的臭男人侮辱?你们都该死……

    她内心不仅恨白杨看不起她,更恨疯狗这个侮辱她的人,两人之间的冲突不管最终谁吃亏她都是高兴的,最好是两败俱伤……!

    疯狗离去之后,就近挨个拜访了其他十二个团体的首领,或许是因为美味食物的诱惑太大,或许是因为矿洞中的人本来就是一帮无法无天的主,又或者是因为白杨打了冯坤的人让他们看到了希望,总之就是,最后十二个团体的首领都被疯狗说动,联合起来准备对付白杨!

    白杨做梦都想不到率先到来的并非冯坤的人而是周围的邻居,更加想不到的是造成这一事件的原因居然是不久前随意拒绝一个女人的缘故……

    他这边教会绍荣罗泾高机没多久,绍荣他们的一个朋友就慌慌张张的跑来汇报道:“白大爷不好了,好多人朝着我们住的地方来了!”

    “别慌,是不是冯坤的人来了?等的就是他们呢”白杨安抚对方问,一脸平静。

    对方摇头惊恐道:“白大爷,不是冯坤的人,我看到好像是其他周围十二个团体的老大带着人来了,疯狗就在其中”

    “估计是来换元石的吧”白杨失望道,居然不是冯坤的人,这什么效率,我都打你的手下这么久了。

    “白大爷,你还是去看看吧,他们来者不善呢,都拿着武器,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换食物的样子”对方焦急道。

    眉头一皱,白杨迈步就走说:“有这样的事情?走,去看一看!”

    绍荣罗泾对视一眼,端起高机,身上挂两条弹连就跟上白杨的步伐。

    “姓白的,给我滚出来!”

    还没有靠近,远远的白杨就听到了一声怒吼。

    这好像是疯狗的声音?白杨眼睛一眯,心道这人啊,很多时候就是喜欢给自己找不自在,何必呢,好好过日子不好么?

    一个百十个平方的洞中,白杨和疯狗他们相遇。

    对面人影幢幢,其中就有白杨见过的蝎子野狼等小团体的首领,在他们身后人数不少,身后的洞外还有更多的人。

    这些人手中都拿着武器,不过都很简陋,矿锹,石刀石棍之类的,没办法,被丢矿洞中的人所有东西都被收走,除了矿锹之外其他的武器只能自制。

    “疯狗,你这是几个意思?”白杨看着对面人群前方的疯狗问。

    面对白杨的目光,疯狗表情阴晴不定,看了看身边和身后的上百人,胆气壮了很多,看着白杨狞声道:“姓白的,现在给你两条路走,第一是被我们弄残然后上交给冯坤的人,第二,自己束手就擒免受皮肉之苦,我们再将你交给冯坤的人平息他们的怒火!”

    眉毛一挑,白杨摇摇头说:“人心不足蛇吞象,你们是因为那些食物才铤而走险的吧?其实我早就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别废话,做出你的选择吧,若是你实在下不定决定我们帮你如何?”疯狗打断白杨狞声道。

    “你们也和疯狗一样的想法了?”白杨看向蝎子野狼他们问。

    蝎子那个妖娆的女人开着白杨开口道:“姓白的,多说无益,大家都是为了生存而已,你得罪了冯坤,必定没有好下场,还会连累我们,所以只好对不起了”

    “对,不管你是谁,得罪了冯坤肯定会死,既然都要死了,那何不将食物给大家好好享受一把最后做一点好事呢?”野狼站出来狞声道。

    点点头,白杨看着对面的人笑道:“你们联合起来对我动手,是你们这些首领自己的决定吧?这样会害死手下的人的,他们毕竟无辜……”

    说道这里白杨顿了顿看着对面沉声道:“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放下武器投降归顺我我既往不咎,反抗到底死路一条,别说我没给你们机会,自己选吧!”

    听到这番话,尤其是看到白杨镇定自若的表情,很多人心中迟疑举棋不定,想不通白杨还有什么依仗。

    见人心有点动摇,疯狗沉声道:“大家怕什么,他白杨只有一个人,加上绍荣罗泾又怎么样,我们可是出动了两百多人,拿下他们,那个屋子里面的美酒美食就是我们的了,难道你们就不想吃吗?”

    “动手,把姓白的拿下,美酒美食管够,我早就忍不住了,凭什么我们辛辛苦苦得到的元石只能换取那么一点?若是在外面,一单位的元石什么东西吃不到?”

    “拿下白杨,大家分美酒美食……”

    在疯狗出言提醒后,其他人被带起节奏忍不住叫嚣着对白杨动手了。

    是啊,他们这么多人,白杨只有一个,怕什么?

    白杨心中叹息,这帮人简直莫名其妙,好好的过日子不好么,非要自寻死路!

    后退一步,白杨指着对面说:“但凡动手的人全部弄死,尤其是各个团体的首领,罪魁祸首,拒绝投降,一个都不能放过!”

    绍荣罗泾对视一眼,冷笑一声对着前方冲来的人群抬起了高机。

    心中暗叹这帮人真是不知死活,不明白白杨的强大,不说其他,单单是白杨拿出的武器就足以在地下城横行无阻!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高机喷射尺长火焰,子弹倾泻而出,但凡冲过啦的人无不被打成筛子,带着绝望惊恐的表情倒地身亡。

    没有人能想到在矿洞中居然还有人能拥有如此可怕的战力!

    然而为时已晚,听人劝吃饱饭,可他们不听白杨的劝告自寻死路怪的了谁?

    尤其是疯狗他们那些团体的首领,是绍荣罗泾重点照顾对象,第一时间全部突突突打成筛子,管你曾经是武师还是宗师,管你美人男人,面对高机的子弹只有死路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