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样的事情?”‘地下城’靠近边缘的位置,某个石屋响起一声无比愕然的声音。

    说话的是一个身材挺拔的中年男子,他身穿黑色长袍,眉宇间带着丝丝冷冽,不过此时表情却无比惊愕。

    他坐在一张石椅上,前方一个鼻青脸肿身穿麻衣的青年带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冯坤老大,千真万确啊,这件事情就发生在不久前,你只要去问今天进入矿洞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情”

    黑衣中年人是冯坤,矿洞中十多万人里面一个中层势力的老大,手底下五百多号敢打敢杀的人。

    而他前方鼻青脸肿的家伙嘛,则是今天刚被丢到矿洞中来的人之一,之前是血莲教的人,不知道因何原由被丢了进来,一开始觉得自己是血莲教的人,哪怕犯错被丢这里依旧趾高气昂,被收拾一顿老实了。

    得到这个青年的确认,冯坤哈哈大笑道:“活该,血莲教活该啊,教主引狼入室,导致万兽堂和炼丹堂相继崩溃,尤其是万兽堂除了堂主副堂主全部死绝,真是老天开眼,如果不是没有酒的话我真想一醉方休!”

    突然听到这样的消息,由不得冯坤不高兴的发疯,他们被血莲教丢矿洞中此生都没有活着出去的希望,对血莲教的恨可想而知了。

    看到开怀大笑的冯坤,对面的青年想了想说:“冯坤老大,那个搞掉血莲教两个堂口的白杨大人其实也被教主丢矿洞中来了”

    “真的?”冯坤眼睛一瞪问,声音都下意识抬高了很多。

    “千真万确,教主当着无数人的面说的,他的确在矿洞中”那青年肯定道。

    得到确认,冯坤目光闪烁,下意识起身在屋子里转圈。

    随即他脚步一顿,看着鼻青脸肿的青年狞声道:“你回答我,若是那个人出现在你眼前你还能否认得他?老实回答我,若是敢欺骗你想一下后果!”

    “我远远看过,自然认得”那青年胆战心惊的回答。

    冯坤一拍手表情一喜看着他说:“那好,虽然你之前只是武士境界修为,在这里和废物没什么区别,但我也不准备将你丢下面挖矿了,现在给你个任务,我会让人跟着你在地下城中到处去逛,若是看到那个搞掉血莲教两个堂口的白杨大人,第一时间回来告诉我!”

    “好的,多谢冯坤老大,不给我能问一下为什么一定要找到他吗?”那家伙惊喜道。

    脸色一沉,冯坤挥挥手说:“不该你问的别问,下去吧,我会安排好让人带你出去逛,记住,看到那位白杨大人第一时间通知我,若是有半分差池我活剐了你!”

    浑身一颤,青年屁滚尿流的下去了。

    青年离去后,冯坤在屋子里打转,表情时而惊喜时而激动,也不知道心头在琢么什么。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魁梧壮汉风风火火的跑进来声音激动道:“坤哥,好事儿,好事儿啊”

    “稍安勿躁,什么好事儿?”冯坤挥挥手示意对方慢慢说。

    那壮汉是冯坤的得力手下,很随意的坐在一边激动道:“坤哥,我得到消息说,外面血莲教出大事儿了,有一个猛人将血莲教两个堂口搞得崩溃,你说解恨不解恨?”

    “我已经知道了”冯坤默然道。

    额……好吧,壮汉尴尬一丢丢,然后眼睛雪亮说:“大哥,你还不知道吧,听说那个叫白杨的猛人也被血莲教教主关押进来了,现在几乎所有矿洞中的中上层势力都在寻找他呢!”

    冯坤很想说其实那个人我已经知道在矿洞了,不过没在意这个,而是皱眉道:“现在全都知道了吗?”

    “对啊,坤哥,有传言说那个白杨大人和血莲教教主有约定,两会时间后他会被血莲教教主带出去,这是一次机会,若是能找到他,把他伺候好了,说不定到时候就能跟着出去,不管出去后将面对什么样的局面,总好比老死在矿洞强吧?所以现在很大人都坐不住了,到处在找那个白杨大人,甚至五大势力的首领都发下话来,谁若是能先找到白杨大人上报上去,他们将亲自保证以后不受任何人欺负,也不用为食物发愁,若是能离开矿洞,未来甚至能保证提供消息的人受他们一辈子庇护,所以现在几乎全都疯了,暗流涌动啊”壮汉几乎语无伦次的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

    听到这些消息,冯坤苦笑一声,他还以为只有自己打这个主意呢,原来所有人都知道了。

    思绪快速转动,他一发狠说:“那么我们也不能落后,加大力度寻找白杨大人,正好我们手中有人认得白杨大人,叫他将白杨大人的画像画出来,然后没事的全都那祝贺画像出动去寻找!现在当务之急,谁要是能第一个找到白杨大人,给他留下好印象,两会之后就有机会离开矿洞重见光明!”

    壮汉眼睛一瞪,赫然起身说:“坤哥说我们有人认得白杨大人?在哪儿?不行,我要亲自带着他去找白杨大人,给白杨大人第一个留下印象太重要了!”

    “他刚刚出去,鼻青脸肿那个,去吧,发动所以人去寻找白杨大人,这个时候任何事情都可以放下”冯坤纠结道。

    他是这个团体的老大,要掌控全局,要不然他都想亲自带人去寻找白杨了……

    这会儿整个矿洞中上层势力都开始躁动起来,就因为一个叫白杨的猛人,找到他就有机会离开矿洞,这是任何人都经受不住的诱惑。

    别管出去后将面对任何局面,哪怕再看一眼外面的世界也好过老死在暗无天日的矿洞中。

    “坤哥,坤哥,不好了,我们下去收取今天元石的人被打了,现在人已经回来,不过已经被打废了”

    这会儿有人跑这里来咬牙切齿的汇报,下面的人居然敢挑衅,这是在找死,必须要雷霆怒火降临下去,要不然谁都敢不将他们放在眼中。

    此时冯坤一门心思都在寻找白杨身上,哪儿有心情管这些小事儿,不耐烦的挥挥手说:“知道了,你去找老六,那家伙不是整天没事儿干吗,让他带人去将胆敢挑衅的人废了!”

    冯坤手下有十多个曾经宗师境界的手下,他是老大,其下从老二一直排行道老十六,其中老六是个狠人,对于离开矿洞已经绝望,心理扭曲,最喜欢折磨人,其他任何都不感兴趣,这种下层挑衅的事情交给他最合适不过。

    “好的,那我去找六爷啦,那帮找死的家伙惨了”汇报的人风风火火的跑了,他决定跟去看戏。

    ‘白杨大人啊,你在哪里?’

    将属下打发走后,冯坤仰天自语,期待着和白杨的见面,然而他却不知道自己要找的白杨大人和他近在咫尺并且快干起来了……

    整个地下城中上层势力内部都因为白杨而变得躁动起来,然而白杨自己却不知道这件事情,他处于‘郊区’,消息也没有传递过来,并且面对离开矿洞的诱惑,中上层势力都在有意识的封闭消息,为的就是自己第一个见到白杨留下好印象。

    所以就导致了寻找白杨这件事情大家都心照不宣却又不说的古怪局面。

    白杨不知道几乎所以中上层势力的人找自己都快找疯了,要是知道这点的话还用得着处心积虑的去算计别人手中的元石?

    石洞中,白杨给了绍荣和罗泾每人一滴龙元,他们服下之后,龙元滂沱的精气滋养他们的身躯,不但让他们身上的暗伤全部恢复,甚至连身躯都恢复了正常,不再像之前那样瘦得跟骷髅似的。

    呆呆的看着自己饱满的双手,感受身上不再虚弱的有力感,恍惚了一会儿,绍荣看向白杨深吸口气道:“大爷,你不但给我们吃的,还给我们龙元这种天材地宝,以后我绍荣这条命就是你的了!”

    “吃饱过,也恢复健康了,除了一身修为尽失,我能感觉到曾经练武拼杀留下的暗伤都已经恢复,大爷,以后谁要是敢对你不利就先从我尸体上踏过去!”罗泾也开始表态。

    挥挥手白杨不以为意说:“别这么严肃,刚才打了冯坤的人,对方必定很快就会来报复,现在我们要面对的是这个问题”

    罗泾和绍荣对视一眼,绍荣沉声道:“大爷,虽然我们本事不行打不过冯坤的人,但他们要来找大爷的麻烦,我们舍得这条命和他们拼了”

    “都说没必要这么严肃啦,冯坤而已,小意思,用不着拼命,来来来,我给你们一人一件武器,别说冯坤,就是五大势力的首领也能轻易干趴下!”白杨耸耸肩笑道,随即从身后扒拉出个箱子,立面躺着两支高射机枪和子弹。

    “大爷,这是什么?”俩家伙不认识。

    “来来来,我教你们这个怎么用,你们都是武者,稍微熟悉就能溜得飞起,不是我吹,有了这玩意,矿洞中不管遇到谁都能给他打成筛子!”白杨冲着他们招手咧嘴笑道。

    在外面的话高射机枪面对武师以上的高手就没太大用处了,矿洞中嘛,没有了武者能量护体谁挡得住高射机枪突突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