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白杨急不可耐的样子,疯狗试探性的问:“大爷,这个洞窟中的五百多人分为十二个团体,一个个拜访的话太麻烦了,要不我去把他们的首领都邀请过来?”

    表情不自然那么一瞬间,干咳一声,白杨拍着疯狗的肩膀说“很会来事儿嘛,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你去把他们给我找来”

    “大爷你稍等”疯狗低头回答,然后离去。

    自己去见别人哪儿有别人来见自己逼格高是吧?白杨是不会承认他之前没想到这茬的……

    他们这个团体的其他人回到住处后,见没自己什么事儿就自行散去,因为之前已经吃饱,虽然他们今天手中没有任何元石可以用来换取食物却也不用为饿肚子担心。

    矿洞中没什么娱乐,一个个无事可做就选择休息,还能保存体力不是。

    虽然白杨不知道疯狗用什么方法说服其他人来到这里,但对方既然自告奋勇白杨就给他一次机会,当然,谁要是不来的话白杨是会记在小本本上的……

    等待的时间不长,半个小时左右洞口就传来了脚步声,出去一趟的疯狗带着八个人来了。

    那八个人六男两女,看上去很健康,不像其他人那样傻了吧唧的,毕竟是小团体的首领,压榨手下的人饿不了。

    “大爷,我给你把人带来了”疯狗冲着白杨说。

    这是在一个有百十来个平方的石洞中,座椅都有,不过是石头打磨而来,白杨没坐,怕搁屁股。

    看着疯狗身后的八个人,白杨点点头问:“不是说十二个人吗?怎么只来了八个?”

    “大爷,有两个不愿意来,还有两个还没回来”疯狗回答。

    点头表示了解,白杨看向那八人说:“你们……”

    然而还不等白杨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就被人打断了,八个人里面其中一个女人皱眉看着白杨说:“疯狗找到我们,说有人要见我们,如果不来的话肯定会后悔,来到这里却让我失望了,就你这个小白脸?我一根手指头都能摁死你,现在我来了,却失望了,若是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恐怕疯狗和你才是后悔的那个!”

    这句话一出,其他七个人也一脸不善的看向白杨,虽然没有出言讥讽,却是一脸玩味。

    疯狗没说什么,在边上低头,估计内心也在打小九九,用这些人来试探白杨的底细。

    似笑非笑的看了疯狗一眼,白杨可没说他们不来就让他们后悔的话,不过无所谓了。

    摸了摸脸,白杨第一次知道自己居然是小白脸……

    看了那女人一眼,白杨眉毛一挑,居然是个美人,用地球人的眼光,三十来岁,身材火爆,整个就一葫芦身材,熟透那种,都快滴水了,让人恨不得搂在怀里大口吞掉。

    然而对方表情冰冷,尤其是白质的脸上居然有一道野性的伤痕,不但没有破坏美感,反而让她显得有一股妖冶的气质。

    这是一个狠角色,看到对方的第一眼白杨在内心下达定义。

    也是,能在矿洞中成为首领人物,别管大小,若是没有点狠辣恐怕早就被人吃的连渣都不剩了。

    笑了笑,白杨不搭理她,而是问疯狗:“她怎么称呼?”

    “回大爷,我们都称她蝎子”疯狗回答。

    心头恍惚,白杨猜测估计矿洞中大大小小的首领都‘没有名字’只有外号,这也难怪,来到矿洞就别想出去,曾经的名字已经没有意义。

    都说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起错的外号,这个女人叫蝎子,可想而知她内心有多么毒辣了。

    “蝎子是吧?你想要什么满意的答复?”白杨看着她笑道,眼神肆无忌惮的在她身上打量,嘿,还真有看头……

    其他人悄然对视,没说话,看向白杨一脸可怜,招惹这个女人,不管你是谁,麻烦大啦。

    对于白杨的目光蝎子不在意,反而是舔了舔红唇说:“说出你见我们的目的,若是没什么大事儿让我们跑一趟耽搁时间的话,你自己掂量掂量!”

    耸耸肩,白杨似笑非笑的说:“如果我说只是因为无聊想要单纯的和你们聊天吹牛逼你会不会打我?”

    “就这?”蝎子眼睛一眯说。

    “对,就这样”白杨点头。

    “确定?”

    “你有完没完?”白杨翻白眼。

    “机会给过你了,是你自己找不自在!”蝎子看着白杨一脸微笑道。

    然后,她还面带笑容,可身躯却如同鬼魅般冲向了白杨,右手伸出呈爪状,目标是白杨的心脏!

    她的手很漂亮,一点都不像是矿洞中长期劳作的样子,五指修长水嫩,不过此时在白杨眼中不但不觉得那只手漂亮反而很冰冷。

    漂亮白质的手,却有着黑色指甲,而且打磨得很尖锐,犹如蝎子的毒针!

    面不改色,白杨反而还有心情笑道:“魅力大没办法,一见面就投怀送抱这多不好意思!”

    然后嘛,噼啪一声,一道电流闪过,冲向白杨的蝎子身躯颤抖,头发根根竖起,身躯不受控制。

    眼看她就要倒下,白杨将电棒换到左手,上前一步揽住她柔软的腰肢将其靠在自己怀中笑道:“你调皮哟,不乖,要打屁股!”

    说着,揽住她腰肢的右手下移啪一声拍在了其蜜桃般肥嫩的屁股上。

    靠在白杨怀中的蝎子眼神冰冷,可冰冷中却带着吃惊,她身躯不受控制,还在轻微颤抖,被电流麻痹了,只能任由白杨摆布。

    “所以,你们还有什么意见?如果没有的话,能听我好好说话了吗?”白杨耸耸肩,将蝎子随意丢弃在地上看着对面说。

    哼哼,以为我想占她便宜?稀罕……

    砰,蝎子摔倒在地上,身躯依旧不受控制,却看着白杨一脸意外,这个男人居然就这么把自己丢地上了,地上了,上了,了……

    白杨瞬间就制住了蝎子,对面除了疯狗之外其他人全都脸色一变,有人看向白杨沉声道:“你居然在矿洞中依旧有修为在身?你是谁!”

    好吧,他们和不久前的疯狗一样,将电棒的电流误认为是真气的运用了。

    “这不是我想要的答案”白杨皱眉。

    他们皱眉对视,然后有人走出一步,看向白杨沉声道:“这位……公子,你可以叫我黑熊,我想问你找我们来到底有什么目的?”

    说话的人块头很大,身高两米出头,浑身肌肉疙瘩,充满了野性,黑熊之名名副其实。

    拍拍手,这就很好嘛,总算是能说正题了,我和你们叽叽歪歪是有多无聊。

    手中电棒一按,噼啪电流闪过,将好不容易恢复了点身躯控制想要起身对付白杨的蝎子又弄地上躺着抽搐去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高那个什么潮了呢……

    “你们手中现在有多少元石?”白杨开门见山的问。

    “你想干什么?”黑熊沉声道。

    矿洞中,作为最底层的存在,元石就是所有人的命根子,白杨一开口就问元石,这不由得这些人不警惕,尤其是在白杨表现出诡异能力之前。

    “我全要了”白杨笑道,然后又按电棒,蝎子继续躺地上,一来就挑衅我,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会对你手软……

    蝎子:“……”

    有句妈卖批说不出口啊,舌头都麻痹不受控制了……

    “凭什么?”黑熊看着白杨沉声道。

    “哦,我所说的全要,是指你们手中的所有,记住,是所有,你们手中的,包括你们手下手中的”白杨自顾自的说。

    “哈哈哈,笑话,你说全要就全要,你以为你是谁?虽说矿洞中弱肉强食,但再残忍的人也会给人留一线生机,你这是想要所有人的命?”有人狞笑道。

    元石就是他们的命,白杨不说原由就全要,根本就是在要他们的命,白杨一句话就让这帮家伙眼睛都红了,他们以为白杨仗着手段想强占。

    看着那个一脸凶残狞笑的家伙,白杨指着他问:“你又是谁?”

    “野狼,你可以叫我野狼!”对方回答。

    白杨嘴角抽搐,眼神从众人身上划过,疯狗,蝎子,黑熊,野狼……好嘛,合着这特么就不是矿洞就一动物园……

    撇撇嘴,白杨说:“你们的命才值几个钱?我拿来干毛,我要的是元石”

    “你到底想怎么样?若是不说清楚,反正我们的命也不值钱,纵然你有些手段,大不了和你拼了”黑熊瓮声瓮气的说。

    “难怪你们都是动物,只知道打打杀杀,多没意思,我说得不够清楚吗?要元石,但我没说平白无故的拿啊,咱是文明人,用东西换……额,好吧,的确是我说得不够清楚”白杨说到最后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

    “拿东西换?拿什么东西换?在矿洞中,除了吃的,任何东西都是垃圾”野狼沉声道,以为白杨在戏耍他们。

    事实是矿洞中经常出现这种拿东西换元石的事情,但一般都是强者换弱者的,随便捡一块石头说换元石,你倒是换还是不换?

    “用这个换一个单位的元石不过分吧?”白杨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一个白白胖胖的肉包子晃了晃说。

    哼哼,一帮吃惯了血莲教垃圾食物的家伙,看到肉包子我就不信你们不跪!

    “那是何物?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有人开口问,说话的时候居然在吞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