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染血有些变形的弹头丢在地上,疯狗看着白杨问:“大爷,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他没问白杨从哪里来想干什么,那些都没有意义,常年生活在矿洞中,经历得多了,疯狗养成了少说多做的性格,很多时候一句废话或许就会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

    纵然白杨在他眼中只是一个弱鸡,可白杨来历很神秘,他在了解清楚白杨之前是不敢有丝毫异动的。

    所谓的忠心只是一句笑话,跟着白杨也就嘴上那么一说,有人比白杨更强比白杨提供更好的待遇,疯狗绝逼二话不说就反水。

    没办法,都是为了生存。

    “接下来当然是回去,难不成你们还想在这里睡觉?”白杨撇撇嘴说。

    目光巡视一圈,疯狗皱眉道:“大爷,今天好像大家都没有什么收获,这样回去恐怕没法交代……”

    “交代,向谁交代?”白杨眼睛一眯。

    想了想,疯狗说:“大爷,想来你已经知道整个矿脉中最强的是五大势力吧?”

    “这个我倒是知道,然后呢?”

    “其实,五大势力处于最顶层,一般是不可能和我们这种最下层的团体接触的,在我们这种团体上面,还有一个中层,他们管理着我们这种最底层的团体,也是他们和五大势力接触,将从我们这种团体手中收取的元石上交上去,而直接管理我们这个小团体的存在,他们有五百多人,首领叫冯坤,虽然同样曾经只是宗师修为,可他手下光宗师修为的人就有十多个,管理着类似我们这种数十人上百人的小团体足足一百多个,他们每天都会到我们这里来收取元石,可是今天我们带不回元石去的话……”

    说到最后,疯狗迟疑的看着白杨,眼神中有些畏惧,也不知道是畏惧白杨还是畏惧所谓冯坤他们那一帮人。

    “是这样吗?”白杨问边上的绍荣。

    或许是长期处于疯狗手下的缘故,在疯狗和白杨说话的时候,尽管绍荣是最早跟着白杨的,却也下意识的闭嘴。

    这会儿白杨问到他,他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回答说:“是,是这样的”

    绍荣他们挖的元石都被白杨丢地球那边去了,一个个两手空空疯狗误认为今天没有收获,他们这种处于被剥削阶层的存在,若是没有东西孝敬上去,以矿洞中的行事风格,下场的确堪忧。

    摸了摸下巴,白杨大手一挥说:“没事,回去就是,那什么冯坤派人来取元石的话,一个字没有!”

    别说没有,我还会去找他呢!

    大爷这是两个字,疯狗纠结,心中一叹,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就这样回去起冲突是必然的,自己曾经是宗师高手,冯坤已经招揽了自己多次,如果实在不行的话……

    疯狗内心怎么想的白杨不知道,冲着地上的三个家伙问:“没死就滚起来,躺地上挺尸呢,以后你们也跟我混了,有意见没?”

    被绍荣用电棒干翻在地的四个家伙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摇头表示没意见,疯狗都妥协了他们那儿还敢有什么意见。

    一个个毕竟曾经都是有修为在身的人,之前被电得麻痹却并无大碍,不过那最后一个被电棒直接怼身上的家伙还是会不时羊癫疯发作般抽抽两下。

    队伍又壮大了,手底下都有四十来号人的说,人虽然少了点,但是会壮大的嘛,让我去会一会矿脉中的那些牛鬼蛇神……

    带着这样的心情,白杨一行向着居住区走去。

    途中疯狗将自己的女人推到白杨边上说:“大爷,要不以后就让她服侍你?”

    拥有女人,在矿脉中本身就是一个身份的象征,将自己的女人让出来,可见疯狗暂时算是彻底妥协在了白杨手下了。

    那女人被疯狗推向白杨,不但没有丝毫留恋疯狗的意思,甚至还向白杨抛了个媚眼,白杨比疯狗帅气地位高,这个女人内心一千个开心。

    然而白杨看了女人一眼后指着疯狗手:“你还是留着自己慢慢享用吧”

    实在是老子牙口没有你那么好啊……

    疯狗尴尬一笑不再说什么。

    那女人显得很失落,白杨明显看不上她。

    矿洞错综复杂,七拐八拐走了半个多小时,并未走出矿洞,不过只是进入了一条更大的矿洞而已。

    在这条有着五米高的矿洞中,石壁上不时有一条两三米高的叉洞,白杨他们就是从其中一处出来的。

    在进入这条大的矿洞后,前行不久白杨他们就遇到了另外一伙儿人,对方人数比他们还少几个,双方一见面不但没有交流反而是相互警惕。

    这种状况白杨理解,这是‘下班’的时候,都带着收获,若是被抢了那就只能饿肚子。

    类似的小团体并不在少数,在这条高五米宽一二十米的矿洞中,前行几千米白杨就遇到了十多波,人群回去气氛压抑的浩浩荡荡向前。

    走着走着,矿洞开始向上,并且白杨还看到了光亮照射进来,他明白,这意味着他们快要走出矿洞到达生活区域了。

    沿着向上的矿洞走到头,他们是从地下上来的,站在洞口,白杨的视线一下子变得无比空旷起来。

    “这就是十多万人的生活区域吗”看着眼前的景象白杨心中暗道。

    在他眼前是一个无比巨大的空间,一眼看不到头,这个空间很高,目测至少有数千米,在顶端中部有一个直径十米的发光体散发光芒给这个地下空间带来光明。

    那发光体并非任何神道修士手段弄出来的,而是一块天然散发光芒的石头。

    夜明珠啊,握草,这么大!

    看到那块发光体白杨心中惊叹,有一种想立即将其搬走的冲动,可是没办法,那玩意挂在几千米的高空,在修为尽失的情况下没有人能飞上去弄走。

    在这个巨大的空间中,地面有着无数建筑,全部都是石头垒砌而来,风格很豪迈,高的能有三四十米,矮的只有几米,其间‘街道’纵横。

    啧,这特喵的压根就是名副其实的地下城嘛。

    心中暗道,白杨走向那些建筑说:“走,带路,去你们住的地方”

    然而疯狗出现在白杨跟前尴尬一笑说:“大爷,我们可没资格住那里,能住在光球下面的至少是中层势力”

    嘴角抽搐,白杨问:“那你们住哪儿?”

    “这边”疯狗一指边上说。

    然后白杨看到,在这个巨大的空间边缘,他们不远处有一个沿着崖壁向上的石径,在石径边缘的石壁上相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洞口。

    类似的石径不少,就导致了整个空间边缘都布满了洞窟。

    白杨看了看石径边上的那些洞窟,又看了看空地上的建筑,好吧,他明白,处于底层的人就特么没人权,连享受光芒照射的资格都没有,住的是石洞……

    “带路”白杨无语道。

    疯狗带路,沿着崖壁上的石径向上,期间也遇到了其他人下来,不过并没有任何交流,来到崖壁一半高度的时候,疯狗停在一个三米高的洞口前示意白杨就是这儿了。

    在这个洞口有四个看上去很健康的人,他们背靠石壁冷慕的注视着白杨等人,在白杨他们走进洞口后其中一人开口说:“疯狗,等下记得将东西交来”

    “我知道”疯狗闷声回答,带着白杨等人进去。

    然而进入洞口后却也不是居住的地方,是一个长长的通道,在通道两边又有洞口,白杨稍微一琢么就懂了。

    若是将这个巨大的居住地比作一个城市的话,那光球下面就是城区,崖壁上的居住地就是乡下,然后崖壁上每一个洞口都相当于一个楼房,楼房中的每一套房子居住着不同的团体。

    够特么复杂,不亲眼所见鬼才知道居然有这种地方。

    一路沿着通道向前,白杨默数了一下,他们来到了第五个叉洞口,进去之后里面是错综复杂的石屋,这就是疯狗他们这个团体的住处了。

    洞中阴暗潮湿,生活物品……不说也罢,伤心,锅碗瓢盆之类的几乎没有,所谓的被褥黑乎乎的一坨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坨屎呢。

    “这就是你们住的地方?”白杨打量一眼问。

    “大爷,这就是我们住的地方,你跟我来,我把我住的地方给你”疯狗苦笑道。

    他是这个团体的老大,住的地方当然是最好的了,白杨来了他得让出来,可想而知心头有多么无奈。

    摇摇头白杨说:“不急,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门口那四个就是所谓冯坤的手下吧?”

    “是的,他们守在那里就是为了收取我们一天下来的元石,大爷,今天我们并没有任何收获,等下怎么办?”疯狗点头,然后忧心忡忡的看着白杨。

    “这个不忙,你先告诉我,就这个洞中大概生活了多少人?”白杨问。

    想了想,疯狗回答:“加上我们的话,整个洞中大概生活了五百多人吧,大爷你问这个干嘛?”

    “五百多人啊,走,你带我分别去拜访一下这些小团体的首领”白杨摸着下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