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暗的矿洞中气氛变得无比寂静,一个个全都看着绍荣一脸难以置信,这样的场景已经颠覆了他们生活在矿洞多年的常识。

    半晌后,那边疯狗深吸口气看着绍荣凝重道:“绍荣,你的修为恢复了?”

    没办法,按照他们的经验,如此场面只有武者真元的运用这一解释。

    绍荣表情愣了一瞬间,他下意识看了看手中的电棒,又看了看地上不停抽搐口吐白沫的对手,没说话。

    “你们一起上,弄死他!”见绍荣不说话,疯狗沉声对手下命令道。

    生活在矿洞多年,疯狗深知被人踩在脚下将过得多么凄惨,此番面对绍荣的挑战,他心惊的同时也展现了疯狂的一面。

    与其被人踩在脚下猪狗不如的活着,还不如殊死一搏!

    在疯狗命令下达后,除却他身边的女人之外,其余三人对视一眼,二话不说一脸狰狞的冲向绍荣。

    唯有将胆敢挑战他们的绍荣弄死,他们才能继续滋润的活着,没有人想过一直被人压榨的凄惨日子,哪怕只能过得比别人好一点,都值得用命去拼!

    “杀!”

    三声爆吼如同猛兽咆哮,三个疯狗的手下各种施展杀招冲向绍荣。

    拳脚之凌厉,划破空气发出刺耳的呜咽,手段之狠辣,完全是照着人的致命弱点而去,没有丝毫留手,也不存在所谓的底线,弄死对方,自己活得更好。

    手持电棒的绍荣浑身一颤,随即咬牙,事已至此他已经没有了退路。

    心头一狠,他抬起手中的电棒向着前方其中一人按下开关,噼啪,刺眼的电流闪过,一闪即逝。

    噗……,其中一人浑身一颤,毛发根根竖起,如同一节木桩般栽倒在地。

    在按下电棒开关的同时,绍荣飞快后退拉开距离,纵然对手很厉害,可他曾经也是武师修为的人,并非完全没有反抗之力,拉开距离后,他冲着第二个人按下开关。

    砰!

    电流闪烁,第二个也栽倒在地浑身抽搐口吐白沫。

    一连解决两个,不待绍荣高兴,第三个已经到了他的近前,五指如刀狠辣的斩向他的脖子,招式凌厉,手刀划破空气发出刺耳尖啸,若是真的斩在了绍荣脖子上,他恐怕脖子都会被斩断。

    此时绍荣也表现出了自己的果决,身躯一扭,用肩膀硬生生的去承受对方的这一记手刀。

    咔擦!

    对方手刀斩在他肩膀上,明显能听到骨骼断裂的声音。

    “死!”对方疯狂怒吼,近在咫尺,他踢腿冲着绍荣的下三路招呼。

    白杨在不远处看得直咧嘴,觉得两腿之间凉飕飕的。

    可对方还是没有踢到绍荣的蛋蛋,绍荣在用肩膀硬生生承受对方一记手刀后,手中电棒怼在他胸口按下开关。

    噼啪,电流闪烁,对方羊癫疯发作一样浑身颤抖,身躯一软如同烂泥般倒地,被电棒直接怼在身上,电流肆虐,他甚至身上都在冒烟。

    绍荣站在那里,表情有些呆滞。

    解决了,三个敌人,就这么间不容发的被他解决了,自己只是付出了肩膀骨头被打断的些微代价!

    在以往,绍荣面对那三个中的任何一个,或许能战胜,却至少要付出重伤垂死的代价,可现在,自己站着,对方三人却都如同死狗一样在地上抽搐。

    那边,疯狗一脸凝重的看着绍荣,缓缓推开身边的女人上前一步沉声道:“你是仗着你手中那诡异的武器吧?”

    纵然绍荣只是和他手下四人短暂的交手,可疯狗却是看得分明,绍荣并未恢复修为,之所以能击倒自己的四个手下,完全是因为那电棒的缘故。

    只要不是绍荣修为恢复就好办了,他自信哪怕绍荣仗着手中的武器也不是他的对手!

    听到疯狗的话,绍荣浑身一抖反应过来,深吸口气看着他依旧不说话。

    此时对于他们两人来说,必将有一个人倒下,没有丝毫退路。

    后方的人群中,白杨暗自摇头,纵然绍荣手中拿着电棒,可他一只肩膀受伤了,再加上或许长期惧怕疯狗的缘故,气势弱了很多,他已经不可能再将疯狗干翻。

    想了想,白杨伸手在腰间一抹,一支沙鹰握在了手中。

    和白杨猜测的差不多,那边疯狗在说话的同时作势冲向绍荣,看到他的这个动作,绍荣下意识举起电棒对准他。

    然而疯狗却并未真正冲过来,而是脚尖在地上一踢,几颗石子发出尖啸飞向绍荣。

    纯粹下意识的,绍荣举起双臂去挡,石子打在他手臂上身上火辣辣的痛,甚至石子还打穿他的皮肤镶嵌在了肉里。

    疯狗曾经是宗师高手,纵然只能发挥出武徒巅峰的肉身力量,但在技巧的结合下依旧无比可怕,赤手空拳打地球那边的一群特种兵跟玩似的。

    在踢出石子绍荣下意识抬起手臂抵挡的时候,疯狗身躯一跃,在石壁上借力,如同猎豹般冲向绍荣,距离不长,他速度太快,转瞬就到。

    太快了,快到绍荣已经没有了反抗的机会。

    “死!”冲向绍荣的疯狗无比疯狂的怒吼,声音在不大的矿洞中震得人们脑袋嗡嗡作响。

    绍荣已经绝望,连抬起电棒对准对方的时间都没有。

    然而紧接着,矿洞中响起了砰一声巨响。

    火光闪烁一瞬间,冲向绍荣的疯狗人在空中身躯一颤折身而反,蹬蹬后退几步,右手捂着左肩看向前方沉声道:“是谁!”

    他已经受伤,右手捂着的地方鲜血直流,击中打伤他的东西太快他根本就看不清,如今就在他骨头缝中卡着,他知道,若是那东西打中他脑袋的话,恐怕此生自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此时的疯狗心情可谓又惊又怒来形容,原本一个手持电棒的绍荣就让他她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现在又出现了一个更可怕的!

    白杨手持沙鹰走出人群,双目看着疯狗来到绍荣身边问:“你的肩膀没事吧?”

    “大爷,我给你丢脸了,肩膀没有大碍,骨头断了而已,几天就能长好”绍荣表情不自然的说道。

    他说的轻松,骨头断了而已,若是在这之前,骨头断了就意味着没法继续挖矿,挖不到矿就没有食物,没有食物就只能等死。

    现在嘛,虽然骨头断了,可只要白杨还不放弃他,给他吃的,那么以他武师之境的体质,断了的骨头几天后还真的能长回去。

    点点头白杨表示明白,没说什么,看向疯狗说:“你是疯狗?眼光不错,短短时间就能找到对付绍荣的办法,不愧是曾经的宗师高手”

    “你是谁,我从未见过你,想怎么样!”捂着肩膀的疯狗看着白杨沉声道。

    虽然他没有亲眼看到白杨用枪打他,却也能意识到自己身上的伤是白杨造成的,不敢有丝毫轻举妄动,至少在白杨明确表示出要杀他的意图和举动之前不会轻举妄动。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有一个机会摆在你的面前,你想不想抓???”白杨看着他问。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疯狗皱眉道。

    “跟我混!”

    “凭什么!”

    “凭我能给你吃的”

    “我拿什么相信你?”

    短短三两句的对话,白杨笑了,这个疯狗还真是一个识时务的人,当然,也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家伙。

    白杨冲着疯狗努努嘴,然后后面人群中的罗泾走出,将一个装有肉包子的塑料袋放在了疯狗三米开外退开。

    “如何?”白杨看着他问。

    捂着肩膀的疯狗看了看白杨,又看了看装包子的塑料袋,感官敏锐的他已经闻到了食物的香甜味道,喉咙咕咚一声咽下一口口水。

    然后,他走向塑料袋,单手打开,抓起一个肉包子,看了看,目光闪烁咬了一口,表情一愣,然后一个大肉包被他几口吞下。

    有了一个就有第二个,一分钟不到,一塑料袋十多个肉包子被他全部吃完,吃完后这家伙不顾满手的血还舔了舔手指。

    白杨咧嘴,妈的你那手脏成那样不恶心吗?

    “这位公子怎么称呼?算了,我也如同他们一样称你为大爷吧”疯狗看着白杨边了脸色苦笑道。

    “决定了?”白杨耸耸肩问。

    “以后每天都能提供这样的食物吗?”疯狗看着白杨舔了舔嘴唇问。

    “不”白杨摇头道。

    疯狗苦笑,觉得自己贪心了,然而白杨一句话却让他目瞪口呆。

    “这是最基本的,如果你想的话,一天三顿四顿我都可以提供给你这种食物,吃到你撑吃到你吐”

    “当真?”

    “骗你有毛用?”

    “那大爷你要我做什么?只要能有吃的,刀山火海悉听尊便”疯狗直接跪了。

    白杨笑了,看到没,在这矿洞中,没有什么是一个肉包子搞不定的,如果有那就两个,如果还有那就更多个……

    “你的伤,貌似短时间也做不了什么”白杨看着他耸耸肩说。

    虽然对方是自己用枪打伤的,但白杨却不会有丝毫不好意思。

    “没事”疯狗咧嘴笑道。

    然后白杨就知道了什么叫狠人,那家伙直接伸出两根手指进入抢眼中,面不改色的将子弹给取了出来!

    这画面看得白杨直咧嘴,尼玛也不怕被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