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着电棒的绍荣欲哭无泪,看着白一脸大爷你不能如此坑我的表情。

    “看你那样,不就是一个修为尽失的宗师嘛,有了我给你的武器还不是分分钟搞定,走了走了,去干翻他们翻身农奴把歌唱就在今天”白杨拍拍他肩膀鼓励道。

    “大爷,换个人行不行?或者让大家伙并肩子上也好啊”绍荣看着白杨期待问。

    “我觉得就是五大势力大宗师高手你都能搞定”白杨看着他说。

    “……”

    绍荣无奈妥协,捏着白杨给的电棒心中一个劲祈祷这玩意要给力啊,要不然估计会死。

    其实忙活了这么久已经到了矿脉中矿奴们一天‘下班’的时候了。

    往往这个时候,各个团体的首领都会将手底下的人聚集起来,将一天的收获三分之二拿走,不久后首领们会拿着这一部分中的一部分去孝敬更上面。

    最低层的人,一天的劳作被收走三分之二,剩下的要小心翼翼的?;ず?,等到血莲教的人下来再拿去换取食物。

    如果一天下来底层矿奴没有挖到元石只能饿肚子,搞不好还会被恼羞成怒的首领打一顿,一顿下来死不死就看命硬不硬了。

    经过手底下的人介绍,白杨了解到,离开他们挖矿这一片区域的只有一条主干通道,首领会带着自己的手下守在那里,在拿到他们手中的元石后大家结伴回到生活区域,当然,谁要是喜欢一个人猫在矿洞中人家也没意见。

    “生活区域?就是矿脉中十多万人生活的地方吗?”白杨好奇问。

    绍荣点头道:“是的大爷,十多万矿奴几乎都生活在那里,这个元石矿脉不知道已经存在了多少年月,那个地方已经被挖掘出了一个巨大的空间,长时间以来,其实那个地方已经有很多建筑,血莲教的人下来收取矿石都是直接去那里”

    听了这句解释,白杨眉毛一挑,这他娘的是地下城的节奏啊……

    “大爷,前面就是主干通道了,我们这个团体的宗师首领就在前方不远处”走着走着罗泾提醒道。

    这句话一出,归顺白杨的三十多人无不心头一紧。

    在此之前,他们几乎都没有过要挑战首领的想法,毕竟那位曾经是宗师高手,他们打不过,长年累月下来这些人已经习惯了服从。

    “没事,交给绍荣处理,他一个人就能将其全部挑了”白杨大大咧咧道,好像绍荣真的是秒天秒地秒空气的牛人一样。

    对此绍荣只能报以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看了看手中的平板电脑,从雷达反馈的情况看,前方的主干通道也就三米高的样子,两百多米外有六个人,具体要靠近才知道。

    随着靠近,白杨有点意外的是,黑漆漆的通道前方居然隐隐约约传来了光亮,心头一动,白杨关了矿灯东西收起,和其他人摸黑走了过去。

    近了才看到,在通道石壁上插着一支火把,也不知道什么东西制成的火把燃烧居然没有丝毫烟雾,光芒还很足,而且貌似燃烧的时间不短的样子。

    在那火把周围,有六个人百无聊赖的等着,或是背靠石壁闭目休息或是席地而坐聊天,气氛很是轻松,一点都没有绍荣他们这些最底层矿奴的苦逼姿态。

    尽管那六个人也很瘦,却并没有绍荣他们这样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至少精神还是很饱满的。

    就是这六个人,压榨绍荣他们这种最底层的矿奴,不事生产却比底下的人活得更加滋润。

    白杨一眼就看到了那六人中的首领。

    很好辨认,因为只有那家伙显得不那么瘦,唯有长期吃饱的人才有这样的健康身体。

    那是一个看上去三十来岁的精壮男子,眼神如刀给人一种疯狗般的狰狞感。

    事实是那家伙在矿奴间还真有一个叫疯狗的外号,敢打敢拼,一言不合就拼命,也正是这样的性格才能带领手底下三十多号人艰难的挣扎存活,要不然这帮人早就被更大的团体吃得连渣渣都不剩了。

    这里所谓的吃那是真的吃,被打死成为别人肚子里的食物!

    这些白杨路上都听手底下的人介绍过了,对于这个疯狗白杨谈不上好感也谈不上恶感,说他坏人吧,他很大时候真的在为手底下的人出头带领大家艰难挣扎求生,说他好人吧,和其他团体首领又没什么两样,该压榨手底下的人依旧在压榨手底下的人。

    对此白杨只能说是矿洞中的大环境造就了这样的残酷生存方式。

    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大家都只是为了活着而已。

    当白杨等人接近的时候,那六个人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但他们并没有太多的动作,有人甚至动都没有动一下。

    首领疯狗没开口,他在火把下面背靠岩体好像是随着了,只有他的一个手下冲着白杨他们这边说:“老规矩,把你们今天的收获三分之二留下,然后大家就可以愉快的回去了,到时候该休息休息该换食物换食物,当然,要是有人想不开想撞墙也没有人拦着”

    让白杨意外的是,说话的人居然是一个女人,穿的衣服相对完整,长相嘛只能说不难看,以地球人的眼光她都已经三十多岁了,此时紧靠疯狗双目有些献媚。

    果然,有实力的人走到哪儿都不会缺少女人,虽然磕馋了点但那也是女人不是。

    曾经无数次都是这样,到了矿奴们‘下班’的时候,那女人只要来这么一句,然后大家就会带着复杂的心情放下三分之二的矿石,然后大家开开心心的回到居住地点。

    可是今天却发生了意外,绍荣等人走过去,距离他们十多米,却没有一个人动的。

    嗯?

    感觉到异样的疯狗眉毛一挑张开了眼睛,看向这边双目中闪过一丝疑惑。

    不止是他,他们那儿的其他人也感觉到了异样,全都站起来一脸冷笑的看着这边。

    咋地,今天要玩点新花样让大爷们乐呵乐呵?

    双方都没说话,气氛有点凝重,凝重中带着压抑,压抑中带着疯狂,疯狂中带着嗜血。

    这种情况在十多万矿奴中经常发生,往往一旦发生这样的情况估计得死几个人才能罢休。

    人群中白杨冲着绍荣一努嘴,意思不言而喻,接下来该你表演了,过去把他们干翻再说。

    绍荣不动,看着白杨装可怜,一脸祈求,无声的述说大爷你放过我好不好?

    白杨他们这边不说话,那边的疯狗却是开口了,眯眼看着这边声音平静中带着冰冷道:“咋地,今天是个什么情况?有人不服我了?是谁,站出来让我看看!”

    “嘿,我看是有人皮痒了想找哥几个松快松快”

    “有意思,一帮垃圾贱皮子今天是要搞事儿呀……”

    疯狗开口后,他手底下的人无不看着这边阴阳怪气冷笑。

    懒得废话,白杨一脚踹在绍荣屁股上把他给踹出去了,你特么墨迹不出去我帮你。

    身躯趔趄出现在人群中间,绍荣拿着电棒尴尬了,冷汗直流。

    唰!

    双方视线聚焦在他身上,他一下子就成为了众矢之的。

    作为绍荣好基友的罗泾看向白杨欲言又止,然而白杨却瞪了他一眼让他稍安勿躁,有了电棒白杨觉得绍荣完全能震得住场子。

    “没想到是你,绍荣,就是你不服我要带着大家搞事儿?”疯狗看着绍荣有点意外的问。

    对于手底下的这帮人疯狗再清楚不过,他实在是想不到绍荣哪儿来的勇气反抗。

    “疯狗大哥,我……”绍荣看着那边浑身一抖,无比纠结不知道如何说,事已至此他哪怕是说自己是被逼无奈也要人家信才行。

    而且要是这会儿开口把白杨卖了估计下场更惨。

    “疯狗哥,我早见绍荣这家伙有反骨仔的潜质,你别生气,我动手帮你把他解决了,其实都怪疯狗哥以前太仁慈,人一旦仁慈这队伍不好带了”那边有人站出来说道。

    说话的同时走向绍荣,一脸冷笑,双目很嗜血,面对这种下面的人反抗,唯有用铁血手段镇压下去,要不然的话以后岂不是谁都敢蹦跶两下。

    疯狗不说话,算是默许了。

    那人更加直接,身躯一动如猎豹般冲向绍荣,右手呈爪五指如勾径抓爪向了绍荣的脖子,迅猛的动作划过空气都出现了刺耳的音鸣,让人头皮发麻。

    可以看出他想直接拧断绍荣的脖子。

    没有真气真元,纯粹的搏杀手段,将肉身力量发挥到了极致,凌厉无比,地球那边所谓的特种兵手段在这儿简直就是小孩子打架的玩意。

    面对这凌厉的一击,绍荣不得不面对,一咬牙,飞快抬手将电棒冲着对方怼了过去,并且按下了开关。

    然后蓝汪汪的电流噼啪一闪,对面那家伙才出现在绍荣两米开外,浑身毛发根根炸起,羊癫疯发作一样抖了几下然后砰一声倒地扑街,在地上不停颤抖口吐白沫。

    白杨弄来的电棒可不是大街上忽悠人的手电筒,功率大到五米开外都能干翻一头牛的高级货!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气氛为之一静,除了白杨之外其他人全都看着绍荣和对他出手的一脸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