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群居动物,数量一多难免会划分出一个三六九等来。

    矿洞中的情况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五个势力几乎囊括了所有的十多万矿奴,占据金字塔顶端的那一批人不事生存,剥削下面的人,却过着最好的日子。

    这没办法,他们能打,不服不行,只能任由压榨,反抗可以啊,要么将其打赢推翻,要么被打死。

    如果干不过人家又不想死,还是老老实实被剥削吧。

    说白了,这五个势力的高层就跟他娘黑涩会一样剥削下面的人,收取别人好不容易挖掘的矿石当做‘?;し选?,至于?;げ槐;つ悴槐槐鹑饲滥蔷偷每葱那榱?。

    “五个势力的首领曾经都是武道大宗师,纵然他们一身本事都被压制在武徒巅峰,却也无人能敌,他们纠结一批能打的人高高在上,在这矿洞中跟土皇帝一样,除了血莲教下来收取矿石的人之外,他们可以对任何人生杀予夺,下面的人苦不堪言,挖掘的矿石一半都要交给他们,剩下的才能自己用来换取食物,就剩下的这一半,还得贡献给自己团体的高层一部分,要不然你要是出了事儿都不帮你出头,总之,最底层的人活得猪狗不如……”

    白杨听懂意思了,就是说哪怕是依附某个势力了,除了被压榨之外几乎依旧没有任何保障,是死是活还得看自己的本事和运气。

    为什么五个势力的首领都是武道大宗师没神道修士这个白杨理解,神道修士一旦失去了一身本事那就是个废。

    “那你呢,彻底一个人跑单帮?”白杨看着绍荣好奇问。

    “在这矿洞中怎么可能独善其身,我和另外三十多个人组成了一个小团体,大家分部在这一片挖矿,首领是一个曾经有着宗师修为的高手,他不生产,大家挖到的矿石有三分之二要交给他,他拿那部分去更上面打点,当然,如果我们在这一片出事儿了的话他有可能会帮忙出头”绍荣苦笑道。

    对于他口中的首领有可能会出手帮忙白杨理解,意思就是如果遇到另外的猛人估计老大也得跪舔呗。

    瞧瞧,多现实……

    “玛德,够复杂啊,十多万人构成了一个黑暗血腥的环境,最终吃亏的还是最底下的老实人”白杨摸着下巴说。

    “所以接下来大爷你想怎么办?先说好,我本事不行,不能为你打拼,而且估计要是有人知道你能让挖矿速度提升十倍以上,不但不会听你的,你唯一的下场就是被抓起来为他们服务”绍荣先给白杨打预防针。

    特鄙视的看了绍荣一眼,白杨指着自己的鼻子说:“你看我像是被人欺负的人吗?以前这里什么样关我鸟事,不过我来了嘛,会慢慢让大家知道拳头解决问题是不行的,我要带领大家建立一个安定和谐的挖矿环境,想想是不是有点激动?”

    “呵呵……”绍荣一脸看傻子的表情。

    没在意绍荣的想法,很多时候就是这样,不亲眼看到事实那是不会相信的。

    白杨在绍荣又一次胆战心惊中闪身将电锤元石之类的一股脑丢地球那边别墅,然后过来拍拍手说:“走走走,你先带我去见见你们这个团体的人,然后从这儿开始横扫整个矿脉,最后让所有人心甘情愿的给我挖矿!”

    血莲教是什么东西,我来了这里的元石只会慢慢流入我的口袋!

    “大爷你玩真的?”绍荣目瞪口呆,心中觉得白杨特不靠谱。

    “你有什么值得我忽悠的?赶紧的带路,那什么,给我说说你们这个三十几人的团体是个什么情况”白杨踹了他一脚说,反正丫又不怕痛。

    无奈,绍荣只能起身带路说道:“我们这个团体只有三十八人,首领曾经是宗师修为,在我们这个团体中没有人能打的过他,有五个心腹手下曾经都是武师,这六个人对其他团体还会笑脸相迎,却从来对我们没有过什么好脸色,然后剩下的三十三个人又分为四个小团体,我和其中五个关系好一点,不过挖矿的时候都是分开的……”

    白杨听得头晕,尼玛啊,上面有五个大势力,五个大势力囊括了十多万矿奴,结果五个势力中分为无数个小团体,各个小团体中又几个十几个的抱团,这特么要不要这么复杂?

    “先去找你熟悉的几个人,他们都什么修为?算了,问了也没意义,有我在,保管他们能分分钟吊打武道大宗师,仅限于这个矿脉中”白杨不以为意道。

    绍荣觉得白杨又在吹牛了,武道大宗师,哪怕失去了一身修为岂是那么好对付的?

    然而但白杨晃了晃手中的AK之后绍荣不吭声了……

    白杨咧嘴,哼哼,武道大宗师而已,在外面估计还能蹦跶,在这里嘛,哥直接就能给你突突了!

    矿洞错综复杂,如果不是熟悉的人别想轻易找到正确的路线,反正绍荣带着白杨七拐八拐了足足十分钟其实也并没有离开太远的距离。

    “我一个最要好的朋友平时都是去这条矿洞中挖矿,除了我之外没有人知道他在什么地方挖,我们现在就去找他”绍荣指着一个黑咕隆咚的洞口说。

    好吧,白杨理解,作为矿奴,平时能不能挖到矿石是一回事,隐藏自己的行踪最为至关重要,万一挖到矿石也能避免被抢劫的命运不是。

    “你那朋友是男是女?”白杨和他走进矿洞中好奇问。

    “男的,年纪比我大,曾经也是武师境界修为”绍荣回答。

    “啧啧,基友啊,你们谁攻谁受?”白杨古怪道。

    “什么?”绍荣没听懂。

    懒得解释,这个梗白杨自己知道就行了,又问:“对了,这矿洞中有女人不?”

    “有啊,很多,不过女人在矿洞中的生活是两个极端,长得漂亮的依附强者能过得滋润,长的差的只能自食其力,还得防止被一帮疯狂的男人那什么,总之女人的日子更不好过,大爷你想女人了?气势只要一口吃的有的是女人愿意任由你摆布,别管他曾经是天才圣女还是大家闺秀,饿疯了什么都可以出卖”绍荣叹息道。

    “妈卖批,跟这儿破矿洞里面还看颜值啊,果然世界充满了恶意”白杨撇撇嘴说,女人就算了,有需求我不知道跑地球去找我媳妇解决啊……

    他俩说着话,沿着阴暗潮湿的岩洞七拐八拐不知道走了多远。

    某个瞬间,前方一个黑影猛然扑了过来。

    “大哥是我”绍荣立即开口。

    那黑影一停,手持矿锹闭目防止白杨头上矿灯光芒直射双目,警惕的问:“小荣?你和谁在一起?来我这里干嘛?是不是他逼你来的?”

    白杨一看前方那人,形象和绍荣差不多,只能从声音上判断他年纪比绍荣大了。

    绍荣看着对方说:“大哥,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然而对方不等绍荣把话说完,声音一沉猛冲过来说道:“你受伤了,必定是他逼迫你的,我帮你宰了他!”

    啧啧,好基友啊,发现自己哥们受伤了居然义无反顾的出手,白杨严重怀疑他们暗中有PY交易……

    然而白杨早就准备,在对方扑过来的时候,左手中的电棒对着对方一按,嗤啦嗤啦的电流声中对方羊癫疯发作一样躺了。

    “现在能好好说话了?”白杨耸耸肩问。

    矿洞中的人差不多都心理扭曲了,想要正常对话不来点手段怎么行?电棒就很好,弄不死人还能制住对方。

    如果修为还在电棒当然没用,这会儿嘛,来一个躺一个没跑的。

    “求你放了我,刚才我挖到了一块元石,给你,求你放了我”对方以为白杨和其他人一样是抢劫犯,被电棒麻痹的第一时间萎了。

    节操什么的有小命重要吗?

    “你来给他解释,说说我伟大的理想”白杨看着绍荣说,懒得废话。

    先不说你的想法能不能实现,但是让别人给你挖矿这个理想很伟大吗?绍荣心中茫然,然后对地上的人说:“大哥,是这么个情况,这位大爷本事非凡,有一种东西能让我们挖矿的速度提升十倍以上,并且能够提供吃喝,所以想找人帮他挖元石,第一个遇到了我,我觉得这种好事这么可能忘了大哥,所以带他来了……”

    精辟,一下子说到了终点,白杨很满意绍荣的说辞。

    “哼!”对方冷哼,明显不信。

    哄鬼呢,挖矿效率至少提升十倍以上,还提供吃喝,你以为在外面呢。

    就知道你不信,白杨耸耸肩,蹲下,从怀中摸出一个塑料袋,从中掏出一个雪白的肉包子晃了晃问他:“吃包子不呢?”

    白杨念力覆盖十公里范围,跑地球那边足不出户偷点包子很困难?

    “这是我近三元来吃过最好的东西,人间美味不过如此,这位大爷,你想怎么做?我跟你混了”

    三分钟后,绍荣的大哥在啃了三十多个肉包子后果断的对白杨表示我以后就是你最忠实的小弟。

    三元,近十年没吃过人样的东西,吃到肉包子他岂能不跪?

    “那还等什么,走走走,去找其他人去,咱的队伍需要壮大”白杨大手一挥颇有一番赤脚打天下的赶脚。

    “大爷跟我来,我知道另外两个人在哪条矿洞中”

    绍荣的哥们,名为罗泾的人带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