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禁地中,每天都有成百上千的人到来,来到这里的人,要么是血莲教的敌人,要么是犯错之后的血莲教成员,被丢到这里失去一切修为沦为矿奴,永远处于这个暗无天日的地下,至今没有任何人能够活着走出去。

    同样的,每天有人被丢到这里注入新鲜血液的同时,每天也有成百上千的人死去,大多都是三种死法,要么死于饥饿要么死于劳累,最后一种是被人杀死。

    死去的人尸体很快就会消失,除非是死在某个未知的矿洞中,要不然尸体很快就会出现在某些人的肚子里!

    饥饿很可怕,人一旦饿疯了任何道德底线都可以丢掉。

    “矿石太难挖了,深埋在岩层中,需要将堪比金铁的岩石凿开才能挖到矿石,这很耗体力,哪怕是武道大宗师成为这里的矿奴,单纯的肉身力量很多时候都没收获,能不能挖到矿石全看运气”绍荣沙哑的声音诉说道。

    他语气很平静,平静到麻木,他只是在诉说一个永远没有尽头的残酷事实。

    只要沦为矿奴,只需五天,饥饿就会淘汰一批人,要么疯狂要么自杀,剩下的人只凭一股求生欲日复一日猪狗不如的活着。

    对于这个残酷的事实白杨没有发表任何意见,问绍荣:“你在这矿洞中多久了?”

    “我不知道”绍荣摇摇头麻木道。

    旋即他还是在追忆什么,喃喃自语说:“我被丢到矿洞中后,一身武师之境的修为消失殆尽,最开始也想过出去,可饥饿让我认清事实,只能扛起矿锹去挖矿,挖不到就继续挖,挖到了还的小心翼翼的怕人抢,等到血莲教的人进来收矿石时从他们那里用挖到的矿石换取一点根本吃不饱的食物,日复一日,直到现在……”

    没想到这家伙曾经还是武师之境的小高手,如今却沦为了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对此白杨只能在内心同情他,没追问他的过往,白杨再问:“你们挖的是什么矿石?”

    “元石”回答白杨的只有这么简单的两个字。

    “元石?”白杨下意识问了一句,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却一下子想不起来了。

    绍荣麻木道:“对,元石,蕴含纯粹能量的矿石,神道修士能吸收元石中的能量滋养神魂提升自己,武道修士也能吸收能量壮大筋骨增加修为,作用很大,是全天下都缺少不了的一种东西”

    听绍荣这么一说白杨想起来了,当初开始学习这个世界文字的时候白杨翻过很多书籍,其中就有元石介绍。

    所谓的元石就是和白杨理解中的修仙灵石一样一样的玩意,这种东西蕴含纯粹的能量,神道修士武道修士都能用来辅助修炼,比单纯的摄取天地能量要快十倍以上。

    这种东西很珍贵,用钱买不到,却可以作为货币使用。

    这个世界的元石没有上中下极品的说法,却有一到九品的划分,一品蕴含的能量最少杂质也多,九品最好。

    哪怕一颗最基本的一品元石,若是用陈王朝的钱币来衡量的话,价值至少百万钱,而且有钱还买不到,都在大人物大势力之间流通,普通人压根就没听过。

    “大爷,你知道吗,一个单位的一品元石只能从血莲教的人手中换取一块拳头大不知道什么东西做成的食物,味道就不说了,吃不饱也饿不死,可有人从来到这里成为矿奴到死都没有挖到过一单位的元石……”绍荣麻木道。

    或许是好不容易遇到个能说话的人,他居然有吐露心思的意思。

    一个单位的元石白杨理解这个意思,元石挖出来是大小不一的原矿,估计是为了方便携带或者是区分单位,需要切割成某个尺寸大小,白杨没见过,所以没个具体概念。

    好吧,此时白杨觉得,之前自己在这个世界使用的陈王朝货币搞半天相当于纸币,元石才是世界通用的‘黄金’……

    “也就是说,这个血莲教所谓的禁地,其实就是元石矿脉了?”白杨眨眼问。

    元石矿脉,的确称得上禁地了,那玩意真心珍贵。

    “对啊,禁地,一方面是说这个地方很重要,另一方面也是用来折磨人的地方”绍荣继续用那种麻木的声音说。

    “发财了!”白杨眼睛一亮下意识嘀咕道。

    “嗯?”绍荣愕然,旋即苦笑道:“大爷,你是不是在想,挖到的矿石自己偷偷藏起来就是自己的了?”

    “有问题?”

    “呵,先不说挖掘元石的困难程度,哪怕是挖到再多又怎么样,出不去只能是摆设,在这里一切手段都被莫名封印,根本不可能吸收用于提升自己,所以在这里珍贵的元石其实和石头没什么区别,还不如拿去换取吃不饱也饿不死的食物”绍荣笑道。

    可以听得出他的这番话是在耻笑白杨的无知。

    白杨听懂了,却不以为意,元石在你们手中跟石头没区别可我有用啊,我会为食物发愁?

    “不行,我得合计合计!”白杨摸着下巴在边上打转。

    绍荣可怜的看了白杨一眼,背靠岩体休息,白杨没杀他,他之前又补充了食物,难得的享受这点快乐的时光。

    鬼知道塑料袋他能不能消化……

    了解到自己其实处于血莲教的元石矿脉中,白杨心中琢么开了。

    元石啊,蕴含纯粹的能量,这种东西能不能科学研究后利用起来成为新能源?若是可以的话,弄地球那边去,搞不好还能开创一个崭新的时代!

    “一颗一品元石,传说就能让一个毫无武道基础的人从零开始慢慢吸收成长到武徒巅峰,那得蕴含多么滂沱的能量?有了这玩意,握草,宇宙飞船不是梦想!”

    这样一琢么,白杨觉得这个世界的人对元石的利用太原始了,只是用来修炼根本就没有将其价值最大化,用来改变世界才是根本!

    这么一想,白杨踢了绍荣一脚催促道:“别挺尸,赶紧的,给我挖矿去,我还没见识过所谓的元石呢,给我弄一块来我看看是什么样子”

    “大爷,爹,亲爹,我好不容易吃饱,你让我休息休息行吗?”绍荣无语道。

    这人啊,肚子吃饱百事足,这不,原本被饥饿折磨的跟鬼一样的绍荣都没有其他心思了,只想休息一下,当然也不排除他干不过白杨的因素,要不然鬼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举动。

    白杨手中的‘暗器’一直指着他呢,不敢有丝毫异动……

    “别废话,给我弄来元石,我让你吃个够撑死你,甚至以后你都不用担心饥饿的问题,看你现在瘦得跟骷髅似的,让我满意了保管将你养得白白胖胖”白杨再次踢了他一脚说。

    难怪一身骨头那么硬,原来狗曰的有武师体质,从高出砸地上保管将地面砸个坑……

    “当真?”听到白杨的话绍荣瞬间来了精神,眼睛亮得能喷火。

    没办法,他真的被饥饿折磨得快疯了。

    “速度干活,你不干我觉得有的是人干”

    白杨这话一出,绍荣二话不说翻身起来,不顾自身的伤势,捡起之前丢边上的矿锹就开始在边上叮叮当当的砸墙。

    白杨看得懵逼,下意识问:“就在这儿挖?”

    “元石就在岩层中,有可能存在在任何地方,在哪儿挖都一样,若是修为没有被封印的话倒是能够微弱的去感应,现在这种情况只能靠运气”绍荣一边叮叮当当的砸岩体一边说。

    那是真的在砸,用尽全力在砸,火花四溅石头碎屑纷飞,别看他瘦得跟麻杆一样,毕竟曾经是武师体质,力量不知道超出白杨多少。

    听到他的话白杨摸着下巴说:“不对啊,是人都知道元石的珍贵,为何血莲教不撤了封印大规模挖掘?单纯的为了折磨人而放弃大规模挖掘我是不信的”

    “有人猜测让人修为丧失的情况并非血莲教自身的手段,只是没有人知道原因罢了”咣咣砸墙的绍荣来了这么一句。

    八十……八十……八十……

    什么乱七八糟的,白杨看他砸墙居然想到了某个小品……

    封印人们修为的情况并非血莲教本身的缘故么?白杨眼睛一眯。

    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好亦或者是运气好,绍荣叮叮当当的挖了十分钟,累得冒烟,地上掉了一地碎石,某个瞬间,从岩体上一块大拇指大小的洁白晶体就掉了下来。

    “元石!看纯度是一品元石,相当于一个单位的大小”绍荣惊喜道。

    在矿灯的灯光下,那颗不大的元石显得很漂亮,周围有一团光晕环绕,有点像不规则的玻璃,却不透明。

    抢在绍荣之前白杨将这颗元石抓在了手中,仔细打量后说:“这就是元石啊,果然这个地方被某种东西干扰,感受不到其中的能量,哎对了,忘了问你,之前你来这里也没个亮光,是怎么摸索过来的?”

    这脑回路,这会儿才想起问这茬……

    “矿洞中除了血莲教收取矿石的地方之外其他地方没有任何光亮,只能去慢慢适应,这条矿洞我走了无数次,闭着眼睛都能过来,实际上我一般都是闭着眼睛过来的”绍荣看着白杨手中的元石平静道。

    看了他一眼,白杨觉得自己手中的元石在他眼里估计和一个鸡腿没什么区别。

    “等我一下”丢下这句话,白杨唰一下消失不见了。

    茫然片刻,饶是绍荣武师修为的心态,眼前白杨莫名消失的时候也忍不住惊叫一声汗毛直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