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暗的岩洞中,某种物体摩擦嗤啦嗤啦的声音响起让白杨心头瘆得慌,不过在他仔细倾听下那声音却是突然消失了。

    “什么鬼!”白杨站起来手持AK冲着声音的来源开口道,关了矿灯免得暴露自己的位置,在这该死的禁地中小心一点肯定没错。

    在白杨开口后声音传来的方向并没有丝毫回应,一切都显得静悄悄的,甚至白杨都怀疑自己之前出现了幻觉。

    不过这种寂静的气氛并未维持多久,几秒钟后那嗤啦嗤啦的声音再度响起,并且比之前急促了几倍,隐约还有砰砰的声音快速向白杨方向靠近。

    貌似是脚步声,难道是矿工?

    心头嘀咕,白杨冲着那边大声道:“不管你是什么东西,如果再不停下我动手了??!”

    子弹已经上膛,对方若是不听劝告的话白杨真的开枪了。

    从声音上判断,那声音的源头距离白杨也就几十米距离,不过曲折的岩洞根本看看不到对方。

    白杨的告诫不但没有让对方停下,反而是靠近的速度更快了。

    心中微沉,凝神以待,从声音上判断,当对方出现在十米开外的时候,白杨突然打开了头上的矿灯。

    洁白的灯光突然出现在极度黑暗的地方,这种环境下任何具有视力的生物都会不适应这是常识,白杨正是根据这一点弄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啊……

    一声急促的惨叫传来,显得很痛苦,紧接着是砰一声闷响。

    接着矿灯的灯光白杨看得真切,出现在自己前方的是一个人形生物,仔细分辨后才确定那就是一个人。

    身穿布条一样的漆黑衣服,白杨敢用小丁丁发誓那衣服布料绝逼不是黑色,而是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有清洗后的颜色。

    这个人骨架不小,身高目测一米九,但是很瘦,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蓬头垢面的他纵然身上的污迹都快结成了硬壳,但白杨依旧能看出他的皮肤呈现一种常年不见天日的苍白。

    此时对方双手抱头……不,准确的说是双手捂住眼睛痛苦的满地打滚显得无比痛苦,身上一阵叮叮当当的乱响。

    好吧,对方之所以会这样,用屁股想都知道他绝逼是因为白杨突然开灯搞成这样的,长时间处于暗无天日的地方突然被强光刺眼搞不好会瞎。

    老子都已经警告你了是你不听劝告的,我可不负责……

    心头嘀咕,白杨一点都不感觉愧疚,仔细打量,这才发现之前那嗤啦嗤啦的声音到底是什么了,对方双手双脚都被漆黑的金属锁链锁住,应该是行走间锁链摩擦发出的嗤啦声。

    吓我一跳,还以为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呢。

    没有贸然靠近,白杨头上的矿灯直射对方,用枪指着他问:“喂,你谁?是干啥的?”

    “我的眼睛好痛,痛死我了……矿洞中哪儿来的光,求你把光收起来……”

    对方不打滚了,双手抱头将脸死死的贴在地上祈求道,声音很沙哑,沙哑到仿佛两块木头摩擦,听得白杨浑身不自在。

    “之前你要是早点吱声何必受这份罪?活该,话说你到底干嘛的?”白杨撇撇嘴说,将矿灯的灯光给关了。

    砰……呼……

    当矿灯灯光熄灭的瞬间,白杨前方传来一声闷响,旋即恶风扑面。

    艹,你特么不讲究,玩偷袭!

    唰,白杨再度开灯,灯光刺眼,对方已经扑到他五米开外了,没有犹豫,单手持枪的他直接两枪点射。

    砰砰……噗噗……砰!

    两声枪响,火光点点,一枪打在对方肩膀,一枪打在对方腿上,然后那家伙就一个恶狗扑食的姿势栽倒在了白杨一米开外。

    “别杀我,求你别杀我!啊……我的眼睛好痛……”

    这会儿对方瞬间成了怂逼,完全没有上一刻白杨关灯时果断偷袭的节操。

    都特么什么神经病啊,白杨无语,岂会因为对方一句话就放过他?白杨可是明显感觉到对方之前是想杀了自己的。

    不容易见到个活人,有很多东西要询问,白杨也不杀他,一手持枪一手拎着个啤酒瓶就劈头盖脸的猛砸,然后这个世界的人就见识到了地球那边‘打架三神器’的威力!

    地球那边打架三神器分别是板砖啤酒瓶西瓜刀,貌似除了板砖之外另外两件有点争议的说,无所谓了,反正白杨这会儿手持啤酒瓶打得很爽。

    “叫你偷袭叫你偷袭,就不能好好说话?谁惯的臭脾气……”

    白杨一边揍一边数落。

    然而貌似白杨揍了半天对方除了两处枪伤之外屁事没有,哟呵,防御力可以啊。

    “求你别打了,我认栽,给我个痛快吧”对方彻底萎了,抱头躺地上装死。

    虽然啤酒瓶没把他打伤,但是痛啊。

    “现在能好好说话了不?”白杨直起腰问,妈蛋打人还把自己搞累了是几个意思……

    “能!”对方双手抱头回答很干脆。

    白杨:“……”

    你特么早干嘛去了?

    亏得白杨自己也是个不怎么靠谱的,完全能跟上对方节奏,用枪指着他问:“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老实回答我,别?;ㄕ?,要不然弄死你,刚才你也尝到子弹的滋味了吧?别问子弹是什么,老子不会解释的,你可以理解成暗器之类的玩意!”

    我这是有多无聊居然说这么多废话……

    “我叫绍荣,矿工”

    好吧,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对方回答多干脆,白杨貌似真的话多了点。

    无语一秒,白杨心道还真是矿工的同时再问:“为什么偷袭我?”

    对方沉默几秒钟,估计是在无语白杨居然会问这么脑残的问题,不过还是回答道:“因为杀了你就有可能得到你身上的矿石,就可拿去换吃的,而且我还闻到了食物和酒的味道,我想杀了你抢来吃!”

    这会儿对方倒是多说了两句,白杨特蛋疼的居然在内心找到了对方比自己话多的平衡点,旋即皱眉,貌似对方讲杀人抢东西说得也太随意了点。

    “绍荣是吧,你很饿?”白杨再次问了一个脑残的问题。

    “我很饿,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再挖不到矿石换取食物我就更没力气挖矿,然后就死定了”

    “这鬼地方你居然还知道过了多少时间?”白杨好奇问,和对方关注的根本就不是一个重点。

    “矿洞中不止我一个人”对方回答。

    虽然这不是白杨想要的答案,但白杨却从这句话中理解到矿洞中还有其他人,总是有人有办法记录时间流逝的。

    眨了眨眼,白杨说:“我现在给你吃的喝的,你吃饱喝足后给我详细介绍一下这个地方的情况如何?”

    “真的?”人不人鬼不鬼的绍荣貌似不相信。

    “你还有什么值得我欺骗的?”

    “以后你就是我亲爹了……那个……吃的呢?”

    “滚,我没你这个儿子……喏,吃吧”

    白杨特无语道,将边上装着食物的塑料袋丢他面前。

    估计是真的饿疯了,绍荣居然也不管包装袋什么的,抓到什么就是什么,一个劲往嘴里塞,那吃相白杨都害怕。

    灯光照射着他,白杨看着他吃没吱声。

    短短三分钟,塑料袋中的食物全部被他吃下肚,连塑料袋都一起吃了,这得多好的牙口和胃?

    反正白杨没有好心的告诉他塑料袋其实是不能吃的……

    “没吃饱,有点塞牙,有的很好吃有的吃着怪怪的,我都不知道多久没有吃到这么美味的东西了”人不人鬼不鬼的绍荣吃完自言自语叹息道,居然流下了幸福的眼泪。

    转而他一抹眼泪问白杨:“爹,你想问什么?”

    砰……

    白杨一脚将其踢了个跟头,咧了咧嘴,狗曰的跟石头一样硬。

    “你再叫爹我弄死你,现在给我说说这个地方的具体情况”白杨怒道。

    “大爷,这个矿洞是这么个情况……”绍荣开始给白杨介绍这里的情况,被矿灯照着他一直闭着眼睛说话。

    得,不叫爹叫大爷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老子逛窑子呢。

    随着绍荣的诉说,白杨对于这个血莲教的禁地认知清晰了起来。

    没有人知道这里位于血莲教的什么地方,只知道这是很深的地下,不管是神道修士还是武道修士,一旦来到这里所有非自然能量运用都消失,只剩下纯粹的**力量,也就是说顶天能发挥出武徒巅峰的实力。

    这也不是绝对,比如武道宗师大宗师之类的凭借自己的武技招式还是很厉害的。

    在这个地方神道修士比较吃亏,失去了一身本事和废人没什么区别,只能任人欺负。

    这个不知道位于地下多深的地方是一个矿洞,不知道挖掘了多少年月,四通八达比迷宫还迷宫,据绍荣说,当下这个矿洞中至少有十万人!

    这至少十多万人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失去了一切本事,被血莲教的人驱使只能用肉身力量去挖矿,挖到矿石能换取食物,挖不到只能被累死饿死。

    所以,这种艰难的环境造就了矿洞中的人跟恶鬼没什么区别,挖不到矿石就抢别人的,抢不过被杀再正常不过,甚至很多人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还吃人!

    饿急了,人真的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推荐一本《位面电商》,都市小说,这不是友情推荐,事实是石头都不认识这本书的作者,讲真,这本书十多万字成绩很差,但是作者写得认真,先不去评判书的好坏,但那股认真劲石头很感动,仿佛看到了当初的自己,虽然石头从大扑街变成了如今的小扑街,但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真心想帮助一下新人,毕竟石头也是从那种状态过来的,所以,希望大家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去帮忙支持一下,一个点击一张推荐票都是对作者的莫大鼓励,在此石头谢谢诸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