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杨能猜到静尘的打算从而算计他,作为血莲教教主静尘必定不笨,绝对能猜到白杨的打算,可他依旧我行我素,或许是觉得自己足以镇压一切,或许觉得手底下的人不可能背叛自己……

    总之没有人知道静尘是怎么想的,站在他那个高度,一言一行都有着自己的深意在其中,别想妄图揣测,因为你根本就不可能猜到他的真实想法。

    前一秒还在差点彻底崩坏的炼丹堂上空,下一刻白杨只觉斗转星移出现在了另一个地方,愣了片刻他才意识到自己被静尘送入了所谓的血莲教禁地。

    也不知道武舞武兰俩姐妹怎么样了,在之前的混乱中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还有姜山……我想他干嘛。

    摇摇头,白杨开始打量所处的这个陌生环境。

    禁地通常有两种字面上的解释,禁止一般人靠近的重要地点,提示人们这个地方极度危险千万别靠近这两种意思。

    稍微一打量周围的环境,白杨发现血莲教的这个禁地恐怕两种意思都全占了。

    他此时处于一个黑暗寂静的地方,空气潮湿阴冷,绝对的寂静长时间呆下去绝逼能让人发疯。

    人都向往光明,处于这种阴暗的环境白杨很不适应,念头一动,想在身边升起一朵火焰驱散黑暗,可他却失败了!

    在这个漆黑阴暗的空间中,他的念力根本就延伸不出体外!

    心头一惊,白杨意识到,自己的念力延伸不出体外,就意味着自己的异能几乎全部失效!

    事实也是如此,在他的一番实验之下,念力无法延伸出体外,异能火焰无法施展,异能闪电更是别想……

    别说异能,甚至连任何神道修士的本事也不能施展!

    “玛德,如此一来,我连空间袋都打不开!”白杨心中暗骂。

    不愧是血莲教的禁地,这个禁地之名难道说还包含了不能施展任何手段的意思在内?

    异能无法施展,神道修士的术法也无法施展,还好的是行动并未受到限制,然而身处这样的环境,对应这个世界的人来说没有任何武道根基的白杨无疑跟个废人没什么区别。

    不过面对这样的环境白杨并未惊慌,甚至脸上还带着莫名的笑意。

    下一秒他的身影消失不见,彻底消失在了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阴暗空间。

    不过转瞬他又出现了,纵然一身本事在这个诡异的禁地莫名消失,可他穿越两个世界的能力并没有被限制。

    如此一来白杨一点都不怕了,所谓的禁地对他来说只是一个未知的神奇所在而已。

    白杨最大的本事其实不是他的异能,也不是他神道真君境界的修为,而是穿越两个世界的能力!

    也正是这个根本能力的原因所在,白杨才敢跟着静尘来到血莲教总部,要不然以他那还没活够的性格怎么可能有胆量身处血莲教总部还那么大张旗鼓的搞事儿?嫌活够了还差不多。

    所以咯,血莲教教主静尘不知道的是,他千算万算都算不到的一点是无论他做了多少安排,准备了多少后手想要得到白杨身上的帝王龙气最终都只能是一场空。

    纵然你有千般手段,到时候老子往地球一跑有种你来打我啊,打到我算我输……

    发现自己穿越两个世界的能力并未被限制后,白杨哪怕处于这个未知的环境也有恃无恐了,然后他又消失了,回到了地球那边位于魔都海边的大别墅中。

    在地球这边稍微实验了一下,他得出自己的能力并未被剥夺,只是血莲教禁地特殊的环境限制了自己的一切本事而已。

    然后他在别墅中找到一个手电筒又跑血莲教禁地中去了。

    这个暗无天日的阴暗地方,当他打开手电筒的时候,天知道处于什么地点的禁地中总算是有了一丝光明。

    “限制了神道修士的手段,但物理定律还是存在的,手电筒电池的电依旧能点亮灯泡……话说这个世界连神道修士都存在说物理定律有意义吗?”

    白杨有些无聊的在心中嘀咕。

    借着手电筒的光芒他开始真正的打量起所处的环境,所处的地方是一个空旷阴暗的岩洞,高只有不到三米,身后几米之处就是尽头,前方弯弯曲曲也不知道通往什么鬼地方。

    “我还以为是一个类似星空一样的环境,搞半天居然是一个地下岩洞”白杨心中无语吐槽。

    仔细观察这个岩洞,石头呈现黑色,,湿漉漉的挂着水珠。

    眉毛一挑,白杨觉得有意思的是,这个岩洞的岩石表面居然有挖掘的痕迹。

    这他娘的难道是个矿洞?

    伸手触碰湿漉漉的岩体,岩石冰冷,貌似很坚硬的样子,不信邪的白杨又跑了地球一趟,半个小时后又出现,鬼知道在地球那边处于繁华魔都的他从哪儿居然搞来了一把铁锹……

    手持铁锹的他手电筒没了,脑袋上带着个矿灯,双手持铁锹咣一声砸在了岩壁上,火星四溅,他双手被震得发麻,岩壁上连一点石头碎片都没有崩下,只留下一个浅浅的白痕。

    “这特么……”

    白杨尴尬了,岩石坚硬得有点过分,搞得自己跟个弱不禁风的战五渣一样。

    话说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他还真的是个战五渣……

    “这就是血莲教的禁地,应该处于不知道多深的地下,一种我未知的因素限制了一切非自然能量的运用,搞不好武道修士的血气真气之内的也要被限制……”

    心中快速思索,然而没卵用,因为没有人和他交流得不到确切答案。

    难道说静尘这是要把老子囚禁的意思?

    白杨觉得有点蛋疼,鬼知道这里处于什么地方,能力被限制想出去估计很难,他哪怕是搞个挖掘机过来估计都别想挖穿不知道处于多深的地下。

    稍微一琢磨,白杨接下来有两个选择,第一是跑地球那边去享受一段时光,等到静尘想夺取自己帝王龙气的时候再过来试机出去。

    不过在这段时间,静尘肯定会利用某种手段观察自己,自己长时间不在的话小猫他们就危险了,虽然他之前也消失了一段时间,不过以静尘的自信,将自己丢这里也不可能时时刻刻看着自己,哪怕发现了自己消失了一段时间只要自己人还在他最多只是有点疑心,无伤大雅。

    如此一来他就剩下另外一个选择了,长时间呆在这里,顺便再探索一下这个神秘的岩洞。

    “看上去是矿洞,有开凿的痕迹,如此一来就说明这个岩洞中不止自己一个人……”

    摸着下巴心头琢么,然后白杨一转眼又跑地球那边去了,不一会儿又出现。

    不过再出现的时候他已经变了一个样子,衣服换成了特种作战服,很耐磨的那种,腰间别着两把沙鹰,手中拿着一把AK……

    好吧,这些东西都在他空间袋中,没办法,这边念力受到限制只能去地球那边取出来。

    这个矿洞中可能有其他人或者其他未知危险,他根据自己被限制的条件判断,即使有其他人和未知生物恐怕也和自己差不多,有这些武器应该可以应付危险,实在不行只能往地球那边跑,有种你跨界来追我……

    头上戴着矿灯,手持AK白杨向着岩洞前方走去,开始了他的探索之旅。

    有一点白杨不得不吐槽,静尘将自己丢这个地方,按他的意思至少是两、会时间,差不多地球那边四个月,他凭什么觉得自己能在这样的环境活那么久?

    还好老子能穿越地球那边去,要不然饿几天老子就跪了,乖乖献上帝王龙气……

    不要觉得白杨没骨气,是个人饿得要死要死的时候估计都的丢掉所有节操。

    岩洞很曲折,七拐八拐,有的时候向上有的时候向下,好在幅度不大,尤其是地面坑坑洼洼行走都艰难,要不然白杨都想搞辆摩托车过来代步了,实在是没法行车他只能放弃这个想法。

    阴暗的岩洞中白杨艰难前行了大概三百多米后无奈停下,在他这个位置出现了叉洞,一连六个,分别通往不同的地方。

    玛德迷宫吗?

    挠挠头,白杨随意找了一个叉洞走了进去,五分钟后就倒回来了,那是个死洞,白多米就到头了。

    然后又跑另一个叉洞,得,还是死洞。

    回到叉洞的位置,白杨琢磨开了,这个地下岩洞真的是个矿洞,鬼知道是开凿什么矿石的,被挖出了迷宫一样的叉洞。

    “看开凿的痕迹很新鲜,暂时没遇到人难道说是挖矿的人还没开工?”

    有了这样的想法白杨不走了,跑地球那边一趟拿来很多吃食跟这儿等,小啤酒喝着炸鸡吃着甚至听起了音乐,别提多滋润。

    “就当度假了,虽然环境差了点”如此想着白杨哼起了小曲。

    时间一点点过去,啤酒干了三瓶,白杨脑袋有点晕晕乎乎的时候他左前方某个洞口中传来了动静。

    一个激灵反应古来白杨关了手机音乐仔细倾听。

    嗤啦嗤啦的声音传来,在这阴暗漆黑的岩洞中让白杨汗毛都下意识竖起来,实在是瘆得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