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煌威严在天边升腾,如大日东升,世间一切都匍匐在其脚下!

    在白杨拿出陈永发给他的保命玉佩之时,血莲教教主再一次忍不住出现,距离他上一次出现才过去不过几个小时而已。

    当时白杨搞掉万兽堂,他忍不住出现终结了那次线虫灾难,这次,白杨面对十大强者的围攻,他又一次出现。

    他的出现,如魔神临世,镇压一切,哪怕只是一个声音,整个血莲教无数人都在瑟瑟发抖,言出法随,他就是这一片天地的主宰!

    面对天边那一股如大日东升般的天威气息,处于围攻中的白杨无声的笑了笑。

    ‘等的就是这个时候’白杨心中暗道。

    他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静尘的观察之中,对方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灭了围攻自己的十个血莲教中坚力量。

    事实是白杨压根就没有想过全部杀了围攻自己的十大强者,也料到了静尘会出手。

    静尘出手拦住自己是必然的,但纵然他是人王之境的无上强者,可并不在近前,依旧晚了一点!

    这一点距离的时差就是关键!

    白杨手中的玉佩一抹金色长虹冲天而上,仿若一道贯穿万古的激光,晕染得整个天穹都变成了金色的海洋。

    金云笼罩十万米,一股灭世威严在内中酝酿,其恐怖气息并纵然比不上静尘本尊的气息那么浩瀚却也不逞多让!

    毕竟玉佩中只是陈永发封印的一点手段并非真身降临。

    天穹上浩瀚金云涌动,煌煌天威盖压一切,下方围攻白杨的十大强者脸色狂变,在那股恐怖的气息下面他们感受到了死亡,感受到了绝望。

    那绝非他们能够与之抗衡的力量!

    人王之境强者封印的手段,白杨手中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

    刹那间围攻白杨的人心神颤抖,脸色苍白,早知如此他们打死也不会向白杨动手了。

    可现在为时已晚,他们必须要面对那股足以毁灭他们所有人的力量!

    “教主救我!”

    不知是谁在那镇压一切的气息面前用尽全力吼出了这句话。

    然而下一刻,天穹上澎湃的金云中探出一只手掌,一只金灿灿的遮天大手,一只足以磨灭一切的金色大手。

    大手拍下,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

    血莲教教主静尘威严的气息还在天边,然而那只金色手掌已经降临。

    空间在那只金色大手下仿佛快要支离破碎镜面一样扭曲,围攻白杨的十个强者,那个施展法相的神道真君强者丑陋的虫子法相当即支离破碎,另外两神道真君的法宝顷刻粉碎,六个武道大宗师,其中三个身躯炸裂化作粉末消散!

    人王之境的强者一击,根本就不是那个境界以下的人能够想象的,不管有多么接近那个层次,只要不是那个层次都承受不住。

    人王人王,人间帝王,那可是能够开辟一方运朝的存在,高坐九重宫阙,言出法随,其威严岂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

    围攻白杨的十个强者,有四个生死道消,其余六个重伤垂死,三个武道大宗师身躯差点爆炸,兵刃破碎,三个神道真君阴神动荡险些被灭,尤其是云老,丹药一样的发现布满了裂纹,随时都可能崩碎,没有大造化的前提下,一元之内别想恢复!

    然而终究白杨还是没有能够凭借陈永发封印的手段灭了那十个人。

    血莲教教主静尘赶到,他如同瞬移一般出现在了金色大手下面,浑身并无任何异像相随,可他就那么静静的站在虚空,犹如一颗星辰定压一切。

    他抬头看向天穹上那只磨灭一切的金色大手,表情不变,伸手点出一指,血色长虹冲天,化作一朵盖世血莲缓缓旋转,每一片血莲的花瓣都如同斩灭时光的利刃,血莲旋转间将金色大手磨灭。

    虽然这并非人王层次的强者正面动手,可产生的余波却是席卷千里。

    在这片区域内,修为低下的人被余波活活粉碎,建筑被毁无数,血莲教一下子损失惨重到极点!

    这一次的碰撞,不比白杨用线虫对万兽堂造成的损失小多少。

    心中冷笑,白杨有理由相信静尘能够在磨灭那只大手的时候让血莲教不伤一兵一卒,可他却任由余波肆虐,这其中的原因就值得思索了。

    此时此刻,整个血莲教都处于一片死寂之中,全都被静尘经天纬地的手段所震慑。

    炼丹堂主峰直接被磨灭了,围攻白的十人只活下来六个,严重受创,短时间内没有大造化别想恢复,搞不好修为就此停止甚至倒退也不是不可能。

    “白杨,你很好!”站在天穹之上,血莲教教主静尘转身看向白杨缓缓说道。

    看着他,白杨眯眼咧嘴笑道:“教主神功盖世白某叹服,但你也知道,在之前那样的情况下若是我不还手的话下场就只有一个死字”

    是的,我明知你想救下那十个人还是义无反顾的出手了,可惜没有能够全部杀死,虽然我原本就没有打算杀死他们,不过有四个已经赚大发了。

    面无表情的看着白杨,静尘缓缓说:“看来我不得不限制你的自由了,血莲教不适合你再走动,我会将你封印到我血莲教的禁地之中,两、会时间,你自己好好想想,到时候我等你的答案,去吧!”

    静尘说完,伸手一挥,白杨的身影刹那消散在了原地,被他送入了所谓的血莲教禁地。

    白杨出现在血莲教总部短短的时间内,万兽堂没了,炼丹堂损失惨重几近崩溃,他不能再让白杨搞下去,要不然再继续下去血莲教总部真的会崩溃的。

    还有一个原因,或许他觉得万兽堂和炼丹堂的损失加起来近五百万人被灭已经足够了吧,那么多人因为白杨而死,血莲教付出了很多,白杨身上也沾染了太多因果,应该能够平息一部分他夺取白杨身上帝王龙气上天的震怒,只待两、会之后他做好其他准备就可以收取白杨身上的帝王龙气了。

    到时候白杨配合还好,若是不配合他也有能力强行收??!

    白杨被静尘送走,然而血莲教炼丹堂却是满目疮痍,山川崩塌,死伤无数,药田被摧毁的画面任何人看到都会心疼死,其中很多珍贵的药材不是一两天就能培育出来的,耗费的人力物力很难用金钱来衡量。

    在那金色大手下侥幸没死的六个强者惊恐了几分钟才反应过来,哪怕恨不得立马闭关恢复伤势此时也不得不劫后余生的看向静尘。

    “多谢教主出手相救”

    “教主神功盖世,区区白杨一些不入流手段不足挂齿……”

    啧,居然就开始拍马屁了,没办法,他们之前实在是吓怕了,这会儿活下来节操什么的都可以丢掉。

    “白杨此人的确歹毒,我还是晚了一步,要不然其他人也不用死了”静尘叹息道。

    众人沉默,不知道内心在想什么。

    沉默中,有人愤恨道:“教主,我知道那白杨对你有大用,可是,可是他太能搞事儿了,才来血莲教多长时间,万兽堂没了,炼丹堂也差点完点,他必须要死啊,要不然教中所有人都将惶惶不可终日”

    “是啊教主,白杨不死不足以平息众怒,教主,杀了他吧!”

    被静尘救下的人相继开口,他们怕了,白杨必须死,可是他们杀不死白杨,而且在教主开口之前他们也不敢去杀白杨。

    “我理解你们的心情,不过白杨对我有大用,他会死,但不是现在,到时候你们会知道现在的些许损失是值得的”静尘面无表情的说道。

    说出这番话已经算是明确告诉所有人现在不可能杀了白杨了。

    “教主,那白杨杀我儿子孙女,废我天赋极佳的孙女婿,他死不足惜,一定要杀了他!”法相归位的云老一脸苍白的愤恨道。

    “是啊教主,就在之前,我几个天赋极好的徒弟,原本前来祝贺婚礼,却是死在了之前的混乱中,这一切都是白杨造成的,他必须要死??!”

    众人纷纷发言诉苦,内心对于白杨的恨意达到了极点,央求静尘杀了白杨。

    “好了,我说过白杨会死,但不是现在,此时此刻你们不应该纠结这件事情,而是会去把伤养好!”

    静尘横了他们一眼说道,然后身影刹那消失。

    剩下的人面面相窥,然后一脸不甘的对视一眼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没办法,教主不杀也不让杀白杨,并且还将其送入禁地,他们也没办法……

    其实静尘纵容自己在血莲教中搞破坏是处于什么原因白杨是知道的,无外乎是让自己背上罪孽,血莲教付出太多,这样一来静尘收取自己身上帝王龙气的时候上天看在自己搞破坏的份上不会为难静尘。

    然而白杨之所以知道这点还搞破坏,当然是有他自己的原因的。

    “我弄死血莲教那么多人引起公愤你静尘依旧不杀我,必定会在人们内心埋下一个疙瘩,若是有一个导火索的话就会导致所以人反抗你,到时候你静尘纵然得到了我身上的帝王龙气又有什么用?众叛亲离你一个人打天下吗?哼哼!”

    白杨心中冷笑,静尘在算计他,他也在算计静尘!

    相互都在算计,就看最后谁更高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