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和十绝暗光剑旗摆在一起的东西岂会简单,在这之前白杨一直觉得那丹鼎应该是炼丹的玩意,看到云老祭出丹鼎后才想起了这茬。

    原来这玩意还能当法宝用来砸人???

    白杨抛出的丹鼎在念力的加持下冲天而起迎风暴涨,刹那间化作百丈之巨,如同山岳悬空。

    这也是一尊火红的丹鼎,可和云老那一尊丹鼎不同,云老的丹鼎如同一枚太阳在爆发熊熊火焰,白杨的丹鼎却不同,并没有火焰升腾,只有纯粹的红色霞光氤氲,那霞光很美,美得醉人。

    轰!

    两尊山岳般的丹鼎在虚空相撞,恐怖的声音在天地回荡,无数人脑袋一片空白,更有人直接在那恐怖的声音中被活活震死!

    那声音响彻整个炼丹堂上空,单单只是声音横扫就是一场灾难,死伤无数,声音摧毁的建筑更是不少,有人正在炼丹,受到声音影响一炉丹药就这么废了,损失不可估量!

    虚空中,两尊如同烈日骄阳一样的丹鼎相撞,时间仿佛在那一刻定格。

    下一瞬间,云老的丹鼎一颤,上面布满了裂纹,旋即轰隆一声直接炸了!

    丹鼎爆炸,碎片溅射出去粉碎一座座山头,更有数千人死在了丹鼎的碎片中……

    然而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他的丹鼎爆炸后,像是一片火海倾泻,恐怖的火焰席卷四方,哪怕只是指甲盖大小的一朵火焰就足以烧死一个武士境界的武者!

    火焰席卷四方,如天河倾泻覆盖了半个炼丹堂主峰山头,滚滚火焰肆虐,其中的人被烧死无数,建筑被焚毁,就连山头都有融化的迹象!

    太可怕了,神道真君境界的战斗根本就是一场天灾!

    虚空中,白杨招手,丹鼎缩小飞回落入他手中,随手抛着看向云老戏虐道:“看来你那玩意根本就是个水货,一碰就碎,难道说是母的遇到公的了?”

    “你……!”那边云老站在虚空看着白杨一脸惊异。

    他怎么也没想到白杨居然也有一尊丹鼎,而且比自己的貌似要高了一个级别!

    自己的丹鼎被碰碎了云老心头的郁闷可想而知,你说你又不是炼丹的,没事腰里揣着个丹鼎干嘛?而且还是六品法宝级别的丹鼎!

    眼睛一亮,云老看向白杨目光微变,自己的丹鼎是好不容易得到的,自己的炼丹手段有一半都依靠那口丹鼎,如今没了自己炼丹手段大打折扣,可白杨手中还有一口更好的,一定要弄到手,一旦得到自己的炼丹技术还会提升一个级别!

    此时此刻,云老不但想杀了白杨报仇泄愤,更是想要杀人夺宝!

    “我什么我,老东西还有什么手段都使出来,我接着,若是就这点本事的话我就要送你去见你儿子孙女了!”白杨看着对方咧嘴笑道。

    话是这么说可白杨却没有放松警惕,对方毕竟是神道真君境界,鬼知道还有什么手段,作为神神道道的神道修士岂是那么好杀的?

    再一个,这里是炼丹堂,前来祝贺的宾客那么多,宗师以及以下的无所谓,可十多个武道大宗师和神道真君由不得白杨不警惕,这会儿他们只是远远观望,可鬼知道等一会儿他们会不会一窝蜂的冲向自己?

    那样一来事情就大条了!

    到了这个时候,尽管之前只是和云老碰撞几次,可却导致炼丹堂死伤无数,人员至少波及十万,整个炼丹堂主峰差点毁掉,有这些给木彤陪葬已经完全够了,接下来就是白杨纯粹的想搞事儿!

    把事情搞得越大越好,血莲教损失越大他越开心。

    “今天你要死,你一定要死,杀,万丹星辰大阵!”

    云老冲着白杨咆哮,长袖一挥,一颗颗指甲盖大小的丹丸被他挥出布满天穹,按照某种玄奥的轨迹排列,如同周天星斗运转!

    那一颗颗指甲盖大小的丹丸,每一刻都洁白如玉,如同天上的星辰,而且每一刻丹丸表面都有着阵法纹理,相互作用勾连天地,一股莫可匹敌的力量弥漫。

    “狗曰的老东西手段还真不少,居然将丹道和阵法结合在一起,那阵法的力量都快赶上人王之境强者的气息了,虽然不如却相差不远!”白杨表情凝重心中暗道。

    阵法勾连天地,一分力量能被十倍百倍的放大,绝对不容小看。

    万丹星辰大阵被云老瞬间布置完成,一颗颗丹药如星辰闪烁,封锁一片天地,如同周天星斗运行,处于阵法笼罩中的白杨有一种自己随时会被磨灭的感觉。

    眼睛一眯,白杨心头再度暗骂狗曰的老东西不讲究,那一颗颗布阵的丹药特么居然有毒,处于阵法中的白杨觉得有点头晕……

    不敢再迟疑,白杨收起丹鼎,翻手间取出十绝暗光剑旗。

    六品法宝十绝暗光剑旗!

    如今已经是神道真君境界的他,修为或许没有曾经十绝暗光剑旗的主人剑云那么高,可已经足以发挥出十绝暗光剑旗九成九的威力来了。

    剑旗出现在他手中,念力涌入,漆黑的三角形小旗化作一丈高,白杨单手握住旗杆。

    手一挥,旗帜咧咧作响。

    一道道剑芒从旗帜中喷薄出来,每一道都神光冲天,万百千道剑气冲天,宛如天河倾泻,剑光各自找到一枚云老用于布阵的丹药,将其斩灭!

    轰轰轰……

    天穹上一颗颗丹药和剑气相遇粉碎炸裂,恐怖的余波弥漫肆虐,席卷血莲教炼丹堂很大一片区域,在这个区域中,被波及到的人修为不到宗师之境只有惨死的份,哪怕到了宗师之境也很难抵挡!

    白杨比云老更阴险,他的目的是搞事儿,剑旗喷薄的剑光不但破了他的阵法,剑光更是向着炼丹堂各个地方倾泻,所过之处毁灭一切,杀人无数毁掉建筑药田更是多不胜数。

    就这一下炼丹堂的损失不可估量!

    “十绝暗光剑旗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曾经剑云前辈号称能灭杀人王,这面旗帜功不可没,用于破阵无可厚非甚至有点大材小用了”

    手持十绝暗光剑旗站在虚空中白杨心中暗道。

    “这怎么可能!”那边云老看着白杨一脸震惊,很是有点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

    自己的万丹星辰大阵居然被白杨这样就破了?

    白杨差点翻白眼,震惊你麻痹,你以为你是UC部的啊……

    “老东西,没招了吗?没招了的话,我挥挥手就送你上路了!”白杨看着对方冷笑道。

    杀你不是目的,目的是逼你动手我好让血莲教损失更大,你一条命值几个钱,杀更多的血莲教成员才能给天下减轻负担!

    “你……很好,去死吧!”云老目光闪烁狞声道。

    拜托,这句话你个老东西都说了好几次了,你不烦我都烦,你到是动手杀啊,白杨心头之无语……

    不过显然云老这个时候动真格的了,站在虚空中的他头顶一股黑芒冲天而上,直接真灵出窍!

    要祭出神道修士最后的手段法相了吗?

    白杨眯眼暗道,隐隐约约有点期待。

    神道修士到了真君境界可以凝聚法相,那可以说是神道真君的最强手段之一了,往往战斗到了这个时候就意味着最后的绝杀即将到来!

    云老的真灵冲天,并未化作他的模样,而是飞速扩大,化身一个黑洞遮蔽苍穹。

    不,那不是什么黑洞,那是一个漆黑到极点的黑球,直径千米,黑到极点,宛如一个黑洞,像是一枚漆黑的星辰悬挂苍穹欲要坠落下来碾碎世间!

    什么玩意,那根本就是一枚放大了无数倍的丹药,漆黑的丹药,而且是一颗如同星辰一般的剧毒丹药,这就是云老的法相?

    “白杨你给我死!诸位助我,杀了白杨!”

    那漆黑如黑洞的丹药法相中传来了云老愤怒威严的声音。

    他不但祭出法相欲要灭杀白杨,更是要联合前来观礼的十多个武道大宗师神道真君一起灭杀白杨!

    远处原本处于观望中的十多个强者,在听到了云老的声音后相互对视,目光闪烁中他们反应各不相同。

    其中有四人直接离开表示不参与,其他还剩下九个决定向白杨动手!

    剩下的九个中,六个武道大宗师浑身罡气爆发,如同神祗降临世间,化作一道道惊天长虹冲向白杨,刀芒冲天,拳印如骄阳升腾,剑气如汪洋澎湃……

    其余三个神道真君强者,两个各自祭出强大的法宝轰想白杨,最后一个居然法相飞出冲了过来,那是一条长达两千米的丑陋虫子法相,看一眼就让人恶心胆寒!

    处于风暴中的白杨面对整整十个绝世强者围攻,那种压力可想而知,哪怕此时他自己祭出自己的真龙法相也绝对不是这十个绝世强者的对手!

    “以为人多就有用吗?”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恐怖气息白杨沉声冷笑。

    下一刻,他收起了十绝暗光剑旗,一枚洁白晶莹的玉佩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当初陈永发给他的保命玉佩之一,封印着陈永发人王之境的可怕手段!

    “够了!”

    就在此时,远处天边传来了一声威严无尽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