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过也伤感过,最后再怜悯的看了没个人样的姜山一眼,白杨眼中再无此人,收拾心情,将目光放到新娘子身上。

    这个美丽的女子,很聪明,真的很聪明,将各种情况都看得很通透,更是不缺少血莲教中人的那股狠辣,这样的女子若是成长起来必定是一个绝世大魔头!

    “你说要杀我?”看着她,白杨嘴角带笑玩味的说。

    面对白杨的目光,新娘子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旋即反应过来觉得很丢脸,然后强撑着与白杨对视说:“是又怎么样?白杨,你以为今天你还能走出这里不成?将我的婚礼弄成这样,你要死,你一定要死!”

    “哦”白杨耸耸肩不置可否的哦了一声,压根没有和对方瞎哔哔的心思。

    那边炼丹堂堂主云老眼皮一跳,赫然冲向自家孙女大吼道:“白杨你想干嘛?别乱来,婚礼落到这种地步我既往不咎,速速离去我不为难你!”

    然而晚了。

    作为一个行动派来说,当白杨下定某个决心要做什么事情的时候就不会有半分迟疑,我先按照本心那么去做了,事后管他洪水滔天!

    噼啪!

    刺目亮光闪烁,映照得整个山头惨白一片,一道米许直径的苍白闪电从天而降轰在了新娘子身上!

    “不……”

    新娘子绝望惊恐的尖叫在闪电的轰鸣声中显得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电光火石,闪电来得快去得也快,也就眨眼的功夫,闪电消失,原地只留下了一些焦黑的残渣,新娘子宗师之境的修为在毁灭性的闪电面前被轰成了粉末!

    地面一个大坑还在冒烟,昭示着新娘子前一刻还处于那个位置。

    “你算到了一切,不知道你有没有算到我杀你根本就只需要一个念头就足够了,谁也阻止不了!”看着新娘子消失的地方白杨心中默默自语。

    她设计杀了木彤,白杨怎么可能让她活下去,哪怕不为给单秋林一个交代,单单只是为了木彤那个可怜的女孩白杨就不允许新娘子继续活着!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快到婚礼现场所有人都始料不及,云老前行的身躯戛然而止,表情有些茫然,像是没反应过来。

    婚礼现场的人表情有些茫然,这一波三折的整得大家一脸懵逼。

    一场好好的婚礼,最终的结果却是新娘子被闪电劈成了渣渣,新郎成为了疯疯癫癫的废人,另一个可怜的女子香消玉殒……

    “不!白杨,我要杀了你,还我女儿命来!”

    短暂的寂静中,一声惊怒到极点的大吼传来,旋即虚空爆鸣,一直漆黑的大手印向着白杨拍下。

    那只大手是宗师强者罡气凝聚,大如房屋,漆黑邪意,如同地狱伸出的魔手。

    出手的是新娘子的父亲,炼丹堂堂主云老的儿子,宗师巅峰修为,自己女儿被白杨杀死,他忍不住愤然出手。

    不管血莲教中的人再如何心狠手辣,但作为人父,护犊子的心态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他惊的是白杨居然当着在座这么多强者的面杀了自己的女儿,怒的是自己天赋那么高的女儿被白杨杀了,怎能不怒!

    眼中闪过一丝冷冽,白杨心道又一个送死的!

    念头一动,虚空轰鸣,又一道闪电如白驹过痕闪过,轰隆一声,毁灭性的闪电不但粉碎了那只罡气凝聚的大手,更是连同出手之人也轰成了渣渣!

    宗师高手而已,岂能抵挡毁灭性的闪电?

    白杨可以理解对方的心态,毕竟老子是宗师境界,女儿那么年轻都追了上来,如此天赋异禀的后辈死了谁能不怒?

    可是你女儿是人别人就不是人了?你女儿死了你给他报仇那木彤死了算什么?在你们眼中就只是一根草吗?

    你们不在乎我在乎,杀人偿命天经地义,血莲教就没有一个好东西,必须要有人给她陪葬,才死两个怎么够?

    远远不够!

    这才多少点时间?一秒还是两秒,新娘子死了,新娘子的爹也死了,原本大喜的婚礼变成了大悲的杀??!

    “白杨!我要将你千刀万剐!”

    云老总算是反应过来,须发皆张怒吼,神道真君境界的气势爆发,天地风起云涌!

    他一指点向白杨,虚空中一枚拳头大的黑色圆球闪电般向着白杨飞去。

    那圆球不知道是什么玩意,表面闪烁金属光泽,却有一团黑气环绕,面对那个黑色圆球,白杨居然有一种心颤的感觉。

    那玩意不简单,心头一跳,白杨眨眼冲天而起,念头一动,一道三米直径的闪电劈下。

    当闪电和那圆球相遇瞬间暴涨,天地颤抖嗡鸣,一圈圈冲击波横扫出去,原地更是升腾起了一朵巨大的蘑菇云。

    “快跑,神道真之间的战斗不是我们能参与的!”

    “那白杨当真可怕,居然修炼了一门驾驭闪电的秘法,威力好似无尽,他怎么有这样的手段?”

    “爆炎丹,云老居然一出手就是这玩意,明明是炼丹手法炼制出来的丹药,祭出之后却可以爆炸,威力相当于大宗师武者的一击,恐怕也只有云老这个炼丹大家才能随意丢这可怕玩意吧?”

    婚礼短暂的寂静在白杨和云老动手的瞬间就乱了,实力差的宾客飞速远遁,不时传出一句句惊恐的叫声。

    那黑漆漆的玩意居然是什么爆炎丹?炼丹手法炼制的丹药居然有这种威力?相当于一枚小型导弹了吧,丹药居然能这么玩,还有这种操作?

    站在虚空中的白杨听到人们的惊叫后当即瞪眼。

    炼丹就炼丹居然还练出炸弹来了,确定不是在逗我?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那什么爆炎丹的威力白杨亲自见识了,真的具有导弹一样毁灭性的威力,若不是自己的闪电异能随心而动搞不好要载!

    闪电和爆炎丹相遇的爆炸让整个婚礼现场狼藉一片,尤其是爆炸中心位置更是出现了一个直径三百多米的大坑,那个位置以及周边之前没反应过来的宾客至少死伤三百,远去受伤的更多!

    能来参加婚礼的莫不是血莲教中的高手和高层,死去的人中宗师高手占据三分之一,就这一下可以说血莲教损失惨重!

    这就是所谓的殃及池鱼,近距离处于神道真君之间的战斗中稍不注意就会生死道消。

    然而死得越多白杨就越开心,血莲教中的人死光了才好,就当给木彤陪葬了。

    “还我儿子孙女命来,白杨,我要你死!”

    烟尘冲天中云老怒吼,他挥手间祭出数十枚爆炎丹,如同一颗颗漆黑的流星冲向白杨。

    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那每一颗爆炎丹就相当于一位大宗师境界的武者一击,可对于白杨来说那一颗颗丹药简直特么的是导弹!

    神道修士就是法爷,堪称移动炮台,只要给他时间和距离,一个同境界的神道修士能干翻一堆武者!

    被数十颗‘导弹’瞄准白杨也不敢有丝毫马虎,念力散发到最大,一道道闪电穿空远距离拦截引爆,自己当初在葫芦山谷口得到的一些不入流的防御法宝一股脑用出。

    轰轰轰……

    虚空中响起了连番的爆炸,每一处爆炸都仿佛一个黑洞在肆虐,恐怖的冲击波横扫,虚空扭曲,在那可怕的冲击波中,一些还没有跑远的宾客被撕成碎片!

    血雨喷洒,残值断臂横飞,短短一刹那这个炼丹堂总部被毁得不成样子,建筑崩塌无数。

    当爆炸平息下来,白杨脸色有点苍白,尽管远距离拦截引爆了‘导弹’,可那混乱的冲击波却将他丢出的十多件不入流防御法宝都报废了,唯有一个盾牌摇摇晃晃却也已经布满了裂纹。

    “不愧是神道真君境界的强者,正面硬钢比武道大宗师要难搞太多了”站在虚空中白杨心有余悸暗道。

    “杀!”

    见自己祭出的爆炎丹居然没有能杀掉白杨,云老再次怒吼。

    烟尘冲天中一股让人心悸的恐怖气息弥漫,一尊火红的丹鼎出现在云老手中,他伸手一抛,拳头大的丹鼎冲天而上,迎风暴涨,刹那化作百丈之巨,熊熊烈焰升腾,热浪滚滚炙烤得虚空扭曲,仿若一枚烈日骄阳坠落下来!

    这一刻的云老只想杀了白杨,孙女死了,儿子也死了一个,若是他不杀了白杨的话还有脸在血莲教混下去?

    到了这个时候,不管白杨是什么身份,对教主有什么用,他都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要白杨死!

    那尊火红丹鼎的气息很恐怖,真的如同一枚骄阳坠落下来,白杨感觉到那玩意的气息虽然不如自己的十绝暗光剑旗却也差不了太多了。

    “那尊火红的丹鼎即使不是和十绝暗光剑旗一样的六品法宝至少也是五品巅峰!”

    心念刹那闪烁,白杨也在这间不容发之间翻手取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丹鼎,当初在迷河林中得到十绝暗光剑旗的时候一起得到的那尊丹鼎。

    同样是火红颜色,白杨的这个却红得比云老那尊更加深沉。

    念力疯狂涌入丹鼎,白杨随手一抛,丹鼎冲天而起向着云老祭出的丹鼎撞了过去。

    来呀,互相伤害呀,谁怕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