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缓的说出这番话,每说一句白杨看向姜山的眼神就变得默然一分,到最后,白杨看姜山的眼神仿佛死人,仿佛山石草木,仿佛一个可有可无的符号。

    轻轻摇头,白杨继续说:“你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去触碰她的尸体,你真的不配,她将你视为自己生命的唯一,而你为她做过什么?她为你奔波劳累去迷河林险死还生你又为她做了什么?在你已经残疾对未来失去希望的时候她对你不离不弃你又为她做了什么?”

    “讽刺啊,真的是讽刺啊,她为你倾尽一切,付出一切,她觉得理所当然,你也觉得理所当然,这原本没错,可是谁顾忌过她的感受?她只是一个爱得卑微的小女孩啊,她凭什么要付出这么多?就为了你姜山曾经的一饭之恩?就为了你姜山曾经给她一顿饭并没有看不起她只是一个乞丐?”

    “你姜山凭什么如此心安理得的享受这份爱而无动于衷?你不配的!可她愿意,呵呵,人世间的爱情就是如此的莫名其妙,人间情字最杀人,刀刀斩在心头上,纵使百死甘如始,谁来可怜女儿心?”

    说一句走一步,白杨说到最后不再看姜山一眼,从他们身边轻轻走过,来到了死去的木彤身边。

    她静静的躺在花瓣中,她脸上还带着笑容,幸福的笑容,或许她觉得为自己的爱人付出生命是最幸福的事情吧。

    哀其不幸也好怒其不争也罢,人世间就这样,有人将爱情当做生命的所有,作为旁观者,白杨只能叹息命运对她的不公,却无法去评判她对爱情的执着。

    毕竟每个人对生命的追求都是不一样的,不能用自己的标准去衡量别人的人生价值观。

    “你死了,带着对爱情最美好的付出死去了,或许你的生命中已经没有遗憾,可是谁来可怜活着的人?你为爱情能够付出所有,可这个世间还有一个人付出所有也得不到你的爱情啊……”

    看着木彤的脸,白杨当真是百般滋味在心头。

    他没有能救下木彤,甚至连复活都做不到,木彤是武道修士,神魂并未凝练成阴神,死的那一刻白杨开启慧眼看到了她灵魂离体,可此时天光大作,别说她那脆弱的灵魂,哪怕是神道阴神在阳光下也要灰飞烟灭!

    白杨没有本事收集她的灵魂将其复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的灵魂消散见证一场悲剧的落幕。

    世间没有那么多恰好,白杨没有恰好能收集灵魂的手段将悲剧最终变成另一种结果,很多时候人世间的事情都只能无可奈何眼睁睁的看着发生而无能为力……

    翻手间白杨手中取出几张冰冻符贴在了木彤的尸体上,低温降临,木彤的尸体被冰冻,白杨将其收起。

    有人能对她的爱情视而不见,可有人却能为他放弃一切,有人不在乎她,那么她就应该回到在乎她的人身边,纵然只是一具尸体!

    可是,可是老单啊,你虽然说你放下了一切,可放下得越彻底就证明你爱得越深沉,我只能带着你爱的人的尸体给你,可我他妈回去怎么给你交代?我拿什么交代?

    白杨不知道以后如何面对将木彤尸体交给单秋林时的画面……

    收起木彤的尸体,白杨缓缓起身,再次看向了新郎新娘。

    他们并没有继续向前走一步,不是不想,而是不敢,白杨的念力已经锁定了他们,他们能感觉到若是自己稍有异动就会生死道消!

    姜山一脸麻木对周围一切都仿若未觉,但新娘还很清醒,她此时脸色苍白,求助的看着自己的爷爷,看着自己的父母,看着十多个神道真君武道大宗师,唯有他们才能镇住白杨保全自己。

    自己杀了白杨要?;さ娜?,虽然白杨现在很平静,可天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新娘的爷爷云老一脸凝重的看着白杨,十多个武道大宗师神道真君也看着白杨,无论接下来白杨要做什么他们都不会任由白杨胡来的!

    见证一场悲剧,人们虽然对木彤的遭遇感到悲哀,可此时的气氛却显得无比凝重。

    悲哀之后或许就是狂风暴雨!

    然而白杨却没有一上来就喊打喊杀。

    再次看向姜山,表情变得无比冷冽说道:“或许站在你自己的角度,为了自己的前途未来放弃那份爱情没有错,但是你居然忍心辜负这样一段真挚的爱情,是个人都看不下去,我很想杀了你,真的,我很想杀了你,但我不会杀你……”

    “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你吗?呵呵,并不是你不配让我动手,因为我想看着你未来的人生时时刻刻被煎熬,我想看着你永生永世都活在痛苦之中,木彤的死,会如同跗骨之蛆时时刻刻啃食你的灵魂,会时时刻刻撕咬你的心脏,你将永远活在痛苦懊悔之中,那才是你最好的下??!”

    “你现在感觉到痛苦了吗?你现在感觉到后悔了吗?我告诉你,没用的,不够,也来不及了,你失去了,你永远的失去了,人生没有如果,不可能从来一次让你选择,你啊,我为你感到悲哀,但却不会同情你丝毫,因为你该!”

    说道最后,白杨不再看他一眼。

    白杨的话,一字一顿,如同一把把尖刀刺入姜山的身躯,刺入他的灵魂,一字一刀,刀刀见骨,刀刀斩在他最脆弱之处。

    当白杨话音落下,原本麻木的姜山脸色煞白一片,浑身都在颤抖,随即浑身一颤,张口噗一声喷出一大片鲜血。

    鲜血撒落触目惊心,一口鲜血后,姜山整个人都变得萎靡了。

    可这还没有完,当他喷出一口鲜血,身上气息开始暴动,宗师之境的罡气暴动,极其不稳定。

    嗡!

    下一刻,姜山身上光芒闪烁,罡气混乱横扫,将他身边的新娘子都吹飞了出去。

    噼里啪啦,罡气暴动中,姜山体内传来了炒豆般的声音,暴动的罡气毁掉了他的筋脉,毁掉了他的根骨,毁掉了他的一切根基。

    暴动的罡气如狂风肆虐,来得快去得也快,当罡气平息下来,姜山如同泄气的皮球一下子萎靡倒在了地上。

    如此状态,是个人都能看出他这个人已经废了,修为尽废,废得无比彻底,没有天大的造化此生都不可能再度修炼。

    通俗点说,他之前被白杨一字一刀戳在心口搞得走火入魔了。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萎靡躺在地上的姜山,原本柔顺黑亮的头发肉眼可见的失去了光泽,变得灰扑扑,其间夹杂白色,如同枯草。

    他表情呆滞,嘴角还在流口水,似乎疯了,似乎傻了,这个人,彻底废了!

    “呵呵呵,有过痛苦,方知道众生痛苦,有过执着,放下执着,有过牵挂,了无牵挂,姜山啊姜山,这是你应得的,你的身心灵魂,永远都会被木彤的死而煎熬,那种煎熬会时时刻刻伴随着你,她已经死了,你无法弥补不可能弥补,你就无法大彻大悟走出这种折磨,你一生一世生生世世都只会成为一个被痛苦折磨的废人,这才是你应得的下场,好好体会那痛苦的滋味吧,别急,你的人生很长,只要不死,就永远会被煎熬折磨下去!”

    看到姜山的下场,白杨笑了,笑得很开怀,笑着说话也不忘再往他心口递刀子。

    他不会同情他,笑话,同情他谁来同情木彤那个可怜的女孩?

    姜山以后指挥成为一堆烂肉一样的废人,因为木彤已经死了,他不可能如同单秋林一样大彻大悟走出自己的道,正如白杨所说的那样,因为无法弥补。

    曾经单秋林之所以能够大彻大悟,是因为木彤还活着,爱的人活着他就能淡然放下,可姜山不行,木彤已经死了!

    看到姜山的下场白杨在笑,可笑着笑着白杨却又流泪了,为木彤感到心酸,为木彤感到不值,那么好的一个女孩,为什么偏偏就没有一个美好的结局?她本应有一个美好的未来的。

    可是,那个女孩死了,永远不会再活过来,她在她最美好的年华凋零,这世间她曾经来过,她爱过,她执着过,人们或许会记得她一时,可当时间过后,谁还会记得这个可怜的女孩?

    婚礼现场彻底沉默,人们看着白杨,看着姜山,心头无比纠结,为什么会搞成这个样子?

    白杨没动手,没搞事儿,可婚礼却进行不下去了,因为新郎都特么疯了还结个毛婚?

    “山哥!”被之前姜山罡气暴动吹飞的新娘子反应过来,尖叫一声无比焦急来到姜山身边,抱着他无论这么呼喊姜山都只是一副疯疯癫癫的样子,于是她傻眼了。

    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为何会这样?

    见姜山不可能再恢复了,新娘子皱眉,然后叹息一声将姜山丢下,一脸阴沉的起身看着白杨一字一顿的说:“好一个白杨,好一个白少,你居然将我的婚礼搞成这个样子,你……你……你……我要杀了你”

    听到新娘的话,白杨愕然片刻,看了看地上疯疯癫癫的姜山,又看了看咬牙切齿看着自己的新娘子,突然爆发一阵大笑,笑得很开怀,笑得眼泪都掉下来了。

    “哈哈哈哈,姜山,你看到了吗?这就是你的新娘子,看到你沦为废人果断将你抛弃,可见她根本就不爱你,而是爱你曾经远大的前程,爱你年轻宗师之境的修为,爱你未来能成为大宗师甚至人王强者的潜力,她此时很愤怒,愤怒的不是我把她的爱人说成废人了,而是愤怒自己未来强大的夫君没有了,可笑,可笑啊,可笑你为了这样一个女人居然放弃了一个爱你到灵魂深处的女孩,你啊你,我都替你感到悲哀,果然,可恨之人自有可怜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