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子距离姜山不过两米,一剑刺向姜山凌厉而决然,丝毫没有留手。

    那短剑剑身漆黑,不反光,用地球的语言说就是磨砂工艺,锋锐无匹,乃是一件杀人利器,两米距离对于同样宗师之境的新娘子来说根本就不是距离,眼看姜山就要死在这一剑之下。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整个婚礼现场的所有人都蒙圈了,前一刻还对姜山处处维护的新娘子莫名其妙的就对他痛下杀手,是个人都反应不过来!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姜山一脸不解愕然,眼神中充满了迷茫,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以至于他都没有想到要反抗。

    “这是在搞毛?”白杨看呆了,脑袋处于一刹那的短路状态。

    血莲教中的人都如此奇葩?喜怒无常,前一刻还好好的下一秒说翻脸就翻脸了?

    那可是新郎啊,马上要和你成婚的,这算啥,谋杀亲夫?呸,鬼的个谋杀,分明就是明杀!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婚礼现场所有人都愕然懵逼,脑袋拐不过弯来。

    噗嗤……!

    利器贯穿身躯的声音在下一秒出现,声音不大,却让婚礼现场所有人都听到了。

    有鲜血撒落,一如新娘子身上的大红嫁衣,鲜艳而刺眼。

    可是,新娘子手中的短剑刺穿的并非姜山的心脏,而是木彤的!

    原本转身离去的木彤,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姜山身前,为他挡住了这一剑,剑身刺穿了她的心脏,剑尖穿透她的身躯还挂着血珠。

    那血珠是如此的刺痛人的眼球!

    木彤之前转身离去,其实距离姜山也不过一二十米,如此深爱姜山的她怎么忍心看着自己的爱人死去?所以她近乎本能的冲过来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了这绝杀的一剑!

    武士境界的她足以一秒钟之内跨越一二十米距离到达这个位置,亦或者是太爱姜山爆发了全部潜力……

    总之,在新娘子一剑准备杀掉姜山这短暂的时间中,木彤为他挡下了一击!

    心脏被贯穿,无论是神道修士还是武道修士,心脏都是致命弱点!

    木彤站在姜山身前,仿佛不知道自己的心脏被刺穿了一样,一脸幸福的微笑,痴痴的看着姜山近在咫尺的脸庞,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可张口间却是一口鲜血喷出,血液滴落在姜山的新郎衣服上,无比刺眼。

    她缓缓抬手想要去抚摸姜山的脸,可就在这个时候,木彤背后的新娘子,双目中闪过一丝冰冷,嘴角勾起一丝冷冽的弧度,手腕一翻,手中短剑转了一圈!

    噗嗤,木彤的心脏被彻底搅碎,心脏位置出现了一个前后透明的血洞!

    唰!

    她拔剑,剑身之上血液溅落,滴落在红毯上,犹如一片片鲜红的玫瑰花瓣。

    噗……

    木彤心脏位置前后鲜血喷出一两米,晕染了满地的花瓣,也喷了姜山一身。

    她凝视着近在咫尺的姜山,眼神痴痴的,一脸幸福微笑。

    然后她身躯缓缓倒下,她舍不得闭上眼睛,因为她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看自己的爱人了,哪怕一眼,只一眼也是好的。

    她舍不得闭上眼睛,因为姜山是她的爱人,是她一生的执着,是她生命中最美好最幸福的画面……

    时间在这一刻永恒定格,木彤娇弱的身躯倒地,最后痴迷的看了姜山一眼,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带着自己深沉而卑微的爱闭上了眼睛。

    或许她是幸福的,这一刻的她或许会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吧。

    一身鲜血的姜山此时整个人都彻底呆滞了,身上木彤的鲜血依稀还有温度,是那么的温暖滚烫,烫得他浑身发颤,烫得他灵魂颤抖。

    愣了足足三秒钟,姜山反应过来,呆呆的看着新娘子问:“为……为什么?”

    一身大红嫁衣的新娘子手中短剑一甩,血液飞溅滴血不沾,她收好短??醋沤轿⑿Φ溃骸胺蚓?,你是我夫君啊,我怎么可能杀你,我是那么的爱你,对于爱情,我很霸道的,不允许我的夫君心中还住着另外一个人,所以她必须死,唯有死人才能在时间过后被遗忘,你只能属于我一个人的!”

    新娘子的这番话一出口,婚礼现场的所有人都不是傻子,瞬间就想明白了一切。

    她要杀的并非新郎姜山,而是木彤!

    她要杀木彤,可是如果直接对木彤动手,白杨不可能不出手制止,只能利用木彤对姜山的爱,出其不意的对姜山出手,这种快必须要快到所以人都茫然懵逼,快到白杨都反应不过来!

    在所有人茫然中,唯有木彤这种爱姜山到极致的人才会本能的做出反应为她挡刀!

    所以她成功了,利用众人的反应时差,利用木彤对姜山的爱,她成功的杀掉了木彤!

    杀掉木彤,她不但保证了姜山是自己一个人的,还除掉了一个很大的威胁,只要木彤还活着,木彤对姜山的那种爱,别说姜山,但凡是个男人都不可能忘掉,这是她不允许的。

    心思不可谓不缜密,不可谓不歹毒!

    女人心海底针,当女人想要达到某种目的的时候,那才是最可怕的。

    青青蛇儿口,黄蜂尾后针,两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这短短二十个字道尽了女人这种生物的可怕!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姜山浑身颤抖,一脸茫然的喃喃自语,像是在问新娘子,又像是在问自己,又好似在问死去的木彤!

    按理说木彤拥有武士境界的修为,哪怕心脏被贯穿被搅碎也不可能一两秒之内彻底死掉,可是新娘子歹毒啊,宗师之境的罡气暗中吞吐,直接将木彤的内脏全部生机泯灭,这才是木彤连一句遗言都没有来得及说出口的原因所在。

    或许她最后还想对姜山说一句‘师兄对不起我不能再继续爱你了吧……’

    新娘子像是没有看到姜山脸上的茫然一样,一脸微笑的说:“夫君,吉时了,我们拜天地吧”

    杀了木彤,她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她有这个底气,哪怕木彤是白杨带来的,哪怕白杨会保她,但那又怎么样?自己的爷爷就在不远处,那可是神道真君强者,还有在场的叔叔伯伯,大宗师神道真君加起来十多个,他们难道会眼睁睁的看着白杨对自己动手?

    所以木彤杀了也就杀了!

    这个女人很可怕,不但歹毒,还很聪明,几乎是她下定决心要杀木彤的时候就将一切都想到了。

    姜山张了张嘴,表情无比茫然,然后他缓缓低头,看着身前倒在血泊之中脸上还带着幸福笑容的木彤,这一刻的他只觉无比心疼,心疼到灵魂麻木颤抖。

    这一刻他好像意识到自己生命中永远永远的失去了什么,永远永远的错过了什么,是什么他知道又不知道。

    缓缓的蹲下,他蹲在木彤身边,想要伸手去触碰她,可姜山无论如何都伸不出手,这一刻他觉得,若是自己触碰木彤的话是对这个死去的女孩巨大的亵渎。

    自己不配触碰她!

    哪怕自己触碰她她会感到无比开心……

    “你好傻,为什么要这样,不值得的,我不值得你这样去做,我不配啊……”凝视木彤的脸,姜山喃喃自语。

    可是木彤已经不能回答他了,永远不可能回答他了。

    木彤已经死了,为自己生命中最爱的人挡刀,将生命奉献给了自己一生的挚爱,她没有遗憾,只有幸福,人世间还有什么比为爱人付出生命更深沉的爱?

    “木彤,彤儿,你睁眼啊,你不要死好不好……”姜山神情呆滞的看着木彤喃喃自语,此时的他已经忘记了自己,忘记了婚礼,忘记了一切。

    眼前的这个女子太过卑微,她的生命太过脆弱,她永远不会起身,永远不会再张开眼睛了。

    一滴眼泪从姜山脸上滑落,呆呆的跪坐在木彤尸体边上,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游历状态。

    “夫君,我们拜天地吧”新娘子一脸微笑的说。

    然后,她轻柔的搀扶起麻木的姜山,对木彤的尸体视而不见,带着姜山走向拜天地的地方。

    姜山游离的双眼一刻没有离开过木彤的尸体,身躯在往前走,眼神却被木彤的尸体死死的拴住了,本能的被新娘子搀扶这一步一步往前走。

    那个女孩就那么躺在地上,周围鲜血流淌,她脸上带着笑容,周围有鲜花花瓣,她如同一朵凋零的花,静静的绽放,静静的枯萎,在这世间留下过自己最美丽的一瞬间。

    新娘子搀扶着姜山往前走,可没有走几步就停下了,一脸凝重的看着前方。

    白杨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们前方十多米外,静静的站着,闭着眼睛身躯轻微颤抖。

    微微仰头,白杨双目中有泪水滑落,那眼泪不是为自己而流,而是为死去的木彤而流,他为木彤感到不值,为木彤感到心酸。

    木彤的爱是那么卑微,木彤的爱是那么深沉,木彤的爱超越了一切……

    新娘子动手准备杀姜山的时候,白杨也是愕然懵逼的,然后他没有来得及救木彤,当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都迟了。

    特么鬼知道新娘子是这样的一个心机婊??????谁知道?

    老单,我他妈的回去怎么跟你交代?

    白杨心中苦涩莫名。

    缓缓睁眼,没有去看新娘子,白杨只是淡淡的看着神情麻木的姜山说道:“姜山,你错过了很多,你错过了这世间最美好的东西,你错过了你这一生最珍贵的东西,呵……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你的面前,你没有去珍惜,现在失去了你是否感到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是不是莫过于此?如果上天再给你一次机会的话,你是不是会对那个女孩说你爱她而不是对比起这三个字?在爱这个字后面加什么期限已经没有意义了,因为你已经失去,失去了就不会再有了,你失去的不是现在,是未来,是永远,永远有多远?纵然你有朝一日成为人王,成为地皇,成为天帝以至于更高层次的强者,哪怕你寿与天齐又怎么样,你永远的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