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彤的话让姜山内心一颤,微微低头不敢直视木彤的双眼,内心很纠结,在剧烈挣扎,从木彤身上他能感受到那种炽烈的爱意,此时他很想抛开一切和她远走高飞,可是他又放不下美好的未来。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选择才是最痛苦的,一旦做出决定将面对截然不同的局面。

    他眼角余光看到身边的‘妻子’满眼相信自己的眼神,深吸口气,内心下定了某个决心,抬头,看着前方期盼的木彤一脸认真的说:“师妹,你这是何必呢,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走吧,就当你的生命中从未有过我,你是一个好女孩,我姜山不配得到你的爱意,我相信这世间你一定能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他会如你对我一样对你,那才是你应该有的幸福!”

    说完,姜山不再看木彤,视线撇向一边,既然做出了决定,他的内心一下子放松下来了,态度已经明确,若是接下来木彤还要纠缠的话,说不得会发生谁也不想看到的局面。

    木彤凄然看着姜山说:“师兄,真的就没有一丝可能了吗?”

    姜山不回答,甚至都不再看木彤一眼,他是真的放下木彤了。

    新娘子此时看着木彤声音微冷说:“姑娘,你是我夫君的师妹,按道理来说我也应该称你一声师妹,你如此一再苦苦纠缠有意思吗?看在你是我夫君师妹的份上,我一再容忍你,可我也是有底线的,你别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血莲教,在我耐心耗尽之前,看在你是我夫君师妹的份上,你走吧,我是认真的!”

    然而木彤对新娘子的话根本就视而不见,依旧凄然的看着姜山说:“师兄,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现在师妹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曾经有没有爱过我?”

    边上看着的白杨“……”

    为毛男女分手的最后时刻都喜欢玩这么一出?

    姜山身躯一顿,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最终一个字都没有说出口,他不想再说话,若再说话的话,接下来又是无休无止的扯皮局面。

    面对木彤一而再的纠缠,新娘子耐心到了极限,脸色一冷沉声道:“滚,一而再的打扰我的婚礼,莫不是以为我不敢杀了你?”

    “师兄,你回答我??!”木彤依旧执着的看着姜山问,她只是想要一个答案,一个让自己付出的一切有所回报有所值得的答案。

    “或许你比现在的我更爱我的夫君,可不得不说我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看在你是我夫君师妹的份上我不杀你,来人,给我将她丢出去,若再出现,格杀勿论!”新娘子寒声道。

    别看她之前表现得识大体,长相容貌都是绝美,可别忘了这是血莲教,她该有的狠辣还是有的,一再纵容木彤的胡闹她已经做到自己的极限了。

    新娘子话音落下,当即有一道身影闪电般出现冲向木彤,到了这个时候唯有将木彤弄走才能结束闹剧。

    然而冲出的人速度快,却有人比他跟快来到了木彤身边,白杨静静的站在木彤身边,声音不大缓缓开口道:“我看谁敢动她一根汗毛试试!”

    木彤和姜山之间如何抉择如何纠结白杨不管,可有人要对她动手就是不行。

    白杨的突出插手,让那冲出的人停下脚步出现在十多米外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眼神看向新娘子一脸纠结。

    这个白杨可是能将万兽堂都弄没的主儿,借他三个胆子他也不敢动手啊。

    “白少,你什么意思!”一个沉凝的声音响起,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让整个山头都刮起了一阵狂风。

    炼丹堂堂主云老缓缓起身,一脸阴沉的看着白杨,此时他有理由相信这场婚礼的闹剧是白杨一手策划的,目的就是不让这里有个安宁,才刚刚搞掉万兽堂就要来这里搞事儿了?

    白杨转身看向云老皱了皱眉说:“木彤是我朋友,姜山也算是我的朋友,他们之间的事情我觉得交给他们自己处理的好,我并不想闹事儿,你觉得呢?”

    深深的凝视白杨,云老像是要看穿他,可无论怎么看白杨都不像是在说假话,于是点点头道:“也好,年轻人的事情就交给他们自己处理吧!”

    说道这里,云老看向姜山说:“山儿,你是我看中之人,年少轻狂总有时,谁没有个风/流的过往,但我不想过往成为你的牵绊,相信你能处理好这件事情,作为男人,拿出你应有的担当一面,遵循本心做一个了断吧,别让我看不起你,婆婆妈妈的这么久你不烦在场的宾客看笑话很好玩吗?”

    此时姜山不得不说话了,他冲着云老方向弯腰说:“堂主,我明白了”

    然后,现场又安静了下来,人们看着姜山,想看看他是如何结束这场闹剧。

    只见姜山看向木彤一脸认真的说:“师妹,我现在明确的告诉你,我从未爱过你,从曾经最初遇到你,我是看你可怜拿你当妹妹照顾,不想你却心系于我,这是我没有预料的,我很感激你,当初在我残疾的时候你依旧对我不离不弃,或许我内心有感动,但那不是爱情,在迷河林中,我们有了一次错误的结合,可那只是意外,当时我还未找到生生果,对未来很绝望,又一次对未来感到迷茫的时候你用温柔呵护我,才有了那一次,可那不是爱情,你现在明白了?走吧,去寻找你的幸福,我不是你想要找的那个人!”

    不管是迫于压力也好,还是真的想要了断这剪不断理还乱的千头万绪,当姜山说出这番话之后,他已经能正视木彤那凄然绝望的表情了。

    木彤轻轻的擦干眼泪,看着姜山笑了,她一步一步后退说:“师兄,我明白了,对不起,打扰你了,真的很对不起,给你带来这么多困扰,对此我只能说一声抱歉,师兄,我祝福你,祝福你和师嫂白头偕老,以后我都不会在纠缠你了……呵……,当初,我和单师兄孤苦无依,被师傅收养,是你出现在我眼前,给我好吃的,你知道吗,那是我第一次吃那么好的东西,也是第一次有人没有看不起我这个小乞丐,从那以后我的内心就住下了一个人,那个人是你,我期盼着早点长大嫁给你……说再多,一切都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再见了师兄,以后我都不能再照顾你了,你要好好的……”

    木彤一边说一边退,眼神不曾离开过姜山的脸,像是要将这一刻永恒铭刻在心间,她舍不得转身,因为转身之后她和他的故事就将画上一个句号。

    伤离别,此生两相离,莫问前尘是非,痴心将做泪流尽,莫悔,曾经爱过,记忆在心头,便胜过人间无数。

    “师兄啊,那一天的温柔如今想来纵然只是我们生命中短暂的一瞬,可纵然只是一瞬的相守也是一生,谢谢你,我要走了,对不起,我要走了,再见……”当木彤说完最后这句话,毅然转身,一滴晶莹的眼泪落在地上溅起点点水花。

    这一幕,在场的人看到都莫不沉默,爱情本身没有对错,孰是孰非谁又能说得清楚。

    白杨一直都在注意着木彤,经受如此打击,恐怕是个人都承受不住要做傻事儿,可白杨发现木彤并没有任何轻生的念头,她只是很麻木的转身离去。

    莫名的,白杨心头一动,此时木彤的表现和曾经的单秋林是何等相似,当初木彤彻底选择了姜山,单秋林也是这样,整个人都空了,麻木了,更贴切的说,是心已经死了,对世间的任何一切都不再感兴趣了。

    “妈个鸡,爱情这种东西真操蛋,世间兵刃虽利却只能伤人,爱情两个字道不尽的温柔缠/绵却能伤心伤灵魂,世间一个个痴男怨女明知爱情有毒却依旧飞蛾扑火,到最后莫不伤痕累累黯然落幕……”

    看着木彤的背影白杨暗中叹息,再看姜山,回忆他们三兄妹的纠葛过往,白杨无语的发现,人生啊,爱你的人你不爱,你爱的人不爱你,最终呢,都会接受现实和一个自己不爱却也不讨厌的人过完一生。

    这貌似是一个魔咒,世间很少有人能逃过这样的命运。

    原本木彤的到来婚礼出现意外应该就这样收场了,可人世间的事情往往都会出现意外。

    站在姜山身边的新娘子,双目看着一步一步离去的木彤,双眼中寒光一闪,然后突然看着木彤的背影开口道:“师妹,你真的很爱我夫君姜山吗?”

    木彤的脚步一顿,没有回头却回答道:“是的,我很爱很爱他,纵然他亲口告诉我他并不爱我,可对我来说,他依旧是我一生的挚爱,只是以后只能将他放在心底了”

    “哦?是吗,你有多爱他呢?”新娘子再度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木彤没有再说什么了,继续一步一步往前走。

    然而新娘子又说话了,莫名其妙的冲着木彤说:“既然你那么爱他,那么当他死在你面前的时候,你会有多伤心?”

    啥玩意?

    当人们听到新娘子这番话一个个心头懵逼没有反应过来,这个弯拐得猝不及防啊。

    包括白杨在内都莫名其妙的看着新娘子,你这是演的哪一出?

    然而更加离谱的事情出现了,新娘子翻手间出现一柄短剑,间不容发的就向着姜山的心脏刺了下去。

    瞬间所有人懵逼,包括姜山自己都愣住了没有反应古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