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然这个世界的男人三妻四妾再正常不过,但和姜山成婚的女子身份很不一般,她可是血莲教炼丹堂堂主疼爱的孙女,严格意义上说,姜山只是以入赘的方式和她成婚,这种地位本身就很尴尬,若传出他和其他女子不清不楚的话,对他只有坏处没有好处,影响夫妻双方的感情是小事儿,万一女方一个不高兴这个婚不接了姜山尴尬了!

    若真到那一步,姜山美好的前程都将鸡飞蛋打,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这一步,那是他不允许的。

    是以在木彤开口说出这样一番话之后脸色一沉声音提高了几度焦急道:“师妹你别胡说,我们之间清清白白,纵然我辜负了你的一番情谊,可你也不能用这种玩笑胡闹,听话,今天是师兄大喜的日子,别再捣乱了行吗?算师兄我求你了”

    木彤表情一怔,脸色刹那变得苍白如雪,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姜山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曾经的点点滴滴,曾经许下白头的誓言,此时在姜山口中不过只是一句玩笑?

    她很认真的观察姜山脸上的表情,想要看出哪怕任何一丝的言不由衷,可是没有,姜山说得很认真,他是真的想要和自己撇清所有的关系!

    此时木彤内心的无助彷徨迷茫和害怕没有人能体会,那种整个世界都崩塌的心情无人能够感受,她此时就好像被全世界抛弃的小女孩,心中唯一的信念都崩塌了。

    “师兄,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对不对?这些都不是你的真心话对不对?你一定是在骗我对不对?师兄,别开玩笑了好吗?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玩,我们回家好不好,回那个一无所有却承载我们幸福的小家……”

    无助到极致是绝望,绝望到尽头是卑微,此时的木彤下意识将自己放在了最为卑微的位置,哪怕还有一丝可能她都想要挽回姜山,无比卑微的看着姜山说出这样一番话,内心忐忑的等待对方的回答。

    “师妹,你连师兄的话都不听了吗?乖,到边上去好吗,等师兄婚礼完成之后再找你怎么样?”姜山不自然的笑了笑说道。

    此时他内心无比焦急,想要尽快结束这次意外,拖得越久对他就越不利,为了劝木彤离开,他甚至都使出了哄小孩子的温柔语气。

    在这之前的木彤是很听他的话的,只要他展露出温柔的语气,不管任何事情木彤都会笑颜如花的听从,可今天姜山的这种招数失灵了。

    木彤没走,她眼泪横流,使劲的摇头,然后语气更加卑微的说:“这不是真的,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师兄,我们说好了要一生一世,那些话你都忘了吗?你怎可缺席我的人生,你怎可半途将我丢下,你怎么忍心啊,师兄,我是你心爱的小彤啊,为什么你忍心这样对我?是我什么地方做得不好吗?我一定改,我听你的话,师兄,你别抛弃我好不好?”

    整个婚礼现场都陷入了诡异的寂静,所以人都没有想到会看到这样一幅画面。

    木彤的声音不大,可却传入了所有人的耳中,纵然在场的都是血莲教中的人,每一个人的手上都沾满了血腥,可听到木彤的这番话,尤其是她那卑微到极点的姿态,没有人不感觉内心无比心酸。

    爱一个人居然可以爱得如此卑微,那种纯粹到极致的爱意哪怕是一帮穷凶极恶的家伙也忍不住内心动容。

    老实说,恐怕无论是谁,若是有一个人能爱自己爱到如此地步都不忍心伤害丝毫吧?这样的人儿就应该捧在手心呵护着不让她受一点点伤害。

    人们又不是傻子,看这画面用屁股想都知道木彤和姜山之间必定有着不为人知的过往,可落到如今这种地步,问题几乎可以肯定出现在姜山身上了。

    如此一来众人的眼神就很玩味,这场婚礼该如何进行下去?男主角要结婚,可一个女子找上门来,作为当事人来说无疑是纠结的。

    旋即人们意识到了什么,眼神不着痕迹的看了白杨一眼,啧啧,这个白少不得了啊,来到这里虽然什么都没做,可却只是带来一个人就让婚礼几乎进行不下去了。

    白杨在边上安静的看着,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说,内心却是一个劲的摇头,可怜木彤的卑微,对她那种纯粹到极致的情感无比感动,同时也为她感到不值。

    爱一个人并没有错,可爱上一个无法和自己走完一生的人就是一种痛苦。

    对于他们之间的情感纠纷,作为旁观者来说,白杨是没有资格评判什么的,姜山是渣男吗?或许他为了自己的前途利益抛弃木彤可以划分到渣男行列。

    但是,站在姜山自身的角度想想,其实他也并未做错什么,只是辜负了一个女孩子的一番心意而已,爱了就爱了不爱他也没藕断丝连不是。

    别忘了这个世界实力为尊,为了自己的前途利益舍弃一些东西有错吗?谁敢说自己的人生路上就没有过一丝愧疚?真的就没有辜负过任何人吗?

    所以站在姜山本身的角度他的做法是没错的,错的是爱情不期而遇,错的是当爱情来临后所要面对的人生和前途。

    现实并非只需要爱情就够了,还需要有未来,若姜山只是一个普通人,或许守着一份坚贞不渝的爱情能幸福一生,可很显然的是,他不会甘于平凡。

    心中叹息,白杨遥望天边,在远处,有一个女孩子也将自己视为生命的所有,她或许不是最漂亮的,或许不是最温柔的,或许很多东西都还一知半解,但她却是自己生命中最可爱的人,白杨庆幸有这样一个人爱着自己,那份纯粹的爱真的胜过世间一切宝物。

    命运弄人,我心中对你有所愧疚,可我此生都不会抛弃你!

    当看到木彤面对姜山的卑微表现,白杨心中默默如是道,他觉得,若是自己的小猫处于现在木彤的位置,恐怕表现得会更加卑微。

    曾经白杨看过很多电视剧,里面的男女主角为了挽回对方要死要活,不惜跪地卑微祈求,在这之前他一直以为不过是戏子演出来的,可如今看来,现实往往比戏曲更加残酷更加让人心酸。

    婚礼现场静悄悄的,所有人都看着姜山木彤以及新娘子三人,原本今天的两个主角变成了三个,没有人开口说什么,包括最前方的炼丹堂堂主云老,事态接下来的发展就看他们三人做出什么样的决定了。

    看着前面卑微无助的木彤,姜山内心无比纠结,有愧疚,有无奈,可为了自己的前途,他不愿意放弃好不容易得来的改变命运的机会。

    或许是因为内心的愧疚,姜山语气尽量的放缓放温柔看着木彤说:“师妹,你听师兄的话好不好?算我求你,我辜负了你的一番情谊,以后你要师兄怎么偿还都可以,可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你也不想看到师兄下不来台吧?”

    凄然一笑,木彤表情变得麻木看着姜山说:“师兄,以后怎么偿还都可以吗?如今师兄已经是宗师修为了,未来还会成为大宗师,丹道高手,甚至是人王之境的强者,可是,师兄啊,纵然以后你有了经天纬地的实力修为,我这一颗粉碎的心你如何偿还?你欠我一生的幸福又拿什么来偿还?”

    姜山沉默,他无法回答,情感这种东西本身就不能用任何物质来衡量。

    木彤等着姜山的回答,可姜山却无法做出任何承诺,气氛一下子僵持下来。

    在谁都没有说话的时候,姜山身边的新娘子开口了,她语气很温柔的看着姜山说:“山哥,我不知道你曾经和你师妹发生了什么,我也不会去计较,毕竟我和你是真心相爱的,可现在这样的局面,你作为一个男人,是不是应该快点解决?吉时已到,若是再不拜天地的话就错过吉时了”

    新娘子的这番话让周围的人微微挑眉,不管她是真的不在乎姜山和木彤之间的过往还是装出来的,有一点确信无疑,这个女子很识大体,没有一上来就大吵大闹将气氛弄得更僵,心平气和的解决眼前的问题无疑是最好的局面。

    到了此时姜山不得不做出最后的表态,他先看着新娘子点点头,然后深吸口气看着木彤说:“师妹,对不起,你走吧,就当没有师兄这个人,此生欠你的,若是有来生我再加倍偿还!”

    木彤摇晃的身躯一连后退了两步,身躯轻微颤抖,看着姜山嘴唇抖动说不出话来,姜山的话无疑是让两人划清界限。

    可是,木彤怎么可能割舍得下自己一生的挚爱?

    她咬了咬嘴唇,然后后很卑微很小心翼翼的看着姜山笑道:“师兄,如果,我说如果,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我现在听话乖乖到一边去,你安心成婚,我不闹,以后我依然跟在你的身边,给你做小妾伺候你,只要能留在你身边就好,如果小妾不行的话哪怕只是一个卑微的丫鬟,师兄,你说好不好?”

    静,木彤的这番话出口后,婚礼现场变得落针可闻,那种爱到极致的卑微,让在场太多人内心一阵阵刺痛,世间怎会有如此坚贞的感情,甘愿将自己摆在最卑微的角落,只要能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哪怕只是成为一个可有可无的背景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