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方宾客云集,原本热闹的气氛却因为白杨的到来而变得有些微妙。

    不过白杨到来之后,只是带人到前面专门给他安排的桌椅坐下,并未做什么说什么,这让众人稍微放心了一点。

    可白杨越是表现的平静其他人就越是有点不安,没办法,这可不是个安分的主儿。

    最前方有十多个人暗中眼神交流,一脸玩味,这十多个人,要么是武道大宗师,要么是神道真君,有这样一堆强者,白杨哪怕是想要搞事儿恐怕也得掂量掂量了。

    虽然很多人将注意力集中在白杨身上,可婚礼还是要继续进行的,当一句有请新人的话喊出之后,这里的气氛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

    因为白杨身份特殊的关系,云老让人给他专门加了一副桌椅,处于最前方,最好的美味端上,有人小心翼翼的伺候着。

    药园的执事以及那个看门的是没有资格落座的,不敢离去,只能忐忑不安的站在白杨身后,面对周围那一股股强势的气息,这俩人感觉亚历山大。

    武舞武兰作为丫鬟也没有资格落座,只能站在白杨身后沉默。

    别人都不敢坐,木彤也不敢坐了,面对周围古怪的气氛,木彤小心翼翼的问白杨:“白少,我们不是去见我师兄吗?来这儿是为何?”

    心中苦笑,但白杨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的说:“你也知道,你师兄现在是血莲教炼丹堂内院的人,平时事儿多,今天炼丹堂堂主嫁孙女,如此堪称普天同庆的日子他应该会放假,估计就在人群中,你四处看看能不能找到他”

    “原来是这样,我找找看”木彤一脸恍然,然后一脸欣喜的四处悄悄打量。

    无数个日日夜夜的期盼,我思念的人,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在我眼前与我不期而遇……

    对此白杨只能报以苦笑。

    一对新人才是今天的主角,人们的到来是为了见证他们的婚礼,当他们在数百个丫鬟仆役的簇拥下出现时,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男的英俊,一脸春风得意,身穿大红长袍,手中牵着一根红色丝带,丝带上有一朵大红花,丝带的另一端牵在一个女子手中。

    女子一身鲜红嫁衣,头戴凤冠,珠帘遮面,依稀能看到那是一张如花儿一般娇艳的容颜,脸颊微红眼带娇羞。

    嫁衣很长,拖出去很远,数百人牵着。

    这一对新人,可谓郎才女貌天作之合,慢步出现在了众人眼中,看到他们,无不内心称赞一声天作之合。

    他们从百米之外踏上红毯走向云老之处,当他们踏上红毯的一瞬间,天上降下无尽花雨,唯美而清香,更有优美的音乐相随,让人忍不住陶醉。

    咻……

    一抹红光冲天而起,在高空炸开,形成美丽的凤凰展翅图案闪现,紧接着蓝色光芒冲天,炸开化作龙形图案游走虚空……

    神道修士们用术法弄出各种灵禽异兽光影,更是将这婚礼气氛推到了**。

    面对这唯美的气氛,很多女子双目痴迷,幻想着有一天自己也有这样一场终身难忘的婚礼。

    其实对于炼丹堂堂主的孙女来说这场婚礼已经算是寒酸了,按计划这个时候应该有万兽堂派来无数异兽相伴的,奈何万兽堂彻底完蛋,没办法只能用光影术法代替……

    气氛是热闹的,几乎每一个人都在等到新人拜天地的那一刻到来。

    白杨再一次看到了姜山,他就是那个新郎,和上一次看到他不同,如今的他四肢完好,应该是在迷河林铁剑门遗迹之处获得生生果之后长好的,他不但四肢俱全,如今修为已经突破了宗师之境,从气息上判断,甚至比他师傅莫元池更强!

    时间会改变很多东西,人或者物,和当初在青木县那个小地方不同,现在的姜山目光极其有神,双目中展现出来的是一股无与伦比的自信。

    他有理由自信,青年武道宗师,达到了他师傅莫元池穷尽一生都没达到的程度,更是迎娶了血莲教炼丹堂堂主的孙女,未来成就不可限量!

    修为增长,前途大大滴有,迎娶美娇娘,他有什么理由不自信?

    走在红毯上,听着周围众人的祝福,姜山点头微笑回应。

    莫名的,他心头一突,顺着感觉看向某个方向,表情刹那转换多次,愕然,不解,纠结,愧疚……

    代表各种情绪的表情在他脸色一闪即逝,旋即他依旧一脸微笑的看着前方往前走,可不管他如何想要忽视那个角落的那道目光,那目光依旧放在他身上,让他浑身不自在。

    广场前方,白杨身后,木彤原本惊喜期盼的表情已经消失不见,怔怔的看着姜山,脸色刹那苍白,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再一次看到自己师兄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双目中满是痛苦和不解,大颗大颗的眼泪滑落。

    她身躯在颤抖,嘴唇抖动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她只觉周围的欢声笑语都消失了,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整个天地间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只有她一个人孤零零的。

    那个她心爱的人就在前方,她朝思暮想的人就在前方,相隔不过百十米,曾经他们许下过白头偕老,可此时对方却牵着另一个女子的手走向婚姻的殿堂。

    心爱的人就在前方,可是却咫尺天涯!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爱你站在你面前你却对我视而不见……

    看着木彤的样子,白杨心头叹息,她是个好女孩,是个单纯的女孩,奈何一生所托非良人。

    此时白杨下定决心,等下不管木彤做什么,他都不允许别人打扰,不为别的,哪怕只是为了好哥们单秋林他也要保全木彤。

    纵然婚礼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但依旧有很多人在关注白杨这边,原本木彤是丝毫不起眼的,可在这个关键时刻她却看着新郎官出现这样一幅表情,然后很多人心头就玩味了。

    木彤怔怔的看着姜山牵着另外一个女子向前走,恍惚间她向前踏出一步,然后驻足,无比凄然的笑了笑看着白杨问:“白少,这一切是真的吗?”

    目视她泪水模糊的双眼,白杨想了想说:“不管你接下来做什么,有我在,尽管去做!”

    木彤凄然一笑,点点头道:“多谢白少……”

    说完,她转身,一步一步的踏上红毯走向了那一对新人。

    这突兀的一幕让整个婚礼现场都安静了下来,无数人脸色微变。

    最前方,云老皱眉,正要说什么的他却发现原本安坐的白杨站了起来,一脸微笑的看着他。

    于是,云老皱眉沉默,静待接下来的事态发展,并非他怕了白杨,此时只是一个女子走向自己的孙女婿而已,并未出现什么不好的事情,白杨站起来阻止自己,他只是卖白杨一个面子而已。

    站起来的白杨不但看了云老一眼,目光更是在周围巡视一眼,见众人并未出言制止,他点头笑了笑。

    人们摄于白杨搞掉万兽堂的威名并未出言制止什么,同时也在期待接下来的变故。

    木彤走上红毯,一脸凄然的看着前方的一对新人,越来越近了。

    新娘子看到前方的木彤,尤其是木彤那双眼睛,不知为何心头一颤,木彤的眼睛容不下天地任何东西,只有姜山的身影。

    新娘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停下脚步疑惑的看着姜山。

    姜山也停下脚步,看着前方的木彤表情平静一言不发。

    木彤走过来,距离姜山不足两米,原本这个位置她们只需要互相伸手就能触碰对方,可此时这点距离无疑咫尺天涯。

    一脸痴迷的看着姜山的脸,木彤吸了吸鼻子,强制挤出一丝笑容凄然道:“师兄,为什么?”

    姜山深深吸了口气,看着木彤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木彤表情定格一瞬间,然后笑了笑,低头,再抬头看向姜山说:“是因为我不够好吗?”

    木彤的这句话让姜山的视线有些恍惚,脑海中回忆曾经的一幕幕,木彤对自己的依恋,视自己为生命的唯一,自己几乎成为废人她依然不离不弃,和自己舍生忘死的进入迷河林寻找生生果……

    这一幕幕出现在他的脑海,最终他也只是看着木彤轻轻摇头说:“对不起,师妹,我不值得你喜欢!”

    “只是一句对不起么,师兄,我站在这里,希望你给我一个解释,哪怕你是骗我,也给我一个答案好吗?为什么会这样”木彤看着他苦涩道。

    不敢直视木彤的双目,姜山微微低头道:“其实我一直将你当妹妹在照顾,你的心意我明白,只是感情这种东西并非朝夕相处就能有的,师妹,忘了我吧,我不值得你喜欢,去找单师弟,他视你为生命,他才是你最好的归属……”

    木彤浑身一颤几欲倒下,凄然的看着姜山说:“师兄,你很混账,怎能说出这样的话,我心里只有你啊,你说你只是将我当妹妹照顾,可是师兄,那你能否告诉我,那夜在迷河林,我们彼此属于对方,许下的诺言又算什么?你告诉我,那算什么?”

    木彤这句话一出口,姜山脸色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