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彤是一个很单纯的姑娘,可单纯并不代表她笨,听白杨的语气她心头一沉,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深吸口气,木彤忐忑的问白杨:“白少,是不是我师兄……出了什么意外?”

    这句话说出来,仿佛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身躯有些摇晃强制自己站稳。

    然而听了她这番话,白杨却是表情一愣,看着木彤心中很不是滋味。

    她首先关心的不是她师兄为何不来看她的原因,而是在担心他师兄的安全,殊不知她心爱的师兄姜山此时正在和别的女人成婚……

    她已经将她师兄姜山深爱到了骨子里,可这种深沉的爱却换来了悲剧!

    老实说,白杨为她感到很不值得,她为她师兄几乎倾尽了所有,不惜对深爱她的单秋林说抱歉,可最终她师兄却选择了和别人在一起……

    心中快速思索,白杨平静看着她说:“你师兄并未出什么意外,现在好得很,好得不能再好,只是因为某些原因不能来看你而已”

    “那就好,只要师兄没事就好”木彤一下子放心下来。

    木彤听到她师兄没事所表现出来的那种轻松感让白杨内心一阵酸***一个人不需要理由,爱情里面若是没有泪水和痛苦那就不是爱情,可爱情里面若是有了泪水和痛苦,那也不再是爱情了……

    这个时候白杨无法将姜山不来看她的真正原因说出来,说不出口,他真的不想伤害这个单纯的女孩。

    老单啊老单,当初你就应该听我的,纵然当初施展计策让木彤投入你的怀抱一开始她会不适应,可总好比如今她遭受背叛来的好!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白杨想了想看着她问。

    自己无法说出姜山背叛她的事实,那就将主动权交给对方,或许结局都是木彤知道真相,但白杨真的不忍心自己亲手将血淋淋的尖刀刺入她的心脏。

    抿了抿嘴唇,木彤期盼的看着白杨问:“白少,如果可以的话,能带我去看看我师兄吗?我真的很想他……如果为难的话就算了,我自己想办法,在血莲教中,种植药材满两元后会分配到炮制药材的地方,再做满三元熟悉药材后就可以调入内院,那时候我一样可以看到师兄的”

    白杨不自然的笑了笑,内心无比酸涩,这个单纯的女孩,真的已经将爱情融入了灵魂,?;刂氐难讨?,她愿意用五元的青春只为换取他日见到自己心爱的人。

    白杨不知道应该用傻还是用执着来形容她,但不管怎么说,她内心的那份爱意真的来得太过深沉,他很想告诉她这一切很不值得!

    如果此时单秋林在的话,白杨也很想指着他的鼻子说老单你错了,你当初不应该放手!

    可是,每一个人的命运都是自己选择的,当做出决定之后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到了如今,是他们三个人都应该面对自己选择后果的时候了。

    看着木彤,白杨想了想说:“我可以带你去见你师兄,在此我给你一个承诺,见到你师兄后,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只要你开口,我都帮你!”

    白杨的这句话让木彤有些疑惑,想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白杨也是处于好意,她感激道:“多谢白少了!”

    “没关系,小事儿”白杨笑道。

    心中叹息,到时候若是木彤做出任何傻事儿白杨都要去阻止,不为其他,哪怕单纯的因为单秋林这个好哥们的缘故都不能让木彤出一点意外。

    “那我们现在就去吗?”木彤小心翼翼的问。

    那语气间的期盼忐忑和欣喜,再一次让白杨内心一阵阵酸涩,他不知道当木彤看到期盼已久的师兄正在和别的女人成亲会伤心到何种地步。

    “好,我现在就带你去”白杨站起来点点头道。

    这个时候去的话,或许姜山和另外一个女人还未真正拜堂确定关系,木彤的出现或许能改变一些结局,当然,这只是白杨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带着木彤出门,白杨看向那个药园执事说:“带路,既然来炼丹堂恰好遇到这样的事情,当然得去热闹一下才对”

    白杨模棱两可的话,年老的执事去是听懂了,看了看木彤心中暗自替她悲哀,笑道:“白少跟我来,不远的”

    接着,一行六个人冲天而起,向着炼丹堂内部飞驰而去,有白杨这张脸,炼丹堂就畅通无阻……

    炼丹堂的总部位于一座数万米高的山巅之上,亭台楼阁无数,精美而华贵,不过在阴暗的天穹下显得有些深沉。

    此时这一座山头都洋溢在欢快热闹的气氛中,处处张灯结彩,人来人往无不面带笑容。

    炼丹堂堂主嫁孙女,这可是大事儿,但凡有点想法的人都会来祝贺一番,哪怕不久前万兽堂被毁这样的大事儿也不能不来。

    炼丹堂在血莲教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位置,是个人修炼都需要丹药,和炼丹堂搞好关系无疑对自己的未来有着不可估量的好处,万一堂主一高兴丢出一枚宝丹那自己的修为还不唰唰往上张??!

    从这座山脚下开始,前来祝贺的人就络绎不绝,纵然很多人知道自己根本没资格见到炼丹堂堂主,却依旧精心备了一份厚礼前来,哪怕只是打一圈酱油就走。

    有句话不是这么说的么,虽然送不送礼那是自己的自由,送了主人不一定记得住,但不送对方肯定会记??!

    沿着宽阔的山路向上,一路来到山巅的宫殿之处,巨大的广场上流水席摆了数千桌,拥有落座资格的至少都是宗师修为或者教中担任重要职位的人。

    广场最前方一个百米高用陈王朝文字书写的喜字绽放红光,映照得这一片喜气洋洋。

    那个巨大的喜字下面一个白发老人端坐,一脸笑容,他就是血莲教炼丹堂堂主,神道真君境界修为,实力深不可测,尤其是一手炼丹术在血莲教中无人能及。

    在这个老人的边上还坐着他的几个儿子儿媳,今天他们是主角之一。

    至于炼丹堂堂主的孙子辈今天就没资格坐在这里了。

    “恭喜云老,孙女成婚,夫婿更是一个资质绝佳之辈,云老丹道后继有人,可谓双喜临门!”

    广场上最前排的一张桌子处有人冲着前方开怀道。

    说话之人拥有大宗师之境修为,原本应该是和炼丹堂堂主云老平起平坐的,奈何今天人家嫁孙女,只能坐在下面了。

    “同喜同喜,孙婿资质过人,不但是我孙女找了个好夫婿,更是我找了个好的丹道继承人,最重要的是我血莲教又得一良才,所以这不但是我孙女的大喜之日,更是我血莲教的大喜之日!”云老在上面开怀道。

    场面话谁都会说,如果当真的话就输了,不过纵然云老有给自己脸上贴金的嫌疑,在今天这样的日子却不会有人去拆穿他,没必要找不自在不是。

    “云老,时间差不多了,是不是可以开始了?”有人来到炼丹堂堂主身边躬身问。

    “开始吧”云老点头。

    嫁个孙女而已,原本云老根本就不可能出来亲自主持的,可奈何嫁的孙女是他最疼爱的一个,孙女的夫婿也是他很看重的,因为这个他才亲自出来主持,要不然哪儿会过问,了不起哦一声说我知道了……

    当云老说完开始吧三个字,有人施展手段,天穹上厚重的云层裂开一个大洞,阳光照射下来,让这阴暗的炼丹堂多了几分光彩和明媚。

    一切准备就绪,司仪都准备叫新人出来拜天地了。

    可此时山脚下传来一声嘹亮的声音说:“有客到,白少前来祝贺新人典礼!”

    听到山脚下的唱名,广场上一帮人短暂的寂静了一下,然后嗡嗡嗡的议论开了。

    白少,那个白少?

    来祝贺的主要人员都已经来了,谁还有资格专门唱名?

    短暂的疑惑后很多人脸色一变,白少,莫不是那个不久之前将万兽堂搞没了的白少吧?

    如果是他的话就有意思了,他来干嘛?

    很多人一脸玩味,看来这场婚礼要出事儿,那个白少可不是安分的主!

    “冒昧打扰,听闻此处有喜事,特地前来讨一杯酒水,我想大家应该不介意吧”远远的传来了白杨的声音。

    话音落下,白杨带着几人飞驰而来。

    炼丹堂堂主云老看到真的是白杨,脸色一变,站起来拱手道:“白少能够亲自前来祝贺,这是我孙女和孙女婿的荣幸,来人,看坐!”

    白杨可是能将整个万兽堂都搞崩溃的主儿,由不得他不重视,亲自站起来打招呼,由此可见他内心对于白杨的到来是多么的重视。

    说完这番话,云老暗中传音给白杨说:“白少,无论如何,今天也是我孙女大喜的日子,希望你看在大喜之日能尽量给老夫一点面子,事后白少但有吩咐我必定尽力而为!”

    好吧,云老真的怕白杨搞事儿,是以提前给他打预防针。

    “这是说哪里话,我只是来讨一杯喜酒,今天的主角不是我,我会很安分的”白杨暗中笑道回答。

    说的好听,不过这句话听在云老耳中却没有丝毫的可信度,信了你的话才有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