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屋不大,十来个平方而已,摆了两张床,一张木桌以及两张椅子就差不多占据了所有地方,几乎没有什么私密性可言。

    武舞她们识趣的没有跟进来,屋子里只有白杨和木彤两人。

    听到白杨的话,木彤眼中闪过一丝追忆,苦涩道:“白少,师兄他还好吗?”

    “谈不上太好,虽然老单他一手自创剑法玩得很溜,可如今依然瞎眼残疾,我也提过想帮他找来天材地宝修复身躯,可被他拒绝了,他说他这一生,最美好的风景已经深埋心底,世间再美也不及他心中美景的万一,不想让世间的光彩去冲淡一丝心底的美好”白杨摇摇头叹息道。

    木彤一怔,脸上闪过一丝愧疚道:“我对不起师兄……”

    “呵,不说这些没用的,感情这种东西是没有任何道理的,有的人相处一辈子也擦不出感情的火花,有的人见一面就能刻骨铭心,感情的世界不存在谁对不起谁谁亏欠了谁,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你不必介怀,说说你吧,为什么会出现在血莲教中的?我记得你们当初去了迷河林深处,后来怎么样了?”白杨打断木彤笑道。

    木彤张了张嘴,旋即慢慢述说道:“当初我和师兄在戈多村与白少你们分开后……”

    经过木彤近半个小时的述说,白杨大概了解了他们这段时间的遭遇。

    当初他们从戈多村离开后,一路深入迷河林深处,途中吃苦在所难免,可谓险死还生,不过为了找到生生果,还是一路坚持到了铁剑门遗迹之处。

    在那里他们没有遇到白杨,不过却遇到了玉飞龙,合力之下在铁剑门遗迹中得到了能让断肢再生的生生果。

    当时玉飞龙受伤,服下生生果之后伤势恢复,姜山在吃了生生果之后也断肢再生,恰好遇到陈永发出来晋升人王,当陈永发带着白杨等人离去之后,迷河林中猛兽躁动,他们和玉飞龙分开,分开后遇到了迷河林中血莲教的一些高手,阴差阳错的把他们抓了回来……

    “来到血莲教之后,师兄因为有武师境界的修为,被直接带到了炼丹堂内院,直到现在我也没见过他……”说到这里,木彤的表情显得有些担忧和茫然。

    等待,无休无止的等待才是最煎熬的。

    “这么久了你也没见过你师兄姜山?他没有来找你吗?”白杨皱眉道。

    木彤摇头道:“或许师兄有什么事情耽误了吧”

    明显看出木彤有点言不由衷,白杨目光闪烁,转移话题问:“你呢,一直都在炼丹堂外围种植药材?”

    “嗯,我被分配在炼丹堂中种植药材,一种名叫赤血根的药材,每一会能成熟一次,之前白少看到的,已经是我种植的第四次了”木彤神色复杂道。

    “那赤血根有什么说法吗?”白杨抓住她表情的一丝异样问。

    “赤血根本身没有什么问题,不过按照正常的生长周期,这种药材需要两元才能成熟,而血莲教中将这种药材生长周期大大缩短,关键是泥土,那些泥土极其肥沃,并非天然,而是鲜血混合而来”木彤语气惊恐道。

    “鲜血混合?”白杨皱眉。

    “是的,人血,兽血,经过血莲教中神道修士施法融入泥土中提高泥土的肥力,在这样的泥土中种植赤血根,生长速度很快……每一次赤血根成熟后,都有专门的人送来大量鲜血……那是现场宰杀,在每一个药田下方深处,可谓白骨累累!”说出这番话,木彤脸色有点苍白。

    每一天劳作都在无数尸骨上,那种心灵上的煎熬当真是难为这个小姑娘了。

    对此白杨只能说血莲教真特么不是东西,种植药材都用这种歹毒的方式催生。

    “那你呢,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我因为一些事情必须要留在血莲教,不过却是可以帮你离开”白杨看着她说。

    无论如何,哪怕只是看在单秋林的面子上,遇到了白杨不可能对木彤视而不见。

    “在遇到白少之前,我原本想要经过自己的努力进入炼丹堂内院,现在的话,如果可以,白少,请你帮帮忙,让我进入炼丹堂内院去找我师兄好不好?”木彤近乎哀求的看着白杨说。

    “应该没问题,你在这儿等等,我去问问你师兄姜山的情况,问清楚了我就带你去见他”白杨点头道。

    这点事情对于他来说还是很简单的,炼丹堂而已,若是敢阻拦自己直接给他艹翻!

    “那就麻烦白少了”木彤惊喜道。

    站起来白杨走向门口说:“你在这儿等等,应该很快就能见到你师兄了”

    说完,白杨离开屋子,看向那个药园的执事说:“那个谁,你们炼丹堂还分内外?现在我要在什么内院找一个人应该找谁?”

    看上去六十来岁的执事麻溜回答道:“回白少,我们炼丹堂的确分内外,内院才是真正炼丹的地方,外院的话主要负责种植药材炮制药材,要找人的话,不劳白少费心,要找什么人直接告诉我,我一准给你把人带来!”

    这个执事当然是没有权利去内院找人的,可架不住白杨面子大呀,以白杨的名义去找人,恐怕炼丹堂的老大也得麻溜的把人送来。

    没办法,实在是这位大爷太能搞事儿了……

    “那行,我就在这儿等着,你去给我把人带来,名字叫姜山……”白杨点头道,顺便介绍了一下姜山的基本情况。

    “我知道了,白少请耐心等待,我很快就回来”那执事回答一声,几乎用自己最快速度离去,必须要快啊,天知道慢了白杨会不会发脾气。

    执事离去后,白杨进屋对一脸期盼的木彤说:“稍等一下吧,估计很快你师兄就回来了”

    “多谢白少”木彤一脸惊喜感激不尽的样子说。

    白杨笑了笑没说什么,但内心却是有一股阴霾。

    木彤和姜山同时被抓到了血莲教中,姜山武师之境去了内院,为何这么长时间过去了都不来看一看木彤?

    如果姜山出了什么意外的话这还能解释,如果没出意外的话,内院的人权利比较大,出来见个人还不简单?为何姜山不来见木彤呢?

    越想白杨越觉得这其中有些玩味!

    等待的时间不长,一个小时不到,离去的执事就已经回来了,站在门外语气有些古怪的说:“白少,小的该死,并未能将人带来”

    听到这句话,木彤脸色一变。

    白杨示意她稍安勿躁说:“别急,我先了解一下情况再说”

    木彤深吸口气点头,不过却显得很不安。

    白杨离开屋子来到外面,看到表情古怪的执事问:“人呢?”

    执事看了看屋子,示意白杨边上说话。

    眉头一皱,白杨和他走到边上小声问:“什么情况?”

    执事苦笑一声说:“白少,姜山的情况我打听到了,可小的无能,没法把人带来!”

    “我问你具体什么情况,再叽叽歪歪的我弄死你信不信”白杨不爽了。

    浑身一抖,执事一咬牙说:“白少,不是我不想给你把人带来,而是带不来,不但他自己不来,还有人不让他来,我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成亲!这种时刻,谁也没办法把他强行带走吧?”

    “啥玩意?”白杨一脸愕然。

    “是这么回事白少,那个姜山天赋很高,来血莲教炼丹堂短短几会的时间,如今已经是宗师之境修为,得到炼丹堂堂主赏识,将亲孙女下嫁于他,今天是他们成婚的日子!堂主神道真君境界,实力深不可测,这种时刻怎么可能把人带来?”执事特别纠结的回答。

    闭上眼睛,白杨深吸口气问:“姜山成亲,是他自愿的还是被强迫的?”

    小心翼翼的看了白杨一眼,执事说:“据我得到的消息,是姜山和堂主孙女两情相悦……”

    “好了,我知道了”白杨皱眉沉声道。

    执事缩了缩脖子走到一边不敢说话了。

    白杨抬头看向炼丹堂深处,神色复杂,当他听到姜山和木彤来到血莲教之后,姜山就没有来看过木彤一眼就有隐隐约约的猜测,这会儿被证实,老实说,他也没想到居然会有这么狗血的事情发生。

    移情别恋喜新厌旧?亦或者是为了自己的前途利益不惜抛开节操往上爬?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木彤为了姜山,甘愿和他奔波各处,吃尽苦头,无数次险死还生不说,来到血莲教这个地方也对他念念不忘,然而最后却得知姜山在一边成婚了,这特么算啥?

    人世间最经得起时间考验的是感情,而最经不起时间考验的也是感情……

    看着木屋,白杨心情复杂,当初木彤选择了姜山,如今却得到了这样一个结局,如果将实情告诉她她能否承受这样的打击?

    不管如何,她也有知道真相的权利,白杨还是决定告诉她。

    想了想,白杨重新走进木屋。

    “白少,情况怎么样?是否有我师兄的消息?”木彤看着白杨一脸期盼的问。

    “有消息了,别急,我慢慢给你说……”白杨看着她笑道,心中组织语言,想用尽量委婉的语气说出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