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兽堂的泯灭这个消息犹如一股风暴飞速席卷整个血莲教,当得知万兽堂上上下下几乎死了个干净的消息,整个血莲教的人无不心脏抽搐惊骇莫名。

    有人不信跑去证实,还不等靠近都发现万兽堂区域没有了丝毫生机,再度被震撼的同时掉头就走,三个大宗师之境的强者情绪很不对,跑过去根本就是在找死。

    万兽堂泯灭的消息传递出去不到十分钟时间,血莲教总部各个堂口高层都下达了这样一个命令,若是遇到一个叫白杨的人,能避就避,实在比不了也别得罪,哪怕对方抽你耳光也给我笑脸相迎!

    这个命令下达当然有人不干了,凭什么啊,为此有人还专门跑去上头那里质问,但凡这样的人当场就被发配到艰苦的地方,玛德就是你们这样的家伙最容易招灾,那白杨能轻易招惹吗?没见万兽堂都被搞没了?你他妈想死别连累我!

    白杨搞掉万兽堂无疑对于整个血莲教的人来说他就是个恶魔,一言不合就干死一个堂口的家伙谁惹得起?

    偏偏这个家伙在教中的自由度很高,去什么地方还不能拦着,惹不得啊……

    教主,你到底为什么要如此纵容此人?无数人内心无奈自问,却不敢跑去向教主证实。

    防火防盗防白杨,千万不能得罪这个家伙!

    对于血莲教其他人的态度白杨还不知道,哪怕知道了不但不会介意反而会开心。

    此时他依旧站在万兽堂外的那座山巅之上,目视万兽堂的下场,他很满意自己的杰作。

    “人王之威,这就是人王之威,万兽堂数百万人都无解的线虫,却在他面前挥挥手就解决了!可惜啊,若是你再晚出手一个小时,线虫就会爆发到你也无法控制的地步,届时整个血莲教都会被线虫吞噬,可惜,真是可惜……”

    心中暗道可惜,但白杨也很无奈,很明显血莲教教主静尘也预感到了若是再不出手就无法控制局面,是以线虫灾难被他挥手解决。

    你为什么就不能再等个把小时呢,那样的话搞不好血莲教总部都完蛋了……

    心中这样想,白杨也知道那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不说静尘不可能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若事情真的到了那一步,白杨也无法预料到会发展成什么样子,恐怕线虫会以此为源头开始席卷天下,直到繁育一百代!

    到了线虫繁育一百代的程度,天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而且即使到了一百代,以线虫出现在这个世界变异的特性,白杨也不确定科学家施加在线虫身上的基因缺陷还有没有用!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看着静尘之前出现过的地方白杨心中冷笑。

    事到如今白杨也大概猜到静尘为何会纵容自己在血莲教中搞事儿,承载帝王龙气之人都具有大气运护身,而想要夺去帝王龙气就是和上天对着干,没有同样命格的人哪怕成功也会付出极大的代价,所以就需要去消除上天的怒火。

    这个血莲教教主静尘志在天下,真的是具有枭雄潜质,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居然连万兽堂的泯灭眼睛都不眨一下,或许在他看来只要能获得帝王龙气拥有坐上无上宝座的资格比整个血莲教还要来得重要。

    “这个世界,强者已经强大到无视一切规则的地步,可天下却是诸国林立,强者也要在朝廷的约束下生存,人人都想坐上那至高无上的帝王宝座,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秘密?”

    血莲教教主静尘坐拥一个大教,整个陈王朝有数的强者,不想着经营自己的势力却想争霸天下,还有那叛军首领也反水想要问鼎至尊,这本身就不合理!

    根据静尘的态度白杨想了很多,可却没有丝毫头绪。

    到底那帝王宝座有什么秘密是自己不知道的?

    白杨不人为单纯的身份地位能让这些强者不惜一切的去坐上那个位置,何必呢,他们本身的实力就让身份贵不可言了,压根没必要去当什么帝王。

    人王,人王,这个世界的武道划分从大宗师之后就是人王称谓,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说道不成?

    想了半天,白杨想不明白,反倒是把自己搞得一头雾水,摇摇头不想了,以后总会有明白的一天。

    转身,白杨看着武舞武兰俩姐妹说:“走吧”

    俩姐妹对视一眼,武兰问:“白少,我们接下来去哪儿?”

    “不知道,再说吧,看什么地方有意思就去什么地方”白杨耸耸肩说,他也不知道接下来要去哪儿,毕竟对血莲教总部又不熟,唯一去过的万兽堂还被他搞没了。

    武舞武兰姐妹俩再度对视,不说话了,白杨去的地方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不敢有丝毫建议。

    没理会她俩的心情,白杨冲天而起,随意找了个方向飞驰而去,武舞武兰俩姐妹只能跟上,武舞是不会飞的,完全由她姐姐武兰带着。

    万兽堂废墟之中,白杨三人走后,两双愤怒的眼睛看着那个方向,一双眼睛只是单纯的愤怒,而另一双眼睛中除了愤怒还有怨毒……

    离开万兽堂,跨越百十里的山脉之后,白杨他们前方出现了一条河流。

    这条河宽数千米,河水漆黑还散发恶臭,河中没有丝毫生机。

    “这条河是怎么回事?”看了看这条河的上下白杨好奇问。

    武兰回答道:“回白少,这条河是血莲教中的废水河,流经教中小部分区域,各种生活污水都会排入其中,所以导致这条河生机断绝”

    听到这番话白杨下意识无语道:“你们血莲教的人拉的屎是生化病毒吧,还能断绝一条河的生机?”

    生化病毒武兰没懂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但只要带毒都不是什么好事儿,说道:“并非排泄物是剧毒,一般的生活污水当然不能将这条河的生机断绝,主要是这条河的上游经过了炼丹堂,炼丹堂中炼制丹药时难免会出现一些废丹,这种废丹又不具备毒丹的效果,却也包含一些毒气,留着没用就丢掉,长年累月下来这条河的下游就变成这样了”

    听了武兰的话,白杨摸了摸下巴说:“你们血莲教的炼丹堂规模貌似很大啊,废弃的丹药居然就将一条数千米宽的河流给搞废了!”

    武兰听到白杨的这句话原本还想说什么,张了张嘴突然愣住不再说话,胆战心惊的看着白杨。

    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只见白杨眼睛一亮说:“走,带我去那什么炼丹堂,让我见识见识你们血莲教的炼丹手段!”

    武舞浑身一颤说:“白少,我们还是不要去了吧?”

    白杨去一趟万兽堂就将万兽堂搞没了,鬼知道去炼丹堂会发生什么事情,尤其是她们姐妹俩提到炼丹堂白杨才想去的,若是炼丹堂的高层知道的话她们姐妹俩绝对没好下??!

    对于她们姐妹俩的担忧白杨完全没有在意,反而催促道:“在哪个方向,带路??!”

    见已经不能改变白杨的态度,武兰只能纠结道:“白少跟我来吧”

    血莲教教主静尘让她们这段时间一切听白杨的,这会儿不得不带路。

    是药三分毒这句话看来在这个世界也是通用的,一条河就因为经过了血莲教炼丹堂,天知道丢了多少废丹在河里,活生生的将一条河给搞得生机断绝,白杨无法想象河里丢了多少这种有毒物质。

    丹药这种东西白杨接触过不少,不过要说道真正的炼丹,印象他还停留在什么七七四十九天九九八十一天之类的脸蛋手段,那么长的炼丹时长没道理出现那么多废丹才对,这条废水河引起了他的兴趣,决定去搞个究竟。

    沿着河道向上,不久后白杨就看到了岸边一片连绵起伏的山脉,山脉中亭台楼阁建筑无数,蚂蚁一样的人群在里面来往穿梭。

    这里就是血莲教的炼丹堂了,相比起来规?;挂韧蚴尢么?,而且大得多!

    想想也是,丹药这种东西无论修炼神道还是武道都不可或缺,任何宗门都不缺少丹药研究部门,血莲教当然也会重视,恐怕这个炼丹堂的规模在血莲教中都能排进前三!

    还未靠近炼丹堂白杨就闻到了空气中一股很复杂的味道,各种各样的药材味道综合起来味道真心不好闻,完全没有丝毫所谓的丹药香味,闻着只会让人想吐。

    “这就是炼丹堂?”站着虚空中,白杨发现这炼丹堂规模真心太大了点,一眼根本就看不到边。

    “什么人胆敢擅闯炼丹堂重地!”就在此时,炼丹堂山门处一个人影冲天而起来到白杨等人前方沉声道。

    居然是一个神道修士,虽然对方只是阴神境界,可脚下踩着一个圆球法宝却能让他飞行。

    “让开,这是白少,教主吩咐,教中白少去任何地方都不得阻拦”武兰上前说道,还从武舞那里拿出了血莲令牌出示。

    听到武兰的这句话,前来拦截之人浑身一颤脸色苍白!

    我居然拦住了白杨的去路,刚才我的语气一定让他不爽,完了,我给炼丹堂招灾了……

    然而此时白杨压根没有在意这个人的‘冒犯’,而是目光一闪看向炼丹堂某处,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