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莲教万兽堂已经成为了过去,无数生灵沦为历史,唯有最高的山巅之处几个强者还在苦苦挣扎。

    整个万兽堂已经沦为了线虫的天堂,无穷无尽的线虫在这个区域肆虐,吞噬一切生命!

    作为万兽堂绝对的主宰,经营这里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月,面对万兽堂的泯灭,堂主几乎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差点癫狂的他怒火滔天,恐怖威势爆发天地变色,一举一动磨灭无数线虫,奈何线虫实在太多太多,杀不尽斩不绝,越杀越多,到最后他都开始渐渐的无力起来。

    和堂主一样充满无力感的还有副堂主虎仓以及堂主的坐骑,大宗师又怎么样,面对绝对的数量,面对堪称天灾一样的局面他们也是无解的。

    恐怖滔天的线虫如浪潮席卷,吞噬一切生命,当万兽堂完蛋之后,失去了繁衍后代食物的它们开始向着外围肆虐。

    若是不加以制止,很难想象线虫会爆发到什么程度。

    天穹之上,血莲教教主不知道已经来到这里多久了,他冷漠的看着下方,仿佛万兽堂的人不是他的手下一样,任由数百万人以及上亿的异兽被线虫吞噬。

    当整个万兽堂被线虫吞噬得只剩下三个大宗师强者的时候,他冷漠的双目总算出现了一丝波动。

    目视无边无际的线虫浪潮,他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容,伸手凌空一抓,成千上万的线虫被禁锢飞起,最终出现在了教主静尘不远处。

    “很可怕的生物,本身很脆弱,可繁殖能力和吞噬能力却是无比骇人,也不知道白杨从什么地方找来,这种可怕的繁殖能力若是不加以制止的话足以形成席卷天下的灾难,可惜啊,这种虫潮还没有爆发到无法制止的地步,而且它们本身太脆弱了!”

    看着眼前的一团线虫,静尘淡淡的自语道,张开的五指轻轻一握,这团线虫静止刹那旋即变成粉末飘散!

    幼虫,成虫,变异后的白色线虫,银色线虫,在血莲教教主这个人王之境的无上强者面前脆弱不堪,轻轻一握拳就变成飞灰!

    灭掉一团线虫,静尘的视线转向无边无际的线虫浪潮,轻轻一笑,一掌凌空按下。

    很难形容那一刻的画面,世间的一切都仿佛静止了,时间定格,光线定格,一切都定格!

    他一巴掌拍出的方向,虚空一圈圈恐怖的涟漪扩散出去,十米百米千米万米十万米……

    就这么轻飘飘的一巴掌,可怕的力量席卷,方圆百里,所有的线虫变成飞灰,天地被清空一大片,在这片区域内,山体崩塌,山石草木粉碎!

    人王之威,轻飘飘的一巴掌,威能盖世,让万兽堂绝望的可怕线虫顷刻被泯灭尽三分之一数量!

    “可惜,终究只是小打小闹的把戏罢了”静尘淡淡的自语。

    随即他身影消失在原地,几乎瞬间出现在另一边的天穹之上,然后又是轻飘飘的一巴掌按下!

    很随意的一巴掌,没有神光冲霄,没有能量爆发的绚烂画面,就那么轻飘飘的一巴掌,天地震动,恐怖涟漪席卷,所过之处一切都被泯灭!

    在这股可怕的涟漪风暴面前,无穷无尽的线虫是脆弱的,脆弱不堪,轻易被灭杀成飞灰!

    前前后后,血莲教教主静尘只是轻飘飘的挥手五次,导致整个万兽堂崩溃的线虫彻底消失,天地间再也看不到一条!

    站在九天之上,静尘目视天地,仿佛能看穿虚空,他伸手一抓,崩碎的天地间一条条隐藏在角落的线虫飞起,四面八方汇聚,最终团成一团直径三米在蠕动的球。

    嗡!

    有轻微的嗡鸣声响起,周围刹那变得冰冷一片,这团线虫形成的球定格,被冰封起来。

    翻手轻飘飘的脱托着这一团仅剩的线虫冰球,静尘表情淡然的看向远方,目光穿透虚空与白杨对视淡淡的说道:“这种东西我不希望再一次出现在血莲教中,你好自为之!”

    说完,静尘挥手,这一团线虫冰球消失不见。

    至此,线虫灾难彻底完结,无穷无尽的线虫消失了,随着线虫消失的,还有整个血莲教万兽堂,这一片区域彻底化作废墟,看不到不久前这里繁荣的画面丝毫。

    万兽堂山巅之上,堂主副堂主表情麻木的看着满目疮痍的画面,神情呆滞。

    万兽堂,曾经强大的万兽堂在他们亲眼见证中沦为过去,那种巨大的反差让他们有些反应不过来,觉得很不真实。

    万兽堂没有了,就剩下了他们两人一兽三个大宗师级别的存在。

    一个激灵,三人反应过来,身躯颤抖拜服在地冲着天穹说道:“参见教主!”

    “嗯,这里的一切,不怪你们,只要你们三个还在,万兽堂就不算彻底消失,以后你们慢慢重建吧”血莲教教主静尘看着下方淡淡的点头道。

    可以说他一句话就将这件事情划上了句号,无数生灵的死,只换来他轻飘飘的一句话,连一丝情绪波动都看不到。

    听到这句话,万兽堂堂主和虎仓对视一眼,眼中都是无法理解的神色,堂主赫然抬头看向天穹声音颤抖道:“教主,万兽堂没了,数百万人死去,数以亿计的异兽没了!”

    “我知道”静尘站在虚空淡淡的说。

    “教主,那么多人死了啊,那是我们血莲教的损失,无法估量的损失,不能就这么算了,这一切都是白杨弄出来的,教主,损失太大了,一定要杀了他,杀了他啊,杀他一万次都不足以弥补这次巨大的损失!”堂主近乎咆哮的说出这番话。

    此时他的内心可谓接近疯狂的边缘,犹如一头绝望的洪荒猛兽,身上的气息爆发,简直有将天穹毁灭的架势。

    “这一切到此为止,我自有主张,你们接下来的任务是重建万兽堂,我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静尘依旧不悲不喜的说道。

    万兽堂毁了,在他这里仿佛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对于导演这一切的白杨压根不提,仿佛不知道是白杨将万兽堂弄没的一样。

    静尘的态度可以说已经很明确了,万兽堂没了就没了,根本就没有追究白杨责任的意思,其实他之前就表面态度了,不希望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让白杨好自为之,若是还有第二次的话他不会就这么算了。

    这算什么?就一句好自为之就葬送了无数生灵的生命?

    然而万兽堂堂主却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仰天悲愤怒吼道:“教主,不能就这样算了啊,白杨必须要杀,要不然我整个血莲教都将不得安宁,今天是万兽堂,明天呢?难道教主要看到我们血莲教一点点毁灭在白杨手中吗?”

    看着下方的万兽堂堂主,静尘眉头微皱,旋即招手,堂主和副堂主虎仓出现在他边上,周围的虚空隐隐约约有轻微波动,声音无法传递出去,他们说话的场景远处都看不清楚。

    “我理解你们的心情,万兽堂的毁灭也是我不想看到的,只是白杨这个人我有大用,暂时杀不得,你们也给我规矩点,在我没有达到目的之前你们若是做出什么让我不高兴的事情,后果自己清楚!”静尘看着他们说道。

    “为什么,教主啊,为什么?那白杨纵然教主有大用,可是难道整个万兽堂还换不来教主一巴掌将他怕死吗?”堂主不服,但也守规矩的没有发脾气,咬牙切齿无比不甘的说出这番话。

    教主不想追究,可是他不甘啊。

    “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来干预了?”静尘眼神一冷沉声道。

    万兽堂两个正副堂主浑身一颤不敢再言语,他们知道,教主已经彻底不追究白杨的责任了。

    这算什么?万兽堂白死了那么多人!

    “属下遵命,属下祈求教主,待到教主达到目的之后,这个白杨一定要交给我们处置,若是不将他千刀万剐,我纵然是死也不甘!”万兽堂堂主一脸期盼的看着静尘说道。

    那声音中的恨意倾尽一切言语都不足以形容。

    “嗯,到时候我将他交给你们处置就是”静尘淡淡的说道,说得一点诚意都没有。

    万兽堂两个堂主无奈,只能低头退去。

    再度来到山巅之上,万兽堂堂主看着满目疮痍的画面深吸口气苦笑道:“万幸一水不在方才躲过一劫……”

    他口中的一水就是江一水,自己最杰出的徒弟,不在万兽堂中才幸免于难。

    然而这句话却勾起了虎仓的伤心事,他的徒儿被白杨杀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双目闪烁熊熊愤怒火焰……

    天穹之上,静尘淡淡的看着白杨的方向,表情平静,万兽堂的泯灭不但让他没有愤怒,甚至还出现了一丝笑容。

    “欲要取之必先与之,帝王龙气上天赐予,承载帝王龙气之人受上天庇护,有大气运护身,我要夺取帝王龙气,就是在上天手中抢夺气运,是要付出代价的,万兽堂的泯灭在预料之中……”

    要得到一些东西就必定会付出一些东西,血莲教教主静尘看得很明白,是以对万兽堂的泯灭他其实一点都不觉得意外,这是必要的代价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