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大的峡谷中,细如发丝的线虫幼虫不断涌出,遮天蔽日,无穷无尽,飞速扩散四方,好似浓密到极点的红雾喷薄,妖异邪门,让人骨头缝发寒。

    幼虫太多太多,汇聚到一起,像血海翻腾,像火焰席卷,像红雾遮天,连绵无尽,大有一股席卷天下之势!

    “那是什么?我在万兽堂这么多岁月,从未听过这个峡谷有什么邪门的地方,红雾,哪儿来的红雾,难不成峡谷下还有什么宝贝或者镇压着什么邪魔不成?”

    山谷上方,前来运送尸体的人有十多个,其中有人看着山谷喃喃自语道。

    “那应该不是雾气是红毛吧?我怎么感觉那红毛是活的?”有人茫然低语,声音在轻微颤抖,身躯也在跟着颤抖。

    这一幕太妖异邪门了,红毛,哪儿来的红毛?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红毛?

    山谷中涌出的线虫幼虫太多,飞速扩散,边缘很快就溢出接近了峡谷上方的人,人们瞪大眼睛观察这近在咫尺浓稠的邪门红毛。

    近了,人们看清楚,这是一种细如毛发的生物,随风飘荡,身躯在扭动。

    “这是什么玩意?”

    所谓艺高人胆大,尽管眼前的这一幕有些吓人,但其中一个武师之境的强者并没有胆怯,反而是认真观察起眼前的幼虫。

    他伸手,想要抓一些过来观察,事实是他也做到了。

    轻轻一抓,好似在完整的红雾上撕下一块,一团线虫幼虫被他抓在了手中,可还不等他仔细观察,让人尿崩的一幕出现。

    那一团线虫幼虫像是烟雾一样在他手中散开将他包围,细如发丝的幼虫,有的顺着他身上的毛孔钻了进去,有的顺着他的口鼻钻了进去。

    “这是什么鬼!”

    突如其来的情况让这武师之境的强者吓了一跳,惊叫声中没有半点迟疑,身上真元喷薄,将接近他和皮肤表面的线虫幼虫全部震死,只是钻人体内的线虫已经来不及阻止,而且他也并未感觉到异样。

    “师兄,你没事吧?”边上有人胆战心惊的问,他们看得真切,的确有东西进入这个人体内去了。

    “我……应该没事儿吧?并未感觉到异样”那武师高手有点不确定的说道。

    他也明确知道有东西进入体内了,只是没感觉到什么不舒服,就好似之前进入他体内的线虫画面只是错觉一样。

    难道说进入我体内的红毛都被震死了?

    不,这个人想错了,那些线虫幼虫顺着他的毛孔口鼻进入体内后,身体表面分泌奇异物质,麻痹人的感官和神经,细如毛发的幼虫融入他们的血肉飞速穿梭吞噬他的血肉成长,不但吞噬血肉,还吞噬他武师之境的真元,成长得更快??!

    线虫太过细小,吞噬的那一点根本就不易察觉,这是微观角度的吞噬,根本可以忽略,却架不住县城吞噬的速度。

    十秒钟不到,进入这个人体内的百十条线虫就吞噬他的血肉真气成长到了半米长的成虫状态,偏偏这种虫子表面能分泌奇异物质麻痹人的感官,等到这个人发现不对劲的时候,一切已经晚了……

    “我体内好像有东西?”他有些不确定的说,心神颤抖。

    然而他周围的人却看着他一脸见鬼的表情,尤其是其中一人指着他说:“师兄……你身上长毛了,而且皮下好像有东西!”

    那人一愣,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双目刹那圆瞪。

    只见双手毛孔皮肤上,一根根红毛长出,随风舞动,怎么看都让人毛骨悚然,尤其是皮肤鼓起蠕动,内部像是有东西在游走,数量还不少。

    我特么长毛了?红毛,开什么玩笑!

    “这他妈是什么鬼!”他惊得大怒,运转体内真元准备将红毛粉碎。

    可就在此时,让周围的人更加惊悚的一幕出现了。

    这个武师之境的高手,整个身躯在那么一瞬间砰的一身炸开,没有血肉模糊的画面,整个身躯都变成了无尽的线虫幼虫!

    砰……一具空壳白骨倒下,无数细如发丝的红毛飘荡,其中百十条米许长的漆黑虫子闪电般冲向远处消失!

    一位武师之境的高手,就这么变成无尽红毛幼虫了……

    “跑??!”

    这一幕让周围的人吓得肝胆俱裂转身就跑,太邪门太可怕了,一个武师之境的强者活生生的在眼前一下子变成一堆红毛,这他妈也太让人尿崩了。

    可反应过来想跑的人们这才发现,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身处浓雾般无边红毛一样的虫子之中了,放眼望去,整个天地血红一片,无穷无尽的红毛虫子扭动飘飞!

    轰轰轰……

    身处无边线虫幼虫中的人立即运转真气真元护体飞速奔行想要脱离这片区域,可紧接着他们就绝望了。

    真气真元护体,的确能震死不少接近自己的线虫幼虫,但是这些虫子太多太多了,居然在啃食自己的真气真元!

    红毛般的线虫啃食真元飞速成长,以一种让人惊悚的速度成长到米许长,产下无尽肉眼看不到的虫卵附着在真气上孕育破壳变成更多的线虫幼虫!

    线虫已经不局限于进入生灵体内吞噬血肉产卵繁殖,直接吞噬能量也可以了!

    肉眼可见,他们的真气真元被啃食一空随后坍塌,此时周围的红毛幼虫更多了,多了无数倍!

    当他们真气真元被啃食一空后,然后轮到他们自身被红毛淹没!

    失去了真元护体的他们,身躯被线虫幼虫覆盖,顺着他们的毛孔皮肤钻了进去,然后他们的身躯定格,几秒钟之后,身躯炸开,给天地间又平添了无数线虫幼虫,原地只剩下一具空壳白骨!

    是的,白骨也变成了空壳,若是放在显微镜下观察的话,白骨之上还有无数细小的孔洞,内中骨髓消失一空!

    线虫本身对于这个世界的生物来说是脆弱的,尤其是幼虫,轻易就能杀死,奈何它们数量太多,杀只不尽杀之不绝,还吞噬自身能量成长,试问谁能阻挡?

    线虫吞噬能量是从微观角度的吞噬,所谓滴水穿石,每一只幼虫啃食一点,当数以千万数以亿计的幼虫同时吞噬,真元真气再坚硬有如何?

    幼虫变成成虫速度更快更难对付,成虫仿佛有意识不和幼虫争夺食物,一旦变成成虫就产卵飞速远去寻找下一个目标。

    距离峡谷数千米外有一片废墟兽院,此时这里忙碌的人们下意识的停下了手中的事情呆呆的看着峡谷方向。

    那里遮天蔽日的红雾喷薄,红雾中有一些漆黑的东西闪电般穿梭,向着四方天地扩散,速度飞快,十里二十里三十里五十里……

    如潮水席卷世间,势不可挡淹没一切!

    “那是什么?”有人喃喃自语。

    瞪眼,他看到有细如发丝般的虫子掉在了一具体长十米的异兽尸体上,然后那红毛线虫钻了进去。

    不久后,这具庞大的异兽尸体一颤,然后炸开,有体长一米到三米不等的黑线虫飞速远去,无边红毛般的线虫幼虫爆发!

    “老天爷,这是什么?”有人亡魂大冒的惊叫。

    砰砰砰……

    一具具异兽尸体爆炸,炸成了无边线虫幼虫,人处于其中,线虫啃食真元真气血肉等一切能量成长繁殖,繁殖速度已经不能用几何倍数来形容!

    线虫从峡谷中开始席卷天地,向着四方涌动,所过之处但凡是生灵都成为了它们攻击啃食的目标,无论是死的活的都成为它们繁育后代的营养源!

    线虫扩散的速度太快,可以用席卷一切来形容!

    血莲教万兽堂这片区域,红毛妖风所过之处‘寸草不生’,但凡是生灵,不管是死的活的强大的弱小的都在短时间内变成一具白骨。

    惊叫四起,可根本就阻止不了恐怖的红毛妖风席卷!

    山巅之上,万兽堂堂主和虎仓主持大局,莫名心头一颤,同时看向一个方向!

    “堂主,那是什么?”虎仓看着那边遮天蔽日的红雾声音颤抖道。

    堂主此时内心被莫名恐惧笼罩,吞了口口水茫然摇头说:“我也……不知道……”

    他们双目中好似有神光闪烁,看到了无尽线虫内部的情形,一个个万兽堂弟子一个个万兽堂培育的异兽,处于红毛区域的他们在反抗,可无济于事,真气真元罡气飞速崩溃,然后身躯炸开成红毛……

    “还有那边!”有人胆战心惊的指着一个方向说。

    万兽堂的另一个方向也发生了类似的情况,那是一个只被毁了一半的兽院,此时也成为了线虫爆发的源头。

    白杨留下的线虫源头,并非全部被丢进了峡谷中,时间到了,装置打开,内部的线虫出笼,开始血噬天下!

    “到底怎么回事?谁来告诉我那是什么鬼东西!”山巅之上,万兽堂堂主咆哮,声音中抑制不住的颤抖。

    他大宗师之境的修为,主宰血莲教万兽堂,看到这样的情况也惊悚害怕了。

    “报告堂主,我们也不知道啊,这种东西莫名就出现了,势不可挡,杀之不尽,吞人血肉精气,一条就能化身万百千亿,已经快要波及整个万兽堂了,堂主你快拿主意吧!”有人飞身而来跪地颤抖汇报。

    四方红雾升腾,已经快要笼罩整个万兽堂了。

    红毛幼虫随风飘荡,落地爆发,根本无法阻挡!

    实在是万兽堂这个地方条件太好了,到处是尸体,只要有一条红毛幼虫落到尸体上,那个地方就能成为爆发的源头!

    势不可挡,无法阻挡!

    若是在线虫爆发之处就扼杀源头还好,可现在如何抵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