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了。

    血莲教万兽堂混乱的一夜过去,短短一夜之间,数百万血莲教万兽堂成员魂飞冥冥,数以千万计的各类异兽沦为尸体。

    对于血莲教万兽堂来说,这一夜是可怕的一夜,是灾难的一夜,是活下来的人此生都无法忘记的一夜。

    或许很多年以后,万兽堂有人活下来,提起这一夜也必定心有余悸。

    万兽咆哮,整个万兽堂差点崩溃!

    纵然混乱的时刻已经过去,新的一天到来,可万兽堂依旧没有彻底平静,无数人在沉甸甸的心情中开始善后工作。

    血莲教上空的天被阴暗的云层遮盖,下方这一片大地都显得无比阴沉,一如血莲教这三个字给天下人的印象,压抑,邪恶,沉闷,阴森……

    万兽堂外的山巅之上,白杨依旧没有离去,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忙碌的万兽堂方向,维持这个动作已经快一个小时了。

    白杨不说话也不离去,武舞武兰也只能陪在这里。

    “哎……”

    莫名的,看着万兽堂方向的白杨叹息一声,表情有些挣扎,有些不忍,最终眼神化作一抹坚定个冰冷。

    仰头看天白杨喃喃自语道:“世间本无对错,我所做的一切,但求自身念头通达,是非对错,留待后人评价……天地不仁,万物轮回,或许一切都是注定……”

    说这番话白杨的声音不大,但却也足够他身后的武舞武兰听到。

    看着白杨的背影,武舞武兰她们神色复杂,貌似此时白杨的情绪有点不对劲,品味白杨这句莫名其妙的话,她们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莫名的,白杨此时想喝酒,然后他就这么做了,一屁股坐在山巅之上,翻手间取出一坛桃花酿,看着万兽堂方向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

    如此又过了十分钟,武兰忍不住问:“白少,我们还不离去吗?都已经结束了”

    表情一愣,白杨神色复杂的笑了笑道:“结束了吗?呵……还没有结束,你们接着往下看吧,一切只是开始!”

    这句话白杨说得很淡,很平静,一如寻常交往中说你吃了吗这么随意。

    可听到这句话,武舞武兰,她们一个武道宗师,一个神道真人,却莫名感觉浑身发寒,身躯忍不住颤抖,汗毛直竖。

    就好比白杨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天地间的温度下降了百倍一般。

    “白少……还会出什么事情吗?”武舞开口问,声音忍不住颤抖。

    一匹黑鳞狼,导致万兽堂数万人死去,数十万异兽被吞噬,和虎仓战斗,上百个兽院崩碎,数十万人数百万异兽丧命,后一百多异变猛兽,差点让整个万兽堂崩?!?br />
    然而,这些在白杨口中还只是开始,他到底想干什么?

    太可怕了,这个白杨太可怕了,他到底还有什么手段?

    “你们接着往下看吧,应该快要开始了……”

    白杨喝了一口酒,看着万兽堂方向声音低沉道。

    那声音听在武舞武兰心中,好似一头洪荒猛兽驻扎在了心里,让她们忍不住颤抖。

    看了看万兽堂方向,又看了看自顾自喝酒的白杨,武舞武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们感受到了一股大恐怖大灾难就要发生。

    “啊……”突然间,武兰看着万兽堂方向发出一声短暂的惊呼,旋即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看着万兽堂方向身躯不停颤抖。

    “姐姐怎么了?”武兰第一时间询问,她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深吸口气,武兰看着万兽堂方向说:“大恐怖,大灾难就要降临万兽堂,我不知道会是什么灾难,我看不到,若强行去看的话,我会被天地之力反噬而死,就这一眼已经让我神魂险些崩碎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武兰闭上了眼睛,脸色变得无比苍白,甚至紧闭的双目还留下了血泪!

    “姐姐你怎么了”武舞惊呼道。

    “我没事,妹妹,哪儿都别去,就跟在白少身边,什么也别问,你等下就知道了”武兰凝重道。

    武舞不说话了,但心头却被大恐怖笼罩,很不安,白杨和武兰的情绪都不对,很不对。

    看了看武兰,白杨嘴角动了动,却什么都没说,依旧淡然的看着万兽堂方向。

    武兰是神道修士,她开启慧眼也是能够看到世间各种气息波动的,之前她开启慧眼观察万兽堂应该看到了什么,但反噬也是很严重的。

    神道慧眼望气是不能乱看的,一般情况下看个凡人或者山川大地当然屁事没有,可去观察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东西那就是在找死。

    关乎整个万兽堂命运的事情岂是你武兰一个神道真人能够随意观看的?

    你修为不够,命不够硬,想要窥视天地命运是在找死!

    “我释放了一头恶魔,将吞噬无尽生灵,万兽堂……血莲教……呵……希望你们有能力阻止……”

    白杨低声呢喃,这句话说得只有他自己能够听到。

    还有一句话白杨没有说出口:‘希望你们的基因实验是正确的,若是一百次繁育之后无法基因崩溃的话……哎,不管如何,我做事只问本心,但求念头通达,管他天翻地覆……’

    白少你到底做了什么!

    武舞看了看白杨,又看了看万兽堂方向,视线不停来回移动,内心一个劲的问自己……

    白杨做了什么?做了一件他自己都无法控制的事情,正如他所说的那样,自己释放了一头恶魔,这头恶魔有多么可怕只有白杨自己知道,一个控制不好,这头恶魔不但会吞噬万兽堂,甚至会波及整个血莲教,若是更无法控制一点,这头恶魔恐怕会吞噬这个陈王朝,最终或许会波及整个世界……

    万兽堂中,善后工作一直都在继续,死去的人和异兽尸体需要清理,毁灭的建筑需要慢慢重建,秩序需要回复,混乱的兽群需要安抚收拢。

    几乎每个人都在忙碌着。

    这些血莲教成员不知道接下来有一场大灾难即将降临他们头上!

    万兽堂山脚下有一个峡谷,深数千米的峡谷,长几百公里,万兽堂中死去的异兽和人的尸体都被陆续搬到这里来丢掉,后续会有人专门前来处理。

    所谓的处理或许是烧掉,或许是用这些尸体的血肉修炼秘法,亦或者有人用生灵魂魄炼制秘宝!

    呵,不要以为血莲教有好人,拿同伴的尸体修炼这种事情太平常了,之前死去了那么多人,真的能用来修炼出强大的手段了!

    在这个峡谷中,尸体堆积如山,血腥味冲天,暂时无人理会,后续还有源源不断的尸体丢下来。

    可谁能想到,在这堆积如山的尸体下方,有数十异兽尸体正在悄然发生变化?

    尸体堆下方最底层,有一头三米长的黑狼尸体,已经残破不堪,是在之前的混乱中死去的,被随意丢在了最底层。

    此时,在这头黑狼尸体胃部,一个十厘米长小指头粗细的特殊材质圆管正在发生变化。

    这并非这个世界的产物,至少上面一个闪烁的很小二极管就说明了这点,一个小小的计时器时间在一点点清零。

    当计时器的时间全部归零之后,这个小圆管悄然发生了变化,顶部裂开了……

    这是一个很小的定时装置,圆管是中空的,当顶部裂开后,里面有东西钻了出来。

    那是一只虫子,通体漆黑,直径只有几毫米,身躯延伸开来也只有不到一米长。

    这虫子两头尖,从金属装置中出来之后,身躯表面分泌一种粘液,然后几乎无视黑狼尸体阻力一般在它尸体中飞速穿梭,所过之处产下无数肉眼看不见的小卵!

    这些肉眼看不到的卵在沾染血肉之后飞速裂开,然后纳米级别的幼虫孵化出来,吞噬尸体血肉之后飞快成长,成长为头发丝大小红毛一样的幼虫。

    这些幼虫表面也在分泌奇异粘液,穿透黑狼尸体到达外面!

    红毛一样的幼虫太多太多,钻出黑狼尸体后就跟尸体飞速长满了红毛一样,诡异渗人,尤其是这些幼虫蠕动好似风在吹动,让人骨头缝发寒!

    红毛一样的幼虫离开黑狼尸体表面,然后钻入其他尸体,飞快吞食异兽尸体能量成长,短短几十秒钟后就长到了半米长,然后开始产卵!

    一条这种虫子就能产下无数颗卵,当这些卵孵化之后,吞食其他异兽的尸体飞速成长又产卵,这种繁殖速度已经不能用几何倍数来形容。

    没错,这就是线虫,白杨从地球带过来的恐怖生物,那繁殖速度堪称惊天地泣鬼神,尤其是它们的身躯看似脆弱却因为分泌的粘液能够穿透生物身躯!

    这种线虫白杨并没有真正的封印在地球那边的岛屿上,而是悄然带了一些出来,不过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罢了。

    这种东西他不敢释放出去,也不敢让人知道,一旦脱离控制,那就是席卷一切的灾难!

    线虫白杨带出去那座岛,在汇聚了地球无数顶尖专家之后,他让人专门研究过,从基因层次着手,最终经过无数生物专家的手段,达到了白杨的要求。

    最终的线虫,只能繁殖一百代,一百代之后线虫基因就走到了尽头,线虫的一百次后代已经无法再次繁殖!

    当生物学家研究到这一步的时候,白杨带走了成品,并且抹除了专家的记忆!

    这种东西白杨准备了一些作为杀手锏,平时不会动用。

    虽然专家们已经从基因层次遏制了这种线虫的繁殖后代范围,可事情却有点脱离白杨的掌控。

    当他来到这个世界后悄悄实验了一下,这种线虫的繁殖能力依旧存在,不过有一点却是白杨没有想到的。

    在来到这个世界后,或许是这个世界的能量比较高级,这种线虫的后代居然在进化!

    当看到这里之后,白杨果断将其销毁不敢在尝试……

    然而现在他却用在了血莲教万兽堂头上!

    所以他才会说自己释放了一头恶魔,所以最开始他才在挣扎。

    那个装线虫的装置是特质的,若是他最后不忍心的话,可以通过一个??刈爸闷舳爸米钪栈俚粝叱?,但他却没有毁掉。

    血莲教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没必要对血莲教的人抱有仁慈之心……

    装有线虫的装置白杨安放了一百个在万兽堂一些弱小的异兽体内,哪怕其中一些在混乱中被毁掉,只要有一个装置完好,最终就是一场无法遏制的灾难降临!

    峡谷中,当装置倒计时结束后,数十个同样的装置悄无声息的打开,里面的线虫释放出来,吞噬异兽尸体飞速成长,接着产卵,孵化,幼虫脱离‘培育槽’,进入其他尸体成长,产卵,繁殖……

    线虫的繁殖速度是可怕的,十分钟时间,这个峡谷中堆积的无数尸体就出现了这样一幅诡异的画面。

    堆积如山的尸体从底部居然开始‘融化’!

    是的,只能用融化来形容,从底部开始,无数的尸体开始往下面沉……

    无穷无尽红毛一样的幼虫涌向其他地方,快速成长产卵繁殖,成长起来的线虫如同流水一样涌向更多尸体。

    这里的尸体太多了,根本就不缺少食物!

    第一代线虫是黑色,但到了三代之后,成长起来的线虫体表居然开始向白色转变!

    这是在变异!

    一条线虫能产下数千万上亿的虫卵,当线虫到了第五代的时候,那数量!

    哪怕一张再薄的纸张折叠九十九次之后,其厚度都能超过地球到太阳的距离,这线虫的可怕繁殖能力,可想而知当线虫繁殖道第十代的时候数量有多么的惊人!

    而这些线虫却能繁殖一百代,而且还在变异……

    山谷上方,又有万兽堂的人运来尸体了,不过来到山谷上方的他们却愣住了,尸体堆的高度貌似在下降?

    “你们看那是什么?”有人指责山谷下方说道,声音有些惊恐。

    山谷下方,隐隐约约有红色雾气升腾,太快了,太多了,下方好似有一个庞大的黑洞在不停的喷薄红色雾气一样。

    可怕的红色雾气升腾,冲天而起,向着四面八方扩散。

    “这不是红雾,而是红毛,好多红毛,怎么会有这么多红毛?飞了,向着远处飞走了,满世界都是……哪儿来的红毛妖风?”

    看到山谷中喷薄的红毛,运送尸体的人一脸惊诧喃喃自语……

    (这个剧情有点难写,各位见谅,今天只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