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内心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万兽堂堂主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这就像是心头的一根刺,让他很不舒服。

    虎仓在边上皱眉问:“堂主是在因为一应损失烦恼?”

    摇摇头,堂主说:“并非因为此事烦恼,那白杨虽然造成了我们万兽堂巨大损失,可这些强大的异兽却是实打实的,尤其是其中那几头堪比大宗师之境的异兽就抵得上所有损失了”

    “那为何堂主一脸忧心?”虎仓不解问。

    看着狼藉的万兽堂,堂主纠结道:“我总觉得那白杨不可能如此好心送我们强大的异兽,却又想不到他还有什么阴谋!”

    “我也觉得如此,观那白杨并非无脑之辈,不应该想不到这点才对,不过堂主也不必烦恼,不管他白杨还有什么阴谋,我们注意防范就是,量他也再翻不起什么浪花”虎仓冷笑道。

    之前只是他们大意了而已,以为赶走白杨就没事了,哪儿知对方还有手段,这会儿防范起来,白杨还能有机会搞事儿?

    “嗯,也只能如此了,下面让人统计一下损失,被镇压下来的异兽群体再关押回去,尤其是那些白杨培育出来的异兽重点关注,不能再出事儿了”堂主深吸口气道。

    些许善后琐事不需要他们亲自动手,安排下去就可以,可不知道为何,万兽堂堂主眼皮一直在跳,内心总有一种要出大事儿的预感。

    或许是我多虑了吧……

    万兽堂外面的山巅之上,白杨一脸微笑的看着前方,肆虐的兽潮摧毁一切,那画面看得他很满意,到最后整个万兽堂除了山巅之外几乎没有完好的建筑了。

    “有点可惜的是,万兽堂堂主和虎仓亲自出手了,要不然兽潮还能持续下去将混乱扩大化,甚至波及其他地方也不是不可能的”

    看着那边逐渐平息下来的局面白杨心中暗道。

    这一切都是他搞出来的,对于自己的杰作很满意,万兽堂的损失就是血莲教的损失,作为敌对关系,敌人的损失越大白杨就越满意。

    和白杨开心的心情不同,此时站在他身后的武舞武兰俩姐妹看着他的背影身躯轻微颤抖,脸色有点苍白。

    就是前方这个人,他居然一手差点将血莲教的万兽堂搞得崩溃,这种手段堪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如何叫人不胆战心惊?

    当万兽堂的局面逐渐平息下来后,平复了一点心情的武兰看着白杨背影问:“白少,你这样做是否太过了?”

    “完全没觉得,我不但不觉得行为过分反而觉得有点失望,你们血莲教搞得天下大乱生灵涂炭,我只是让万兽堂混乱了一下而已,还没有彻底崩溃死绝,所以一点都不过”白杨摇摇头说。

    “天下大势并非我血莲教能够主导的,之所以天下大乱那是大势所趋王朝败坏,我血莲教只是顺应局势而已,何以怪到我血莲教头上了?反倒是白少,万兽堂混乱乃是你一手导演,死伤无数,这难道还不过分吗?”武舞此时居然鼓足勇气开口质问白杨起来。

    “呵,别说这些没用的,你血莲教死干净了我才高兴,之前的画面你们都看到了,觉得万兽堂的损失有多大?”白杨摇摇头笑道。

    内心对于武舞的说法嗤之以鼻,任你说得天花乱坠也改变不了你血莲教行事风格手段毒辣的事实,相比起来我的手段算是仁慈的了。

    武舞武兰对视一眼,不再和白杨讨论这些没用的,她们皱眉看向万兽堂方向,武兰想了想开口道:“白少,经过之前连番的混乱,万兽堂的损失巨大,人员至少大半伤亡,培育的异兽也有近半死在了混乱之中,可以说整个万兽堂在白少的一手操纵下几乎彻底崩溃,只是……”

    说道这里,武兰的声音停了下来。

    “只是什么?”白杨好奇问。

    武舞看了自家姐姐武兰一眼,接过话头说道:“只是虽然白少让万兽堂损失惨重,可你培育出来的那些强大异兽,纵然被斩杀一部分,可留下的那些却足以弥补损失,一头大宗师境界的异兽根本就不是一般异兽数量多少就能比拟的,如此一来,万兽堂不但没有损失,反而是赚了!”

    “哈哈哈……”听了武舞的话,白杨一下子没忍住笑了。

    武兰皱眉问:“白少因何发笑?”

    “我笑什么?我笑你们傻,真以为我会那么好心送万兽堂好处?呵呵,你们有这样的想法我理解,恐怕此时万兽堂堂主和虎仓也和你们的想法一样,这倒是好玩了”白杨撇嘴说。

    心头一惊,武兰瞪眼惊恐问:“白少的意思是说,你培育出来的异兽有问题?”

    “有没有问题你们接着往下看就知道了”白杨眯眼笑道。

    那些基因药剂催生出来的怪物岂止是有问题,问题大了!

    不完善的基因药剂虽然短时间让异兽实力暴涨,可最终的结局却是透支了所有生命,最终只会导致基因崩溃死亡!

    给你万兽堂送强大的异兽?想得美!

    武舞武兰再次对视一眼,内心都在颤抖,那些强大的异兽到底有什么问题?难道还会二次狂暴?

    还有,这白杨到底有多少手段,一环又一环简直没完没了!

    眯眼看着万兽堂方向,白杨内心冷笑,既然搞事儿岂能就这样虎头蛇尾的算了?不把你万兽堂彻底搞崩溃算我输!

    我能告诉你给异兽打针让异兽狂暴只是开始吗?接下来才是重头戏!

    万兽堂中,随着时间的过去,混乱的局面稳定下来,看着满目疮痍的画面,无数人胆战心惊,之前那可怕的兽潮画面恐怕要在很多人心头留下阴影。

    自古都是破坏容易重建难,整个万兽堂近乎被夷为平地,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恢复如初。

    而且,建筑好恢复,可死去的人死去的异兽却是再也无法恢复了。

    “一应损失统计出来了吗?”山巅之上,堂主看着下方忙碌的画面开口问。

    虽然他没有明确的问谁,却依旧第一时间有人汇报道:“回堂主,损失的部分初步评估出来了,我万兽堂中近三百万人,在之前的混乱中,有两百多万遭受灾难死去,培育的各种异兽也有一半被毁,除了这些之外,各个兽院的建筑几乎被毁坏殆尽……”

    汇报的人在说出这些数据后自己都胆战心惊,数百万人,数以千万计的异兽,就那么没了,这才多少点时间?

    饶是堂主大宗师之境的心性,在听到这些数据后也忍不住眼皮直跳,好个白杨,几乎差一点就让你将整个万兽堂毁掉了!

    “还好的是有他弄出的那些异兽足以弥补损失,要不然根本没法向教主交代!”虎仓沉声道。

    眼皮直跳,饶是他身为血莲教的人做过太多恶事也对白杨的手段内心不得不说一个服字。

    这根本就是破坏之王!

    点点头,堂主说:“是啊,若不是还有那些强大的异兽弥补损失,单单是万兽堂被弄成这个样子我这个堂主就已经做到头了,对了,那些异兽没出现什么异常情况吧?”

    “没事,被我们镇压的异兽都专门关押在一个地方,让人严加看管,此时没有任何动静传来”虎仓说道。

    “不好了不好了,堂主,副堂主,大事不好!”

    就在此时,一个惊恐的声音响起,同时有一个人一脸苍白的冲来了这里。

    心头一跳,经历了之前的事情两个正副堂主最怕听到不好了三个字。

    “混账,慌慌张张成何体统”虎仓脸色一变怒吼道。

    在这人心惶惶的时刻居然还如此喧哗,这是要动乱人心啊,若不是还想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虎仓都忍不住将其一巴掌拍死。

    前来汇报的人浑身一颤,自知错了,小声汇报道:“两位堂主,大事不好,白杨培育出来的那些异兽出事儿了!”

    堂主和虎仓对视一眼,心头一颤,心道果然没那么简单,堂主亲自开口问:“说清楚,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堂主,就在之前,其中一头堪比武道宗师的异兽,莫名化作一堆血泥死去,有了第一个之后紧接着是第二个,直到我前来汇报之时,已经死了六个武道宗师级别的异兽,其他的还在继续……”

    虎仓和堂主对视,久久不语,那些白杨培育出来的异兽居然在逐渐死亡!

    “我明白了!”沉默片刻,堂主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叹息道。

    “堂主明白什么了?”虎仓惊恐问。

    苦笑一声,堂主摇摇头道:“那白杨根本就不是在培育养大的异兽,而是给异兽吃了某种禁忌丹药,消耗异兽的生命力为代价,看似短时间实力暴涨,实则当药效过后,异兽生命力透支完生命也走到了终点!”

    “原来如此,之前那些异兽我也看过,根本就看不出是服用禁忌丹药的样子,很显然,他掌握的这种丹药是我们没有见过的,不到最后一刻根本看不出弊端来……”虎仓此时一脸恍然道。

    紧接着他脸色大变,既然白杨培育出来的异兽都会死,那万兽堂的损失就是实打实的了!

    “现在,我后悔放他离开了,恨不得亲手宰了他”堂主一脸阴沉咬牙切齿道。

    什么狗屁强大的异兽,搞不好这会儿白杨就在某处看自己笑话呢!

    然而直到这个时候万兽堂堂主还没意识到白杨的搞事儿还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