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莲教万兽堂中,万兽咆哮,如洪流席卷,所过之处摧毁一切,在这可怕的兽潮席卷中,单个的人力简直脆弱如蝼蚁,轻易被碾压成肉泥!

    爆了,整个万兽堂都爆了,万兽狂暴肆意奔腾,见人就杀,根本无人能够阻挡。

    面对那洪流般的兽潮,万兽堂中的人一个个吓得面无人色根本提不起勇气去抵挡,无数人顷刻间被碾压成肉泥,建筑物在兽潮过后成为废墟,很多山头都被摧毁。

    万兽堂本来就是培养各种异兽的地方,如今万兽狂暴,那景象简直堪比末日!

    这并非只是一个兽院亦或者某个异兽族群狂暴,而是所有的异兽群体都在狂暴,可怕的数量面前根本无人能够阻挡。

    万兽堂只是培养异兽的地方,就好比养殖场,谁见过哪家养殖场的工作人员比养殖的牲畜数量更多的?

    是以万兽堂中的异兽数量是万兽堂人员的数十上百倍,当所有异兽狂暴之后,那种画面,一些平时喜欢虐待动物的家伙快要被活生生吓死!

    “天啊,这是怎么回事,为何所有的异兽都突然狂暴起来了?谁能来阻止这一切!”

    “很多异兽族群中都突然出现了一头主导族群的首领,在它的带领下所有的异兽都反了!”

    “养不熟的白眼狼,培养你们出来居然反噬主人,杀!”

    “杀不了,太多了,哪怕是宗师高手面对兽潮都顷刻被碾压,报应啊,快跑,万兽堂完了……”

    万兽堂中无数尖叫怒骂四起,可在无尽的异兽咆哮声中却显得微不足道。

    飞禽,走兽,地上跑的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里转钻的,无穷无尽的异兽出笼,整个万兽堂天上地下到处都是异兽在肆虐奔腾,无数血莲教成员在这股狂暴的异兽浪潮中被撕碎,场面可以用天崩地裂来形容!

    虽说万兽堂中不乏高手,可高手再多又怎么样,异兽更多,只要被三五倍的异兽盯上,高手也要跪,是以面对这兽潮不要说镇压,就连逃命都成困难!

    轰……

    一座山体震动坍塌,乱石崩飞中,山巅之上一头百米高的漆黑爆猿仰天咆哮,崩塌的山石上鲜血淋漓,就在前一刻,这个地方一位万兽堂的宗师高手被这头爆猿生生打爆!

    噗噗噗……

    天穹之上,有血雨洒落,原本几个宗师高手想要冲天而起逃离,可被一群雄鹰盯上顷刻撕成碎片!

    有一群上千人的血莲教万兽堂成员组成队伍在兽潮中艰难对抗前进,当他们觉得自己快逃脱离兽潮就要松一口气的时候,一座山头上出现了一个血红色的蟒蛇脑袋,蟒蛇一口粉红色毒气喷出覆盖数千米区域,刹那间那片地方成为死地,生灵化作白骨,山石草木变成飞灰……

    绝望,整个万兽堂绝望了,陷入了崩溃的边缘。

    万兽堂在血莲教中也是一个很大的堂口,占据很重要的位置,可谁能想到突然之间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山巅之上的大殿中,万兽堂的正副堂主对话还在继续,作为万兽堂最主要的两个人,他们说话是没有人敢打扰的,并且大殿周围还有阵法稳定环境隔绝声音,是以外面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他俩居然没有第一时间知道。

    轰……

    一声巨响传来惊动了万兽堂的堂主和虎仓,两人谈话的声音为之一止,皱眉看向外面,第一眼就看到了造成巨响的是一头被斩掉脑袋展翅近百米的雄鹰。

    再看向远处,天穹上各种异兽横飞,地面万兽奔腾,无数血莲教成员在兽潮中被碾压成血泥!

    看到这样的景象,万兽堂堂主当即脸色大变咆哮道:“混蛋,谁来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虎仓赫然一惊,站起来看着外面目瞪口呆,好好的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万兽堂堂主的声音响彻天地,大宗师之境的气息澎湃,居然让万兽堂中肆虐的万兽静止了那么一会儿。

    唰……

    一道人影飞速出现在大殿中单膝跪地禀报道:“禀告两位堂主,大事不好,万兽狂暴,现在场面已经控制不住了,我万兽堂成员死伤无数,建筑几乎被摧毁殆尽,两位堂主,整个万兽堂快完蛋了!”

    听到这番话,两个大宗师之境的正副堂主目瞪口呆,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

    万兽堂完了?怎么可能完了,要让万兽堂完蛋那得多么强大的一股力量才行?

    “快,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突然想到了什么,万兽堂堂主浑身一颤咆哮道。

    虎仓也和堂主想到一处去了,浑身颤抖一脸苍白。

    万兽堂啊,作为血莲教一个相对重要的堂口,若是真的完蛋了的话,他们两个正副堂主根本就承担不起这样的责任,一旦教主怪罪下来他们死都弥补不了这巨大的损失!

    “回两位堂主,经过初步判断,是因为各个异兽群体中突然出现了一头实力绝强的首领,然后带着兽群狂暴了!”前来汇报的人一脸苍白汇报道。

    他也害怕啊,外面洪流般席卷的异兽场面他也看到了,虽然自认为还算有些手段,可若是他去面对兽潮的话分分钟就得死,那已经不是人力能够对抗的了。

    “你是说异兽中突然出现了一头实力绝强的首领?”虎仓目光闪烁想到了什么,沉声问前面跪地的人。

    “回副堂主,是这样的,如今万兽堂中上百个异兽族群都出现了这样的存在,最弱的异兽首领实力都堪比宗师之境的武者,强的已经相当于大宗师,太可怕了,两位堂主一定要想想办法阻止这一切啊”跪在地上的家伙浑身颤抖道。

    虎仓和堂主对视一眼,两人几乎同时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白杨干的好事儿!”

    深吸口气,堂主看着虎仓沉声道:“之前他和你在周旋的时候,并非单纯的破坏,还在不知不觉中对异兽下手了!”

    “好手段,连我都不得不佩服,他居然有本事将异兽催生短时间内实力暴涨,只是我们现在这么办?”虎仓脸色难看道。

    双目阴晴不定,堂主突然笑道:“这是好事儿,现在万兽摄于我的气息暂时安分了一点,他既然帮我们万兽堂培育出这么多强悍的异兽,我们接着就是,如此一来反倒不是坏事而是好事儿,有了这些强大的异兽,些许损失也就微不足道了!”

    虎仓一愣,旋即笑道:“正是这个道理,他白杨处心积虑,没想到会便宜了我们!”

    吼……!

    吼吼吼……!

    就在此时,万兽堂群山之中突然传来一声愤怒的咆哮,然后惹得更多异兽咆哮起来,不但如此,随着异兽咆哮,原本摄于堂主无上威严变得有些安静的异兽再度狂暴起来!

    “不好,虽然万兽摄于我的气息安静了不少,可其中有堪比大宗师之境的异兽,凭气息已经压制不住了,老哥,我们出去亲自动手,镇压这些异兽首领平息局面!”堂主看着外面皱眉焦急道。

    “好,事不宜迟,我们走!”虎仓也不含糊,回答一声身影闪电般冲了出去。

    孰轻孰重他们还是能分得清楚的,这个时候保住万兽堂才是最重要的,其他恩怨也只能先放在一边。

    两个万兽堂最强的人出去镇压异兽,再加上堂主的那头雄鹰就是三个大宗师,一开始还好,的确镇压了一些异兽首领,可没多久,各个族群的异兽首领居然还是有意识的联合起来对付他们三个。

    狂暴的异兽中虽然没有真正的大宗师级别存在,可在基因药剂的催生下,一些原本宗师级别的异兽身躯已经堪比大宗师,这下几个十几个联合起来,万兽堂的堂主和虎仓居然没法第一时间镇压,不但无法镇压收服,甚至自己都还有危险。

    “不能再这样下去,杀,杀掉其中一部分!”万兽堂堂主强大的气息爆发,声音响彻天地。

    “好,也只能这样了”虎仓回应道。

    既然无法镇压,那就只能杀掉!

    异兽中虽然有身躯堪比大宗师的存在,可它们毕竟只是基因药剂催生出来的,缺陷太多,根本就不是三个痛下杀手的大宗师强者的对手。

    一时之间,万兽堂区域各处传来强大的异兽临时前的咆哮,庞大的身躯被撕碎,血肉堆积如山鲜血如雨喷??!

    混乱来得快去得也快,当正副堂主痛下杀手后,半个小时时间各个族群的异兽首领被斩杀大半,又在他们三个大宗师的气息镇压下,混乱被逐渐平息下来。

    这个世界以拳头说话,到了一定地步力量已经足以定鼎局面!

    经过他们一番杀戮之后,最终兽潮平息,后续只需要善后就可以了。

    “死伤无数,虽然我们杀了一大部分,但还是留下了三十多头宗师境界的异兽和五头堪比大宗师的异兽”一番杀戮之后有些狼狈的虎仓沉声道。

    “嗯,虽然损失惨重,但有了这些,也算是和损失持平了,那白杨想要作乱的想法落空,反而被我们捡了便宜,不过无论如何,这个人的行为的确可恶……”万兽堂堂主点点头道。

    不过他内心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那白杨真的会好心送给万兽堂强大的异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