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想之前的细节,虎仓发现,虽然自己一直都在追着对方打,可貌似连对方的一根毛都没搞掉?

    “这白杨,的确有点本事,可是,在之前追杀他的行动中,我连一半的本事都没用出来,甚至连兵刃都没有动用,要杀他,并非不可能!”虎仓皱眉道。

    他何尝不知道自己或许根本奈何不了白杨,只是碍于面子不愿意承认而已。

    可万兽堂堂主却无情的拆穿了这点说道:“老哥你还有底牌没有动用,怎知他就没有后手了?”

    虎仓呼吸粗壮了一点飞速平息,看着堂主皱眉道:“就凭他一个小娃娃我还杀不了他?”

    “你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老哥,并非我要这样说打击你,其实啊,我是在救你,他之前带着你绕圈是想破坏我万兽堂才没有对你真正动手,若是他不针对万兽堂其他地方反而对你动手的话,你觉得现在你还能完好的站在这里说话?”

    这番话听的虎仓呼吸急促,老脸有点发红,真的是这样吗?

    “现在冷静下来了?不说其他,他那种雷霆术法随心操纵,我猜测是传说中的神通,威力就不说了,你想想看,若是那样的术法他全力施展,瞬间千百万道轰击下来你承受得住吗?”堂主摇摇头叹息一声说。

    所谓旁观者清,之前的画面他看到之后怒怼虎仓,不但是因为教主静尘的关系,更是不想虎仓被白杨给杀掉了。

    沉默片刻,虎仓抬头看着万兽堂堂主说:“我能不能杀他或者他能不能杀我这点不提,万兽堂在之前损失惨重,虽然我也有很大的责任,可是为何堂主你不给他一点教训?”

    “我说我也没有把握能在完好状态彻底压制他让他吃苦头你信吗?”万兽堂堂主苦笑一声说。

    “怎么可能,堂主你都奈何不了他?他有那么逆天?”虎仓眼睛一瞪。

    “并非他强道我已经奈何不了的地步了,只是潜意识的感觉到,我一旦对他动手纵然最终他会被我镇压下去,可我也要付出代价”堂主深吸口气说。

    “这……”虎仓一时说不出话来。

    “还有一点也是我忌惮不对他动手的原因,那就是教主将他强行带来,有所图,却都没有能够强行达到目的,你想想看,连教主都没有百分之百把握,此人必定有不凡之处,我也是怕阴沟翻船,万一对他动手出现点意外,这万兽堂还怎么管理?”堂主摇摇头道。

    站在不同的角度考虑的问题就不同,虎仓或许只是对白杨抱着仇恨不死不休,可作为真正的万兽堂堂主考虑的事情就更多了,人多了自己要是出点意外队伍不好带啊我的哥……

    “那就让他多活一段时间吧,只要教主规定的时间到了,届时哪怕他有不凡之处,我拼得自爆也要将他灭杀!”虎仓咬牙道……

    血莲教总部各个堂口分属不同地方,每个堂口之间有来往,却都在潜意识中划分了一定区域,对于强者来说这个间隔地带几乎不存在,事实是各个堂口之间至少相隔了数十公里。

    离开万兽堂区域后,白杨并未第一时间去其他堂口,而是落到了一座大山顶端看向万兽堂方向,脸上展现出一丝莫名笑容。

    武舞武兰来到白杨身后,看着他的背影欲言又止。

    “你们想说什么?”她们不说话白杨主动开口问。

    “白少,我们接下来去哪里?”武兰开口问。

    “不知道啊,你们有什么很好的建议吗?”白杨耸耸肩问,视线依旧看向万兽堂方向。

    武舞武兰对视,摇摇头一句话都没说。

    开玩笑,我们能有什么建议,你白少去了万兽堂才多久就搞出这么大的事端,死去的人死去的异兽以及毁掉的建筑那损失得多么巨大,我们建议你去别处万一发生类似的事情我们承担得起?

    “呵呵,怕我去其他地方搞破坏?好了,我也不为难你们了,其实你们现在想的是我为何不离去吧?”白杨开口道。

    “万兽堂堂主不让白少继续待在万兽堂,白少为何还留在万兽堂外围?”武舞想了想问,她内心也好奇白杨的举动。

    “看戏”白杨咧嘴笑道。

    “看戏?”武舞武兰对视一眼没懂。

    “对,看戏,请你们看一出好戏,瞪大眼睛哦”白杨笑道。

    哼哼,万兽堂堂主,你以为让我走我就没法搞事儿了吗?你也太小看我了,等下我倒是要看看你万兽堂要混乱成什么鬼样子,搞不好相比起来,之前你万兽堂的损失都只是小打小闹哦!

    听了白杨的话,武舞武兰心中一惊,明白了白杨压根就没有那么算了,他要搞事儿,只是到底做了什么?

    “拭目以待吧”白杨在她俩沉默中一脸期待的说道。

    那边,万兽堂中,之前的混乱局面后,随着白杨和虎仓的离去,善后工作开始,不管血莲教中的人内心是如何的阴暗,死去的人总得处理吧,被毁掉的地方得重建吧,是以高层命令下来,数以十万计的人行动,各项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处理尸体,清理废墟,重建被毁的兽院,无数人穿梭忙碌。

    因为之前的事情闹得太大了,几乎所有人都在从事或者讨论之前的事情,如此一来难免会忽略其他的一些事情。

    就在这种气氛中,白杨离开了万兽堂几分钟之后,某个之前被毁的兽院废墟不远处的另一个兽院中突然响起了一声剧烈的异兽咆哮。

    听声音那是异兽牛的咆哮,而且至少是一头宗师之境的异兽牛的吼声。

    一声大吼响起,狂暴无比,让人听得心惊胆战,毕竟那是宗师之境的异兽,没有人敢忽视。

    这是万兽堂五十三号兽院,专门培育牛内异兽的地方,相比起其他异兽来,牛这种生物无疑要温顺得多。

    听到这个宗师铁甲牛的咆哮,当即有人跑去查看,然后就看到,这头培育了几元才达到宗师境界的?;肷矶荚诓?。

    那八米高的庞大身躯颤抖,周围的地面也在跟着颤抖,那头牛不但浑身颤抖,体表更是有血液不停溢出,身躯鼓荡,皮下好似有蟒蛇游走。

    “这是怎么回事?生病了?咦?为何这头牛的状态有点熟悉?”前来查看的人一脑袋问号。

    然而下一刻,这头宗师之境的牛血红色的双目赫然看向了他,庞大的身躯猛然冲出,牛嘴张开,猝不及防一口将其吞到了!

    这头宗师之境的牛在吞下一个人之后,身躯颤抖得更剧烈,体内骨骼噼里啪啦作响,皮下肌肉隆起膨胀,身躯在一一种恐怖的速度长大,气息在飞速变得强悍起来。

    吞下第一个人之后,这头牛再度咆哮一声,挣脱兽栏红着眼睛见人就吃,甚至同类也吃,不停的吃,一直吃,没有人能阻止得了。

    顷刻间这个兽院就混乱了,尖叫怒吼声四起,有负责人前来镇压,可这会儿才发现,这头牛的实力一下子暴涨了数倍,自己不但无法镇压还被吃掉……

    不久后,这个兽院中的这头牛在吞噬近半生灵后,体型变大了一倍不止,而且还彻底变了模样,根本看不出之前的样子。

    到了此时,这头牛又一声怒吼,兽院中其他的牛跟着怒吼回应,然后所有的牛在这头突然异变后的牛带领下开始屠杀兽院的人,杀得差不多了冲出兽院浩浩荡荡的去下一个培养牛类异兽的地方。

    这画面,压根就是不久前白杨弄出异变黑鳞狼的翻版!

    牛群咆哮,冲破一个个兽院,群体越来越大,破坏和混乱的区域飞速扩张。

    万兽堂中,这会儿不但是牛类异兽,其他虎类,蛇类,熊类,猫类等等不同类型的异兽群体中都有一头强悍的突然异变,飞速成长,然后带领族群开始进行破坏。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突然到一下子就波及了大半兽类,范围更是飞速扩散到了整个万兽堂所有区域!

    整个万兽堂乱了,无尽猛兽肆虐,见人就杀,万兽咆哮,如洪流席卷,顷刻间死伤无数!

    相比起来,之前白杨和虎仓战斗的破坏差了不止一个层次!

    万兽堂外的山头之上,武舞武兰目瞪口呆的看着整个混乱的万兽堂说不出话来。

    “你们看,好玩吧?”白杨咧嘴笑道。

    “这是……白少你弄的?”武兰浑身颤抖了一下问。

    “对啊,在之前虎仓追杀我的时候,我路过一些兽院给其中的一些异兽来了一针,所以就变成这样了”白杨直言不讳的承认道。

    万兽堂堂主让自己走,走就是呗,不过走之前还得看场好戏,这股波及整个万兽堂的兽潮,我倒是要看看你们损失将会达到什么地步,最终你们如何收???

    之所以搞出这一出,白杨只剩在单纯的搞事儿而已,也不怕给万兽堂培育出强大的异兽,黑鳞狼的下场他可是看到了的,毕竟是不完善的基因药剂,纵然这个世界的异兽一开始能承受起基因药剂的改造,但到了后面都会基因崩?;餮?!

    这会儿白杨很想问问万兽堂的堂主,你不是喜欢我送给你的黑鳞狼当礼物吗?我这会儿给你更多的,不同种类哟,惊不惊喜意不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