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穹之上,万兽堂堂主发怒,单单只是那股气息就让天地变色,虚空扭曲云层翻卷,有狂风呼啸,甚至虚空中还有电蛇游走,

    武道大宗师意志影响天地,一言一行都伴随着异像天威。

    在他那股可怕的气息下,整个万兽堂区域无论是人还是异兽都心神颤抖,有人承受不住那种压力瘫软在地,甚至有异兽直接在那股气息下被活活吓死!

    或许是万兽堂堂主的情绪影响了他脚下的那头黑鹰,黑鹰冰冷的双目看着虎仓,双目好似冰冷的星空让人心悸,森然的羽毛抖动呛呛作响,像是无尽兵刃在咆哮。

    万兽堂堂主加上他脚下的黑鹰,那就是两尊大宗师,无论是谁被这样注视着都不可能平静。

    原本想要冲向白杨的虎仓在万兽堂堂主一声咆哮后身躯硬生生止住,一脸不甘和挣扎,身上鼓荡的气息澎湃,周围的天地极其不稳定,仿佛他随时都会化作雷霆爆炸一般。

    死死的盯着白杨,虎仓浑身颤抖,旋即闭目深吸口气,看向万兽堂堂主方向弯腰咬牙道:“堂主息怒,我并非冒犯,只是这白杨太可恶,杀我徒儿断我未来,我与他不死不休,还望堂主允许我先将此人诛杀,之后任凭堂主发落!”

    很明显,虎仓虽然也是大宗师之境的修为,可却更怕这个正牌堂主,在对方愤怒之下,居然硬生生的压制了心中的怒气。

    远处白杨看到虎仓居然不动手了,内心暗道一声可惜,你倒是动手啊,你不动手我怎么能让你万兽堂的损失扩大化?

    放眼之前走过的地方,一片狼藉,死伤无数,简直比暴力拆迁队还给力,这才拆了多少点?

    心念闪烁,白杨觉得不能虎仓想动手就动手想不动手就不动手,虽然万兽堂堂主让你住手,可是我答应了吗?

    “虎仓,你身为万兽堂副堂主,你现在自己给我看看这里被你搞成什么样子了?还想动手?当我的话不存在?你真的可以啊,有这样的手段怎么不用来对付陈王朝的高手?在这里发什么疯,现在,我命令你给我反省三天,三天后给我去执行任务,杀陈王朝的五个大宗师高手,要不然你可以不用回来了!”

    尽管虎仓已经服软,可万兽堂堂主压根不听他解释,也没有再给他出手的机会,甚至都不提一边的白杨,也不知道内心是怎么想的。

    按照道理来说,万兽堂被搞成这个样子白杨也有一份,不应该当做没看到才对。

    “堂主,我……”虎仓赫然抬头目视万兽堂堂主,怎么都想不到对方居然会下达这样的命令,这算什么?我徒儿的仇就这么算了?任由白杨这样离去?

    “我再说一遍,现在立刻给我滚去反省,三天后执行任务,不管你用什么方法,给我杀陈王朝的五个大宗师,要不然你不用回来了,待你回来后我再和你清算万兽堂损失的事情!”万兽堂堂主一点情面都不讲的冲着虎仓沉声道。

    甚至可以明显的看出他在极力压制自己不对虎仓动手,天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他如此不待见虎仓,按道理来说他和虎仓是‘同事上下级’关系,没道理这么僵硬才对。

    面对堂主强硬的姿态,虎仓愣神片刻,苦笑一声低头道:“堂主,属下遵命!”

    说完,他转身,看向白杨狞笑道:“姓白的,就让你多活几天,你的人头,我必定亲手给你摘下!”

    “别等以后了,现在就来吧,看你年纪不小胆子怎么跟个孙子似的,你不是要杀我吗?就凭你们堂主三言两语你就萎了?他是堂主你也是堂主,至于那么怕他?”白杨看着虎仓咧嘴笑道。

    想要继续名正言顺的拆迁万兽堂就要和虎仓战斗,白杨想激怒对方继续之前的拆迁行动,不过看眼下的形式貌似有点困难。

    “哼,你给我等着!”虎仓冷哼一声转身就准备走。

    实在是万兽堂堂主就在边上,纵然此时他内心巴不得将白杨立即千刀万剐,可也不得不遵循命令离开。

    虎仓想走,那怎么行,白杨不干了,你不动手我可以动手啊,反正万兽堂堂主又没和我说话也没说不让我动手。

    想到这里,白杨心念一动,天穹之上一道十米直径的恐怖雷霆闪现,照耀得天地惨白一片,当头向着虎仓劈下。

    “你找死!”正要离去的虎仓怒吼,身上炽烈霞光升腾,一拳轰天,天宇颤抖雷霆崩碎,澎湃的能量横扫,方圆数千米被夷为平地。

    粉碎闪电之后,虎仓须发皆张就要对白杨动手。

    他本身就是被迫中止了追杀白杨,这会儿白杨主动挑衅他那里忍得??!

    “够了,虎仓你给我滚!”万兽堂按住脸色冰寒怒吼,脚下黑鹰展翅划破苍穹带着他出现在了虎仓和白杨之间,气息锁定虎仓和白杨,一旦两人继续动手的话他就会出手制止了。

    “堂主,我……这不是我想动手,而是他……”虎仓脸色难看道。

    “滚,还要我说一遍吗?”万兽堂堂主双目死死的看着他沉声道。

    “遵命!”虎仓咬牙,甚至都不再看白杨了,转身就走,刹那远去消失。

    原本白杨还想继续动手的,可万兽堂堂主在中间拦着,只能暗道一声可惜,万兽堂才拆了没多少啊。

    虎仓走后,万兽堂堂主转身看着白杨,双目阴沉一句话都不说。

    “堂主好威风”白杨耸耸肩看着对方笑道,一点压力都没有。

    对方之前一而再再而三的怒怼虎仓而不管自己,这其中本来就存在着不合理,其中的原因白杨大概猜到了,是以并不担心对方会对自己动手。

    “白杨,你很好,真的很好”万兽堂堂主看着白缓缓的吐出这句话。

    “还行,吃得好睡得好,还有你们的两个美人暖床,舒服得不得了,对了,你吃了吗?”白杨一脸我和你其实很熟的语气说道。

    然而人家万兽堂堂主压根就不搭理白杨的话,只是沉声道:“虽然教主允许你去教中任何地方,可是现在万兽堂不欢迎你,别逼我发怒对你动手,你走吧,之前的事情我不和你计较,若是以后你再敢踏足万兽堂一步,我废了你的手脚,好自为之!”

    说完这句话,万兽堂堂主再次看了白杨一眼,脚下黑鹰承载着他飞速远去消失在了山巅之上。

    看到离去的万兽堂堂主,白杨眼睛一眯,他去的方向是虎仓离开的方向啊,明显对方有话要说,而且关系绝逼不是之前表现出来那种要动手的不友好态度。

    “可惜啊,才拆了万兽堂这点地方,要是再多玩一会儿就好了”看着狼藉的万兽堂白杨心中暗道。

    既然对方说这里不欢迎自己,那么自己去其他地方好了,反正静尘说整个万兽堂总部自己去什么地方都可以。

    转身,冲天而起,白杨远去,他得再次找个地方落脚,此地不留爷,爷自己去找地方。

    走走走,去下一个地方搞事儿!

    并非白杨没想过不买万兽堂堂主的账继续搞事儿,实在是心中没把握,那家伙比虎仓要可怕多了,在不明白对方底细之前白杨怕阴沟里翻船,真被费了手脚疼的是自己到时找谁哭去?

    武舞武兰两个静尘指派给白杨的丫鬟在白杨离去之后相互对视一眼,旋即快速跟上,不管如何,白杨去什么地方她们都得跟着。

    万兽堂顶端,一片庞大的宫殿群深处,堂主径直来到了一座大殿之中。

    在这座阴沉的大殿中,之前离去的虎仓出现在了这里,一脸阴寒,看到堂主过来,抬头皱眉看着他不说话,显然是在等对方给自己一个解释。

    看着虎仓,堂主没有了之前训孙子一样的姿态,反而是叹息一声说:“对于虎烈的死,我也很遗憾,他真的是一个难得的天才,原本未来成就不可限量的,但奈何天妒英才让他遭此一劫,没有挺过去,这不但是我万兽堂的损失,更是整个血莲教的损失”

    “堂主,我想听的并不是这些”虎仓沉声道。

    “老哥,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我只能告诉你,现在这个白杨杀不得,教主有大用,不管你内心如何愤怒也得忍住,对于之前的态度我说声抱歉,若是我不那样说,你肯定控制不住还要动手的,其实我内心何尝不想杀了他?将万兽堂搞成这样,损失惨重,他死一万次都不为过,可是,为了教主的大事儿,只能忍了”万兽堂堂主无奈道。

    “难道就这样算了?教主的大计我不敢破坏,纵然不杀他难道让他吃点苦头也不行?比如废了他的手脚之类的”虎仓冷静下来深吸口气说。

    “当然不能就这样算了,教主给了他两个月的时间,你看吧,两个月后他不会有好下场的,还有,并不是说不可以然他吃点苦头,可你现在仔细想想,真的能让他吃苦头吗?”堂主皱眉道。

    虎仓一愣,皱眉,一脸阴沉。

    人老精鬼老灵,之前他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现在冷静下来,那白杨,貌似自己根本奈何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