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兽堂第九十三兽院,作为编号进百的兽院,这里理论上是能培育出堪比宗师之境武道修士异兽的,不过理论只是理论,事实是这里已经十元没有培育出宗师异兽了,饶是如此依旧有很多人在朝着那个目标努力着。

    这个兽院距离白杨居住的地方不是很远,此时兽院中几乎所有人都在关注那边的一举一动。

    那可怕的战斗场面让兽院中所有人目瞪口呆,这里的人最高修为也就武师八层而已,大宗师和神道真君之间的战斗对于他们来说堪称毁天灭地!

    “太强大了,哪怕相隔这么远,只是感受到那种充塞天地的气息就让我灵魂颤抖!”

    “战斗节奏太快,我根本就看不到他们的行动轨迹,你们谁能告诉我到底是一副什么样的场面?”

    “我他妈哪儿看得清,绚烂的光芒刺得我眼泪直流,不行了,再看下去我会瞎的……”

    一个个兽院中的人议论纷纷,对那边的战斗场面向往又害怕,那种层次的战斗,他们觉得哪怕只是将自己卷入其中就会顷刻间变成碎片!

    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参与的……

    远处闪电如蛟龙穿空,每一次闪烁都让一切黯然失色,毁灭性的力量让天地颤抖,人们胆寒惊惧,明明几乎百分之九十的人根本就看不到什么却不愿意错过任何一丝细节。

    轰隆……

    又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大地颤抖天地嗡鸣,甚至引动这个九十三号兽院的所有建筑都在颤抖。

    轰……,再一次传来了剧烈的嗡鸣。

    紧接着,兽院中的一栋建筑在哗啦啦的声音中被震塌了!

    “为什么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有人吞了口口水说道。

    “好……好像……要出事儿?”另外有人迟疑道,身躯下意识颤抖。

    短暂的寂静后,不知道是谁大吼一声:“不好,两位强者向着我们这边战斗过来了!”

    这个声音出现,让整个兽院都陷入了寂静之中,气氛压抑凝重让人喘不过气来。

    “快跑啊……”

    一声惊叫响彻兽院上空,顿时这个兽院炸开锅了,人们惊恐的想要逃离,培育的异兽因为害怕而嘶吼。

    可下一刻,天穹之上两个身影闪电般飞来兽院上空,其中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浑身绚烂霞光升腾如神祗,他一拳轰出,一抹惊天长虹闪现冲向年轻的那个人。

    对方在逃,却也在反抗,天穹上莫名一道惊雷闪过劈碎了那道攻向他的长虹。

    轰……

    可怕的能量爆炸,毁灭性的电蛇游走,崩碎的能量余波肆虐,下方的兽院大半被波及。

    在那恐怖的战斗余波中,建筑粉碎,培育的异兽被撕裂,没有来得及逃离的人更是在惊叫绝望中成为了碎片!

    这是一次灾难,一次突如其来降临在这个兽院的灾难,仅仅只是两个强者战斗的余波就让这个兽院大半部分沦为废墟,培养的异兽和兽院中的血莲教成员死伤无数!

    那两个战斗的强者飞速远去,留下废墟般的兽院,可以看到他们离去的方向可怕的闪电依旧在划破苍穹轰鸣,那恐怖的惊世长虹依旧在追杀前方那人……

    “追吧追吧,你追得越久造成的破坏就越大!”

    ‘被追杀’的白杨此时内心可以说是高兴的心肝乱颤,正愁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在血莲教中搞事儿,这个虎烈的师傅居然就自动帮他解决了难题。

    这会儿白杨根本就不急着弄死对方了,他要放风筝一样带着对方在万兽堂中游走,用战斗的余波去毁灭更多建筑和血莲教的生灵,每一次余波造成的破坏都是血莲教的损失!

    有这样的好事儿白杨何乐不为?

    本来他就是来搞破坏的!

    他们一路所过战斗不断,惊雷划破苍穹,武道大宗师的手段每一击都带着可怕的破坏性,两者碰撞产生的余波根本就是天灾!

    轰……

    闪电从天而降,一座百米高的山头被电流覆盖,山体崩塌,原本上面栽种着一些珍贵的药物,在这道惊雷下变成了飞灰。

    嗡……

    虚空好似爆炸,刺目光芒照耀十方,能量余波肆虐,下方一座兽院坍塌,内中异兽死伤无数,更是有着无数人在绚烂的光芒下发出绝望而急促的咆哮。

    虎烈的师傅真的发狂了,未来的路因为徒弟的死被断送,他与白杨不死不休!

    此时的他根本就没有考虑其他,一心只想杀掉白杨。

    他们战斗一路所过,万兽堂的兽院一座接着一座崩塌,一些培育珍贵物品的山头崩碎,这毁灭性的场面在飞速扩大,向着更远更多的地方肆虐。

    有的兽院是被虎烈的师傅一巴掌拍碎的,有的则是被白杨故意毁掉的,在如此高强度的战斗中,谁能顾忌到其他人的死活对吧?

    “断我未来的路,你要死,你一定要死!”虎烈的师傅对白杨紧追不舍,近乎癫狂的咆哮。

    “老东西,我死不死不是你说了算,不过我却知道你一定会死,想杀我,有种来啊,怕你算我输!”白杨大声回应,话说得很是理直气壮,可跑得也是飞快。

    神道修士真人境界就能肉身飞行,白杨如今可是真君,更是有念力支持承托肉身飞行,那速度比战斗机快多了,大宗师之境的速度也不慢,两人在天穹划过瞬息远去,远去之后却是留下了一地狼藉。

    兽院一座接着一座的毁灭,死的人和万兽堂精心培育的异兽更是数以万记的飞速灭亡。

    短短两分钟时间,他们两人一追一逃造成的毁灭区域就已经波及了三十多个兽院,而且几乎全都是排名前一百的。

    死的人和异兽,加起来损失不可估量!

    “快启动阵法,禀报堂主,不,禀报教主,不能再这样下去,要不然整个万兽堂都完了!”

    不知何处响起一声惊叫,响彻四方。

    下一刻,一个个兽院中的阵法启动,各种光芒在万兽堂这片区域闪现,同时无数人奔走,将消息传遍四方。

    兽院中的阵法固然不俗,但那也只是防止相应的异兽出现异常情况而已,万兽堂排名十以后的兽院都无法培育出大宗师之境的异兽,是以这些兽院的阵法怎么可能挡得住大宗师和神道真君的手段?

    尤其是在白杨刻意引导之下,启动阵法也没用,甚至是因为阵法的启动让毁灭更加剧烈了。

    若只是战斗余波降临下来最多毁掉一片区域而已,可当整个阵法都在战斗余波中破坏后波及的可是整个个兽院!

    五分钟,从战斗开始算起,只是五分钟时间,战斗波及的兽院已经达到了一百,其中近半是排名前一百的兽院。

    在这五分钟战斗中,万兽堂死伤的损失不可估量。

    “虎仓,你他妈的在干什么!”

    就在此时,万兽堂外传来了一声气急败坏到极点的怒吼。

    怒吼声中,一道庞大的身影横空而来,那是一头展翅超过三百米的黑鹰,如一片天幕,身上的气息极其可怕,居然堪比武道大宗师!

    说话的并非那头黑鹰,而是黑鹰头上站着的一个中年男子。

    此时中年男子目视万兽堂狼藉的画面,表情扭曲咬牙切齿,我他妈出去一趟将万兽堂交给你虎仓打理你就给我搞成这样?

    正在追杀白杨的虎烈师傅听到那声怒吼后赫然一惊,停下身影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皱眉道:“堂主!”

    “虎仓,麻烦你给我解释一下,我只是出去了一趟,为何这里会变成这样?还有,你个老不死的到底他妈在发什么疯,如果不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你信不信我立刻弄死你!”站在黑鹰头上的中年男子指着虎烈的师傅破口大骂。

    原来虎烈的师傅叫虎仓,也对,虽然虎烈是他徒弟,可从小被他养大,没有名字也只能跟着他姓了。

    听到对话的白杨心中恍然。

    虎仓不追了,他也停了下来,距离虎仓五千多米。

    看向指着虎仓鼻子大骂的人,白杨心道这就是万兽堂堂主了,果然是大宗师修为,而且比年老的虎仓更加深邃可怕,同时他还有一头同境界的异兽,难怪能当上万兽堂堂主。

    从声音上白杨听出这就是和自己对话过的那个人,只是不知道为何明明在万兽堂中的他这会儿会从外面回来。

    那边虎仓看着万兽堂堂主沉声道:“堂主,我徒儿虎烈被姓白的杀了,你也知道虎烈对我的重要性,所以我要为我徒儿报仇,愤怒之下失去了方寸造成了如此后果,一切损失,等我杀了此人为徒儿报仇后我一力承担!”

    听了虎仓的话,万兽堂堂主气笑了,狞声道:“老不死的,你他妈自己给我看看,万兽堂被你搞成什么样了,你一力承担,你拿什么承担?就你那把老骨头能炸几两油?你告诉我,你怎么承担!”

    “堂主,多说无益,今天我一定要为我徒儿报仇!”虎仓怒吼一声,随即再度冲向了白杨。

    白杨内心欢呼,好啊好啊,快来追老子,要不然怎么增加万兽堂的损失?

    “虎仓,是谁给你的勇气和胆量,已经不将我这个堂主放在眼中了?如果你想倚老卖老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宰了你!”间虎仓还要动手,万兽堂堂主气得咆哮,那浩如烟海的可怕气息爆发,天地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