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之中,虎烈的罡气化作一头土黄色老龟盘踞,坚实浑厚,光芒灿灿,承受蓝焰的炙烤而没有崩碎。

    嘶嘶嘶嘶……

    下一刻,虎烈之处又传来了蛇鸣声,那老龟扭曲之间变成一条青色巨蟒,蜿蜒游走,闪电般脱离锁链区域冲向白杨。

    “得罪了!”

    那条青色巨蟒中传来虎烈的声音。

    紧接着,那条青色巨蟒再变,一头体长数十米的蛮牛出现在虚空,浑身鳞甲,牛角指天,仿若从远古走出凶兽。

    牛蹄一踩,虚空都仿若要坍塌,牛蹄下方就是白杨,这一蹄子踩在他身上的话,必定要被踩成肉泥!

    虎烈传闻观摩万兽创造出属于自己的武道,罡气近乎能转化为任何猛兽形态,且每一种都神形兼备,将其融入自身武道,妙用无穷。

    爆猿的暴力,老龟的防守,青蛇的灵敏,蛮牛的践踏……

    “这虎烈还真是天才,他使出的拳法,每一种单独拿出来都是一门高深的武技,却是集于一身,难怪在血莲教万兽堂中号称年轻一辈顶尖的两个高手之一,更难能可贵的是,这些武技都是他自己领悟出来的!”

    虎烈短暂的出手所施展出的武技让白杨惊叹不已,不得不说一声这个家伙真的是一个妖孽天才。

    可惜,他再天才也只是宗师之境并非大宗师修为,而且哪怕是大宗师又怎么样,死在白杨手中的还少?

    最重要的一点,这个虎烈是血莲教的人,就这一点就注定了他是白杨的敌人!

    天才又怎么样,没有成长起来的天才那就是废材!

    “没想到有一天我也要如同大反派一样行扼杀天才的举动……话说这种感觉还真的让人激动呢,难怪那么多大反派都乐此不彼!”

    看着上方如太古神兽般践踏下来的蛮牛,瞬息之间白杨心念闪烁。

    异能火焰估计是奈何不了他了,没法束缚就短时间杀不死他,他就有办法挣脱反抗,既然如此,那就暴力震杀!

    轰??!

    下一刻,白杨所在的这片天地,方圆五百米之内苍白一片,雷霆咆哮,一道道恐怖的闪电凭空出现,游走虚空,山石炸裂,天地颤抖。

    以白杨未中心,这片区域彻底化作了雷池,闪电肆虐如水波扭动,带着毁灭性的力量,山石草木建筑顷刻泯灭!

    闪电异能,白杨在地球那边渡劫之时得到的闪电异能,这还是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使用。

    一经施展,天地变色,那毁灭性的力量泯灭一切,可怕的气息传递,整个万兽堂中的异兽都在瑟瑟发抖!

    雷霆闪电,从来都代表着天威,代表着毁灭,生灵莫不惊惧!

    轰轰轰……

    无尽闪电中,虎烈施展蛮牛拳法镇压下来,可怕的闪电劈在那头蛮牛身上,顷刻间蛮牛就被劈得崩碎。

    虎烈身躯显现出来,一道直径米许的电流劈在他身上,当即让他皮肤炸裂鲜血淋漓身躯焦黑一片。

    眼睛一瞪,虎烈此时内心冰冷一片,想也不想,身上罡气澎湃,化作一头雄鹰展翅冲天而起。

    他感受到了绝望,感受到了死亡,必须要第一时间离开这片可怕的雷电区域。

    但是,奈何这片天地都被雷霆淹没,纵然他施展武技跑得飞快,可当他冲出雷霆区域后,那雄鹰已经粉碎,他的身躯也已经残破!

    近三米高巨人一样的身躯焦黑如碳,很多地方皮肉消失白骨森森,冲出雷霆区域的他已经出气多近气少了。

    砰……!

    身躯砸在地上,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虎烈双目惊骇想要挣扎着站起来,可却只是徒劳。

    可怕的雷电来得快去得更快,几乎是眨眼间虎烈就变成了这个凄惨的样子。

    当雷霆消失,方圆千米之内彻底变成了废墟,被闪电泯灭得很彻底,和荒漠没什么区别!

    白杨看向虎烈,眉毛一挑,这样都不死,不愧是天才。

    “这就冒烟了?刚才不是还牛逼哄哄的嘛,想从我手中强取能让异兽异变的宝物?看来你不行!”

    白杨看着虎烈咧嘴笑道。

    伸手一点,一道手腕粗的闪电穿空,如同一条鞭子一样将虎烈缠绕拉了过来,闪电在他身上肆虐噼里啪啦作响,又在他身上撕裂出了焦黑的伤痕。

    不愧是宗师之境的妖孽天才,身躯够坚硬的,这道小小的闪电下居然只是撕裂出一些细小的伤口。

    被白杨用闪电束缚凌空吊着,虎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闪电依旧在他身上肆虐,噼啪声中他身躯不断颤抖。

    但饶是虎烈已经凄惨到了如此地步,他那双眼睛依旧狰狞的看着白杨。

    “都让你滚蛋了你偏要动手,我也不折磨你,现在去和那什么钟岳作伴吧”看着眼前愤怒不已的虎烈白杨咧嘴笑道。

    扼杀天才呢,有点激动的说,没经验,需要什么手续不……

    “住手!”

    就在白杨准备扼杀虎烈的时候,万兽堂山巅一股强悍的气息横空而来,一声急切的怒吼响彻天地。

    那山巅之上,一道白色长虹转瞬而来,犹如一道激光划过天际。

    “大宗师境界的气息吗,总算是忍不住出手干预了?来的应该是虎烈的师傅吧,貌似是什么副堂主,武舞说过,虎烈的师傅是万兽堂的副堂主,如此说来,万兽堂中还有一个大宗师之境的高手?毕竟那堂主不可能比副堂主还弱!”感受到那股气息白杨心中冷笑。

    你让我住手我就住手?你算老几!

    貌似天才人物都是受到天地庇护的,很多时候都能化险为夷,如果换做其他人的话,虎烈搞不好不会死,因为控制虎烈的人或许会顾忌来人下意识停手,然后哔哔一番,最终因为各种原因的让虎烈活下去了。

    可惜,今天虎烈遇到的是白杨这么个不靠谱的人!

    噗……

    血纹剑刹那出现,贯穿虎烈的脑袋,鲜血撒落,代表这个血莲教万兽堂的青年天才命运的结局!

    “还你!”瞬息杀掉虎烈白杨沉声道,念力一动,控制虎烈的身躯向着来人飞了过去。

    “不!”

    来人发出一声悲愤的咆哮,接着虎烈的尸体落于一座山头之上。

    到此时白杨才认真打量起来人,那是一个头发雪白的老人,骨架很大,身高居然有两米二左右,一身白色长袍的他给人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

    身上那股气息与天地共鸣,大宗师的修为展露无遗。

    此时他怀抱虎烈尸体落在山头一脸难以置信,伸手颤抖的触碰虎烈的尸体像是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虎烈死了,死得不能再死,脑袋被贯穿,生机已经彻底泯灭。

    “事实是这个虎烈并没有天才到老天亲儿子的地步”看着那边白杨心中暗道。

    某些个天才简直跟老天亲儿子一样,无论什么样的险境都杀不死,反而一次次的崛起,显然这个虎烈不再此列。

    “虎儿……虎儿……你怎么舍得丢师傅而去,怎么会这样……”老人看着虎烈的尸体声音颤抖,像是要将其唤醒,可惜虎烈从此之后再也不可能发出声音了。

    杀了小的来了老的,这套路很对嘛……

    白杨心中古怪道,平静的看着,他知道这老家伙来了事情就还没完。

    在这之前白杨和虎烈无冤无仇,可杀了对方白杨却一点压力都没有,虎烈那种性格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他手中,宰一百次都不会冤枉!

    不止是虎烈,就是整个血莲教的人,了解过血莲教行事风格的白杨觉得,在血莲教中随便揪出一个人来凌迟处死那都算是对他们的仁慈。

    之前观看兽院白杨看到了什么?他们居然用人在喂养狼种异兽,一些手无寸铁的人啊,活生生的被狼种吞噬了,行为简直令人发指,弄出异变的黑鳞狼导致血莲教数万人死去那也只是他看到那样的画面后心情压抑的释放而已。

    山头之上,那老头貌似确认了虎烈真的无药可救之后,居然就地将虎烈抛下起身双目冰寒的看向了白杨。

    白杨不懂了,还有这种操作?刚才看你辣么伤心的样子,这会儿为毛虎烈的尸体在你眼中跟块石头没什么区别?

    “杀我徒儿,白杨,你想怎么死?”

    那老头咬牙切齿的看着白杨沉声道,大宗师之境的气息爆发,周围虚空扭曲,就连天上的云层都在旋转,宛如天威降临。

    大宗师武道意志引动天地,一言一行都带着天地之威!

    “我不介意多宰一个!”白杨看着对方咧嘴笑道,大宗师而已,又不是没有杀过。

    “断我未来,我要将你撕成碎片一口一口的吞下,给我死!”老头怒吼,须发狂舞。

    嗡……

    他身上炽烈的白光升腾,宛如一枚烈日横空,天地颤抖虚空扭曲。

    对方一句话就让白杨刹那间明白了很多东西,狗曰的老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心疼鬼的个徒儿虎烈,恐怕是看出了虎烈的天才资质才用心培养,自己年纪大了,恐怕此生都无望突破人王之境,只能寄希望在虎烈身上。

    然而虎烈死了,希望就没了,死去的虎烈还有毛价值?那还心疼个鬼??!

    所以嘛,这老头此时愤怒的不是白杨杀了虎烈,而是断了他从虎烈身上晋升人王的希望!

    果然,血莲教中就没有一个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