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虎烈他们的到来白杨当然不可能不知道,是以武舞准备上楼去汇报的时候白杨就已经从楼上下来了。

    “白少,万兽堂虎烈前来拜访”武舞第一时间低头道。

    白杨径直走向门口说:“我知道了,出去看看”

    武舞与武兰对视一眼跟上白杨的脚步,心道别处什么不可预料的情况才好。

    门外,巨人般的虎烈在看到白杨后只是微微点了点头道:“白少,我有求而来,冒昧打扰,还望成全”

    够直接,没有罗里吧嗦一大堆,开口就说重点。

    打量前方十多米外的虎烈,白杨心道这家伙去演绿巨人只需要身上刷一遍绿漆就可以了,连特效都不用。

    “根本就是一头人形野兽,和单秋林一样的天才妖孽,已经领悟了大宗师之境的武道意志,中途不夭折的话,未来不可限量!”

    这是白杨看到虎烈之后的第一印象。

    “有求于我?想求什么?”白杨也不拐弯抹角,笑了笑开口问。

    目光一闪,虎烈没想到白杨居然这么好说话,旋即直言不讳道:“黑鳞狼是白少培育出来的吧?我想要那样的异兽,希望白少帮忙再培育一些出来,那种我从未见过的异兽,对我的武道修炼很有帮助”

    “是我无聊随手弄出来的,你想要?”白杨笑问。

    “还望白少成全”虎烈皱眉道,他觉得自己说得够清楚了,不明白白杨为何还要问一遍。

    “凭什么?”白杨看着他一脸古怪问。

    你想要我就一定要成全你?你以为你是谁?老子欠你的?

    “白少你想要什么?只要我有的能做到的”虎烈皱眉回答,眼中凶性闪过,能如此心平气和的说话,已经是他在极力的压制自身暴烈的脾气,若不是顾忌白杨是教主请回来的贵客,换做其他任何人他都直接动手了。

    “我想要什么你就能给?”白杨撇嘴说。

    “只要我有或者我能做到的”虎烈回答,还算有脑子,并未说大话。

    “是么,我要你的命你给吗?”白杨饶有兴致问,血莲教的人死再多他都不会眨眼,如果这个虎烈能舍命的话他真的会让他把小命交出来。

    深吸口气,虎烈看着白杨沉声道:“白少,我是真心相求”

    “我也是真心想要你的命!”这是白杨的回答。

    刹那间,这个院落的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就不能商量了吗?功法武技,天材地宝,亦或者是白少你有什么仇家,只要你能给我帮助提升武道的异兽,我都会想尽办法帮你找来”虎烈极力压制怒火说道。

    “哦?是么,说到仇家我还真有一个,你们血莲教的教主,去帮我干掉吧,干掉他我就给你弄出你想要的异兽,要多少有多少哦,甚至承接私人订制”白杨笑眯眯的说道。

    “那就是没得商量了?”虎烈看着白杨双目寒光闪闪道。

    武舞武兰在白杨身后一脸紧张,此时的气氛稍不注意就会引发一场厮杀,她们之前虽然没有接触过虎烈,可从传闻来看,此人达不到目的是不会罢休的。

    “我就奇怪了,是在和你商量啊,你说只要你有的能办到的都能作为交换,我说出自己的要求了,要你的命你不给,要你帮我杀个仇家貌似你也做不到,我能有什么办法?”白杨耸耸肩说。

    心道没错,老子就是在耍你,你动手啊,只要你动手我就有理由灭了你,到时你血莲教中的高手也没有理由出手阻止了吧?

    虎烈,万兽堂中堪称杰出的代表,青年天才,未来成长起来就是血莲教的一大底牌,白杨是很想除掉他的,已经和血莲教有过节了,对于敌人白杨不会心慈手软的。

    可这样的青年高手不可能没有人关注,至少这会儿白杨就感觉到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在注视这里,所以要除掉这样的青年才俊必须要有一个理由,要不然某些人不会让自己轻易干掉他的。

    深深的注视白杨,虎烈咬牙道:“抱歉,白少说的这两点我做不到,不如换其他?”

    “做不到你给我瞎哔哔半天浪费时间?”白杨挥挥手赶苍蝇一样说道,说完不再看他。

    “也就是说没有商量的余地了?”虎烈眯眼道,这已经是他第三次问这句话,身上的气息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在遇到白杨之前,他所遇到的人,能让他低头的一只手都能数的清,其中还包括他师傅以及血莲教教主,其余的但凡不爽一个字就是干,这会儿他真的快忍不住了。

    然而白杨已经不再搭理他,看向后方的钟岳问:“你是谁?说你呢,来干嘛的?”

    虎烈身后的钟岳一直沉默着,心想最好是白杨和虎烈干起来把自己忽略了最好,没想到白杨不按常理出牌,不理会虎烈的叫嚣直接问自己。

    冲着白杨拱手,钟岳回答道:“见过白少,在下钟岳,是来向白少赔罪的”

    “赔罪?”白杨眉毛一挑,你之前得罪过我吗?除了双方的立场不同注定是敌人之外。

    表情有点不自然,看了看暂时闭嘴的虎烈,钟岳尴尬一笑道:“回白少,我和虎烈有点过节,他要找白少却不知道白少住什么地方,所以我带他来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白杨不是傻子,秒懂,一脸古怪问钟岳:“借刀杀人,想拿我当刀使?”

    钟岳不说话,算是莫人了。

    摸了摸下巴,白杨看着钟岳眯眼问:“那么你要如何赔罪?”

    “我自知做法不对,真心赔罪,希望白少不要计较”钟岳尴尬道。

    眯眼看着钟岳,白杨咧嘴说:“不计较?你想拿我当刀使用给我找来一个麻烦却让我不计较?天下哪儿有那么好的事情,你不是说你真心前来赔罪的嘛,这样,把小命留下我就原谅你了如何?”

    老子正愁没有理由杀人搞事儿呢,你偏偏要往跟前凑,我不宰你宰谁?

    脸色一变,钟岳看着白杨沉声道:“白少,我敬你是教主客人,心有歉意真诚道歉,为了这点小事就要杀我?抛开你是教主客人这一点,真当我怕你不成?”

    啪啪啪……

    白杨拍手笑道:“这就对了嘛,这才是我认识的血莲教中人,一个二个跟个孙子似的我还以为来到了假的血莲教总部了呢,话说回来,你把我当刀使给我找了个麻烦,万一我被杀了怎么办?所以我要你的命不过分吧?”

    这些话白杨是很认真的,他想杀虎烈,想杀钟岳,甚至想宰了所以血莲教的人,一个二个接二连三的找自己麻烦,去他妈的圣母,是敌人老子就要宰了,有错吗?

    “不过分,一点都不过分,但白少你真以为我是泥捏的?想要我的命,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钟岳沉声道。

    之前被虎烈欺压就憋了一肚子火,这会儿白杨居然直接要他的命了,一而再再而三他怒了。

    白杨一脸微笑的指了指钟岳说:“有没有本事杀你这个不是你说了算,但我想告诉你的是,曾经我有很多质疑我能不能杀他的敌人如今坟头草都比你还高了!”

    说道这里,白杨微微偏头对武舞说:“小舞,静尘不是说你们一切都听我的嘛,现在,你给我宰了这什么钟岳!”

    能不动手就不动手,让血莲教的人自相残杀白杨很是乐见其成的。

    “白少,我……”武舞迟疑,一脸纠结。

    白杨表情一沉问:“怎么,你是不听我的命令还是连你血莲教教主静尘的命令也不听了?”

    “哈哈哈,白杨是吗?我不知道你从哪里来,是什么身份,甚至不在意你是不是教主的客人,我想告诉你的是,这里是血莲教,你想杀我?那我就先杀了你,到时教主怪罪下来我担着就是!”

    武舞还没有表态,钟岳反而率先爆发了。

    怒吼中,钟岳长刀出鞘,一刀斩向白杨,刀光如如天河泄地,苍白刺眼让方圆数千米内的一切都黯然失色,唯有那一抹永恒的刀光。

    白杨一脸微笑,对那可怕刀光视而不见。

    反倒是他身后的武舞脸色大变,大吼一声:“钟岳你敢!”

    武舞出手,身上瞬间响起一阵密集的咔咔声,她口中所谓的血晶甲甲叶弹出覆盖全身,跟五小强变身似的,手中更是出现一柄薄如蝉翼的短剑一剑斩出。

    刷……

    一抹血色剑光冲天而起,剑光如一股血色长虹凌厉无比。

    血莲教中就没有好人,修炼的功法大多都带着邪恶的味道,武舞的表现让白杨目光一闪,下意识握紧了拳头,那剑光让他想到了如今不知身在何处的蓝欣。

    顷刻间,血红剑光与匹练刀芒相遇,纵然武舞也是宗师高手,可显然她不敌钟岳,血色剑光粉碎,那可怕刀芒依旧斩下。

    轰!

    一声惊天巨响传来,刀芒粉碎,肆虐的罡气将这个院子都撕碎。

    刀光下的白杨表情不变甚至还一脸微笑,他没动手却屁事没有。

    在白杨前方,武兰不知何时出现在那里,头顶上方,一张百米长的红色树叶轻颤嗡鸣。

    那树叶修长宛如一柄长剑,流光溢彩晶莹剔透,内中树叶纹理清晰可见,只是此时上面却布满了裂痕,反观下方的武兰嘴角溢血一脸苍白欲言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