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的身躯撞碎了几栋建筑,在飞出数千米后钟岳最终轰一声镶嵌在山体内,乱石崩飞间他看向了远处自始至终看都没有看自己的虎烈。

    浑身都痛,浑身都在颤抖,甚至他觉得手中的刀都快要握不住。

    败了,败得如此彻底,自己连他一击都接不下就败了,对方‘不堪一击’的四个字评价不管内心如何屈辱却也成为了事实。

    “万兽堂年轻一辈唯一两个顶尖强者之一,虎烈,我和你的差距如此大吗?”钟岳心中满是苦涩和无奈。

    自己努力修行,刻意低调,为的就是有朝一日一鸣惊人,可现实却给了他当头一棒,自己再怎么刻苦努力,在真正的天才面前依旧算不得什么。

    这算什么?如果不努力怎么知道最终努力也没用?就为了验证这点?

    他知道先前虎烈已经手下留情了,要不然自己就不会只是重伤那么简单,他又不傻,还不想找死,明知不敌还跑去拼命那是脑残,是以此时内心并没有和虎烈搏命的打算。

    颤抖的身躯从山体冲出,收起长刀,来到虎烈不远处沉声问:“你想怎么样?”

    此时钟岳的内心可以用曰了泰迪来形容,在自己的底盘上被人打脸,还打不过对方,不得不低头,那种郁闷可想而知。

    虎烈依旧不看他,冷冽的吐出一句话说:“滚,别来打扰我!”

    有句妈卖批虎烈很想大声讲出来但又不敢讲,只能咬牙退到一边,他知道如果这会儿自己还敢再多说一个字恐怕明年今天坟头草都会比自己还高……

    一早就听闻虎烈脾气不好,今天钟岳总算是见识到了,这种人怎么活到现在还没有被砍死?

    虎烈站在那里,双目中只有站在他跟前瑟瑟发抖的黑鳞狼。

    时间一点点过去,钟岳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大概过了一个小时,他看向虎烈背影的双目猛然一瞪。

    只见巨人一样的虎烈原本安静的站在那里观察黑鳞狼,可此时他身上却隐隐约约有一股纯粹的疯狂气息在弥漫升腾。

    那种气息很微弱,可哪怕只是一丝也让人感到心悸。

    “那种气息……那种气息……他是在感悟异变后黑鳞狼身上的疯狂野性,并且还将这种野性融入了自己的武道之中!”

    这一刻虎烈已经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这就是天才,这就是妖孽,单单只是观察黑鳞狼的外表就能突破自身武道,这种可怕的领悟能力,钟岳自问一千个自己都赶不上。

    用武道的说法,此时虎烈领悟的是武道的意,已经脱离了单纯的招式,当招式中包含了武道的意,或许招式威力没有提示,可在那一股意的作用下,足以震慑敌人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自身修为已经接近大宗师层次的钟岳明白,大宗师之境修炼的是武道意志,那是另一番天地,还不是自己能揣摩的。

    大宗师之境的强者他见过,面对那个层次的人他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那是武道意志的压制。

    此时,钟岳在虎烈身上明显的感觉到了一丝大宗师的气息,那一股若有所悟的疯狂意志,就好比虎烈自身化作了放大无数倍的黑鳞狼一双狰狞的目光俯瞰着他!

    “这种妖孽,败得不冤!”内心叹息,钟岳彻底接受了自己被一招秒败的事实,甚至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连报仇的心思都无限变淡了。

    在他思绪万千的时候,前方的虎烈发出了一声不满的‘嗯?’声。

    这个声音惊醒了他,重新将思绪放在了虎烈那边,然后钟岳眉毛一挑旋即皱起了眉头。

    只见站在虎烈身前瑟瑟发抖的黑鳞狼,身躯就那么突然一颤,然后浑身飙血整个崩溃了,化作一地血肉。

    变化来得太突然,以至于钟岳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黑鳞狼莫名死去,虎烈身上那股疯狂的意志突然消散,黑鳞狼死,领悟被打断,持续不下去了,就跟尿了一半生生憋回去一样,那种郁闷可想而知。

    虎烈极具压迫性的身躯转身,目视钟岳不爽道:“怎么回事?”

    你问我我他妈怎么知道怎么回事!

    这句话钟岳很想大声吼出来,但他却不敢,只能低头道:“我也不知道,这匹黑鳞狼我也才刚刚得到”

    “从哪里得到的?哪个兽院培育出来的?”虎烈看着钟岳问,声音很平静,可怎么听都有一种一旦钟岳回答让他不满意随时都会出手撕了他的感觉。

    看着虎烈的反应,钟岳心中猛然明悟了,传闻这个虎烈最开始是修行脱胎于各种猛兽的拳法武技,后来走出自己的武道之路,观摩万兽,如今出现了一种他并未见过的猛兽,对于武道修行很有帮助,难怪会出言询问黑鳞狼的出处。

    摄于虎烈的压力,他不得不回答,想了想说道:“之前的黑鳞狼并非万兽堂某个兽院培育出来的,而是教主请回来的一个客人随意出手弄出来的,堂主让我们争夺,最终被我得到带回这里”

    说道这里钟岳不说话了,我刚刚带回来还没有来得及像是喜悦你就来了,然后黑鳞狼莫名其妙的挂了……

    听了钟岳的回答,虎烈狰狞的表情隐隐约约有发怒的征兆,沉声道:“他是谁,在哪里,带我去!”

    命令下人一样的口气,才不管钟岳是什么心态。

    如今已是宗师巅峰修为,甚至已经开始领悟武道意志的虎烈实在是太需要观摩一些自己从未见过的异兽了,万兽堂中号称拥有万兽,可已有的异兽已经无法满足他,直到遇见黑鳞狼让他看到了突破的希望。

    他迫切的需要再次观摩黑鳞狼那样的异兽,才不管对方是谁是什么身份实力。

    “对方是教主请回来的贵客……”钟岳皱眉迟疑道,教主请回来的人,虽然不知道底细,可他并不想去招惹。

    可不等钟岳话说完,虎烈就不耐烦的打断道:“我说了,带我去,再多废话一个字,我宰了你!”

    “跟我来!”钟岳吐出这三个字带着伤痛的身躯转身就走。

    好汉不吃眼前亏,他忍了,带虎烈去见白杨。

    转身的刹那,他脸上出现了一丝狞笑,虎烈一而再再而三的欺压他,内心早就怒火中烧了,恨不得活剐了虎烈,但实力不济只能忍。

    哼哼,那个白杨可是教主请回来的贵客,不清楚底细,以你的脾气过去必定会得罪他,若是对方实力滔天你可能会死,哪怕对方实力不如你被你打死,教主那边也不会放过你!

    带着这样的心情,钟岳很乐意给虎烈带路,无论如何最终虎烈都不会有好下场,他何乐而不为?

    借刀杀**水东引无一是解决敌人最好的办法。

    白杨所住的地方不是什么秘密,稍微打听就能打听到,几分钟后,钟岳带着虎烈来到了白杨所在的小院外。

    “就是这里了”站在院落外钟岳停下脚步说道,他还不想过去给自己找麻烦。

    冷漠的看着小院迈步前行,虎烈看都不看钟岳一眼说:“你可以滚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懒得跟你这个垃圾计较而已,呵,真以为我那么好算计?当你想借刀杀人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得罪教主的客人了!”

    听了虎烈的话,原本想要立刻离去的钟岳浑身一颤突然反应过来。

    自己想借白杨的手除掉虎烈,虽说自己的初衷是在算计虎烈,可反之也是在给白杨带去麻烦,只要白杨不是棒槌肯定能想到这点!

    如此一来,自己岂不是说同时得罪了虎烈这个暴虐的家伙和白杨这个教主请回来的贵客?

    原来我特么才是棒槌,被愤怒冲昏头了!

    特蛋疼的苦笑一声,这会儿钟岳不能走了,无奈走向白杨所在的院落。

    再看虎烈的背影,他真的是一个没头没脑的家伙吗?恐怕世人都被他那暴虐的脾气给欺骗了吧。

    能修炼到这个层次的人,就没有一个是傻逼!

    虎烈高大的身躯踏足小楼外的空地,不等他开口小楼的门就开了,武舞站在门口看着虎烈瞳孔一缩皱眉问:“你是谁?”

    “万兽堂虎烈,前来拜会教主贵客,有事相求”虎烈朗声道,没有拐弯抹角,直言不讳说出自己的目的。

    这一幕让跟来的钟岳更加蛋疼了,画面和他想的背道而驰,难道不应该是虎烈来到这里就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的强势镇压吗?

    什么时候传闻脾气暴虐的虎烈也能这样说话了?

    里外不是人啊,这次把自己载进去了,心头叹息,虎烈不和自己计较,钟岳却是在考虑如何给白杨解释了。

    妈了个蛋,自己被虎烈欺负忍忍就过去了,干嘛要招惹白杨啊……

    小楼门口,武舞听到虎烈自报家门赫然一惊,对于万兽堂的这个妖孽她听闻过,没想到见到活的了,身上的那股气息让她忌惮不已。

    “稍等,我去帮你通禀”武舞丢下这样一句话转身进去汇报白杨。

    话说到了他们这个层次,院子周围的情况里面的白杨不可能不知道,还要多此一举的通报是形式也是态度,世间很多事情就是这样,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