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名叫钟岳的持刀青年,面对众人的离去只是咧嘴一笑,血莲教中不禁止厮杀,一切拳头说话,若是他们不识趣的话他不介意全部宰掉!

    狼藉的地面一道两百多米长的刀痕触目惊心,那是被钟岳一刀斩出来的。

    黑鳞狼如临大敌,身躯低伏死死的盯着钟岳,喉咙发出一声声低吼。

    “你!”最先对黑鳞狼动手的青年看着钟岳,脸色阴晴不定,有忌惮,有不甘。

    冷冷的看着对方,钟岳咧嘴道:“你是自己滚还是我将你砍死在这里?老子说了,黑鳞狼我要了你听不懂?”

    对方咬牙,看了看黑鳞狼,最终目光定格在钟岳脸上深吸口气道:“黑鳞狼对我真的很重要,我是不会放弃的!”

    “早说!”钟岳冷冷道。

    话音落下,手中长刀劈出,一道无匹刀光闪现,刹那锋芒,天地都为之失色。

    “杀!”那青年近乎疯狂怒吼,血色罡气澎湃,再度凝练出狼型躯体。

    可是,在那一道恐怖的刀光之下,罡气血狼刹那崩碎!

    噗……

    一声闷响,那宗师青年整个人都在刀光中被炸成了血雾,连一块完整的骨头都找不到。

    钟岳缓缓收刀,根本不看死去的青年方向,撇撇嘴说了一声‘傻逼’

    其他人都自觉滚了你还和老子哔哔,不杀你杀谁?

    吼吼吼……

    面对一步一步走向自己的钟岳,黑鳞狼喉咙发出一声声低吼,似乎是在忌惮,可疯狂的双目却并未低头。

    最终钟岳站在黑鳞狼前方,打量着它狰狞的身躯眯眼道:“黑鳞狼?你他妈是什么怪物?老子从未见过这么怪异的狼,不过够狰狞,合我口味,以后就跟着我了!”

    吼!

    黑鳞狼咆哮,居然直接向着钟岳扑杀过来。

    哼!

    钟岳冷哼,身躯闪电般出现在黑鳞狼头上,右脚用力一踩,恐怖的力量泰山压顶般镇压下去,虚空一圈圈涟漪扩散,辐射出去数百米。

    轰!

    在他那恐怖的力量面前,二十多米长的黑鳞狼,如此庞大的它居然直接就被压得瘫倒在地动弹不得。

    钟岳持刀,站在黑鳞狼头上,一脸张狂的笑,任由脚下的黑鳞狼挣扎。

    几分钟后,黑鳞狼依旧挣脱不了,最终不甘的低下了脑袋安静下来!

    如此情况,钟岳眼睛一亮,力量一收,依旧站在黑鳞狼脑袋上,指了一个方向说道:“起来,走!”

    很显然,这匹被基因药剂催生出来的黑鳞狼此时被钟岳收服了!

    黑鳞狼起身,仰天咆哮,最终迈动四肢飞速离去,站在它头上的钟岳,在离开的时候看了白杨一眼,颗自始至终都没有交流。

    白杨一次随性的举动,给一匹狼打了一针,却弄出一匹宗师体魄的异兽,异兽出笼,万兽堂局部混乱,死伤无数,最终却以这样的方式收场。

    “钟岳,宗师八层,有点意思”看着钟岳离去的方向白杨心头嘀咕,转身问武舞:“你不是说万兽堂中只有虎烈和江一水值得关注吗?那么这个又怎么算?”

    武舞低头道:“白少,这个钟岳之前名声不显,奴婢也未预料到万兽堂中还隐藏着这样一个青年高手”

    显然,钟岳的出现是让人意外的,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一旦爆发起来却是光彩夺目。

    撇撇嘴,白杨心中暗道那钟岳估计也是个喜欢扮猪吃老虎的家伙,这逼装的,平时没人知道他,一经爆发,啪啪打脸啊。

    看了看万兽堂山头顶端的大殿一眼,这样都能忍,看来还没试探出底线,得再接再厉了。

    白杨笑了笑腾身而起说道:“走了,回去了,给我准备洗澡水,话说今晚你们谁侍寝???”

    武舞武兰浑身一颤,这……这就要被拿一血了?

    内心无比纠结,可摄于命令,她们也只能跟上,内心慌乱无比。

    途中,武兰迟疑片刻问白杨:“白少,你培育出来的宗师异兽,真的就这样交给万兽堂了吗?”

    “当然,那什么万兽堂的堂主不要脸的将其视为我给的大礼了,我还能收回不成?怎么,你想要?我再给你搞一个出来就是,前提是你今晚把我伺候舒服了”白杨笑眯眯的看着她说。

    黑鳞狼,狗屁的宗师异兽,基因药剂催生的怪物而已,鬼知道有多少缺陷。

    当初地球那边的华夏,可是用专门培训过的忠诚人员加上优化过的基因药剂制造基因战士,最终都没有能控制住,那匹黑鳞狼真的臣服了?

    拭目以待吧!

    惊讶抬头,武兰看着白杨问:“白少的意思是说,那种让异兽快速成长的宝物白少这里还有?”

    “你觉得呢?”白杨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基因药剂当然有,但这种事情我会告诉你?我还要用这玩意搞事儿呢,万兽堂几千个兽院,不说多,其中半数兽院中的异兽,只要每个兽院选出一头来一针,到时你个万兽堂还不鸡飞狗跳算我输!

    听到白杨的回答武兰沉默不语,她大概知道白杨还有那样的宝物。

    一路回去,武兰沉默,武舞心神不宁,白杨之前说要她们侍寝……

    回到院子,白杨让武舞武兰伺候他洗刷刷,血莲教安排给他的丫鬟,他使用得心安理得,不过最终还是没有让她们姐妹俩侍寝。

    用白杨的话来说,本少爷如此高贵的种子岂能播种在你们身上?想的美呢……

    这是赤果果的侮辱,不管内心有多么愤怒不甘也只能咬牙忍着。

    站在小楼窗口,白杨看着远处的天边一脸沉默。

    “血莲教,如果不是顾忌小猫他们的安危,老子不将你弄个天翻地覆我就不姓白,你们等着,等到卫星铺设完毕能和他们联系上之后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被强制待到这里,白杨并没有表面上那么无所谓,可为了小猫他们的安全,白杨暂时忍了,要不然岂会只是之前的小打小闹?

    与此同时,钟岳带着黑鳞狼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他住的地方处于万兽堂这座大山中上部位,拥有一个很大的院落,内中丫鬟仆役上百,作为宗师高手,在血莲教中他理应得到这样的待遇。

    “去,让山下给我送来足够的异兽,我要喂养新收服的战兽”回到住处后钟岳大声吩咐道。

    “好的大人”有下人回应一句飞速离去。

    站在院落中,钟岳看着黑鳞狼双目放光,捡到宝了,连堂主都说这黑鳞狼具有狼王潜质,岂不是说未来某一天自己将拥有一头王级异兽相伴?

    “一旦它成长起来,什么虎烈什么江一水全部都是垃圾,就是圣子位置甚至教主之位也不是不可以想一想!”看着黑鳞狼,钟岳内心的野心极具膨胀!

    若是黑鳞狼真的能成长到王级,那些就不在是梦想。

    看到黑鳞狼身上的血液,甚至狰狞骨刺上还挂着的尸体,他眉头一皱咆哮道:“你们他妈都是死人吗?还不快将我的战兽洗刷干净?”

    “大人息怒大人喜怒,我们马上就办”

    下人颤抖,立即着手给黑鳞狼洗刷身躯,一个个心惊胆战,实在是黑鳞狼看上去太可怕了。

    一身狰狞的漆黑骨刺,身上还挂着尸体,是个人看着都害怕。

    当黑鳞狼被洗刷干净后,钟岳看着黑鳞狼狰狞霸道的外表开怀道:“霸气,老子喜欢!”

    可不等他高兴多久,脸色一变,赫然转身沉声道:“谁!”

    他所处的院子外此时走来了一个青年,一个身高近三米的青年,名副其实的巨人。

    走来的巨人青年只穿着一条皮裤,一身肌肉简直要爆炸,皮肤黝黑布满了纵横交错的伤痕,整个人都充满了野性。

    他长得很难看,眉毛粗大鼻子塌陷,嘴巴还缺了一块,应该是曾经受伤后没有长好的缘故,整个人看上去就是一个怪物。

    尤其是这个巨人青年的眼睛,与之对视根本就好似面对一头洪荒猛兽,太具有攻击性了,仿佛随时都会扑杀过来一样。

    巨人青年来到钟岳的院子,对任何人都视而不见,眼中只有那头异变后的黑鳞狼。

    “虎烈,你来我这里做什么!”看清巨人青年,钟岳深吸口气沉声问,双目忌惮无比,右手已经握住了刀柄。

    来人正是虎烈,整个万兽堂中年轻一辈最出类拔萃的两人之一。

    “这样的狼种生物我从未见过,对我的兽拳有很大帮助,是我的了”虎烈双目中只有黑鳞狼,认真观察中开口道。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看钟岳一眼,那种目空一切的姿态展露无遗。

    “这是我的”钟岳沉声道。

    依旧没有看钟岳,虎烈来到黑鳞狼身边,伸手触碰黑鳞狼身上的狰狞骨刺,声音低沉宛如猛兽咆哮说道:“你……有意见?”

    “杀!”

    都被人欺负上门来了,钟岳也不是个有好脾气的人,当即一个杀字出口,长刀出鞘,一道无匹刀光闪现,如天河倾泻斩向虎烈。

    吼!

    虎烈并未转身,身上一股恐怖气息爆发,漆黑罡气澎湃,化作一头三十米高的恐怖漆黑爆猿。

    爆猿仰天咆哮,刀光粉碎,钟岳喷血倒飞,满眼惊骇。

    “不堪一击”

    虎烈自始至终都站在原地没动,钟岳喷血倒飞之后,他那罡气化作的爆猿消失,依旧看着黑鳞狼淡淡的说了这四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