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雨纷飞,残骨片片,一位武师境界顶尖高手被黑鳞狼一爪子拍成碎片,画面很血腥,也很震撼人心。

    顷刻间,原本包围黑鳞狼的十多个青年俊杰跃跃欲试之色为止一滞。

    吼!

    站在血腥的地面,黑鳞狼冲着周围十多个俊杰咆哮,像是在挑衅,大有一副你们有种过来怕你算我输的架势。

    “这就是你们血莲教的青年俊杰?也太差劲了点吧?老实说有点失望”身躯落于一座小山头上,白杨撇嘴问边上的武兰。

    原本还以为有一副惊天动地的战斗画面呢,结果一上来就被拍死了,就给我看这个?

    武兰没说话,反倒是武舞开口道:“那些人哪儿配血莲教俊杰的称号,真正的高手并不在万兽堂中,他们充其量只能算有点本事,甚至整个万兽堂值得关注的俊杰也只有那么一两个而已”

    声音中充满了不屑,显然武舞并未看得起那些想打黑鳞狼主意的人。

    白杨就好奇了,哑然问:“那么万兽堂中,称得上青年才俊的都是哪两个?”

    看了白杨一眼,武舞想了想回答道:“整个万兽堂中,年轻一辈真正值得关注的只有两个,一个叫虎烈,一个叫江一水,年不过十岁,实力却是极其惊人”

    “说说看”白杨眉毛一挑。

    年纪不过十岁是指这个世界的岁数,换做地球的话那也近三十岁了,让武舞这个宗师高手都称得上实力极其惊人的评价,想来很不简单。

    “虎烈,如今是宗师之境的高手,他自幼被抛弃山林,生活在兽群之中,后来被万兽堂副堂主发现带回来收为弟子,修炼天赋极其可怕,尤其是各种兽类拳法武技,简直称得上无师自通,他虽然身处万兽堂中,却不收服战兽伙伴,常年于兽群为伍,揣摩兽性,自创拳法,传闻他虽然只是宗师之境,却已经凝练了自己的武道意志,同阶罕有敌手,在整个血莲教中都很有名,只是这个人性格暴烈很难相处,几乎没有朋友”

    “另一个江一水,在血莲教中名气比虎烈还高,传闻他小时候也是被抛弃的,襁褓之中被丢入河里顺流而下,但老天待他不薄,简直跟亲儿子似的,尚在襁褓之中的他得上天眷顾,居然有一头幼小蛟龙相伴,被万兽堂堂主发现,带回万兽堂总部悉心培养,如今修为也在宗师之境,可却有一头极其可怕的蛟龙战兽,没有人敢小看这个人,是血莲教有力的圣子人选之一……”

    武舞给白杨介绍万兽堂中的两个青年俊杰。

    听完后白杨嘴角咧了咧,那什么虎烈和江一水听上去怎么有一种天地主角的感觉?简直跟开了挂一样,一个修炼一片坦途,另一个居然从小就有蛟龙相伴,这还让其他人怎么活?

    不用说,光听这俩家伙的生平就知道不简单了。

    “圣子又是怎么回事?”白杨抓住重点问,心道果然涉及到教派宗门什么的都喜欢这种调调。

    “圣子只是一个称号,是身份和实力的象征,一旦获得圣子称号在教中具有特殊地位,甚至有百分之八十的机会成为下一任教主,不过想要获得圣子称号太难,我教中天才无数,能将其他所有人都比下去,可想而知那得多么出彩,以至于到现在教中都还没有圣子出现”回答白杨的并非武舞而是武兰。

    “是不是说你们血莲教中男的成为最瞩目的人会被封为圣子,女的就是圣女?”白杨问。

    “白少怎么知道?”武舞问。

    耸耸肩,白杨没回答,这特么还用说么,都多么老的梗了,啧,这设定够蛋疼的说……

    他们这边问答中,黑鳞狼那边的情况出现了变化,当它一爪子拍死一个武师之境的顶尖高手后,其余有八个人想都不想转身就走,显然知道自己实力不足以对付黑鳞狼,第一时间选择放弃了。

    最后还剩下六个,全部是宗师境界的高手。

    宗师高手,曾经青木县全境数千万人上百年都没有出现一个,在血莲教中随便就是一堆,不得不说宗门简直就是培养高手的专业学校,野生的武者想要成为高手,当他们还在为生计发愁的时候,宗门弟子却在宗门资源堆砌下只顾着修炼,差距之大可想而知……

    “诸位,我修炼狼道杀拳,正好缺一匹战兽,而这匹黑鳞狼和我修炼的拳法相得益彰,若是我得到必定如虎添翼,就不客气了!”

    六个宗师高手分属黑鳞狼六个方向,其中有人一脸激动的看着黑鳞狼说道,双目放光,简直跟看到了绝世美女一样。

    那是一个青年男子,长发及腰,双目冷冽充满野性,一开口几乎就将黑鳞狼视为自己的了。

    “哼,想要获得这匹黑鳞狼,就拿出自己的实力来,你觉得你适合就要变成你的?我还觉得圣子的称呼适合我呢”边上有人鄙夷道。

    “哼,适合不适合等下你就知道了!”最先开口之人沉声道。

    说着话,他没有迟疑,直接冲向了黑鳞狼,身上宗师之境的气息爆发,血色罡气澎湃,化作一只房屋大小的狼爪,撕裂空气发出刺耳嗡鸣,空气都在扭曲,凌厉而霸道的拍向了黑鳞狼。

    吼……!

    黑鳞狼咆哮,双目通红近乎疯狂,面对那凌厉的血色罡气狼爪没有丝毫退缩,森然的狼爪拍出,与那血色罡气化作的狼爪硬碰硬。

    轰……!

    两只狼爪相撞,惊天巨响传出,恐怖的力量碰撞形成冲击波造成方圆数百米飞沙走石,巨石崩裂植物粉碎。

    碰撞之后,出手的宗师高手罡气狼爪粉碎,双目放光看着黑鳞狼。

    黑鳞狼低吼后退了十多米,爪子轻微颤抖,有鲜血流淌。

    “硬接我一招却只受了点皮外伤,身躯居然坚硬到如此地步,不愧是拥有狼王潜质,你是我的了,杀!”那人咆哮一声,再度冲向了黑鳞狼。

    他身上血色罡气爆发,将整个人淹没不见,血色罡气化作一头二十米长的狼型躯体,杀意无尽的扑向了黑鳞狼。

    远处,看到这一幕白杨暗中点头,心道不愧是正牌宗师高手,虽说黑鳞狼也有宗师之境的体魄,但它毕竟是催生出来的,在那宗师青年面前处于下风也在情理之中。

    吼!

    黑鳞狼咆哮冲出,近乎疯狂的和那宗师青年厮杀在了一起。

    血色罡气澎湃,化作的巨浪一举一动都有撕裂大地崩塌巨石的威能,黑鳞狼身躯坚固力大无穷,居然凭借强悍的体魄和那宗师青年斗了个旗鼓相当!

    宗师之境的战斗不是小打小闹,战斗起来堪称破坏机器,被波及到的狼群死伤无数,有两座小山头都被打爆了,半分钟时间方圆千米都成为了废墟!

    他们战斗的时候,边上的其他五个宗师高手并未出手,只是冷漠的看着。

    当黑鳞狼被罡气血狼轰得吐血倒飞的时候,其中一个黑甲宗师青年怒吼一声道:“黑鳞狼,我要了!”

    怒吼中,他手持一根三米长的漆黑长棍冲出,一棍砸下,罡气凛冽,化作一根漆黑棍影向着罡气血狼砸了过去。

    “滚!”

    正和黑鳞狼战得激烈之人突然受到攻击,当即咆哮,罡气血狼怒吼,一口咬住了罡气棍影。

    轰!

    棍影崩碎,罡气血狼也烟消云散,恐怖的能量波纹横扫,原地出现了一个直径三十米的大坑,周围飞沙走石,单单是被崩飞的石子都堪比一般手枪子弹的威力!

    “哈哈,你不行,看我的!”手持长棍的黑甲宗师高手大笑,长棍一挥,身影爆闪冲向黑鳞狼,当头一棍子砸下。

    “是我的!”

    又有人忍不住了,那是一个持剑黑衣青年,他冷冷开口,长剑出窍,剑罡劈出,居然化作一条十米长活灵活现的黑鱼,游走虚空冲向那持棍黑甲宗师高手。

    轰!

    鱼形剑罡被他一棍子打爆,他自身却也在凛冽的罡气碰撞中倒飞出去,嘴角溢血,目视持剑青年狞声道:“你找死!”

    说着,他不顾黑鳞狼,直接冲向了那黑衣持剑青年。

    轰,棍影冲天,似要将苍穹打破,漆黑鱼形剑罡游走虚空,两相碰撞,那片区域当即混乱起来。

    “哼!”

    最先对黑鳞狼动手的那宗师青年看到那两人打起来了,冷哼一声,再度冲向黑鳞狼,显然他是真的很在意这头黑鳞狼。

    “哈哈,老子也想要这匹黑鳞狼,你们滚蛋!”

    又一声狞笑响起,一持刀青年冲天而上,手中大刀斩下,罡气澎湃,化作数十米长的一道雪亮刀罡,仿若一片天幕崩塌。

    轰!

    那一刀之下,持棍青年和持剑青年崩飞出去,嘴角溢血,两人脸色难看,最终转身飞速离去。

    他们两个人都接不下这一刀,留下了只是自取其辱而已。

    “钟岳,没想到你隐藏这么深,宗师八层,很好,来日再战!”剩下没有出手的两个宗师高手脸色一沉,其中一人丢下这样一句话转身就走。

    宗师八层,已经接近大宗师了,他们自问不敌,只得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