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被摸了,尽管还隔着‘血晶钢’材质的铠甲,但武舞却好似感觉到白杨滚烫的手掌亲自接触了她的屁股一样,让她浑身一颤。

    女儿家的不可描述部位被男人碰,恐怕没有几个女人没有反应。

    可是没办法,面对白杨的轻薄她只能忍,咬紧牙关站到边上去,她不清楚白杨的实力修为,可就血莲教教主的命令就让她不敢对白杨动手。

    没在意武舞的心态,在她走开后,白杨饶有兴致的观察黑鳞狼的变化。

    这是一匹堪比武师修为的异兽,在血莲教中恐怕连个渣渣都算不上,可要在外界,普通人面前,一旦这家伙发起狂来就是一场灾难,毕竟像曾经青木县那样的地方顶尖高手也就武师境界而已。

    给黑鳞狼来一针只是白杨临时起意,身处血莲教总部,在没有和不知道多远的小猫他们联系上做好善后事宜之前,白杨还不想和静尘彻底闹翻,如果只是他一个人的话怎么搞都可以,弄一堆核弹过来将血莲教总部炸了白杨都做得出来,但他得顾忌小猫他们的安危。

    反正无所事事,搞点科研也不错,如果能给血莲教带来点混乱那就更好了。

    基因药剂是作用在生物基因层面的,这匹黑鳞狼已经成长到了它的最强状态,如果没有逆天造化估计这辈子也就这样,白杨很是好奇给它注射基因药剂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是基因崩?;餮嗷故腔蛲槐浔涞美骱α??

    武舞武兰很平静,她们一个是武道宗师一个是神道真人,尽管黑鳞狼貌似有点不对劲,但以她们的实力翻手就可镇压,没放在心上。

    不过这个一三五兽院的执事此时就不淡定了,黑鳞狼不对劲,若是惊扰了上使随便一个由头就能弄死他,事关自己的生死,由不得他不紧张。

    虽说黑鳞狼的变化明显是白杨搞的鬼,可上头下来的人怎么可能有错?再大的失误那也是他们这些下人的……

    匍匐在地的黑鳞狼,一声狼嚎之后,浑身开始剧烈颤抖起来,一双原本黑白分明的眼睛飞速布满血丝,变得血红仿若要淌血,与之对视都能感受到它那种狂暴嗜血的气息。

    “那位上使对它做了什么?为何温顺的黑鳞狼变得狂暴快压制不住嗜血**了?”执事心中无比纠结。

    暗中与其他人对视,一旦黑鳞狼狂暴,必须第一时间击杀,若是惊扰了这个手持血莲令前来的大人物,他们这个兽院从上到下都没有一个能好过。

    “开始了吗?”看到黑鳞狼的状态,白杨一脸期待。

    到底它接下来会基因崩?;故腔蚋谋浔涑闪硗庖恢肿颂??拭目以待!

    浑身颤抖的黑鳞狼,随着时间的过去,身躯颤抖的幅度更大了,双目也变得更加狂暴,紧接着,周围的人都听到了它体内传来了噼里啪啦的声音,像是骨骼断裂一样,不知道为何,听到这种声音的人觉得自己浑身都疼,也不知道怎么来的错觉。

    听声音白杨就知道基因药剂在起作用了,从基因层次改造黑鳞狼,细胞疯狂分裂繁殖,骨骼肌肉生长,是一次彻头彻尾的物种变化。

    肉眼可见,随着黑鳞狼身躯的颤抖,它体表鳞片之间的缝隙有乌黑的血液渗透出来,身躯在鼓胀,好似皮下有一条条蟒蛇在游走。

    它的体型在变大,气息在变得强大!

    这种变化是惊人的,让兽院的一帮人看得目瞪口呆,他们常年和异兽打交道,从未见过异兽类似的变化。

    身上的气息在变得强大,身躯吹气球一样长大,时间仿佛在它身上加速了一般,这怎么可能?

    黑鳞狼的变化没有停止,身躯在肉眼可见的膨胀,皮肤表面裂开一道道血淋淋的裂口,体表鳞片在脱落。

    看到这一幕白杨有点失望,难道说黑鳞狼经不起基因改造快要崩溃了?

    可黑鳞狼并没有死去,证明基因改造在继续,没有崩溃就证明基因药剂在起作用!

    五分钟时间,黑鳞狼身躯膨胀了三分之一,表皮张裂,鲜血淋漓中鳞片脱落,没有新的鳞片长出,皮肤变成了具有金属光泽的黑色,给人一种冰冷坚实的质感。

    噗……

    一声刺破声响起,黑鳞狼的脑袋上出现一个鼓包,紧接着皮肤撕裂,从皮下长出了一根漆黑的骨刺,宛如金铁打造,在不停生长。

    不,远远不止,黑鳞狼脑袋上出现了一个又一个鼓包,皮肤裂开,一根根狰狞的尖刺长出,不但是他的脑袋,四肢,背部,但凡关节之处都长出了狰狞的漆黑骨刺。

    变异了!

    白杨看得双目放光,异界的生物生命力就是强大,承受基因改造居然没死,不但没死还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这是什么怪物,为何我感觉他一口就能吞了我的样子”兽院执事看着不断变化的黑鳞狼身躯在轻微颤抖,那种狂暴凶猛的气息让他不安!

    “吼……”

    就在此时,原本匍匐在地身躯颤抖不停变化的黑鳞狼猛然咆哮一声,身躯一动,地面颤抖,它狂暴的冲出,一口将边上一个兽院的人咬在了口中,咔擦咀嚼一口吞了下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太突然了,以至于变异中的黑鳞狼吞了五个人之后其他人才反应过来,执事当即大吼一声:“快,杀了它!”

    没有管理好兽院的异兽,原本这只培育的异兽变得强大死些许人他不但无过反而有功,可是这里有一个来头通天的白杨,这就是罪过,若是惊扰白杨怪罪下来他不敢想象后果,只能忍痛杀掉黑鳞狼!

    白杨并未阻止,甚至依旧泰然自若的站在一边看戏,他只是兴致来了给黑鳞狼打了一针而已,死不死他不关心,反正基因药剂还有的是,至于血莲教的人被黑鳞狼杀了,他内心是高兴的,死越多越好。

    在执事话音落下之后,周围一下子冲出了上百人,白杨随意瞄了一眼,发现这些人几乎全部都是武者以上的修为,其中大部分还是武士境界,手持利刃一窝蜂冲向黑鳞狼欲要将其灭杀。

    可紧接着这帮人后悔了,凶猛的黑鳞狼无视这些人劈砍在它身上的兵器,尽管被砍得鲜血淋漓也感觉不到疼痛一样,狂暴的冲进人群,张口就咬,体型已经长到近十七米的他,一个人还不够给他塞牙缝的,稍微咀嚼就吞了下去。

    短短十秒钟,扑向它的一百多号人,十多个被它撞得骨断筋折跌飞远处吐血,其他的全部被黑鳞狼吞了!

    吼……

    狂暴的它再度发出一声咆哮,狰狞的身躯转过来面对了白杨等人,狂暴的双目嗜血无比。

    “白少,我出手将其灭杀吧?”武舞在白杨身边问道,之前的黑鳞狼只是堪比武师之境的战力而已,可此时的黑鳞狼,让她都感觉有些心惊,表情凝重了起来。

    “不,别杀它”白杨摇头道。

    黑鳞狼的变化貌似还没停止,白杨怎么可能这个时候就让人将这个试验品销毁?

    武舞武兰对视一眼,安静的站在白杨身边,她们必须无条件的听从白杨的任何命令,至于黑鳞狼杀了那么多血莲教的人她们是不关心的,血莲教本身就是一个冷漠的组织。

    吼!

    仰天一声咆哮,浑身狰狞骨刺还在生长的黑鳞狼向着白杨的方向扑了过来。

    身躯一动,白杨腾身而起,飞速来到了高出,看着下方的黑鳞狼眼睛一瞪,双目中一抹龙形金光一闪即逝。

    尽管黑鳞狼狂暴,可面对白杨的眼神生命本能的感受到了害怕,身躯一颤,转身就走,冲向一个兽栏,胳膊粗的金属柱子它一爪子撕开,冲入内中疯狂吞食里面的狼种幼崽。

    它的肚子还是化身无底洞一样,一个兽栏中上百的狼种幼崽被它飞快吞食一空,还不满足,飞快冲向另一个兽栏。

    途中,这个兽院的大批人手蜂拥来到这个地方,它不顾人们对它的攻击,张口就吞,武者武士,有多少它吃多少!

    吃人不说,它还撕开一个个兽栏,吞食你们的狼,不管是幼崽还是处于成长期的亦或者是成年狼,都被它撕咬吞食。

    在这个吞食的过程中,兽栏中的狼种居然瑟瑟发抖没有反抗,任由其吞食!

    看到这样的画面,白杨心头明悟,黑鳞狼此时正是基因改造的紧要关头,细胞分裂繁殖需要大量的能量支撑,吞食血肉摄取能量供给细胞生长分裂!

    “有意思了,这原本只是一匹堪比武师的黑鳞狼,但这会儿它的气息已经接近了武道宗师,再这样吞食下去的话,很难保证它不会成长到堪比武道宗师的地步……吞吧,吞得越多越好,不管是人还是动物,你每吞一个都是血莲教的损失”

    白杨站在天穹上面无表情的看着,看着狂暴中的黑鳞狼在这个兽院肆虐,这个兽院之前最强的人也就执事这个武师修为的老人而已,此时根本没有人能阻止得了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