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白少,我放在此处”武舞避开白杨的视线抬起左手回答。

    在说话的时候,武舞右手中的令牌对着左手手腕上的护腕按了下去,只听咔擦一声,两个卡扣出现,将令牌卡得严丝合缝,不注意根本无法看出那个位置居然有一块令牌。

    不管武舞内心有多么的不待见白杨,摄于教主命令,她必须做到有问必答。

    微微挑眉,白杨抓起武舞的左手仔细打量,对她强压怒气保持平静的状态视而不见,观察片刻点点头道:“设计倒也精巧,你这套铠甲应该有什么说法吧?”

    “这套铠甲名为血晶甲,四品战甲,乃是教中铸造大师用血晶钢打造,足以承受武师之境的武者全力攻击而不破,平时是现在白少看到的样子,战斗的时候,只要按下机关,就能弹出轻便的甲叶覆盖全身,这是我晋升宗师之境后,执行了多次任务在教中兑换的奖励”武舞低头回答。

    “折叠技术居然运用得如此精妙,堪称天衣无缝了,有机会问静尘要千八百套来玩玩”放下武舞的手臂白杨点点头道。

    血莲教不愧是敢和陈王朝对着干的势力,连这种铠甲都能打造,居然还有战斗状态和休闲状态,白杨不得不说一声厉害。

    听到白杨的嘀咕声,武舞差点摔倒在地,这种血晶甲,一个铸造大师花费一会时间也不一定能打造出一套来,自己宗师修为,执行了多次险死还生的任务才得到一套,他一开口就要千八百套,当这是大白菜吗?

    饶是边上的武兰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这会儿在听到白杨的话之后也忍不住眉毛直跳,但她却什么都没说。

    此时庄园内有脚步声响起,以一个身穿灰衣的老人为首,带着十多个黑衣劲装武者出现在门口,人没到声先至。

    “万兽堂第一三五兽院执事恭迎上使者驾龄,多有怠慢,罪该万死!”

    说话的声音在颤抖,白杨听出对方这句话是真心的在害怕,这就是血莲教,弱肉强食,上位者对下面的人有生杀予夺的权利。

    武舞武兰退回白杨身后微微低头,这里没有他们说话的份。

    看了看前面低头不敢直视自己等人的老人,白杨也不看他,迈步踏足庄园问:“给我介绍一下这里的情况”

    模棱两可的问题最难回答了,但那执事不能不答,转身跟上步伐小心翼翼的说:“回上使,一三五兽院主要培育狼种异兽,共有二十多个种类,数量两万八千二百匹,大多都处于幼崽和成长期,成年狼种五千三百四,根据种类不同,战力在武者到武师之间,其中堪比武师之境的狼种一共一百三十三匹……”

    在回答的途中,这个说话的执事不停冒冷汗,实在是压力太大了。

    他是这个兽院的主事人,武师之境修为,原本在这个地方他的话有绝对的权威,日子过得舒坦,可之前下人前来禀报,说有人持血莲令牌前来,当即将他吓得麻爪,血莲令牌,教中任何地方都可以去,拿着那块令牌地位堪比各堂堂主,居然跑他这个地方来,压力可想而知了。

    “狼种?近三万匹狼,居然只培育出一百三十多匹堪比武师修为的?”白杨好奇问,这比例貌似小了点?

    在问话的时候,白杨随意打量这个所谓的一三五兽院,这应该算是血莲教的一个养殖场了,虽然养殖的生物比较另类。

    在这个庄园中,有着很多钢铁打造的笼子,笼子里关着各种狼,不过大多都是幼崽,有人在专门饲养,血淋淋的鲜肉丢进去,狼崽子们一窝蜂的争抢,不时还会相互撕咬争夺。

    总的来说,和白杨认知中的养殖场貌似没什么两样。

    然而这个执事在听到白杨的问题后浑身一抖,他以为白杨对于饲养结果不满意,一旦不满意的话随时可以拿他问罪斩杀的,由不得他不怕。

    胆战心惊的立即回答道:“回上使,属下已经尽力了,堪比武师之境的狼种培育相对艰难,而且周期很长,一般一匹狼从幼崽到成年要花费一元至三元时间,而这种堪比武师的狼则至少需要五元时间,这其中难免有夭折的,还有凶性难训需要清除的,如今有一百多匹我们已经尽力,绝不敢有丝毫懈怠”

    这番话回答得胆战心惊,下位置诉苦本身就不对,他算是给自己找解释了,而解释本身就是不自信的表现,上头来的人随时可以找他麻烦。

    只是白杨根本就不了解这里的情况,听了也就听了,转移话题问:“你们这个兽院多少人?每一元能出栏多少堪比武师的狼种?类似这样的地方,万兽园中有多少?”

    不敢抬头看白杨,执事低头回答:“回上使,我们一三五兽院有三千二百人,一元出栏堪比武师的狼种在三十到五十不等,按教中的规矩,我们这个兽院一元出栏十屁算是合格,类似我们这里一样培育狼种的兽院还有十多个,其他的则是培育其他异兽,万兽堂中,培育异兽的院子有三千多个,编号在五百开外的其实是给编号五百以上的异兽院异兽喂养食物,五百以内才是专门培育异兽的,编号五百到两百最多只能培育出堪比武士的异兽,编号两百到一百的能培育堪比武师的异兽,一百到一十能培育堪比宗师的异兽,唯有前十编号的兽院才能培育堪比大宗师的异兽”

    听了这番话,白杨暗自震撼,血莲教的万兽堂,真心不愧有万兽之名,如此多的院落,各种各样的兽类堪称无尽。

    不过话说回来,专门培育异兽的院子虽然多,但越是强大的异兽培育的时间就越长,一头大宗师之境的异兽恐怕十元能出一头就算不错了。

    再度询问了一些,白杨了解了关于万兽园的情况,培育的异兽,不只是给它们吃让他们长大那么简单,其中还要驯化异兽的性格,让其具有野性的同时还得培育其忠诚度,甚至还要训练搏杀技巧。

    而且万兽堂也不只是养殖基地,他战斗的一面才是主流,异兽和人类结合的战技自成系统,不比其他堂口专门修炼武技的差。

    边听一三五兽院的执事解释,白杨大体在这个兽院转了一圈,看到了各种各样的狼,红狼,黑狼,灰狼,金狼,血狼……

    有的狼没有毛发反而长着鳞片,有的狼身上满是骨刺跟生化?;湟炝艘谎?,体型方面有大有小,大的如房屋,小的巴掌大小特么就一袖珍你信?

    一圈下来,白杨来到了兽院主事的地方,对这个兽院的执事说:“去给我牵一匹堪比武师修为的狼来,就长鳞片的那种吧”

    尽管不知道白杨想干什么,但执事却不敢有丝毫违背,他们可是持血莲令牌来的,哪怕是将这个兽院一把火烧了他也得去帮忙找火把。

    吩咐下去不到一分钟就有人牵来了一匹白杨想要的狼。

    这是一匹堪比武道武师修为的狼,高五米,体长近十三米,浑身长满了巴掌大小的漆黑鳞片,是专门培育出来的,身上野性十足,可在看到在场的人之后却乖乖趴好一点都不敢放肆。

    起身,白杨围着这匹黑鳞狼转了一圈,甚至还用手拍打了几下,这匹狼不敢动弹任由白杨施伟。

    在周围一圈人不明所以中,白杨手中出现了一支他们看不懂的针管,还冒着冷气,针管内是一种紫色的液体。

    反手间白杨就将针管顺着黑鳞狼脖子上鳞片间的缝隙扎了进去,将针管内的液体推入其体内。

    自始至终,黑鳞狼浑身抖了一下没有敢动弹。

    收起空了的针管,白杨若无其事的走回去坐下,仔细观察这黑鳞狼的变化。

    他之前注入黑鳞狼体内的紫色液体是一支基因药剂,就是那次在地球那边从米国搞来的黑熊基因药剂,分给了华夏一些他留下了大部分,这会儿派上用场了。

    这种基因药剂还不完善,注入动物体内后基本上都会导致基因崩溃,白杨好奇,这种基因药剂注入异兽体内会发生什么变化!

    不管怎么说,异界的动物要比地球那边的强大,生命力不知道能不能承受起基因药剂的改造。

    对于白杨的举动周围的人只是看着,没有人开口询问也没有人制止。

    那片黑鳞狼在白杨注入基因药剂后,一开始依旧温顺的趴着,可渐渐的,黑鳞狼的身躯开始轻微颤抖,双目开始发红,喉咙中发出了一声声呜咽,似痛苦,似激动。

    这一变化周围的人都看在眼中,兽院的执事瞪大眼睛不明所以,武舞武兰对视一眼,下意识的站在了白杨身边。

    尽管不知道黑鳞狼发生了什么,但情况貌似不妙,她们被派来伺候白杨,首先要对他的安全负责。

    “嗷呜!”

    等待的时间不长,也就一分钟不到,原本温顺的黑鳞狼突然发出一声剧烈的咆哮!

    “不好,黑鳞狼发狂了,是谁负责培育的?性格都没有调教好,惊扰了上使不想活了吗?”执事看到这一情况第一时间怒吼。

    没办法,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他得撇清关系的说。

    “白少小心”武舞尽管内心不待见白杨,但还是第一时间站在白杨身前戒备执行自己的任务。

    然而白杨却伸手拍了拍她的屁股说:“走开,别拦着我走进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