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度太快了,周围的景物在白杨眼中化作流光飞速后退,一切好似被拉成了无限长的线,而他和血莲教教主在这些流光般的线条中穿行,瞬息万里都不足以形容这种速度。

    这种速度下,别说人的身躯,恐怕是钢铁都要在大气的阻力下燃烧化作飞灰,可偏偏一种无形的力量加持在两人身边,不可思议的高速下衣角都不曾动一下。

    只一眼白杨就闭上了眼睛,速度太快,周围拉长后退的环境看得他头晕。

    人王之境的速度,当真可怕!

    白杨没问去哪里,血莲教教主静尘也没说去哪里,因为没有必要说,目的地很快就到了。

    斗转星移,当两人停下后,已经是另外一番景象。

    心中默默计算了一下,白杨发现,两人从葫芦山谷出发到停下,时间只是过去了十秒钟的样子。

    天知道这十秒钟两人跨越了多么遥远的距离。

    站在虚空,白杨睁眼打量周围的环境。

    天穹上有漆黑的云团在翻滚,一直延伸到天边视线的尽头,云团下方是连绵无尽的一座座大山,整个世界显得阴沉诡异。

    大地上一座座或是雄壮或是狰狞或是险峻的大山耸立,这些大山上拥有一座座建筑风格偏向阴暗的宫殿,有的甚至根本就是白骨搭建,让人胆寒。

    宫殿中有无数人在穿梭忙碌,一股股强悍的气息在无形弥漫。

    “这是哪里?”打量周围的环境白杨开口问身边的静尘。

    静尘笑道:“这里是血莲教总部,白公子以为如何?”

    “阴森森的,我很不喜欢这样的环境”白杨直言不讳道。

    静尘不以为意的无声笑了笑说“世人偏向光明,可世间本就污浊,我血莲教之所以偏向阴暗,是因为大家都在朝着一个目标努力,将这世间都变成一片净土”

    “所以天下大乱生灵涂炭?这就是你们的目的?”白杨撇嘴道。

    “在通往目的的道路上,些许牺牲在所难免!”静尘目光深邃道。

    不想讨论这个问题,白杨知道每一个心有大志的人都是疯子,漠视生命,说得轻巧,真的只是些许牺牲吗?到目前为止,整个陈王朝死的人估计得用亿来做单位吧!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白杨转移话题问。

    “我给你两个月时间,这段时间你足以了解我血莲教的强大了,到时你应该会改变想法自愿将帝王龙气给我”静尘看着白杨笑道。

    “到时候我要是还不改变自己的想法呢?”白杨笑问。

    沉默片刻,静尘叹息一声说:“我们谁也不想走到那一步的对吗?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你愿意给我帝王龙气,你的修为不会有丝毫下降,也不会对你造成任何伤害,反而我还会用血莲教的资源将你堆上天师之境,更是给你数不尽的好处和地位,如此这些,只需要你一句话而已”

    白杨相信静尘所说的这些他都能做到,可若真的是那样的话,自己付出的绝对不单单只是帝王龙气那么简单!

    “接下来我住哪儿?两个月时间呢”白杨看向周围连绵的山体问,再度转移话题。

    这个世界的两个月时间,相当于地球那边的四个月,四个月的时间,最后谁知道会发生点什么事情?

    “我把你安排在万兽堂主峰吧,相对来说那边的环境要好很多,不像其他地方那么阴暗,在这段时间,血莲教总部任何地方你可以随意走动,也不会有人会伤害你,前提是你自己安分一点,有些人的脾气并不好,若是惹怒了他们他们虽然不会杀了你,但恐怕你吃苦头是难免的,最后,希望你不要试图离开血莲教总部地域”静尘想了想说。

    白杨耸耸肩,心说这自由度你是想让我搞事儿啊,也不知道你哪儿来的信心居然给我这么高的自由度。

    “行,反正这里你是老大,你说了算”白杨不我以为道。

    “呵……就这样吧,我很忙的,两个月后我们再见,在这段时间你如果改变主意的话也可以来找我”静尘说道,然后挥手,白杨的身躯不受控制的飞速往一座大山落去。

    稳定身形后,白杨发现自己处于一座大山中上位置,周围是一个很大的院落。

    “这座山至少有十万米高了吧,山巅的宫殿就是什么血莲教万兽堂吗?”抬头看了看这座大山白杨心头嘀咕。

    这并非一座庞大的山体,应该说是一条山脉,大大小小的山峰很多,山间隐隐约约有无数毒虫猛兽散发强悍气息,不过却很安分。

    这片山脉同样有很多人很多建筑,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血莲教教主静尘暗中吩咐过,没有任何人来打扰白杨,他好似一个不存在的人一般。

    抬眼打量所处的这座院落,没有围墙,周围栽种了一些花草,大多数白杨都不认识,很漂亮,有一栋精致的小楼,五层高,在阴暗的世界显得格格不入。

    “大别墅啊,这待遇可以了,就差使唤的下人,难不成这段时间吃喝要我自己动手?差评”打量院落的时候白杨心头嘀嘀咕咕很不满意。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当白杨还在为没有使唤之人心头嘀咕的时候,山下有两个人飞速来到了这里,立于白杨三米开外。

    两个人都是女人,而且是很漂亮的女人,身材长相无可挑剔。

    两个女人并排而立,看着白杨低头弯腰开口道:“参见白少,在这段时间我们两人负责伺候白少,白少有任何要求都可以吩咐我们,教主吩咐,白少的任何要求都不能拒绝”

    眼睛一眯,白杨看着她们问:“你们叫什么名字?”

    “回白少,我叫武舞,白少可叫我小舞”

    “我武兰,白少可叫我小兰”

    两个女子相继开口道。

    “你们是姐妹?”白杨点点头,问话的同时仔细打量她们,别说,长得还真有点像,只是气质截然不同。

    武舞身穿一幅精致的铠甲,血红色的铠甲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打造,晶莹剔透,这幅铠甲并非全身甲,甚至能包裹的身躯部位少得可怜。

    花瓣状的铠甲,上身堪堪包裹了鼓鼓囊囊的胸脯,两瓣花瓣之间是一条深深的事业线,半个**颤颤巍巍,精致的肩膀无物遮挡,修长的双手只在手腕之处有一个护腕,胸脯以下的腰肢也无物遮挡,那马甲线是一条动人心魄的弧线,让人恨不得揽在怀中,下身也是同样材质的铠甲,堪堪包住了臀部这一段很少的位置,修长的双腿笔直并列,没有一丝缝隙,脚上是一双同样材质的靴子。

    这算什么?铠甲?狗屁,根本就是胸罩和**吧,而且是某种金属的?才包住那么点部位有?;つ芰β??

    看到武舞的这身装扮白杨心中嘀咕,穿这身出去打架?这是在让人犯罪吧!

    武舞边上的武兰打扮又不一样,是一套洁白的长裙,飘逸若仙,仿佛随时可以乘风而去。

    她虽然身穿长裙,可鼓鼓囊囊的胸脯,纤细的腰肢,笔直的双腿依然展露无遗。

    她俩并列一起,武舞如同一朵带刺玫瑰,武兰却如同一朵优雅的兰花,一静一动很是冲击眼球。

    听到白杨的问题,武舞点点头道:“回白少,我们是姐妹,亲姐妹,姐姐武兰比我大一岁”

    哟,姐妹花呀,一来就送这份大礼,怎么好意思呢。

    眉毛一挑,白杨走上前去,伸出一根手指挑起武舞精致的下巴笑问:“静尘真的说我的任何要求你们都能满足?”

    当白杨的手指勾起武舞下巴的一瞬间,白杨明显感觉到她的身躯紧绷了一下,转瞬即逝,目光中更有一抹锋芒闪过,被白杨捕捉到了。

    她在极力压制心中的怒气和杀意。

    宗师高手!

    从她短暂的反应白杨判断出了她的实力。

    缓缓吐出一口气,武舞笑着回答道:“教主吩咐过,白少的任何要求我们都会满足,当然也包括奉献身子给白少取乐,所以白少无须质疑,最后,请白少能适当的给教主一些尊重,直呼其名必定不好”

    “你很生气?你是不是想杀我?宗师高手,看来你是练武的了?”白杨眯眼笑道,说话的同时,勾起她下巴的手指缓缓上移,她的下巴也跟着上抬,然后优美的脖子形成一个惊人的弧度。

    当她下巴抬到最高处的时候,白杨手指滑动,轻轻点在了她的唇瓣之上,然后按了按。

    “武舞不敢,白公子是教主的贵客,武舞只是下人,不敢有丝毫不敬之心,我自幼加入血莲教,习武至今,踏足宗师之境不久,还不能很好的控制自身气息”武舞开口回答。

    白杨对她下意识咬了下后牙槽的画视而不见,在她说话的时候手指伸入她的口腔摸到了小舌头,笑了笑,收回手指,点在她鼓鼓囊囊的胸脯上擦干沾染的口水说:“你只是不敢而已,其实内心还是很想杀我的对吧?”

    说到这里,白杨不管武舞,来到武兰身边,轻抚她的脸蛋说:“你叫武兰,看似柔弱,其实你是修炼神道的吧?真人境界?”

    和压制不住情绪的武舞不同,武兰哪怕是白杨对她动手动脚依旧不悲不喜,平静的回答说:“白少慧眼如炬,武兰自幼修行神道,如今已是真人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