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陈王朝近半疆域已经沦陷,纵然当今陈王有些许手段,一直以来都在谋划着某些事情,可大厦将倾,陈王朝已经病入膏肓,他想力挽狂澜已经为时已晚”没有回答白杨的问题,静尘反而是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所以你能一下子说重点吗?”白杨开始无语了,说了这么半天,帝王龙气我不可能给你,到底要怎么样你到时画下道来啊,无论如何老子接着就是。

    “糜烂的陈王朝内部大乱,外部更有群狼虎视眈眈,随时可能崩塌,旧的国度必将泯灭在历史,新的国度即将临世,最终谁可取代未可得知,你跟我走吧,或许见识了我血莲教的真正实力,你会甘愿将帝王龙气给我的”静尘看着白杨笑道。

    “所以说最终你还是要把我强行带走?”白杨耸耸肩问。

    “如果你现在就答应将帝王龙气给我的话,就不用跟我走一趟了,他日若我取代陈王朝,你的功劳,我必定给你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静尘有些期待的看着白杨说。

    现在就将帝王龙气给静尘显然是不可能的,不说现在,以后也不可能。

    帝王龙气已经被白杨凝练成了法相,若是给了血莲教教主静尘自己不死也要脱成皮。

    如此一来白杨就只剩下两条路了,第一是现在就和静尘正面刚,老实说,白杨除了保住自己的性命之外没有丝毫对付他的办法,第二条路就是和对方走,之后结果未知。

    “那么有没有这种可能,你就当不知道我这个人,然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白杨叹息道。

    “白公子你觉得呢?”

    “好吧,我也觉得有点不靠谱,那么接下来我们是不是要干一仗?我估计你可能舍不得杀我,毕竟你要帝王龙气,我死了那玩意就没有了,而且我估摸着你应该杀不了我,最后就是无休无止的和你不??忱纯橙?,老实说,那很无聊很蛋疼”白杨无比纠结道。

    “的确,如果我们双方都不让步的话,你所说的估计是唯一的结局,你安然离去,然后我们陷入无形无质的对抗之中,不过有一个前提,这个山谷中的人……”

    静尘说道这个位置停下话头,结果不言而喻,白杨能安然离开,但除了他之外其他人的命运就不知道了。

    “那么目前看来,我只有和你走这一条路了?”白杨再度无语道。

    这特么就是一个死循环,静尘不愿放弃自己身上的帝王龙气,不敢杀死自己也没把握杀死自己,而自己不可能给他帝王龙气,搞不定他,无法?;ど焦戎械钠渌恕?br />
    这特么就尴尬了。

    “如果你能给我帝王龙气的话可以不跟我走,我还会给你想都想不到的补偿”

    好吧,说了等于没说。

    “我觉得我还是跟你走吧,搞不好到时候你会改变主意也说不定”白杨无奈道。

    说话的时候白杨内心直翻白眼,不是说自己功德护体吗?为毛天上不掉下一块流星砸死这个血莲教的教主?

    “也好,不知白公子什么时候动身?”静尘一脸就知道是这个结果的表情说道。

    站起来,白杨耸耸肩说:“我先交代一下这里吧,你稍等一会儿,要不先吃个饭再走?”

    “其实我很忙的,饭就不吃了,所以麻烦白公子快点如何?”静尘笑道。

    没在说什么,白杨迈步走向后面,心说去血莲教总部啊,应该很好玩的,到时候别怪我将你血莲教玩崩溃,反正自己能随时回地球那边跑路,安全应该有点把握。

    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血莲教拿山谷这边做文章威胁白杨,这是白杨唯一的弱点,所以接下来得把握好一个度。

    其实,若是白杨稍微狠心一点的话,这个弱点也就不是弱点了……

    回到后院,白杨看到等待的小猫不知道如何开口,自己这刚回来屁股还没坐热乎又要出远门,而且结果未知。

    “少爷……”看着表情阴晴不定的白杨,小猫不知道如何开口。

    来到小猫身边,白杨将其轻轻拥入怀中说:“猫儿,我可能又要出一趟远门”

    身躯一颤,小猫忐忑问:“是因为那个叫静尘的人吗?”

    “对”白杨点头。

    “少爷要去哪里?能不能带我一起去?”小猫一脸期盼的问。

    短暂的相距又要分别,她很不舍。

    “我不知道要去哪儿,为了猫儿你的安全,我不能带你去”白杨无奈道。

    “那么,能不能把那个静尘杀掉,这样少爷就不用纠结了”小猫眼神微冷说。

    “如果能杀掉他的话,少爷我早就将他砍死了”白杨咬牙说,他也很无奈的。

    沉默片刻,小猫说:“少爷,能告诉小猫具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自家媳妇,最亲密的人,没什么好说的,白杨点头道:“那个静尘,是血莲教的教主,人王之境,实力深不可测,少爷我暂时搞不定他,只能虚与委蛇,他此番前来,是想要我身上的一件东西,他无法强取,只能将我带走徐徐图之,在这段时间,我必须要想出解决血莲教的办法!”

    小猫不笨,从这些信息中听出了白杨的无奈和敌人的难缠,最终苦涩道:“少爷,对不起,是我们拖累你了,如果不是我们的话,少爷岂能被对方威胁……”

    心头一颤,白杨凝视小猫的双目说:“我的猫儿,不要去想若是你们死了少爷我就不受他威胁的话,即使没有你们,他也会用其他方式来威胁我,而且,少爷我也舍不得你受半点伤害,听话,少爷我还没死,一切由我顶着!”

    小猫低头,她是真的想过若是自己了结了的话白杨就不受威胁了,可显然那是行不通的,内心无比愤怒,可更多的却是无奈,自身实力不足,拖累少爷了。

    “所以,猫儿乖,听我接下来的安排,一切都会没事儿的”白杨沉声道。

    “少爷,你说,我听着”

    看了看身后,白杨咧嘴一笑,心道此时自己的谈话恐怕会一字不漏的落入静尘的耳中,但那又怎么样?

    “我离开之后,这里一切由你做主,不需要再征求任何人的意见,其次,我这次带回来了一千多颗各种型号的卫星,使用方法你知道,乘着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让水墨将这些卫星给我放到整个陈王朝的上空去,少爷我要布眼天下!”

    “当水墨将卫星布满陈王朝上空之后,我就能和你相隔千山万水通话了,到时候我再亲自??刂富酉乱徊讲僮鳌?br />
    说道这里,白杨眼神一冷,要玩就玩大的,老子只是想过得过且过的日子而已,偏偏有人想让自己不舒服,这不逼着我奋斗嘛。

    “少爷,我知道了”小猫点头道。

    “嗯,我这次离去依旧谁都不带,一个人反而好做事儿,对了,水墨可能不会真心做事,你告诉他,等我回来之后,给他一片灭神金,如此一来我想他应该会乖乖做事儿”

    “好,我记下了”

    “嗯,最后,去把如今库存的所有龙元给我弄来,或许接下来有用……”

    白杨在安排接下来诸多事宜的时候,静尘在会客厅安静的等着。

    以他的本事,方圆百里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的眼睛,白杨说的话当然也一字不漏的落入了他的耳中。

    可是,听了半天他眼神中一丝茫然神色一闪即使。

    压根听不懂!

    “世间语言万千,我虽然不敢说懂得世间所有语言,可为何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静尘微不可查的皱眉心中自语。

    他听得懂才怪了,白杨之后和小猫的对话说的是地球那边的汉语,你静尘要是能听懂白杨二话不说直接将帝王龙气给他……

    纠结片刻,静尘摇头一笑,无所谓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些许把戏不足为虑!

    半个小时后,白杨独自来到静尘这里看着他笑道:“现在就走?”

    “安排妥当了?”静尘站起来笑问。

    “还行吧,不过我最后还是想问一句,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行吗?”白杨耸耸肩说。

    “走吧”这就是静尘的回答。

    显然他是不可能放弃帝王龙气的。

    这就没法搞了,白杨心说老子都让步了是你自找的,不把你血莲教搞崩溃算我输!

    静尘话音落下,眨眼间,他和白杨的身影就消失无踪,人王之境的手段,带走一个人瞬息万里……

    小猫看着阴沉沉的冬日天空,表情变得无比平静,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血莲教么,呵……”最终她低头自语。

    山谷深处,这一刻有无尽剑芒冲天而起,转瞬即逝,那种欲要撕裂苍穹的气息让山谷周围万物瑟瑟发抖。

    单秋林沉默,手持木剑摇摇头,旋即如同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安静下来……

    “回来之后给我一片灭神金……”一座山崖上的水墨嘴里嘀咕,然后加快布置阵法,接下来他有得事情做了。

    “呀呀……”

    “呜呜……”

    “咦咦……”

    三个不同的声音分别在山谷中响起,没有人知道那些声音代表着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