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然只是一次最为轻微的试探,白杨还有太多手段没有施展,却也足够了,证明这个静尘并非文弱书生单纯前来拜访那么简单。

    静静的看着前方泰然自若的静尘,静待他的下文。

    他来葫芦山谷,自称游历天下的学子,和很多普通人都接触过,如今看来,他不过是在打听葫芦山谷的情况而已。

    而且,此人来历非凡,到了山谷却没有直接动手,反而是安静的等自己回来,恐怕所求并不简单。

    换句话来说,他想要的东西,只有自己身上有,或者只有自己做主他才能拿得到!

    迷河林中的神道传承?灭神金?雷霆秘典的修炼之法?

    白杨思来想去,觉得只有这三样东西值得这个他都看不透的人亲自跑一趟。

    除此之外,山谷中的任何东西,哪怕自己不在,他有能力的话都能硬抢,何必等自己回来?

    心念闪烁,白杨看着对方心情无比凝重,还未到达山谷之前就预感到了要出事儿,此时果然应验了!

    静尘静静的看着白杨,淡然笑道:“白公子,我手下的人曾多次亲自前来邀请你,都被你拒绝了……现在应该猜到了吧?”

    目光一凝,白杨看着静尘深吸口气道:“是你!血莲教教主?”

    “正是我,静尘是我本名”静尘笑道。

    听到静尘亲口承认,要说白杨此时内心不震撼那是假的。

    搅动陈王朝天下风云的血莲教教主就在自己眼前,人王之境的强者,举手投足间足以摧山断岳,他就在自己眼前,如此年轻,如此普通,谁能想到?

    难怪,难怪身处自己的大本营他依旧泰然自若,因为他有镇压一切的信心,难怪他看到任何东西都只是好奇,站在他那个高度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没见过?

    “教主亲自降临寒舍,不胜荣幸”再度深吸口气,白杨看着静尘缓缓说道。

    人王之境的强者白杨不是没见过,可是,眼前的静尘却是敌人,那种压力可想而知,人王啊,整个陈王朝数以千亿记的人口有多少?目前世人所知也不过一手之数!

    “呵呵,白公子不必紧张,我前来并没有恶意,而且你也不用想办法通知陈永发,在我面前没用的,莫说他此番在王都你的信息根本发不出去,即使他接到你的求救信息赶来也无济于事”静尘看着白杨淡淡道。

    显然在来之前这个血莲教教主静尘就充分了解过白杨,知道他和陈永发那个人王强者关系密切。

    哑然一笑,白杨收起了陈永发留给他的三块玉佩之一,被他发现了,原本白杨还想通过玉佩联系陈永发的,看来是没机会了。

    面对这个前所未有的强敌,白杨反而平静了下来,笑问:“如此说来,之前我们监视你你都知道?”

    “当然,不过很好奇,你们的监视手段我闻所未闻,有时间白公子能为我解惑否?”静尘淡然点头道,承认了他知道自己被监视这回事。

    岂止,白杨猜测恐怕山谷在监视他的时候反而他在暗中看笑话饶有兴致的研究吧。

    坐下,喝了口茶水,白杨平静的看着他问:“那么话题回到之前,你要什么?”

    说话的同时,白杨心中快速思索,静尘,血莲教教主,人王之境的强者,太强大了,要如何解决这次?;??

    没有丝毫胜算,纵然如今白杨神道真君境界,相差对方只是一个层次,但依旧没有丝毫把握。

    血莲教教主啊,掌控血莲教这个庞然大物敢颠覆陈王朝,岂是易于之辈?

    平静的坐下,静尘看着白杨笑道:“我需要你身上的一件东西!”

    “什么?”白杨皱眉问。

    心道果然,他所求的在自己身上,只是到底是什么呢?

    很快静尘就给出了答案,并没有让白杨多猜,直言不讳道:“我需要你身上的帝王龙气!”

    “什么!”白杨目光一闪。

    “没错,就是帝王龙气”静尘平静道,随即看着白杨说:“帝王龙气,唯有特殊命格之人才能承载孕育出来,茫茫碧波河,这条浩瀚的龙脉也只有帝王龙气之人才能镇压得住,呵呵,白公子知道为何你不在的这段时间贵府没有人来找麻烦吗?因为我需要你身上的帝王龙气,所以帮你拦下了一些小麻烦”

    白杨了然,难怪当时葫芦山谷口的麻烦解决后没有出现其他意外,原来是血莲教教主静尘在暗中帮忙。

    “这么说来,我倒是欠你一个人情了?”白杨古怪道。

    “举手之劳而已,不足挂齿”淡笑一声,静尘自顾自的说道:“我观白公子为人处世,好似并不需要帝王龙气,不如给我如何?只要你答应,我让你当血莲教的副教主”

    目光闪烁,白杨盯着他问:“这天下,并非只有我一人身具帝王龙气,为何你偏偏找到我?”

    特么的就老子好欺负???

    “白公子是指陈王朝的王室后裔吗?的确,要抓住一个陈王朝王室后裔很简单,但是他们身上的龙气我要来何用?哪怕是得到了,那也只是代表他陈家王朝的龙气而已,于我无用,白公子不一样,是自行孕育的龙气,代表着新生,是全新的,拥有取代陈王朝的资格”静尘解释道。

    双方交流,没有剑拔弩张,但其中的压力只有白杨自己才知道。

    听了静尘的解释,白杨沉默,原来还有这样的说法,陈王朝王室后裔身上的龙气纵然被人用秘法夺走,那也只代表陈王朝,坐不住天下的。

    见白杨不说话,静尘继续说道:“帝王龙气在白公子身上没用,毕竟你没有争霸天下的兴趣,给我你也没有太大的损失,损失的部分我会给你足够的补偿,如今天下大乱,若白公子给我你身上的龙气,加上我血莲教,足以颠覆陈王朝重新建立一个崭新国度!”

    “帝王龙气,应该没那么简单吧?”白杨问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当然,帝王龙气代表着一种命格,唯有这种命格才能坐稳天下,要不然无论实力再强势力再大也不可能成为一位真正的人间帝王,上天不允许,还有,唯有身具帝王龙气,才能镇压龙脉,要不然纵然建立一个国度也会天灾**不断很快就会崩塌”静尘几乎有问必答的解释道。

    “你是想从我这里拿到帝王龙气,然后再收取浩瀚碧波河这条龙脉?”白杨再问。

    “是”静尘回答得很干脆。

    接下来白杨整整看了静尘三分钟,突然笑问:“我相信你有能力从我这里强取豪夺拿走帝王龙气,为何要用这种商量的方式?”

    “帝王命格,天地孕育,龙气更是天地赐予,你不同意谁也拿不走,而且,老实说,我也没有把握从你身上拿走龙气,总感觉掌控不住你,这或许就是帝王命格的奇特吧”静尘回答道。

    白杨猜测估计是自己能随意穿梭两界的能力才让他没有把握,除此之外白杨找不到其他理由说服自己对方能安静的坐下来谈话。

    形式依旧不容乐观!

    见白杨依旧沉默,静尘笑道:“白公子是聪明人,如何抉择我想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心中一紧,这个血莲教教主静尘话说的好听,但隐隐约约却带着威胁之意,这里是葫芦山谷,有着白杨太多在意的人,若是谈崩,静尘挥手间就能灭了这里的所有人!

    “你在威胁我?”白杨平静道。

    摇摇头,静尘叹息一声说:“白公子何必呢,我真的带着诚意而来,没有恶意,你不需要龙气,给我,我给你足够的补偿”

    老子信了你就是傻逼了!

    微微低头,白杨思考片刻,抬头看着静尘笑道:“你应该知道,我不可能答应你,虽然我没有争霸天下的野心,可我的东西就是我的,我不给,谁也别想强求!”

    “我知道,但是我可以等,或许要麻烦白公子和我走一趟,用和平的方式直到你愿意的那一天到来”静尘淡然道,丝毫不怕白杨跑了或者反抗。

    “我若是不跟你走呢?”白杨眯眼问。

    这会儿换静尘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才说:“身具帝王命格的人,命运不可捉摸,老实说,我并不想和你为敌,白公子就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如果我不答应的话,你是否会利用我在意的人威胁我?”白杨再问。

    点点头,静尘笑道:“其实我也不想走到哪一步,但也不排除那种可能,我知道白公子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如果我用你在意的人威胁你一定会答应的,但我还是想白公子心平气和的答应下来,你觉得如何?”

    “虽然有点脑残,但我想说的是,如果我身边的人少了一根汗毛,我与你还有血莲教不死不休!”白杨沉声道。

    “这也正是我所担心的,你身居帝王命格,老实说,我没有把握将你怎么样,这种命格的人命太硬了,我并不想走到哪一步”静尘叹息道。

    “你到底想什么样?”白杨有点不耐烦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