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情一顿,白杨若有所思问:“是什么人,来历清楚吗?”

    之前他还没有回到山谷的时候就预感要发生点事情,难不成起因是因为这个莫名来访之人?

    “少爷,这个人自称静尘,是一个游历天下的读书人,观其外貌并非有修为在身,我们也派人出去调查过,他的确走过很多地方,和很多人接触过,从了解到的情况分析,此人真的是一个游历的学子”小猫如实回答道。

    听了小猫的回答,白杨沉默了下来,手指轻轻敲击桌面,心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目光一冷,小猫看着白杨说:“少爷,这个人是不是有问题?要不要将其杀掉?”

    她身心都归附白杨,但凡想要对白杨不利之人,不管是谁,小猫都甘愿化身修罗将其除掉!

    “不要紧张,目前看来没有什么问题”白杨摇摇头道。

    在小猫恢复如水般温柔后,白杨取过平板电脑点开视频监控观察那个静尘。

    各个角度,无论怎么看他都只是一个很普通的青年,书卷气息很浓。

    小猫不说话,观察白杨的反应,只要白杨一声令下,她会立即剑指白杨不喜之人。

    放下平板,白杨想了想说:“让人去请他到会客厅,我很快过去,既然人家礼貌的前来拜访,不管有什么目的,作为主人都不应该没有礼数……”

    客房中的静尘得到丫鬟通知,不疾不徐的收起书籍,然后跟随丫鬟前往会客厅,一路上虽然见到了太多新奇的东西,却都没有开口发问。

    来到会客厅,丫鬟上茶离去后,他安静的坐着,双手放在膝盖上,一脸淡然的等待。

    读书养气,胸有韬略,处事不惊,遇波澜而色不变,此时的静尘,不悲不喜,纵然处于陌生的地方他也泰然自若。

    脚步声传来,一身白色长袍的白杨从客厅后面出现,冲着静尘微微抱拳道:“贵客临门,奈何诸事缠身,招待不周还望见谅”

    静尘起身,冲着白杨抱拳笑道:“倒是在下唐突了,冒昧前来打扰,事先没有通知,还望海涵,在下静尘,乃一游历天下的学子,途径贵地,听闻诸多事宜,心中有感,冒昧前来拜访”

    “静尘兄,请坐,鄙人白杨,此间主人,屋舍简陋,倒是让你见笑了”白杨笑道,伸手示意对方坐下,自己则是坐在了主坐。

    静尘坐下,看着白杨笑道:“白兄过谦了,此地风景优美,难得的清静之地,白兄落户此地,倒是让我羡慕”

    其实白杨很不喜欢这样的客套话,有事儿说事儿呗,婆婆妈妈的浑身不自在,可人家是客人,还不熟,在没有表现出恶意之前,这样的礼数是一定要有的。

    “观静尘兄言行,必定出身大户人家,说羡慕我这穷乡之地,倒是让我汗颜不已”白杨摇摇头苦笑道。

    暗中观察,静尘身上穿的那件衣服,样式普通,但面料珍贵,根本不是一般人能穿得起的,单单从这点就能看出,他必定大有来头!

    静尘摇摇头道:“我是真心羡慕白兄,此地风景优美,天下大乱之际,不但独善其身,还能庇护一方过得自在,不像我,只会给人带去麻烦”

    目光一闪,白杨笑道:“我观静尘兄必定胸有韬略,当今天下烽烟四起,正是读书人一展抱负的时候,为何甘愿游历天下置身事外也不为天下出一份力?”

    看了看白杨,静尘没回答这个问题,反倒是好奇问:“白兄,我在贵府听到几个有趣的问题,细想之下不得其解,白兄可否为我解惑?”

    对于对方转移话题白杨不以为意,反倒是好奇问:“不知静尘兄有何困扰?”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早上和中午的太阳何时距离我们更近,两块大小不一的石头同一高度落下为何能同时落地,这几个问题是我在贵府偶然听到,却不得其解,或许是我学问不够,白兄能为我解惑吗?”静尘一脸期待的问。

    微微哑然,白杨没想到自己无聊的时候说的一些话居然给对方造成了如此大的困扰。

    旋即苦笑道:“实不相瞒,静尘兄,这些问题我也不知道原因”

    “当真?”静尘一脸不信,问题是在你这儿听到的你会不知道?

    摇摇头,白杨很肯定道:“真不知道”

    他知道个毛啊,先有鸡还是先有蛋鬼才知道,早上和中午的太阳什么时候更近这个没法证实,如果是在地球的话他还能回答,毕竟地球是圆的,中午的时候正对太阳肯定要近一点,但异界这边的世界是个球还是个漂浮在虚空的陆地白杨都没搞懂怎么回答?

    至于两块石头同时落地他倒是能回答,可我要怎么给你解释重量阻力的问题?我吃多了才和你瞎扯这些没用的,这个世界人都会飞了,物理已经被打破,你让我怎么回答你?

    看到白杨一脸认真的样子,静尘只得苦笑道:“看来这些问题只能待到日后问别人了”

    “或许真有人知道答案也说不定,如果静尘兄知道了告诉我一声”白杨点头道。

    这句话他倒是认真的,这个世界不同地球,物种起源估计也不一样,搞不好真有万年老怪物见到过第一只鸡或者第一颗蛋的出现,至于太阳的远近,说不定就有人蛋疼跑太阳上去观察呢……

    话说到这个位置原本应该会尴尬的,但静尘却没有让气氛尴尬,反而继续一副好奇宝宝的表情看着白杨说:“我自幼读书,不敢说知天下事,但见识也不算少,可来到白兄府上,却见到了太多闻所未闻之物,汗颜不已,白兄可否为我解惑?”

    “哦?静尘兄指的是什么?”白杨挑眉问。

    转身看着门外,静尘指着一个护卫身上的枪械问:“那是何物?”

    “一种武器”白杨的回答很简单。

    “武器?它并无锋刃,何以伤人?”静尘惊讶。

    “千米之外皆可伤人”白杨笑道,然后又说:“静尘兄饱读诗书,应该知道神道修士,那些武器,就是神道修士炼制的一种普通兵器,给牙牙学语的小孩都能威胁到武者,一点小玩意而已,倒是让静尘兄见笑了”

    “原来如此”静尘听出白杨没有仔细解释,也不再纠结,又问城墙上的大炮和山巅的卫星接收器。

    白杨回答大炮是枪械的放大版,至于卫星接收器直接说是观赏物了,这种东西怎么可能给你说。

    如此东拉西扯了半天,最后静尘看着白杨莫名来了一句:“白兄,你这府上,当真是好地方啊”

    “静尘兄何出此言?”白杨微微眯眼。

    站起来,静尘看向门外淡然道:“碧波河起源大雪山,途径多地滋润两岸,不久前莫名震动,天下传颂乃是龙脉翻身,我也读过很多书,一路走来,观察到白兄府上正好处于龙脉逆鳞之地,龙之逆鳞,触之必死,而白兄的府邸建立在逆鳞之上,不但无事,反而龙脉也并未遁走,白兄,可喜可贺啊,未来你必定贵不可言!”

    “你是谁?”看着静尘,白杨沉声道,眼中杀机隐现。

    碧波河是一条龙脉,山谷处于逆鳞之上,一般人根本就看不出,此时静尘说出这番话来,要说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读书人白杨除非是一头猪才会相信。

    静尘一脸微笑的看着白杨,没有回答他是谁这个问题,而是饶有兴致的说道:“龙脉逆鳞之处,必定孕育宝物,纵然在这个地方,我也闻到了浓郁的龙元气息,哪怕没有真正吞服龙元,只要在这个范围内,不管是神道修士还是武道修士,修行速度必将快速无比,难怪白兄府上护卫各个是高手了”

    “杀!”

    无需多言,这个静尘来者不善,眼神一冷,心中冷哼,血纹剑瞬间飞出斩向对方。

    可是,静尘却表情不变,看着白杨淡笑道:“白兄何必动怒?我自问并无得罪你的地方吧?”

    他说着话,没有任何异动,可是白杨控制斩向他的血纹剑却在他身前半米之外定格,动弹不得,无法寸进!

    深不可测!

    此时白杨再看这静尘,内心只能用这四个字来形容。

    心情凝重,白杨控制收回血纹剑,却并未受到阻挠,平静下来,看着对方再问:“你是谁?”

    “在下静尘”他依旧如此回答。

    白杨没说话,知道他接下来还有话要说。

    果然,再一次表明自己是静尘后,他看着白杨继续说道:“此番前来,我是真心专门拜访白兄,不过却有一点私人请求,还望白兄成全”

    “你是谁,要什么?”白杨再问。

    摇摇头,静尘无奈道:“看来白兄要是不问清楚我是谁的话是不可能商量借东西给我了”

    静静的看着对方白杨没有说话,这个人,表面上看,只是一个普通人,文弱书生,哪怕白杨开启慧眼也是如此。

    但是,普通人能让自己神道真君境界的修为控制血纹剑都触碰不到他丝毫吗?

    压力,白杨此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倒是不担心自己的安危,毕竟他可以随时返回地球,可山谷的其他人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