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狼的表现让边上的护卫表情先是一滞,旋即一喜,能让小狼瞬间恢复精神,唯有一种可能,少爷回来了!

    “快去通报!”

    最先反应过来之人对同伴说道,下意识挺直腰板。

    脚步声远去,有护卫快速往山谷内前去汇报这一情况。

    很快,原本暮气沉沉的山谷一下子就活了过来,尽管一切依旧,但气氛却截然不同。

    山谷外数千米远,白杨带着单秋林凌空飞来,地上小狼幻影般冲出,来到白杨下方不远处一跃跳起数百米高,喉咙发出呜呜的欢快声音。

    白杨微微挑眉,眼看小狼力道用尽就要落下去,他干脆念力将其包围带到了身边,摸了摸小狼的脑袋,不一会儿就落到城墙上。

    落地之后小狼在白杨脚边撒欢,蹭他的裤管,开心得不得了。

    “小狼变小了?不过气息却更强大了”白杨看着小狼惊讶道,心中确认小狼已经彻底踏足堪比人类武道宗师这个层次的异兽了。

    “咦咦……”

    白杨肩膀上的红球发出声音,貌似看到一个家伙和自己争宠,当场不干,飞到小狼跟前瞪眼,小爪子比划愤怒无比的样子。

    小狼看了白杨一眼,歪了歪脑袋看向跟前的红球,以为是白杨给它带来的食物,当即张嘴啊呜一声就咬了过去,欲要将红球一口吞掉。

    “咦咦!”

    红球瞪眼,很愤怒的样子,火红的柔软毛发根根炸起,在白杨惊讶的目光中,身上升腾起了红色火焰,温度很高,火焰周围的虚空都在扭曲。

    老实说,白杨得到红球这么久了居然不知道它还有这一手。

    此时它身上升腾火焰,不过太小了点,整个看上去也就足球大的一枚火球。

    银狼不惧,身上银光升腾灿灿生辉,依旧如故凶悍的咬了过去。

    呼……

    红球貌似怕银狼,双目圆瞪,又是委屈又是愤怒的飞走,收起火焰落在白杨肩膀上小爪子指着下面的银狼咦咦的发声,委屈极了,好似在说老大我被欺负了你给我报仇。

    “好了别闹,以后你们是伙伴,要相亲相爱知道吗?”白杨分别拍了拍红球和小狼一下笑道。

    银狼偏头看着白杨有些不解,好似在说那肉球不是给我的食物呀?

    红球萌萌哒眼睛瞪圆,看看白杨,又眼看银狼,满是不解,嘴里发出咦咦的声音也不知道是个啥意思。

    摇摇头,见这俩家伙不再对着干,白杨正要去山谷内部。

    可就在这时,银狼浑身一抖,身躯紧挨白杨的裤管喉咙发出呜呜的声音,明显是在害怕,然而,银狼变成这个样子的时候,白杨肩膀上的红球却是双眼放光,口中咦咦的声音欢快无比,紧接着嗖一下飞了出去。

    “呀呀……”

    下一刻,不远处传来了一声稚嫩的惊叫,同时周围阴风大作让人浑身发寒。

    抬头,白杨看到了无语的一幕。

    只见红球飞出去的方向,抱着平板电脑的血婴丫丫正往这个方向飞来,可她看到红球的时候,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一脸惊恐嗖一下远去。

    红球双目放光紧追不舍,小爪子挥舞一副很想吃的表情。

    “……这是怎么回事?天不怕地不怕的丫丫居然害怕红球?”白杨目瞪口呆,百思不得其解。

    这还没完,那边红球在追丫丫,白杨身边的银狼悄悄的看了看白杨,然后嗖一声冲出去追红球,嘴巴张开很想将它一口吞掉。

    白杨:“……”

    红球怕银狼,银狼怕丫丫,丫丫怕红球,这三个家伙在一起就是一个死循环,在山谷中身影到处闪烁,血婴呀呀的惊叫,红球咦咦的萌音,银狼呜呜的低鸣。

    挠挠头,白杨没搞懂,然后无语大喊一声:“都给我过来,消停一会儿!”

    听到他的声音,三个小家伙停下动作,相互对视,然后全跑白杨这边来了。

    看着三个小家伙,白杨先是指着银狼说:“你不准欺负红球,它不能吃”,然后指着红球说:“你不能欺负丫丫,她也是不能吃的”,最后,白杨指着丫丫说:“你别吓银狼,它怕你!”

    最后的最后,白杨总结道:“你们三个以后是伙伴,要相亲相爱知道吗?相爱相杀这种事情最好不要出现!”

    “咦咦……”

    “呀呀……”

    “呜呜……”

    仨小家伙分别发出声音回应,也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白杨的意思。

    这他娘的以后又得头疼了,白杨心中无语,安抚好三个小家伙后,他看着周围的护卫说:“这段时间你们辛苦了”

    “少爷,我们不辛苦呢,比起以前朝不保夕的日子,现在的生活太轻松了”护卫不好意思的说道。

    他们曾经都只是迷河林中的山民,因为白杨才走出大山,白杨不但让他们读书识字更是给他们找来武功秘籍,对于他们来说,这简直就是造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立即去死也没有丝毫怨言。

    边上的单秋林适时开口道:“既然回来了,那我就先回住处”

    说完,单秋林身影腾挪,快速向着山谷深处而去。

    当单秋林走后,从山谷中一抹动人身影飞速冲来,一声少爷喊得激动而哽咽,随即乳燕归巢般投入了白杨的怀抱。

    “猫儿乖,不哭,我回来了,乖啊”白杨亲了亲小猫梨花带雨的小脸心疼道。

    “少爷,我没哭,我只是好高兴,我……少爷,我好想你的”小猫把脑袋埋在白杨胸膛哽咽道。

    “我知道的,走,我们回去再说”拍了拍小猫的肩膀,白杨带着丫丫红球小狼飞驰而起,向着山谷内飞去。

    五号客房中,原本安静看书的静尘在听到外面的动静后,放下书籍冲着门外问:“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回禀公子,是我家少爷回来了”丫鬟声音惊喜道。

    丫鬟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惊喜什么,按理说白杨回来不回来对于她们来说没啥区别,可就是莫名的感到轻松。

    得到回应,静尘笑了笑说道:“看来我来得正是时候,刚来一会儿你家少爷就回来了”

    “或许这就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吧,公子请耐心等待,估计少爷不久后就会邀请公子过去一叙”门口丫鬟回答道。

    在说话的时候,门口俩丫鬟不着痕迹的对视一眼,这个人前脚来少爷后脚就回来了,难道真的只是巧合吗?

    但不管怎么样,少爷回来了,他翻不起什么浪花的!

    回到自己的小院,白杨和小猫说了会儿话,总算是将她的心情稳定了下来。

    看着怀中双目通红的小猫,白杨心疼无比,这是一生也还不尽的债,她将一切都给了自己,生命中仿佛只有自己的存在,可自己却无法时时刻刻陪在她身边……

    “我不是好人,生命中有了两份牵挂……”白杨心中叹息,命运,很多时候能力再强也无法自己做主。

    “来,猫儿,少爷给你带了礼物,我给你戴上”

    轻轻扶起小猫,白杨手中出现一条珍珠项链,一共一百零八颗龙眼大小的洁白珍珠串联而成,其中有两颗珠圆玉润华贵无比的紫色大珍珠,在这两颗紫色大珍珠中间则是一颗鸡蛋大小的心形钻石……

    好吧,这条珍珠钻石项链是白杨自己做的,没啥艺术细胞的他搞出的这条项链纵然价值连城珠光宝气却俗不可耐。

    小猫不管那么多,在白杨亲自为她带上项链之后,轻抚项链无比开心道:“好漂亮,谢谢少爷”

    “嗯,的确很漂亮”白杨眉毛一挑看着小猫脖子上的项链笑道。

    项链下方那颗鸡蛋大小的心形钻石正好处于小猫鼓鼓囊囊的胸脯之上,也不知道白杨说的是什么漂亮。

    脸颊微微一红,小猫靠在白杨身上轻声道:“少爷现在就想要吗?”

    哪怕是大白天,将身心都交付给了白杨的小猫不会拒绝他的任何要求。

    干咳一声,白杨说:“晚上我们再探讨一下这条项链的美丽之处,现在猫儿你给我说说我不再的这段时间这边的情况吧”

    “嗯……,少爷,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山谷这边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倒是少爷带回来的水墨整天早出晚归,说是要布置阵法?;ど焦?,不过到现在也还没有结果,对了前段时间又来了一伙血莲教的人准备攻打占据德阳镇,那边差点失守的情况下,镇守唐旭找到我们,我征求了赵石大哥他们的意见,同意派人过去帮忙,派去了五百人将那伙血莲教的人给消灭了……”小猫轻声给白杨说这段时间的事情。

    自从上次之后,但凡人数超过百人的调动她都不再自作主张,那样很犯忌讳,明知结果一样她也要先询问赵石他们的意见再下决定。

    “猫儿做的很好,血莲教妖人不能姑息,若是再出现这样的事情,直接派人过去镇压”白杨点头笑道,对于武装力量的调动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之前回来的时候,他尽管只是匆匆看了一眼,却发现山谷的护卫大部分都已经踏足武士境界,最少的也是武者六七层,修炼雷霆秘典的他们,五百人去镇压血莲教的人简直是欺负人。

    “对了少爷,外面五号客房中有一个读书人想要拜访你”小猫想到了这茬抬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