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不在,一切都要谨慎,人心隔肚皮,这个人来历不明不得不防”小猫沉吟道。

    赵石点点头说:“正是考虑到这点,所以我才把他带进来,听他的语气要拜访少爷,恐怕在没有见到少爷之前是不会离去的,与其这样,我就把他带进来监视起来了”

    “嗯,赵大哥做事情我放心,这世界很大,奇人异事无数,看似人畜无害的人谁也不敢保证拥有莫测能力,对了,赵大哥,你把那个人安排在几号客房了?”小猫了然问。

    “我看他谈吐不俗,所以将其安排到了外围五号客房”赵石回答。

    葫芦山谷的客房都是遍了号的,这是一个等级森严的世界,根据客人的重要程度接待规格自然也不一样,山谷分内外,外面接待一般客人,内部接待好友。

    点点头,小猫从边上拿起一个平板,点开一个视频软件,下一刻,屏幕上就出现了六个监控视频小窗口,视频中那个叫静尘的人一举一动都展露无遗。

    视频中安静的坐在房间中看书喝茶,门外有一个丫鬟随时候着,他并未发现隐藏在房间中的摄像头。

    仔细观察视频中静尘,小猫无论如何也看不出他是有修为在身的人,如此一来,这个人要么深不可测要么根本就只是一个文弱书生。

    观察片刻,小猫想了想吩咐道:“少爷不在,作为女子我不便见客,但此人身份来历不明,需要时时刻刻监控他的一举一动,若是他稍有异动,不要犹豫,立即启动引爆装置,屋子下面的炸弹将其炸上天!”

    “我明白”赵石笑道。

    山谷外围只是接待一般客人的地方,房间不但隐藏摄像头,下方更是埋着大威力炸弹,没办法,人心隔肚皮不得不防。

    “还有,他说自己游历天下增长学识,如此看来他应该见识不俗,找人去试探他一下是否属实……”小猫想了想眯眼道。

    作为一个女子,白杨不在的时候,她负责主持山谷一切,必须要小心。

    没办法,山谷太重要了,是白杨的根基所在,不说那些珍贵的设备,就是这个地方乃龙脉逆鳞之处,出产龙元这点就不容有半点闪失!

    静尘所在的是一个单独的小院,呈横向目字格局的三间房。

    此时,静尘在中间一间房安静看书,除却候在门口的丫鬟之外,又来了一个丫鬟给他送去了一盘瓜果。

    放下瓜果后丫鬟小心翼翼的问:“客人是否还有其他需要?可以随时吩咐,少爷说过,无论是谁,来者是客,千万不能怠慢”

    静尘放下书看着丫鬟笑道:“多谢姑娘,客随主便,这里一切都好,不必费心”

    “好的,那我下去了,就在门外候着,客人有什么吩咐尽管说”丫鬟说着后退三步转身出门。

    静尘笑了笑,再次拿起书籍慢慢研读。

    门口,两个丫鬟凑一起小声说话。

    “这个公子很英俊呢,知书达理温文尔雅,也不知道是否婚配,更不知哪家姑娘有福分能与他共结连理”

    “嘻嘻,小竹长大了呢,都想男人了哦”

    “讨厌啦,才没有”

    “好啦好啦,你没有行了吧,不过你要说英俊的话,还是我们少爷英俊,不但英俊,更是谈吐风趣,而且几乎无所不知,你都不知道少夫人有多幸福呢,和少爷一样的男子一辈子,纵然死了也值得”

    “哼哼,少爷可好了,不过只喜欢少夫人一个,对其他女孩子没什么心思呢,就连冰清玉洁四位姐姐少爷都还没收入房中的”

    “早晚的事儿嘛……”

    俩丫鬟说话刻意压低了声音,像是不敢打扰静尘,不过她们的话还是被静尘听到了,专心看书的他笑了笑,居然拿自己的长相和别人比较,让他有点无语。

    没在意,他继续看书。

    外面俩丫鬟的对话说着说着就说到其他方向去了。

    只听一个丫鬟说:“对了,少爷说的那几个问题你想明白没有?我到现在还没想明白呢,头疼死啦”

    “没呢,这些问题怎么能想明白,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恐怕天下最有学识的人也说不清楚,还有,是早上的太阳离我们近还是中午的太阳离我们进,这个谁知道呀,早上的太阳大,近大远小,看似早上的太阳距离我们近,可是进热远冷,岂不是说中午的太阳距离我们进了?为何一大一小两块不同的石头在同样高度掉下能同时落地,谁知道原因呀,反正类似的问题我没想明白……”

    “是呢,想不明白,都不知道有多少人因为少爷的这些问题弄得脑袋发晕,听说哦,虎子大队长去德阳镇的时候问教书先生这些问题,硬生生的让一个先生疯了一个先生吐血差点死去,其后再也不敢问人了……”

    外面俩丫鬟的对话一字不漏的落入静尘耳中,听着听着他的心思就不在书上了。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早上和中午的太阳什么时候距离自己更近一些?为什么大小不一的两块石头在同样高度却同时落地……”

    这些问题在他脑海中转啊转,然后他表情变得茫然了,渐渐的眉头皱起纠结万分,再深入去想,双目差点出现蚊香圈了……

    这些问题就不能细想,细想只会把自己绕进去,想着想这静尘开始挠头。

    什么时候这种最为底下的下人也开始研究如此高深的学问了?

    某个隐蔽的监控室中,俩壮汉凑屏幕边瞪大眼睛,看着一脸纠结的静尘咧嘴傻笑。

    “看到了没,这个号称游历天下增长学识的读书人,被少爷的几个问题给弄成傻逼了”

    “说话注意点,人家是读书人呢,传出去不好……不过话说回来,你以为全天下谁都像少爷那么聪明啊,不说其他,少爷能轻易将黑乎乎的食盐变得雪白,其他人做得到吗……”

    观察静尘的并非一处,当小猫看到视频中静尘的反应后笑了笑对赵石说:“赵大哥,应该没事,这个人看上去是一个单纯做学问的人,不过不得不防,严密监控起来,等少爷回来之后再做打算吧”

    “嗯,我明白,那我就不打扰少夫人了”赵石点头离去。

    再度看了看视频中的静尘,小猫想了想将平板放好,然后带上破空剑离开小院,腾身而起,一步数百米,很快来到一座山巅,盘坐在悬崖边上,长剑横在双膝,周围莫名剑芒闪烁,继续参悟真无剑典。

    山谷远方,天穹之上,白杨和单秋林飞驰在天际,快速赶往山谷这边。

    “哎……”

    途中,白杨看着下方一脸叹息。

    “快要到家了,你发什么神经?”单秋林好奇问。

    “老单,你知道吗,其实很多时候我很羡慕你,这一路回来,短短几千里路,我看到了太多人间惨剧,天灾**举不胜举,你看不到不用烦恼,可我看到却无能为力,纵然我能管一处,可这陈王朝无尽疆域,真心无能为力……”

    “什么时候你也变得悲天悯人起来了?你不是一直都没心没肺吗?”

    “我只是稍微感叹一丢丢而已,没想那么多”白杨无语道。

    这一路回来,大地之上匪徒猖獗四处作乱,寒冷的天气冻死饿死无数人,逃难的人茫然的奔赴远方……

    这一幕幕一件件,无不昭示这当下陈王朝有多么混乱。

    强大的陈王朝,屹立世间那么多年,难道真的无法解决血莲教和叛军吗?

    白杨是不信的,他宁愿相信这其中有什么阴谋,可是,当今陈王到底要干什么?眼睁睁的看着生灵涂炭?

    这些事情只在白杨脑海一闪即逝而已,事关天下,他没必要去烦恼。

    随着不断前进,远远的他已经能看到葫芦山谷了。

    冰封的碧波河边上,山谷一切依旧,没有发生白杨不想看到的异常情况。

    可是,当白杨看到山谷后,却下意识的停了下来。

    “到了?”单秋林好奇问。

    微微皱眉,白杨摇摇头说:“没有”

    “没有那你停下干嘛?不会是出去一趟再回来就近乡情怯了吧?”

    没有回答,白杨看着山谷方向却是眉头越皱越深。

    表情一正,单秋林手握木剑沉声道:“是不是出事儿了?”

    “没有”白杨摇头。

    “那你为什么……”单秋林不得其解。

    看向山谷方向,白杨眯眼道:“山谷一切正常,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回去之后要发生点事情,可是,无论我怎么看都发现不了半点端倪,哪怕是开启慧眼,山谷那边的‘气’也是正常的”

    单秋林沉默下来,虽然他不是神道修士,可对于神道修士到了一定地步的‘心血来潮’却不会忽视。

    沉默片刻,他问:“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走吧,先回去再说”摇摇头白杨说道,不管要发生什么事情,他都必须要回去面对。

    当白杨带着单秋林快速接近山谷的时候,山谷门口,焉了吧唧的小狼一下子来了精神,呜咽一声瞬间冲出。

    那只小老鼠终于获得了自由快速逃命,却被边上的护卫一脚踢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