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已至,万物蛰伏,等待来年焕发生机绽放生命之美。

    丝丝微风吹拂,冬日的阳光下感受不到丝毫和煦,反而如针尖轻轻刺痛皮肤。

    陈王朝这一年的冬天显得格外寒冷。

    天下大乱,内有血莲教妖人作乱,更有叛军雄霸一方,外有敌国虎视眈眈,更有异兽群体蠢蠢欲动,寒冬降临,滴水成冰,已有无数人冻死饿死,多重灾难下,民间流言四起,甚至已经有王室失德的言行在流传……

    高耸的城墙上守卫如雕塑般伫立,冰冷铠甲,锋锐长刀,冷漠眼神,在冬日的冷光下格外刺眼。

    这个山谷似乎很久没有欢笑声传出了,纵然一切依旧井井有条,却显得有些暮气沉沉,人们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可总有些提不起精神。

    城墙上的守卫每过一段时间就会眺望远方,期待某个身影的出现。

    山谷城墙下的大门口一只半米长的银色小狼无精打采的卷缩着,一只小老鼠在它面前一个劲的想跑,可总是在跑出不足一尺后被小狼用爪子扒拉回来,如此反复,小狼无精打采,老鼠一直在逃命,视乎这种无聊的画面一直要持续到永远。

    一个小丫鬟提着一个竹编篮子走来,轻轻蹲在小狼边上,从篮子里端出一个盘子,将一盘鲜嫩的肉片放在小狼边上。

    小狼视乎没有心情,一爪子将盘子扒拉开呜呜的叫唤,小丫鬟瑟瑟发抖,只能收拾一番拎着篮子离去。

    小狼已经几天没吃东西了,就连最喜欢的麋鹿肉都不理会……

    山谷中的一个小院内,冰清玉洁四姐妹围着一张石桌在做针线活儿,穿针引线秀袍子,很精美华丽,各式各样的都有。

    类似的袍子她们已经秀了很多,因为少爷总是很费衣服。

    气氛有点沉闷,没有人说话,让人提不起精神。

    隔壁的小院中,小猫无精打采,手持一块抹布不停的擦拭院内一切能看到的东西,纤尘不染。

    这原本是下人做的事情,但在这个小院她从来不加以人手。

    当她第五遍擦拭光可鉴人的椅子时,忧心忡忡的停下动作,坐在椅子上幽幽叹息,看着大门外的天空思绪万千。

    “少爷什么时候回来呢……”

    山谷中的一切人一切事都显得有些暮气沉沉,可唯独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到处穿梭。

    一个瓷娃娃般的婴儿到处飞,咯咯的笑洒下连串稚嫩的嗓音,手中捧着一个平板不时发出搞怪的声音。

    丫丫总是那么没心没肺,看动画片格外专心,没有被山谷的气氛影响到丝毫。

    同样的,丫丫的没心没肺也无法影响到整个山谷的气氛,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一身精美铠甲的赵石抬头看了看丫丫一晃而过的方向,摇摇头继续巡逻,他有些纠结,曾经在迷河林的时候,每天打猎,徘徊在生死边缘,日子过得艰苦,却不会想现在这样提不起精神。

    “少爷就是主心骨,少爷不在整个山谷就好似少了灵魂一样……”

    他心中如是想,日复一日的巡逻,不敢有丝毫懈怠,如机械般执行自己的任务,哪怕明知不会有危险。

    山谷外的碧波河面已经结冰了,洁白的冰面一直延伸到天边的尽头,冬日的阳光下好似一条光带,岸边农户家的熊孩子总是想去冰面玩耍,被大人提溜回去一通痛揍也死性不改。

    四季轮回,春发夏荣秋杀冬藏,冬季,一切都显得暮气沉沉。

    这一天,生活一成不变的葫芦山谷外数千米外,沿着冰封的碧波河边道路上,一个黑衣青年面带微笑的走来。

    他看上去应该是一个富家公子,却没有带随从,他对每一个人都很客气,哪怕只是最底层的村民,如果遇到需要帮忙的事情他都会搭把手,丝毫没有高高在上的姿态。

    或许是走得累了,青年来到一户农家找水喝,和农户言谈很随意。

    “我从都城来,是一个读书人,游历天下增长学识,走过千山万水,亲眼目睹人间疾苦,心有戚戚”

    “是啊,如今兵灾四起,天下不太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老人家不用伤感,乱世总会过去的,我走过太多地方,此地偏安一方,到也算宁静”

    “也不算好了,前些时候这里也不太平,原本被赶跑的血莲教妖人又来了一伙准备作乱,镇子差点沦陷,好在那边山谷出动了一队人马很快镇压,这德阳镇周围能够如此安宁,全靠他们”

    “哦?不知道老人家你说的山谷是个什么所在?能给我说说吗?”

    “呵呵,他们啊,说来就话长了,记得半‘元’前,那边还是一个荒芜的山谷,后来来了一个大少爷,花费重金将那边打造得美轮美奂,那个大少爷从来不欺压我们周围的农户,甚至我们困难的时候他们还会主动帮忙,有他们在,这方圆数百里,山贼盗匪都已经绝?!?br />
    话匣子打开,一个农户和一个游历天下的读书人相谈甚欢。

    最后,在老农念念不舍中,黑衣青年起身告辞,他告诉农户要去拜访一下那个行善积德的山谷主人,若是真如老农所说,他会将山谷记录在他的游历录上。

    青年走得不快,冬日光秃秃的世界在他眼中处处都是留念的美景一般。

    路总有走完的时候,不久后黑衣青年来到了山谷外的城门口,目视百米高的城墙,他眼神不变,自称都城来的他什么雄城没见过。

    “来者何人?”面对到来的青年,守门护卫还算客气的询问。

    青年整理了一下衣衫,微微拱手道:“这位大哥请了,在下静尘,乃是游历天下的读书人,来到此地,听闻贵地诸多善举,心有感触,是以特地前来拜访一番”

    读书人的地位在这个世界不容忽视,尤其是这种游历天下的读书人更是不可小窥,

    面对彬彬有礼的黑衣青年,守门的护卫却是为难道:“这位公子还请见谅,我家少爷出门在外,唯有女主主持这里的一应事宜,不便见客”

    “原来如此,倒是在下唐突了,不知你家少爷何时归来,到时我也好前来拜访一番”

    “我家少爷行走飘忽不定,我等也不知道”

    “如此的话倒是为难了……”青年苦笑道。

    门口趴着的小狼依旧在逗弄一只小老鼠,懒洋洋的看了一眼青年就不在理会,这种文弱书生它一爪子能拍死一片。

    如今已是宗师修为的异兽,小狼本体再度成长的同时也获得了一个天赋能力,自由控制身躯大小,看上去人畜无害,实则厉害非常。

    门口的对话恰好被巡逻到这个地方的赵石看到了,作为山谷的主要成员之一,赵石立即过来了解情况,主要是很少有外人会来到山谷这边。

    得知这个彬彬有礼的青年是游历天下的读书人,赵石迟疑了一下说:“这位公子,我家少爷的确外出未归,少夫人不便见客,不过来者是客,我们也不好据之门外,不如这样如何,公子先在山谷住下,待到少爷归来后我们再为你通禀”

    “如此的话也好,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打扰了”青年想了想说。

    “无妨,公子请随我来”赵石点点头笑道。

    带着黑衣青年进入山谷,赵石不着痕迹的冲边上的人打了个眼色,然后十多个人飞速远去分散周围,不久后青年的行踪轨迹打听了个清清楚楚。

    的确是一个文弱书生在游历世间,很多人都见过接触过。

    进入山谷后,青年微微哑然的指着山谷边上山巅的卫星信号接收天线问:“在下游历世间,自问见识广博,却从未见过那是何物,赵石大哥可否为我解惑?”

    赵石看了他一眼,笑而不答。

    拱了拱手,青年微微弯腰说:“抱歉,倒是在下唐突了”

    接下来赵石带着青年深入山谷,却并未进入上半部分,在外面找了间客房将其安置下来。

    短短的路程,青年惊奇不已,实在是这个山谷太多东西他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了,可这事关人家的秘密他又不好问,只能将疑惑压在心底,等到这里的主人回来后再仔细询问,至于人家说不说那就是后面的事情了。

    青年很安分,进入客房后就没有随意乱走,从随身的小包裹中拿出一本书静静研读。

    和青年分开,赵石很快找到了小猫。

    “少夫人,刚才有一个读书人想要拜访少爷,我安置在外面的客房了”赵石恭敬的说。

    小猫脸上一丝无奈闪过说道:“赵大哥,你叫我小猫就可以,少夫人太身份,毕竟我们是同一个村子出来的”

    “少夫人,若是以前当然可以,可读书识字之后,知道了礼数,如果我们还像曾经那么随意,这里就不好管了”赵石笑道。

    小猫也不再说什么,时间过后,一切都在改变,曾经或许再也回不去了。

    压下心中的烦恼,小猫问:“赵大哥,那个人什么来历?”

    “我们查清楚了,从派出去的人反馈来看,的确只是一个读书人,知书达理,与人为善,在很多地方都留下了他的足?!闭允缡祷卮鸬?。